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8年11月12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十一月六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北约计划人员要求为中欧增加八个师》,摘译如下:
    北约必须继续改善其加强欧洲军事防御力量的努力。西方居领导地位的政治家和将军们持这种看法。因此,各参谋部里在制定计划,把由迅速动员起来的人员组成的八个师作为作战储备力量配属给北约中欧军区的陆军。此外,要大大改善调运海外增援力量的组织工作。
    北约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美国五星上将黑格最近说,他还不相信,在发生政治危机的情况下,从美国来的增援部队能及时作好战斗准备。黑格还表示怀疑,“我们的政治领导在危机时期是否能立即做出必要的政治决定,以便加强我们的防御力量。”
    北约驻中欧司令、德国四星上将弗兰茨·约瑟夫·舒尔策在对南部本土防御部队的人们做报告时也指出了这种情况。他说,“把灵活地提高自己的作战能力作为对对方不寻常的积极活动的回答,是威慑的重要因素。”政治观察家不难把这句公开说出的话解释成一种暗示,说明在北约参谋部里人们在考虑组成后备师。
    在政治和军事领导机构中不是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但过去长时期里这个问题隐藏在背后,至少在美国以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坚定性致力于搞欧洲战术核力量的现代化时是如此。但当卡特政府在苏联对所谓中子武器进行大规模的宣传攻势后,在缺乏欧洲盟友支持的情况下推迟作出生产的决定时,怀疑又纷纷提出来了。
    这些怀疑使得负责中欧战线的军事计划人员越来越强烈地提出首先大大提高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常规作战力量的想法。
    人们认为,给中欧地段增加八个陆军师是必要的。一方面这八个师应帮助充实“在前沿防御中”作战的部队,另一方面要填补一个空缺。
    为了用新的部队替换在同华约“第一战略梯队”的战斗中受消耗的部队,以防御从东方集团后方调来的“第二战略梯队”,是需要有这些部队的。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八日电】党中央书记保罗·洛朗指出,共产党原有六十六万名党员,到十月底止,它比去年同期多六万名党员。他在十月八日的《人道报》上表示了这样的看法:年底党员人数可达七十万。


    黑格警告说苏联的武袋力量已成为全球性的了,对苏干涉第三世界的能力不能低估
    【本刊讯】法国《费加罗报》十一月七日以《黑格将军的不安
    ——北约和驻欧美军总司令单独接见记者的谈话》为题刊登吉耶梅—布律隆采访的报道,摘译如下:
    在短时期内,不会发生华沙条约部队的突然袭击。东西方军事平衡的危急阶段是在八十年代。中子弹是一种纯防御性武器。一项要求:北约军事开支增加百分之三。
    “如果我们没有决定性地迅速加强我们的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并使之现代化,那么,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之交,我们的全球威慑将失去它的可靠性。”这句话说出来时就象放连珠炮一样。
    十一月份的一天上午,将军在他的超现代化简朴的办公室里接待了我。这个办公室座落在门禁森严的一号楼群里,离山不远,欧洲盟军司令部就在那里。我们的谈话几乎完全谈的是东西方关系的演变。
    缓和使他冷冰冰的,因为他认为,这是一种工具,能够根据人们的才能大小而发挥那些负责使用这一工具的人——政治家——的天才和意志。他提醒说,使用这一工具的方式只有一种,并说:“我从来不反对缓和的进程。另一方面我注意到,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的仅有的真正进展,好象是碰巧了一样,恰恰发生在我们拥有了新的和实际的防务手段的时候……”
    提到中子弹时,引起他作了一个有特点的姿态,好象是从他的脸上赶走一只飞着的苍蝇似的。在他看来,这是一种纯粹防御性的特殊武器,首先是用来使坦克的大规模进攻陷于瘫痪。欧洲防务的军事缺陷黑格将军指出:“我的观点仍然是,联盟的常规力量的能力还是弱的,它使我感到很不舒服。我们的联盟建立在三个基本因素上: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三位一体上:(一)核战略系统;(二)核战术系统;(三)整个常规武器:陆、海、空。
    “我们最近几个月有了一些进步,对加强有关第三种武器给予了特别的重视。我对这些进步并不满意,因为我们未达到所希望的水平。”将军坦率地指出,如果在最短的时间里,不大大改善常规武器的话,除了跨越核界限来弥补我们在这方面的缺陷外,便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他还说:“我认为,一直到八十年代,我们的威慑仍然是有效的。”谨慎的限度黑格将军喜欢越过他们研究的专门性问题,恶意地强调说,军人有时有一种注意自身缺陷的令人讨嫌的怪癖。例如,他毫不怀疑,虽然华沙条约国家正在发展,但它也有问题。但是,对于这方面,他最后说:“西方部队只有符合了下面两个迫切要求,它才能保卫欧洲:(一)改进联盟的有效性;(二)军事费用增加百分之三。请相信,今后有了这两点,我们就达到了谨慎的最低限度了。”
    他相信东西方之间发生意外的冲突吗?或者不如说,只有在欧洲外围的形势逐渐恶化的情况下,才可能发生普遍性的冲突吗?将军认为,对一个军人来说,就一个可能发生的冲突的情景预先发表自己的意见,那总是不审慎的。他一上来就宣布:“我愿意强调指出,我们的威慑力量仍然是不容置疑的。我不相信短期内在中欧边境上有突然袭击。然而,作为我的义务,我要警告你:苏联武装力量已成为全球性的了,特别在海军方面是如此。不用说别的,事实上苏联武装力量有能力在第三世界外围地区起一种进攻性的作用。至于苏联在第三世界的干涉能力,在短期内特别不能予以低估。”


    同时,葡修在政治上搞风搞雨,农业方面搞什么“土地改革”、对工矿企业银行等采取没收政策,使私人资本纷纷外流,外国资本家更是裹足不前,望而却步。外国游客减少,出口减少,外汇短缺,造成国库空虚。
    “四·二五”以后,“国有化”的葡国四大冶金企业之一的索雷法莫公司是一个拥有四千三百工人的大企业,该厂主要生产火车、水力发电机和火力发电机,百分之五十五的产品都是出口的。
    该企业的一位主任施利华在介绍该厂的情况时说,“四·二五”以后,工人福利待遇大大增加;除大幅度增加工资外,每人每年有一个月休假;生病期间只要有医生证明,工资照发,直到上班为止,看医生前,可以在家里休息七天;每周工作时间由四十五个小时减至四十二小时;一年有十四个月零一星期的工资;还有国家假期和本地区的假期;星期日上班,工资为平常的三倍。
    与此同时,由于一九七四、七五年间经常罢工,无政府主义泛滥,工人平均开工率只有百分之八十五,缺勤率达百分之十五。出口额明显下降。目前为止,该公司赤字达四十五万康托。谈到现在该厂生产情况怎样时,他风趣地回答:葡修垮台后,当人们感到连吃饭也成问题,就是说,市场的物价天天在涨,只有赶快增加生产才能解决问题时,情况就好转了。七六年生产开始有起色,七七年大大好转,今年已转入正常了。在我们参观过的近十个工厂和港口,到处都听到人们对葡修的唾骂。初尝葡萄牙乡村菜
    在葡国第二大城市波尔图参观期间,乘自由活动的空隙,到离布拉加市三十公里、离波尔图市八十公里外一个叫索布拉德洛·达克马的山区村庄去作客,探望了澳门法官高瑞华七十八岁的老妈妈和他正在那里度假的家人。
    我们进门后登上几级麻石级,这时一阵阵鲜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定睛看时,这间古老大屋酷似我国北方农村的四合院,中间是一个很大的露天院子,下面一层是地窖,供酿酒、储藏酒类、马铃薯、水果和火腿、干肉等之用。楼上右翼是风干农作物的地方,后座是厨房,左翼是一字型的间隔,包括客厅、三个大睡房、一个宽敞的洗手间、一个书房。在这些房子与院子之间,是一条两边摆着沙发的长廊,地板是松木,家具是栗子树木,都是特别坚固耐用的,屋内有电灯、电话和自来水装置。
    还未来得及欣赏屋内古香的陈设,饭菜已摆上桌了,七十八岁的高美士老太太神采奕奕,殷勤地招呼我们入座,让我们尝尝她们自己劳动的果实,这顿是典型的乡村菜:第一道是杂菜汤;第二道是生菜、西红柿沙律;第三道是芫茜、柠檬、炸薯片拌一对肥嫩烧鸡;第四道是椰菜烧猪蹄肉;最后是西洋腊肠、火腿、洋葱、红萝卜、咸水榄西洋炒饭。盛情的女主人热心地给我一再上菜、斟酒,她还让我喝了两杯他们自己酿制的葡萄酒。(三)


    【南通社巴黎十一月八日电】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书记多兰茨和法共总书记马歇昨晚在这里继续举行会谈,就国际形势和国际工人运动问题交换了意见。
    他们还讨论了欧洲和地中海地区的关系以及缓和问题。在会谈期间,他们强调了全力支持缓和的必要性,不结盟国家在建立更好的国际关系方面的作用,谴责了分裂不结盟运动的一切企图。
    他们指出世界和平与进步力量在日益壮大。他们的会谈还包括了国际经济问题。在这方面,他们在必须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问题上发表了相似的见解。他们在讨论国际共运的关系时重申了柏林会议的各项原则。马歇阐明了他的党对“欧洲共产主义”的看法,同时多兰茨把南共联盟在国际方面的活动情况告诉了马歇。
    【南通社巴黎十一月八日电】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书记多兰茨和法国共产党总书记马歇会谈结束后今天发表的一项联合声明强调,“各党对具体问题的不同估计和分歧不应成为它们之间发展合作和团结的障碍。”
    联合声明还强调了两党对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形形色色的压迫而进行斗争的人民和进步力量的支援。声明说,尊重各国有权独立自主地决定其活动的方向而不受外界干涉,这是一个不可剥夺的原则。
    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和法国共产党敦促在全面裁军方面作出进一步努力,谴责阻止缓和过程的倾向,要求把地中海变成一个和平区。
    两党认为为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而进行的斗争是“所有进步和民主力量的最优先的任务”。
    联合声明最后说,法国共产党总书记马歇接受了铁托总统邀请他访问南斯拉夫的邀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