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4年12月19日参考消息 第1版

    【美新处马提尼克岛十二月十六日电】下面是基辛格国务卿十二月十六日在福特总统和法国总统德斯坦会谈后在马提尼克岛举行的记者招待会记录(本刊有删节):
    基辛格国务卿:我想谈几点初步看法。
    第一,正如共和国总统昨晚在祝酒词中所说的,双方对待这次讨论的态度并不是谁能从对方得到最大数量的让步或者谁是谈判中的胜利者,因为我们并不把彼此看作是敌对者,而是盟友。
    我们对待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在能源和经济方面——的出发点是符合共同利益,符合欧洲和美国的利益以及符合全世界所有有关国家的利益。因此,在能源问题上(这当然是我们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我认为我们弥合了法国和美国的立场,这就是考虑到美国的这一信念。消费国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而法国人认为,消费国的合作必须迅速导致消费国和生产国的对话,事实上,美国始终是同意这种看法的。
    我曾多次参加法美领导人之间的类似的会议,但我应该说,我发现这次会议的气氛是最积极的,在这种气氛中,就美国来说我们将继续交换意见,这对履行公报的各个方面以及实现公报中预见的合作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问:国务卿先生,你能否给我们扼要谈谈在有关石油危机的会议方面将要发生的各种事情的先后顺序?
    答:正如公报所说的那样,应当按顺序采取这些步骤,而顺序就是在公报中写明的那个顺序:这就是说,首先将进行一种相当紧迫的努力以加强消费国在节约方面、在发展可以替代的能源方面以及在建立保持财政团结的新机构方面的合作。
    在消费国之间取得进展的基础上,然后将导致在消费国与生产国之间举行一次预备会议,我们为这次会议确定的目标日期是一九七五年三月。
    问:法国是否将参加消费者为加强团结而进行的这项努力?
    答:法国不是国际能源机构的成员,我们没有要求法国成为国际能源机构的成员。我获得的印象是,法国将在同一方向跟国际能源机构平行地工作。
    我们建议建立财政上保持团结的机构或办法,这应当在十国集团内实施,法国当然是十国集团成员,因此法国的参加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问:你怎样来说明法国的这种改变?突然间,你们实现了和平,而且是美好的和平。在十年摩擦之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何在?
    答:我并没有说法国有了改变。我是说明了这次会议的结果。我只能说,在我看来,两位总统都确实认识到了他们两个国家所面临的、也是各个工业化国家所面临的,其实也是全世界所面临的一些紧迫问题。
    问:国务卿先生,三月份的会议除了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和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参加之外是否还将有其他国家参加?
    答:三月这个日期是个争取实现的日期,而并不是一个绝对确定的日期。原来的建议是,可以开成个三方会议,即一些欠发达的消费国也参加进来。美国原则上不反对这样做,但是无论是筹备会议还是正式会议到底由哪些国家参加,则尚未确定。
    问:你能不能跟我们进一步谈谈讨论中东问题的情况?
    答:关于中东问题的讨论,我想法国的观点已经公开申述过,双方充分交换了各自的观点。没有得出或宣布什么结论。
    问:美国的观点是否是消费国和生产国会议将把降低石油价格作为一个主要目标?法国人同意这种观点吗?
    答:我想人人都会认为降低石油价格是人们非常想望的,美国的观点是:石油价格应当稳定在较低的水平。


    【法新社巴黎十二月十六日电】题:法兰西堡法美最高级会晤:一项积极的总结
    美国和大西洋联盟的“淘气鬼”之间始终是微妙的对话顺利地结束了,美法两国总统分手时彼此感到满意,并对取得的结果感到高兴。
    法国人士说,法兰西堡法美最高级会晤的总结是积极的。两位国家元首之间建立了个人联系。象法国总统在出发前所说的那样,他们将尽力“通过直接的个人接触”来消除可能出现的误解。双方对两位总统之间的三次会谈的反应都没有任何的胜负之说。德斯坦总统说,“我们想避免任何可能显得是在寻求某种胜利的东西。”美国方面的主角,基辛格国务卿说,“我们进行这些讨论时,不是作为对手,而是作为盟友进行的。”
    法国人士说,不容否认,双方不仅关心在它们自己的关系方面取得进展,而且想在促进共同的问题,例如能源问题的解决方面取得进展。
    最近在朗布伊埃同勃列日涅夫以及在巴黎同欧洲共同体各国政府首脑举行的这两次会晤,提高了法国总统的声望。法国总统有点是以欧洲的名义对福特总统说话的。
    关于能源问题,两位总统确定的方案,以及它的目标和日程,使法国的论点得到了满足。
    美国方面人士对这次会晤所表明的法—美关系的“解冻”感到高兴,在华盛顿看来,这次会晤明显地比上次尼克松和蓬皮杜一九七三年五月在雷克雅未克进行的会晤要积极得多。
    无论是在美国方面还是在法国方面,虽然人们都在这次会晤之后不谈“让步”和“胜利者”,可是,基辛格大概是从他的对话者那里得到了关于在这第一次会议前后要使法国的能源政策与它的主要伙伴(其中有美国)的能源政策协调一致的一些相当具体的保证。


    【本刊讯】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十二月十六日刊登帕克斯发自莫斯科的一篇报道,题为《克里姆林宫认为福特是更合乎理想的人物》,摘要如下:
    克里姆林宫已下定决心喜欢福特总统,而且是非常喜欢他的。这里称赞福特具有“政治家般的远见”和“现实的态度”,这是签订一项限制战略武器的新协定所必需具备的条件。
    他被认为是获得了国会对一项折衷办法的批准的人,这项折衷办法将允许给予苏联降低关税的最惠国贸易地位,这件事是他的前任没有做到的。最后,他被认为是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的较好的伙伴,要比美国政界的几乎任何一个别的人都好。四个月前当福特接替尼克松担任美国总统的时候,莫斯科还没有这样的把握。
    未知数苏联领导人曾同尼克松打了五年半的交道,他们觉得他们是了解他的。但是,对于尼克松的下台,他们的情绪是矛盾的,因为他们担心这也许会打乱苏美关系,可是与此同时,他们认识到,福特的政治地位要比尼克松留任后可能获得的地位强固的多。
    但是,福特总统曾经是这里的一个未知数。苏联专家们以前曾经仔细地研究过他,但是对于他担任总统后会怎样做,还没有把握。
    苏联人当时有一些严重的怀疑,这种怀疑在头几周内开始增加了。福特不仅是个保守派,而且他在开头的几次讲话和行动中都特地侧重于表明他早就觉得需要建立强大的、装备优良的武装部队,他努力原封不动地保持五角大楼的预算,支持在印度洋建立一个新基地,起用(在克里姆林宫看来)鹰派立场相当坚定的顾问,在军备谈判中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苏联观察家们认为,福特这样做的一部分原因是国内的政治需要,但是这是使这里感到不安的。于是,克里姆林宫建议举行最高级会晤,以便勃列日涅夫可以亲自估量福特,华盛顿对此抵制了一个多月。
    这里的一位研究苏美关系的专家在十月中说过:“是的,这里的人们感到担心,是有许多可以担心的事情。我们听到福特先生对于苏美关系、缓和和诸如此类的事情说了许多妥当的话,但是,随后我们看到他的所作所为,我们看到他周围的那些充当顾问的人,我们听到五角大楼和施莱辛格的影响日益加强的消息,所以,我们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当然,我们感到不安。”
    在福特总统和勃列日涅夫上月在苏联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最高级会晤之后,这个专家评论说:“耐心得到了报偿,太阳终于穿过乌云露了出来。”这个评价现在反映在苏联大部分权威性的评论中,这些评论有意不提苏联以前对福特的政策感到的不安。“最先注意的事情”最新一期的《美国》在一篇社论中说:“自从福特就任总统以来,他最先注意的是缓和的问题,尤其是苏美关系。”
    《美国》特地称赞福特已获得国会对于最惠国地位的批准,这项建议自从一九七二年十月以后由于在苏联犹太人外移问题上的争端而搁置了起来。
    莫斯科已注意到福特总统所说的他要在一九七六年竞选任期为四年的总统的话,它毫不掩饰这样一点,即福特现在是比较受欢迎的候选人。
    苏联领导人曾隆重地欢迎两位民主党人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和参议员沃尔特·蒙代尔,他们似乎大概会成为开明的民主党人的候选人,同参议员亨利·杰克逊进行竞选,杰克逊在这里被认为是邪恶的化身。(下转第四版)(上接第一版)退出竞赛但是参议员肯尼迪和参议员蒙代尔在访问这里之后不久就退出了争取被提名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赛。
    在苏联目前看来,这就使一九七六年的竞选成为福特总统对参议员杰克逊的竞选。
    据这里的一些人士说,这促使克里姆林宫采取行动来尽早达成一项限制战略武器的协议,希望这项协议在一九七六年的竞选正式开始之前将会缔结,或许甚至将会得到美国参议院的批准。
    如果出现那种情况,要是杰克逊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而且当选的话,他就会面临这样一种抉择:
    要么宣布不承认这项协议,使苏美关系倒退到“一九五二年左右”的情况,要么就勉强地接受这项协议。
    普通的俄国人对于福特先生似乎也有很高的评价,但是与其说是由于符拉迪沃斯托克最高级会谈或任何政策决定,倒不如说是由于他的名字。“一个好的家庭”大多数俄国人都以为福特总统是底特律制造汽车的福特家族的成员——而出身于这样一个首富的资本家家庭,那样有钱,使他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信誉。
    前天,有一个莫斯科人说:“这是一个好的家庭。它曾帮助我们建设我们自己的高尔基城汽车厂。福特一家是苏联人民多年来的朋友。”
    别人告诉他,福特总统是出身于另一个家庭。
    他却回答说:“啊,是你搞错了。福特先生是密执安人,福特汽车就是密执安出产的。”
    福特提名纳尔逊·洛克菲勒为副总统,这一点同样地也叫普通俄国人感到放心。许多人以为纳尔逊·洛克菲勒就是大通曼哈顿银行的董事长,就是那个半个世纪来在美国为克里姆林宫办事的银行家。
    有些人知道纳尔逊的弟弟戴维才是大通曼哈顿银行的董事长,这些人觉得,为克里姆林宫办事的银行家同福特政府有这样密切的联系,这是一件好事情。
    当戴维·洛克菲勒到这里进行半年一度的访问的时候,他受到了国家元首般的接待,可以跟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总理举行私下的会谈。洛克菲勒家族一直逃脱了苏联报刊仍然每天对垄断资本家的鞭打。
    一位著名的苏联记者说:“福特和洛克菲勒在苏联享有非常好的名声。人们记得,洛克菲勒一家在整个冷战期间都跟我们保持了良好的业务关系,而这一点正是目前在国际关系中盛行的哲学。
    “至于福特,人们想到亨利·福特曾经怎样地帮助我们建设高尔基城的汽车厂,这个厂出产了苏联的福特型汽车,就是我们说的嘎斯A汽车。而现在,我们对于购买美国的工厂又感兴趣了。”张冠李戴苏联评论员想要纠正张冠李戴的现象,但是迄今收效甚微。
    广播、电视和报刊上介绍福特总统和洛克菲勒先生的传记。通常都是阿谀奉承的。
    例如,福特被说成是“来自美国中西部的一个诚实、正直的人”。
    一位广播评论员提到过福特总统开的玩笑,说他是“一个福特,而不是一个林肯”。
    莫斯科觉得这种自我赞扬是叫人放心的。苏联一个长期研究美国政治的人说:“尼克松过于野心勃勃,自不量力。”
    “他几乎使一切事情都跟着他往下落,其中包括改善苏美关系,虽然那是以国际关系中的客观因素作为良好的基础的。
    “现在跟福特打交道倒很好。他也许没有伟大的仪表,然而现在是更加需要实在的成就的时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