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3年4月25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法新社金边四月二十三日电】柬埔寨军队最高司令部发言人今天宣布,敌人的大炮接连两个晚上炮击了金边郊外的达克茂城。
    他说,北越军和红色高棉部队继续直接向首都以南施加压力、进攻金边以南约二十公里的政府军哨所。
    最近几天来,进攻部队的主要攻势一直是顺着连结二号公路和三号公路的一条小路、沿着约十公里长的一条战线展开的。与此同时,柬埔寨军队一直试图把金边东南约二十公里巴萨河上塞博小城周围的敌军赶回去。军方发言人说,他们遭到了激烈的抵抗。
    发言人说,在与首都相对的湄公河东岸,北越军和红色高棉部队采取了行动、炮击了几个政府军的阵地。
    虽然金边周围各条战线的局势使政府感到担心,但是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进攻部队的目的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而不完全是军事上的。他们认为,进攻并不直接威胁到要占领首都。因此认为,对方是想在金边周围建立起大规模的军队、从而在居民中间造成一种恐怖气氛。


    【路透社金边四月二十三日电】(记者:约翰
    ·帕斯尔)柬埔寨总统朗诺和他的政治上的主要反对者们今天达成了一项成立一个新的所有党派都参加的委员会来掌管国家事务的妥协办法。
    反对党民主党主要人物英丹对路透社记者说,总统今天上午提出了一项折衷解决办法,他和他的同事们接受了这项办法。
    这项方案答应国民议会停止活动三至六个月的时期。执政党社会共和党在议会中占据所有席位,反对派领导人一直要求解散议会和重新举行大选。
    朗诺总统还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同意在宪法中写入这个委员会作为决策机构行使权力的规定。
    同英丹一起就组成这一委员会同朗诺进行谈判的另外两位反对派领导人是共和党领袖施里玛达和前国家元首郑兴。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四月二十二日电】执政的政治局委员彼得·谢列斯特,受到最近一期乌克兰共产党官方杂志的严厉批评。这一期杂志今天到了莫斯科。
    观察家们说,在《乌克兰共产党人》这家党的杂志上攻击他,看来这预示着谢列斯特将被清除出十五人的政治局。他自一九六四年起一直在政治局工作。
    《乌克兰共产党人》攻击的矛头是指向谢列斯特在一九七○年写的《我们的苏维埃乌克兰》一书。这家杂志说,这本书助长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幻想和偏见”,在评价乌克兰的历史时背离了党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
    杂志说,谢列斯特过高地估计了乌克兰对苏维埃大家庭的作用和重要性,而对俄罗斯和苏联其他民族对于发展乌克兰所作的贡献则没有给予适当评价。
    观察家们说,在党的一家正式刊物上对一名政治局委员进行如此严厉的批评,看来使人对如下一点不会有什么疑问:他已经注定要被撤换了。
    据共产党人士说,拥有三百九十六名成员的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将在二十三日开会,它有权免除政治局委员职务。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四月二十二日电】题:为什么谢列斯特受到了批评?民族主义的幻想和偏见,是否是苏共中央政治局里的最后变动。
    近几天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苏联主要政治领导人之一彼得·谢列斯特——他在苏联的第二个大共和国乌克兰的影响特别大——以苏联现代史中史无前例的方式受到了批评。
    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刊物发表了编辑部写的一篇书评,评论突出该“书的思想、理论和写作水平之低”,预示它的作者很快即将退出政治舞台。主要指责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刊物《乌克兰共产党人》指责谢列斯特在评价该共和国的历史事件和现代事件时过分地夸大了乌克兰对整个苏维埃大家庭所起的作用和具有的意义,该杂志得出的结论是,谢列斯特这样“就为民族主义幻想和偏见提供了食粮”。
    至于谢列斯特对乌克兰经济成就的态度,在批评性的书评中指出,“根本不谈相互合作及兄弟般的帮助”。对于这本书的作者——政治局委员谢列斯特,说他自始至终都表现出“自我欣赏和自满情绪”。政治局中发生了变动?最近将举行苏共中央全会,其主要任务是,讨论称之为“和平纲领”的苏联对外政策方针两年来执行的情况,在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举行重大政治会晤之前对党的领导给予新的支持。由于这一系列的情况,中央委员会也可能解决某些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干部问题。其方向是加强在莫斯科的中心,同反对加强这一中心的势力做斗争。对彼得·谢列斯特的批评以及他的政治工作都应该看作是属于这一情况的。


    【德新社华盛顿四月二十二日电】西德总理勃兰特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欧洲人有朝一日可能面对拥有他们自己的核威慑力量的问题。但是他在答《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记者问时又说,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仅美国的核威慑力量而且还有美国的驻军,对于西欧的安全将是至为重要的。
    对于“欧洲是否需要自己的核威慑力量?”这一问题,勃兰特回答说:“由一位德国总理造成一种印象,好象这是他所思考的中心问题似的,这是极不明智的。
    “德国政府现在——而且我认为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必须不仅避免给东方而且也避免给西方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就是好象我们有任何核野心。
    “就我的政府而论,我们是能够同意现有的安排的。
    “但是我并不排除这样一个时候将会到来,那时,已经拥有一定核能力的英国和法国将看到自己面对新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我相信他们将与我们讨论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遥远的未来的事。因此在我看来,在许多年内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取代美国的威慑力量作为保卫世界和平的力量。”
    这位总理还说,他“毫不担心美国单方面从欧洲撤军”。
    勃兰特重新强调,裁军只有在东西方就共同均衡裁军达成的协议的范围内才是可能的。
    记者问,他是否预料会缔结这种协定,他说:人们还不能这样说。在维也纳的共同均衡裁军会议在开始举行方面遇到了困难。“但是我的看法是,能够作出决定,使得有可能在暑假以后举行认真的筹备会议。但是我根本不能肯定在一九七四年会举行全面的共同均衡裁军会议。它可能还需要另外一年。”
    在问到东欧是否在加强自己的武装时,勃兰特回答“是的”。他又说,“我有一种印象,他们是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这位总理说,他并不指望经历重新统一东德和西德这一工作。
    【路透社华盛顿四月二十二日电】西德总理勃兰特今天说,关于西方裁减欧洲驻军的正式会议可能推迟到一九七五年举行。
    如果勃兰特对于共同均衡裁军会谈的步伐的估计是正确的,这可能影响在今年末期举行计划中的欧洲安全会议的可能性。美国已把这次会议同在撤军问题上取得大体类似的进展联系起来。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四月二十二日刊登该报国际部记者罗伯
    ·凯泽二十一日自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报道,标题是《苏联政策的变化是屈从于美国》,摘要如下:
    在美国的压力下,苏联已改变了它的对内政策。这也许是克里姆林宫给华盛顿书面通知这件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方面,克里姆林宫曾书面通知华盛顿,它对那些离开这个国家去以色列的犹太人已暂停征收“离境税”。
    从苏联历史上的任何标准来看,这个决定是空前的。管理这个国家的一小批人是自豪和敏感的。对他们来说,为了从这个重要的资本主义国家获得贸易特权而放弃国内政策的做法不可能是轻而易举的,也不可能是毫无痛苦的。
    他们这样做的决定似乎又一次表明了目前这个奇怪的时期的一种奇怪的现象。正当苏联在军事能力方面取得了公认的同等地位的时候,它在同资本主义西方的交往中已开始显示出一个明显的弱点。
    可以把苏联新的方针说成是具有政治家风度的做法,而不是软弱的表现。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种具有政治家风度的做法是出于明显的民族利益。
    看来,已经发生变化的是,克里姆林宫对它自己利益的看法。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似乎相信,他们必须同资本主义的西方在政治和经济上进行合作,这在苏联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苏联正在奉行国际上相互依靠的政策。
    这种变化是重大的。今年春季,苏联的面包和黄油确实是依靠资本主义国家供应。苏联大而笨拙的经济未来发展的雄心勃勃计划取决于苏联打算购买的西方和日本的技术。即使开发天然资源(苏联的最大财富),将来在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是否能够利用西方投资的资本。
    对于苏联来说,互相依靠意味着依靠争夺国际影响的敌手和竞争者。克里姆林宫已经觉得,在为了苏联未来的发展而进行一系列决定性的投资方面,它得听凭西方和日本政府以及实业家的支配,虽然这还是一种新情况。
    如果资本家不提供粮食、技术和合作,那么苏联领导人对于他们的社会所抱的远大理想就无法实现。这肯定会使西方国家具有潜在的强大的支配力量。
    苏联人对于他们的资本主义竞争者并不具有相对应的支配力量。西方国家的经济即使没有苏联人想同它们做的新交易,也可以容易地存在下去和繁荣起来。克里姆林宫手上最有力的一副牌大概是它能够加剧国际紧张局势。那么,俄国和西方之间的新关系似乎是建立在异乎寻常的公式——即为了进行贸易和得到技术而保持和平和宁静——的基础上。
    如果苏联放弃它现行的计划(它是以得到西方的帮助这个设想为基础的),那么它实际上就是放弃不仅在核武器的力量对比方面而且还在超级大国的一切方面真正达到和美国处于同等地位的雄心壮志。
    迄今为止,只是从武器和天然资源这两方面看,苏联人已达到了超级大国的地位。他们的经济、技术、生活水平和其他的许多方面全都远远地落后于美国。他们的赶上夫的计划全都以得到西方帮助为前提。
    苏联决定暂停对犹太人征收离境税这件事似乎足以证明,苏联领导决心不损害它的未来计划。在今后几天内,这些计划将是苏共中央全体会议讨论的问题。
    勃列日涅夫无疑会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向他的同事们解释他的下一回合的“和平纲领”并要求他们赞同他于五月访问西德和六月访问美国时将同这两个国家发表的关于互相依靠的更加公开的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