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12月19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时事社东京十二月十七日电】参议院十七日上午召开全体会议,由各党代表对三木首相和大平藏相在十四日分别作的表明信念的演说和财政演说进行了质询。
    三木首相对社会党议员松永忠二的质询答辩说:
    一、关于自由民主党现代化的问题,将本着以下观点拟订改革方案,向自由民主党提出;这些观点是:一、确立为国民所信任的道义;二、成为广泛地包罗国民各阶层的国民政党组织;三、具备制订适应社会变化的政策的能力。
    二、我并不认为由于日美安全条约的存在,日本的对美外交就会丧失自主性。日本人自己最好不要认为在对美外交方面没有自主性,或者认为是什么隶属于美国的外交。需要对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日本的力量抱有信心。
    三、日中之间自从邦交正常化以来,政府间和民间的关系都在密切起来。
    实现日中永远友好的基础是和平友好条约,政府也愿意进行为此所需的外交谈判,等到两国政府意气相投的时候加以批准。
    【时事社东京十二月十七日电】三木首相十七日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答辩时,就日苏和平条约谈判说:“中断谈判是不好的,所以今后也要把谈判继续进行下去。”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二月十一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福田赳夫副总理谈三木新体制》,摘要如下:
    问:作为副总事,要作些什么?专搞经济吗?
    副总理:不完全限于经济。担负着全面负责三木体制的政治使命。在外交、内政各方面的问题上都要辅佐三木。
    问:在党内不只是藏相,同关键的三木首相的合作将长期持续下去吗?人们说,虽说是三福联合,归根到底还是鹰派和鸽派,是水和油……
    副总理:诚然,在三福双方之中都有水和油那样的人。但是总的说来,没有极端的隔阂。说实在的,在开始批判田中的时候,或许田中体制不垮台也未可知。那时候必须有分裂党的思想准备。因此,同三木深入地讨论了政策问题,以巩固三福联合体制的基础。虽然没有写书面的东西,但两人是完全一致的。没有担心之处。
    问:请开门见山地谈谈你对“福田政权”的展望。
    副总理:我没有考虑“我怎样,我怎样”。如果全体国民,全党提出要求,我就挺身而出。或者在非福田赳夫不可的时候就站出来。有这样的准备。当前是帮助三木。只是这样。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二月十二日刊登一条消息,标题是《中曾根康弘干事长谈三木新体制》,摘要如下:
    问:你在就任干事长的讲话中说,“自由民主党走革新保守路线”,然而“三福中”的轴心体制中也有人并不一定是同意这一点的。
    干事长:我觉得三木、福田,我自己,在(政治)内容上没有什么大的差别。福田说“致力于保守革命”,还说“重新建党”。就是说要沿着以三木为总裁的时代潮流走下去。
    问:你认为就任干事长就完成了达到“中曾根政权”的根基了吗?
    干事长:不能心里总惦着政权而当干事长。我连新政同志会(中曾根派)的会长也辞了。面对着这个困难局面,能否完成干事长的任务?只有这一点。此外就都由命运之神来安排了。
    问:我觉得只靠命运不一定能取得政权,可是……
    干事长:当总理、总裁,是六分努力,四分命运。尽管努力达到了六分,不走运也当不上。有点不可思议的事。这样想,心情舒畅。
    问:但是,一帆风顺的中曾根先生,对你有这样的评语:“专门奔向主流派的人”,“善于横跳的名人”。
    干事长:所以我说我是“走运的人”。我不是一心要这样干。是我们的星辰来安排这条路的。不然,国家就灭亡,党就大乱。也不能打开历史的路。在打开这个门时,我总是被安排在这里。田中内阁成立时,有日中复交这个大命题。这次又处于这样的地位。考虑到国家和党而行动,自然就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就是改变历史信号的警察了。但也担心,眼看着一下子就落入深渊。
    问:有人认为,石田代干事长对于中曾根来说是眼中钉,或者是三木首相安下的监视人。
    干事长:不,因为石田是有实力的值得尊敬的人。他有我所缺少的东西,补上就能作出很好的事来。只要两人团结起来进行合作就行了。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十二月十五日刊登《芝加哥每日新闻》的萨姆·贾菲十二月十四日发自北京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曼斯菲尔德在北京的五天访问中会见了乔冠华外长、邓小平副总理和周恩来总理。不象杰克逊参议员和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中国的一批美国州长,曼斯菲尔德一行受到了要人待遇。
    曼斯菲尔德说,中国人对前总统尼克松打开改善中美关系的大门仍然表示十分感谢。
    他说,他被告知,共产党主席毛泽东注意到了尼克松在当总统以前在《外交季刊》上写的一篇主张改善美中关系的文章。
    曼斯菲尔德说,他被告知,那是尼克松两年前访华的基础。
    曼斯菲尔德说,作为改善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的下一步,他提出在中国设立美国新闻机构的可能性。但是他被告知,只要华盛顿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没有这种可能性。曼斯菲尔德说,在这点上,中国人是坚定不移的。
    关于苏联向中国发动核打击或陆地进攻的可能性,曼斯菲尔德说,他同官员们的会谈表明,这种担心已大大减少。他说,“现在这种担心不象我两年半前访问时那么明显。”
    同周恩来会晤了一个小时的曼斯菲尔德说,周气色很好。他说,他们讨论了许多问题。
    【本刊讯】英国《每日电讯报》十二月十六日刊登克莱尔·霍林沃思在北京写的一篇报道,题目是《中国谋求同美国取得进展》,摘要如下:
    福特总统应邀在“一九七五年下半年”访问中国,以便加速美国和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正常化。
    这个信息是曼斯菲尔德在北京同中国领导人会谈中得到的。
    这位参议员和他的一行毫不怀疑,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最近的访问使中国政府深感失望。
    中国政府原以为基辛格会告诉他们在结束同福摩萨的安全条约和撤出美国在该岛的一切军事设施方面他建议采取的进一步措施。
    这位参议员说,他同中国领导人的会谈是坦率的,尽管意见有分歧,还说,中美关系没有逆转。
    曼斯菲尔德说,周总理虽然仍住在医院里,他仍然在掌管着许多国家事务,而且很了解情况。他用了杰克逊在七月份的同样说法,他说,周总理“极其精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