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11月24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美国《华尔街日报》十一月二十一日刊登前美国海军作战参谋长朱姆沃尔特的文章,题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及较小的事件
    ——对“美国能打赢下次战争吗?”这个问题的回答越来越可能是“否定的”》,摘要如下:
    《纽约时报》军事记者米德尔顿对我们的民主进程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因为他就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是无关紧要的一个问题——“美国能打赢下次战争吗?”——写了一本书。
    人们可以发现一些事实错误,人们也可以发现一些概念错误。但是,米德尔顿作出的重要贡献在于把美苏之间的战争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高度激烈的战争,从欧洲开始,几乎肯定会很早使用核武器,极有可能升级到全面的核冲突。第二类是中等程度激烈的战争,多半是由于对一个国家的控制或它的生存而爆发的,因为这个国家对他们两个国家中的一国来说是重要的,比如以色列的独立对美国来说是重要的,卡斯特罗的生存对苏联来说是重要的。第三类是激烈程度不高的战争,就象我们在越南打的那种战争一样。
    米德尔顿认为,我们可能在第一类战争中被打败,但能打赢第二类和第三类战争。我同意他对第一类战争的结果的看法。但是我不同意他的这种看法,美国在“全体人民全力以赴的情况下”能够打赢每一次第二类战争。米德尔顿对第二类战争的可能结果的分析是不完全的,因为尼克松一基辛格政府的政策就是为了政治原因把对军事判断的估计加以粉饰。
    我现在想再来谈谈同书的名称有关的问题。目前的缓和时期已使许多美国人认为,军事力量的必要性下降了。例如,在以往几十年内,如果一个国防部长承认,苏联前四年在国家安全方面花的钱一直比美国多,这就会引起一场全国大辩论。但是当前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几个月以前在纽约的一次讲话中公布这种消息时,几乎没有引起一点反应。
    这种奇怪的情况是由于大多数美国人对缓和有很大的误解。苏联人始终把缓和看作是一个“和平共处时期”,旨在使美国产生一种安乐感,从而加速“力量关系的变化”。苏联给这些一再使用的巧妙的词汇下的定义是要在以下这些方面取得优势,战略核武器、常规军事力量、经济力量、技术、民族意志和精神、心理因素和领导。苏联领导人在刊物和讲话中都声称,“力量关系的变化已经使缓和不可逆转了”。他们清楚地表明,“不可逆转”就是美国继续适应苏联的倡议和要求。
    发生的许多事情鼓励苏联人抱有这种观点。即使基辛格的政策一直是不承认军事力量对比方面的变化程度,但是苏联人是很清楚的。在这种力量对比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他们搞了许多不正当的行为,这些都从来没有正确地报道过。
    1、他们违反了在一九七二年的最高级会议上商定的缓和规则,在一九七三年没有把阿拉伯国家即将发动的进攻告诉美国。他们在不告诉美国的情况下并远在美国进行部署以前部署了自己的力量,以便支持他们的阿拉伯保护国。他们要求阿拉伯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当以色列人包围埃及第三军团时,他们向美国发出了一个野蛮的最后通牒。
    2、在苏联人保证支持一九七三年的停战的东南亚,他们在其后的违反停战方面曾积极地帮助河内和为它出谋划策,最后导致柬埔寨和南越被征服。
    3、根据缓和规定,需要苏联人把他们的谷物预报通知美国,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心怀叵测地购买大量的谷物,大大增加了美国公众支付的食物价格。
    4、在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中,苏联违反了基本条约以及商定的辅助性双边解释和美国单方面宣布的它认为什么是可以接受的那些条件。
    在对缓和的这些和其他的违反中,都没有把苏联的十足的不正当的行为正式告诉国会和公众。
    所以,苏联人认为,他们的不正当行为可以继续下去,力量关系事实上已经改变了。
    在一个苏联人在和平时期获得重大的单方面优势的时代里,对“美国能打赢下次战争吗?”这个问题的回答越来越可能是“否定的”这一事实,可能不会使米德尔顿的书看来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当把苏联的不正当行为的全部影响告诉美国公众时,他披露的事实会推动这样一些人去作出努力,他们争取使美国恢复“把真相和盘托出的”对外政策,他们认为,只有同苏联人保持军事平衡,才能实现真正的缓和。
    在那个时候到来以前,目前对米德尔顿的“美国能打赢下次战争吗?”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苏联由于巧妙地使用力量和政策,已经在假缓和的情况下取得了那么多的单方面的好处,以致可能永远不会来考验我们的力量。”


    【本刊讯】新加坡《南洋商报》十一月二十一日刊登驻美特约记者梁厚甫的题为《美国福特总统突然改组内阁的一种看法》的文章,摘要如下:
    美国内阁突然改组,主要的国家安全官吏都换人,国内国际,都来一个大猜谜运动。有初步的看法,也有进一步的看法。初步的看法是颇为惊人的,认为美国用撤换国防部长施莱辛格来安抚苏联,用升调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布什做中央情报局长来安抚中国。
    怎样的安抚苏联?因为施莱辛格以往是以反对缓和出名的,反对缓和的人不安其位,而且相当没有光彩的下台,显出主张缓和的基辛格大权在握,这不是安抚苏联吗?
    怎样的安抚中国?中国口口声声的说,苏联不怀好意,美国必须警惕。在美国官员中,久处北京,最为熟悉这样情况的,当然是布什。布什做中央情报局长,这些情报,会自然而然地流入美国安全会议内边。这宁不是说明美国对中国,正是洗耳聆听吗?
    初步的看法,都不可取。
    深一步的看法,认为这一次福特内阁改组,应该从国内政治方面求出其原因。
    美国国内政治,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比明年大选,更见重要。明年大选的话题实际以经济问题为主。但人们也许没有注意到,美国的经济问题,是深深与国际问题结合起来的。美国当前经济有两大魔鬼,一是通货膨胀,二是失业(其另一表现就是经济萧条)。美国在越战期中,产业都与战争结合起来,越战结束以后,与战争结合起来的产业,先告萧条,而目前的失业大军,以这些产业工人为主。
    用甚么方法来反失业反萧条?其独步单方,就是加剧国际方面的紧张局势,增加军需工业生产。美国的工会,已一手拉着了华盛顿州参议员民主党候选人杰克逊,做他们的旗鼓手,而西部产业方面,却拉着了曾在兰克研究所服务多年的施莱辛格。所以施莱辛格,力主备战扩军,而杰克逊亦与施莱辛格一鼻孔出气。
    因为这样,就把福特和基辛格逼到墙隅。福特和基辛格虽然主张缓和,但反通货膨胀的人们,不能成为队伍,亦无组织,福特以反膨胀代言人自居,迄无效果,最近连副总统洛克菲勒也离心了。
    当务之急,自然是打破杰克逊、施莱辛格轴心。施莱辛格不下台,明年大选,就有许多障碍。杰克逊用施莱辛格的嘴来磨基辛格的嘴,创巨痛弥的人,就是福特。这一次施莱辛格上祭坛,不是为着缓和而是为着明年的大选,福特认为新人全是自己的班底,那句话倒是老实的。


    【路透—拉丁社马德里十一月二十日电】佛朗哥将军死后,一个毫无信心的新时代出现在西班牙的地平线上。
    一位反对派政治家说,“西班牙是一个摆晃了四十年的酒精瓶”。他提醒说,“一旦冲开瓶塞,就会产生巨大爆炸”。
    被佛朗哥指定为接班人的胡安·卡洛斯王子在政治上是不出名的。一个巨大的问号是,他将是一个摆设呢,还是一个能作决策的人?三十七岁的卡洛斯王子,似乎缺乏佛朗哥曾用以镇压在内战期间和以后分裂西班牙的政治企图的那种能力。
    但是,卡洛斯王子正在表明,他打算在佛朗哥死后的时代里发挥积极作用。在他十月三十日就任代理国家元首两天后,乘飞机前往西属撒哈拉,与此同时,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争夺这块沙漠领土的斗争更加紧张了。股票行情上涨,表明了商人们对王子的信任。
    两个西班牙反对派联盟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国王举行公民投票,让西班牙人自己选举他们所希望的政府。但是,这些反对派组织并没有规定执行其要求的期限,似乎打算给王子改组他继承下来的独裁政权的时间。
    佛朗哥之死肯定有助于排除西班牙和欧洲之间的障碍,欧洲的某些领导人在西班牙内战时期同佛朗哥的民族主义势力较量过。但是,最近的事件表明西班牙不能那么轻而易举地同过去决裂。
    游击队暴力活动,西属撒哈拉之争和严重的经济衰退是王子必须对付的三大问题。


    【美联社华盛顿十一月二十二日电】福特总统今天为了为下周的中国之行作准备,将阅读国务院送至白宫的两厚本背景材料。
    新闻秘书内森说,这两本书是今天上午送来的,总统准备在整个周末有时间就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