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13日参考消息 第2版

    认为八十年代第三世界的冲突将会增加,那时西方对稳定感兴趣,而苏联更多地对紧张感兴趣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十月十六日以《西方对稳定感兴趣》,《德国东欧协会在柏林举行年会》为题报道:
    德国东欧协会在柏林举行的年会上对于今后十年的政治和经济发展大胆地进行了预测,大会主题是“第三世界和东西方矛盾”。按照专家们的观点,在八十年代里第三世界中的冲突将会增加。那时西方对稳定感兴趣,而苏联更多地是对紧张感兴趣。同时阿梅龙根预言,东方集团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将加剧。
    阿梅龙根是协会的主席。在协会的年会上伦敦战略研究所的伯特伦探讨了在下一个十年里“第三世界对东西方关系的战略意义”。他预言八十年代美国和苏联这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争夺将会继续下去。同时伯特伦也预言,第三世界内部将有“不断增加的冲突”。这种冲突的原因,与其说是东西方的对立,不如说(除南非这个特殊地方以外)是“传统的和没有解决的争夺、内部的争吵、有争议的边界、区域性霸权的推行和宗教上的争执”。
    伯特伦解释说,世界发生了变化;东西方的对立在今天说来已不再是唯一的最危险的冲突因素。在西方和东方集团里“威慑”在起作用。他退步说,当然这不排除危险和威胁。
    伯特伦认为,在发展中国家的冲突方面,西方和苏联的不同利害关系在于工业国家的原料供应以及它们对于不受阻碍地取得原料感兴趣。在苏联看来,第三世界的战略意义主要不在于取得原料,而在于地理位置以及在世界上谋求势力。
    因此,军事援助是苏联在第三世界地区取得政治影响的主要手段,而经济上的发展援助却很少。伯特伦不认为苏联的军事干涉能在政治上得到报酬。他认为这种干涉由于第三世界的自身利益和对独立的追求而归于失败。此外,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在继续增长。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十一月九日电】根据南共联盟章程,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不久前通过了主席团工作组织和工作方式条例。条例规定了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的内部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以及主席团成员、执行主席、主席团书记、执行书记和工作机构的职能与权利的行使。
    条例是南共联盟及其最高机构工作中已坚持了多年的民主实践的继续。
    这就是说,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是一个民主机构,它不是形式上的而是真正的集体机构。这个机构的所有成员集体参加做出决定和为南共联盟与我国社会的所有问题制定政策。这意味着,它的所有成员都对主席团的工作负责,而不管担任什么职务,也不管其职责是长期的还是临时的。
    条例中明确强调:“主席团是一个集体的、民主的政治性机构,它的所有成员在主席团活动的所有方面享有平等权利和对主席团的整个工作负责。未经主席团的一致同意,主席团成员的个人职责无权做出对任何人有约束力的决定,除非主席团特别授权主席团成员这样做。这一点不涉及南共联盟主席实施盟章为他规定的权利和义务。”
    为了不断发展自治的社会主义民主和整个社会,共产主义者联盟还要长期发挥引导作用。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的立场是,只有在它的机构主席团、中央委员会等根据正在建立的社会政治制度,就其职权范围内的所有问题民主地和集体地做出决定时,才会实现上述目的。这是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目前的组织和工作方式的基石。因此,我党也不是建立在等级关系之上的,它的最重要的成员,不论在社会中拥有什么样的地位,都有平等的条件去表现自己的创造性能力。因为建立等级关系直接违背共盟在各级组织活动中的民主发展。
    这一条例中还写进了南共联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执行主席的职能。执行主席按照南共联盟主席的决定和授权,同主席团书记和主席团成员进行合作,筹备和召集主席团会议。在南共联盟主席缺席时,由执行主席主持南共联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主席团执行主席和主席团书记同南共联盟主席保持经常的联系,向他汇报与主席团工作有关的所有重要问题,以及南共联盟主席未参加的会议的工作结果。
    说明下面一点是重要的,这一真正的民主机构的执行主席是根据南共联盟主席提议从南共联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中来自每个共和国和每个自治省的成员中选出,在八年时间里各任期一年。
    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执行主席同主席团成员一起为会议召开和政治决议进行筹备。主席团书记主要负责执行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所通过的决议。条例中特别强调了主席团成员对自己工作的责任。他们负责某些方面的工作和承担长期的或临时的具体任务。这一作法更加突出了主席团成员对整个主席团的决议和工作,以及对他们所承担的某项工作的责任。
    这种作法适应了实践提出来的具体情况,是保证在加强社会主义自治的和不结盟的南斯拉夫过程中作为社会引导力量的南共联盟机构在南共联盟整个活动中进行尽可能有效的工作的最合适的方法。这实质上是进一步实施南共联盟纲领的精神和文字以及第十一次代表大会的立场。当然,这一条例对调整工作方式和实现整个南共联盟领导机构的作用和责任提供了先决条件。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十一月三日电】今天在地拉那结束了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之间的一九七九年度贸易谈判。已确定的贸易额超过五千万美元,大大地超过了一九七八年估计要实现的贸易额。议定书是由联邦外贸部长助理巴希奇和阿尔巴尼亚外贸部长助理杰加签署的。


    饭后的甜品是洒着茴香粉的布丁。水果丰盛极了。主人让我自己挑,我想尝尝甜橙,但象皮球那么大、红得发紫的李子引得人垂涎欲滴,我不客气地吃完李子再吃甜橙。
    吃过午饭,我们到地窖、晒谷场、粮仓和果园、菜地转了一转。这家农户占地两公顷,庄稼种在山坡,坡后有两个天然水泉,灌溉时只要把一垄垄的土挖开就能“自动化”地灌溉。全部农作物主要由一位四十六岁的体格非常健硕的妇女料理。她既能耕作田园、又会酿酒和腌制火腿,还炒得一手好菜。除了一天三顿,每日工资大约一百至一百二十埃斯库多。葡萄牙四十万人失业里斯本大学经济系一位即将毕业的女学生,在谈到毕业后的出路时,对记者说:“念低年级的时候,我们老盼望早点毕业,现在还有两科就考完毕业试,我们大部分同学都感到有点傍徨。从过去非洲葡属地回来的不少专业人员还闲着没事干,东奔西跑求职。我们毕业不就等于加入失业的队伍吗?”
    在参观葡国著名的造船厂——塞特纳维那天,该厂董事会设午宴招待我们。坐在我旁边的董事、经济学家蒙地路博士告诉我们,据一般估计,目前葡国的失业大军约有四十万,这个数字包括了由前非洲属地回来一时未能就业的人在内。
    葡萄牙只是一个有九百万人口的国家,突然一百万人从非洲属地涌返,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初期对那些仓惶回国、生活无着者,政府负责发救济金,解决他们衣着和食住。这也是“四·二五”以后增加了葡国经济困难的一个因素。
    据那位在“四·二五”以后曾经活跃一时的经济系女学生分析,由于葡修上台,搞什么银行、企业国有化,动辄煽动工人罢工、无理旷工,使机器、造船、罐头、砵酒行业及传统的手工业产品生产下降,以及农业改革失败,田园荒芜,农业连年失收,出口大减,进口骤增,赤字有增无减。同时,由于苏修的黑手伸入葡国,西方国家及葡国的大企业的资金纷纷外移,在工矿企业方面,国家无钱投资,私人资本又不肯轻易冒风险,加上“海外省”纷纷独立,原材料来源枯竭,转而要动用外汇向西方国家进口。此外,加上世界性经济危机影响,燃料涨价,工业产品造价成本增加,国际市场竞争激烈。在国内和国外,政治、经济及社会等多种因素打击下,造成目前葡国经济恶化。她认为哪一个政党上台一时也不容易解决这重重困难。葡国民用工程研究所巡礼这次访葡期间,在十六个参观项目中,除五个为新闻传播机构(通讯社、电台、电视台及两家报纸)外,包括一个工业发展中心,一个港口,七家工厂(造船、冶金、炼油、陶瓷、玻璃、酿酒、沙甸鱼罐头)和两个研究机构(民事工程及砵酒)。这些参观使我们对葡国现代化大型企业、传统的古老的工业的发展和现状有一个粗略的了解。有三十年历史、享有国际声誉的葡国家民用工程研究所是最受欢迎的参观项目之一。(四)


    【南通社布鲁塞尔十一月一日电】欧洲共同体同地中海西南和东南的七个阿拉伯国家一九七六年四月和一九七七年一月签订的合作协定今天开始生效。


    【美联社维也纳十一月九日电】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首脑霍查指责他以前的盟友中国阴谋制造冲突,这种冲突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
    霍查在地拉那的选民大会上发表讲话说,当中共党首脑华国锋访问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时,他正在注意着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的一项计划。
    他说,这项计划是为了“在欧洲寻衅,希望欧洲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他说,当苏联、美国和欧洲国家“互相毁灭”时,中国人想坐山观虎斗。
    霍查指责南斯拉夫的铁托总统背叛共产主义并歧视住在南斯拉夫的阿尔巴尼亚人,但他没有攻击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总统。
    霍查说,中国企图要阿尔巴尼亚同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结盟,这样中国就能“实行他们在巴尔干半岛反对苏联的阴谋,并煽起一场帝国主义世界大战”。
    他说,最近签订的中日友好条约是发动战争(显然是针对苏联发动战争)的工具。
    霍查说,阿尔巴尼亚不想同苏联或西方国家保持密切联系,但他提到他有兴趣同象奥地利这样一些较小国家建立“恰当的”贸易关系。
    【路透社维也纳十一月八日电】斯大林主义的阿尔巴尼亚今天指责北京企图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以统治全世界。这是阿尔巴尼亚在三周中对中国的第五次猛烈攻击。
    霍查说,苏联是中国的最大敌人,中国正在同美国拉关系,为的是“毁灭苏联,统治世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