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5年11月16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合众国际社内罗毕十一月十三日电】阿明总统说,乌干达从俄国购买了新的军事重武器,包括坦克,而且尽管两国关系断绝,仍希望会得到交货。
    他是在昨天为离开的苏联军事专家们举行的“荣誉招待会”上说这番话的。
    阿明还否认所传他的二万人的军队(黑非洲最强大的军队之一)将由于俄国人的离去而垮台的消息。
    在维多利亚湖边举行的招待会上,阿明对大批离开那个国家的大约五百名俄国专家的代表们说,“我们期望”苏联不久将运交“大约十五辆T—55型坦克和十二艘或十五艘燃料运输船以及其他若干小东西”。
    他说:“我们已经签了一些协定,付了钱。如果他们确实认为他们是一个超级大国,他们必须尊重这个协定。……我相信他们会尊重……但是如果他们决定不运交这批装备,我们也决不会向他们下跪。”
    专家们说,如果乌干达军队得不到苏联零件的不断供应,它就可能在几个月内出现严重的麻烦,而且阿明可能面临来自军队的进一步麻烦。
    自从前天断交以来,阿明一直想尽办法缓和两国之间的关系。
    阿明说,有大约二百名乌干达人正在苏联受训,并已作出了把他们转学到其他国家以及取代这些离开的俄国人的计划。
    当苏联人明显地试图使阿明承认苏联支持的人运时,外交上的争吵发展了。
    但是阿明几次重复说:“如果这样做就会是背叛非洲事业,而我决不会这样做。我是为了非洲的最大利益对苏联作出这个决定的。”
    【法新社坎帕拉十一月十三日电】阿明总统今天在这里说,目前在苏联的乌干达学生不久将转学到其他国家,他们在那里将能够由于无需译员而学得更快。


    【本刊讯】英《外事报道》十一月十二日一期刊载题为《争夺安哥拉之战》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苏联集团对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支持的全部规模,正开始慢慢地暴露出来。除了大量提供武器(包括T—54型坦克,PT—76型装甲车,七五毫米无后座力炮和一二二毫米迫击炮)外,俄国及其盟友向人运提供了作战部队、技术人员和教官。西方情报人员声称一队苏联顾问已在最近到达罗安达,并在人运总部负责一切参谋工作。还有人们估计的一千五百名古巴人,据说他们为人运的装甲部队提供了驾驶人员和机枪手。在人运的一位领导人若热
    ·特泽拉在九月访问哈瓦那后,古巴人对人运的援助就增加了(一个敌对的游击队组织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说它在巴隆博俘虏了一名古巴机枪手)。据说有来自莫桑比克的五百多名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官兵。还有东欧、越南和阿尔及利亚教官。还有由邦巴将军指挥下的四千名加丹加雇佣军,他们过去属于冲伯的宪兵部队。安盟说它还俘虏了更多的人运外国辅助人员。还有那些参加了人运的那些葡萄牙左派陆军军官。
    但是,苏联集团为了支持人运而投入的人力和武器,并没有使人运得以避免在过去一个月中遭受到一系列惨痛的挫败。
    在最近几周,当比利时、法国和美国的武器由大力士式、DC3型和DC4型运输机经由金沙萨、南非和(据某些消息说)赞比亚西部的军用机场运给反人运的部队的时候,安哥拉的武器均势就发生了引人注目的变化。这些武器包括给罗伯托的解阵的装甲车辆,长射程的大炮和轻型飞机,以及大量的步枪和弹药。随同武器到来的是人,这就是出名的“雇佣军”。
    在和解阵与安盟并肩作战的白人中就有桑托斯·卡斯特罗上校(葡萄牙解放民主运动的作战领导人)所率领的军队。他的许多追随者都是安哥拉白人或者葡萄牙以前驻安哥拉的部长的成员,特别是登陆袭击队和特种部队的成员。
    内图虽然从罗安达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安哥拉“人民共和国”的总统,但是人运实际控制的地区却缩成了横跨这个国家中部的一条狭长地带。现在,人运在四条不同的战线上受到直接的威胁。
    人运一直试图在安哥拉中部进行反击。上周,一支人运部队沿罗安达一新里斯本主要公路南下,但是被安盟部队牵制在圣孔巴不能动弹。
    看来,人运收复它的阵地——以及甚至坚守罗安达——的唯一机会取决于要么是苏联集团的支持在质量上加强,大概是提供直接的空中支持,要么是解阵和安盟之间出现重大分裂。解阵和安盟现在是策略上的盟友,而且已在新里斯本组成了一个联合政治委员会,但是它们并不是完全非常融洽地相搭配的。
    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打算在安哥拉使用的苏联米格21战斗机早已运到了罗安达和刚果,由阿尔及利亚人驾驶。
    还据报道,俄国军舰正在取道前往安哥拉海面。
    人运正在感到要赢得国际的接受比几个月以前看来似乎可能的要困难得多了,原因是:它丢失了领土,人们对它的外国朋友感到不安,特别是目前的葡萄牙政府不愿意正式为它祝福。


    【法新社内罗毕十一月十三日电】据这里获悉,人们认为载有苏联武器或甚至是过时的米格喷气式飞机的十几辆机动有轨车今天停留在蒙巴萨港口,等待用船把它们从乌干达运回苏联。
    据可靠人士说,这些武器将装在预料在几天内将抵蒙巴萨的一艘苏联船只上运回苏联。
    阿明总统曾在六月里广泛宣扬,乌干达空军将得到一中队米格喷气战斗机。但当这些飞机抵达时,发现这些飞机原来是过时的米格—17。
    【路透社坎帕拉十一月十四日电】在乌干达和苏联于三天前断交以后,第一批苏联人员今天离开这里回国。官方没有宣布他们动身的消息,但是机场方面的人士说,将近一百人上了苏联航空公司的一架开往苏联去的飞机。


    【路透社坎帕拉十一月十四日电】阿明总统今天呼吁安哥拉的敌对三派向他汇报安哥拉在独立以后的形势,同时批评了那些承认设在罗安达的安哥拉人民共和国的政府。
    他在致这三个运动的领导人的电报中,要求他们为了非洲统一组织各国首脑的利益,通过一个代表团或其他办法,向他汇报军事、政治和经济形势以及它们的计划。
    阿明对安哥拉各派领导人说,“我希望向你们保证我相信作为非洲真正儿女的你们有能力使安哥拉成为一个强大、稳定和统一的国家。”
    阿明总统说:
    “我再一次想要重申,非洲统一组织决不会干涉你们国家的内政。”


    【美联社莫斯科十一月四日电】苏联两个城市里的非洲留学生,已公开抗议苏联和东欧当局以及这些城市的居民实行他们所谓的种族歧视。
    在乌克兰的首府基辅,八百多名非洲留学生在得到了关于将不强迫一名同尼日利亚留学生结了婚的捷克女学生回国的保证后,于今天结束了一周之久的罢课。
    留学生的一位发言人在电话中说,乌克兰教育部副部长(只说是科洛索娃女士)对留学生领袖说,捷克当局已经取消了早些时候发出的要阿列娜·格鲁利霍娃立即回国的命令。
    留学生们说,官员们向这位二十三岁的哲学系学生表明:召她回国直接与她同二十九岁的攻读国际关系的留学生乌多·乌班结婚一事有关。把这一事件称为种族歧视的大约五百名非洲留学生,曾在十月二十八日去捷克领事馆递交了一份表示抗议的请愿书。
    这位发言人说,学生领袖们已得到保证:将允许乌班夫人学完大学课程(她是明年毕业)。在乌克兰的另一个城市里沃夫,非洲留学生们控诉说,他们挨过当地居民的殴打,而且苏联大学当局剥夺了他们的权利。
    里沃夫的非洲留学生组织上周末交了一份书面控告给塞内加尔大使易卜拉希马·博耶。把控诉书的副本交给了驻莫斯科的另外九位非洲大使。西方记者们也得到了一份副本。
    这些大学生列举了九个所谓苏联公民殴打了非洲人的例子,其中一例是,一个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尼日利亚留学生遭到了一个喝醉了酒的苏联公民用凿子殴打。控诉书中说,两个尼日利亚学生听到呼救声赶来,他们三人一同把那个苏联人抓住,这时学院的一名负责人也被找来了。但是控诉书又说,那三个尼日利亚学生却被开除了,理由是他们“殴打了一名苏联公民”。
    控诉书还说,每年都有一些非洲学生被从里沃夫开除出去,而没有明显的理由。大学里的苏联负责人对这些大学生各自国家驻莫斯科使馆寄来的召他们去莫斯科或让他们到国外去旅行的信不予尊重。


    【本刊讯】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十一月十二日刊登该报记者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文章,题为《苏联人要求举行中东问题的日内瓦会议》,摘要如下:
    苏联最近提出的要求重新召开日内瓦中东和会的建议,可能反映出某些外交官所认为的克里姆林宫对西方的情绪总的来说冷淡下来这一情况。或者它也许表明:莫斯科在被撇在一边而无法插手今年九月份美国发起的埃以协议后要整顿一下它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
    自从苏联十一月九日向美国提出它的建议,十一月十日公布这一建议后,在这里的西方外交官中就可以找到对这项建议的上述两种看法。
    中东建议的内容没有什么新东西。建议只是要求作为日内瓦会议两主席的美国和苏联重新召开日内瓦会议。苏联的声明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必须“从一开始”就参加这次会议——从而就排除了有可能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双方都没有承认的情况下坐到同一张会议桌上来的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此外,这项建议看来是莫斯科违背了它过去许下的愿意确保以色列的存在作为解决中东问题方案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诺言。
    一位西方外交官说,苏联声明的调子是“强硬的”。
    但是,其他外交官认为,声明重申了中东目前存在的僵局。
    这些外交官认为,自从埃以达成西奈协定以来,苏联人把叙利亚人、巴勒斯坦人、也许还有伊拉克人都纠集在一起,现在正在领导着这一帮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