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31日参考消息 第1版

    【纽约时报新闻社十月二十八日电】《明星晚报和华盛顿每日新闻》刊登了塔米·阿巴克尔十月二十七日发自西贡的报道:一些消息灵通的美国人士说,今后几周内在越南实现停火的前景是合乎河内的要求的,因为共军处于相当强有力的军事地位。
    这些人士说,河内在南越的军事地位同它在三月三十日发动大攻势之前在南方的军事地位比起来“有了明显的改进”,虽然北越人得到的东西毫无疑问地比河内原来希望得到的东西要少。
    一位较为乐观的美国军方人士说,“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光明的一点是,南越军队在这次攻势中并没有被拖住。”
    可是其他的美国人说,虽然南越人在一些情况下守住了阵地,在一些地方收复了阵地,但他们仍然处于严重困难。
    美国顾问们一致认为,共产党人掌握了再发动进攻的主动权和能力;南越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只守住公路和城镇,在南越数以千计的农村里,他们连行使二十四小时的控制权也不可能。
    一名美国军官说,“只要有几名越共进入一个村庄呆上几小时,开枪打死某人或插上一面旗子,人民对西贡政府的信心就削弱了。”
    另一人声称,自从北越人三月三十日发动攻势以来,农村绥靖计划“已完蛋了”。
    南越人仍然大力依靠火力,特别是美国的空中支援去击败或压住共产党人。共军仍然多半是想在哪里打仗就在哪里打,并以小单位作战的战术打击拖泥带水的南越人。美国顾问们说,共军采用了某种形式的时退时进的办法来推进,在初期阶段大大地向前推进,然后停下来,接着又后撤,但从未撤到他们出发的地方。
    自从三月底以来,情况一直是这样:共军向前推进,然后后撤,但是,相当大的地盘仍然留在河内手里。只要看一看今天南越战场的局势,这一点就看得很明显了。
    在广治省,南越海军陆战队已经把省会——这次共军攻势的最大成果
    ——从北越人手中夺了回去,但是南越现在只控制着这个省的不到十分之一的地方。
    美国官员们说,在这个省的四十万人口中,政府要说能控制二十五万人,就算是幸运的了。
    再往南去的广南省,共军加紧了对主要基地岘港的压力。据情报消息说,在广信、广义和平定三省中,共军的势力很大,北越主力部队现在正在开进广义省的南部。
    越南中部沿海地区的富安省已经被美国官员勾销了。在中部高原,南越军已经不再能控制昆嵩市以外很多的地方了。
    在边赫,一度是西贡的据点的“火箭岭”一带的基地现在已不属于任何人了,现在是谁在那里就归谁控制。
    在西贡以北,总的军事形势是阴郁的。一些美国军官由于南越部队已从战火纷飞的安禄出发向关利机场行进了几英里而感到高兴。
    然而,禄宁和北面同柬埔寨接界的平隆省的其他地方仍在北越手中。更加糟糕得多的是,北越第七师的一些部队已经渗透过了四月份时的十三号公路沿线的老的战场,并且同越共一起使十三号公路已不能通过西贡以北仅十五英里的富强了。在富强,他们正在为控制村庄而战。
    北越越共的两个团正在作战。美国军人认为,越共的兵力足以对西贡本身发动袭击。
    在西贡以南的三角洲地区,政府控制着零星的地盘。


    【合众国际社巴黎十月三十日电】北越再一次说它不愿意就越南和平协议再进行会谈了。
    今天正当巴黎期待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进行另一次秘密访问的时候,北越发言人阮成黎说:“没有什么要谈判的了。”
    阮成黎二十九日在接见阿尔及利亚新闻社驻巴黎记者时,指责基辛格要求再次会谈是企图在已经决定了的问题上延长谈判,从而继续进行战争。
    阮成黎认为,基辛格所说的尚有某些困难仍要谈判,是为了延长谈判并且使已经商定之点成为问题的“毫无道理的借口”。
    他说,美国不遵守它的诺言“是十分严重”的问题。美国应当实践它的保证,从而可以在星期二签字。
    阮成黎重申了北越这样的话:尼克松总统十月二十日给北越总理范文同的信件中已经肯定,协议解决了一切悬而未决的问题。
    当问及南越总统阮文绍拒绝接受该协议的问题时,阮成黎说,在秘密会谈期间,美国代表西贡,河内代表越共——协议的前言中就是这样说的。
    谈到基辛格所说还有“一些困难”时,阮成黎说:“我们谴责美国的这种缺乏诚意……,双方在一切问题上都已达成协议……,没有留下任何悬而未决的问题。没有什么问题要谈判的了。”
    【美联社布达佩斯十月二十九日电】北越出席巴黎谈判代表团发言人阮成黎对匈牙利党报《人民自由报》的记者说,北越披露秘密的和平协定,是想迫使美国遵守拟定中的十月三十一日签字日期。
    阮成黎在今天的《人民自由报》刊登的消息中说,美国曾三次改变签字日期,直到尼克松总统建议十月三十一日为止。阮成黎说:“尼克松总统在他十月二十日致北越总理范文同的信件中建议以十月三十一日为签字日期,他谈到协定草案是既成事实。”


    【法新社北京十月二十九日电】(记者:迪萨布隆)英国外交大臣亚历克·道格拉斯—霍姆爵士今天上午抵达这里,来对北京进行五天正式访问。
    他是中国政府不到四个月时间里接待的第三个欧洲国家外长。
    他在乘皇家空军的一架“子爵式十型”飞机抵达时说:“中英两国的关系正在取得令人欢迎的进展,我珍视这次访问将使我得到的、同姬先生和中国其他领导人就我们两国所关心的广泛的问题进行讨论的机会。”
    此间外交界认为,亚历克爵士的来访是为了正式确定中英关系的正常化和在两国间开辟一个进一步发展政治接触的时期。
    观察家们指出,中国领导人这次会谈的对象,是一个以其对苏联——北京的主要敌人——奉行冷淡政策著名的政府的代表。
    【路透社北京十月二十九日电】(记者:彼得·格雷格森)英国外交大臣亚历克·道格拉斯—霍姆爵士今天开始同中国外长姬鹏飞先生举行他访问北京五天期间的第一次会谈。
    亚历克爵士和姬先生在开始认真的讨论(预计这种讨论将谈到范围广泛的国际和双边问题)之前,闲谈天气。
    亚历克爵士说,他抵达人大会堂时开始的倾盆大雨同英国的天气很相象。
    姬先生说,据他了解,英国雾很多,并说伦敦是个“雾都”。
    亚历克爵士说,英国有时雾很多,并说:“但是请不要给我们以太坏的名声”。
    亚历克爵士接着对于为他的逗留提供的非常舒适的宾馆向姬先生表示感谢。
    姬先生说:“我们应当好好照料我们的客人。”
    亚历克爵士接着对姬先生说,他能来中国访问,感到非常高兴。“一位英国外交大臣到这里来访问,这是第一次。我是在填补我教育中的一个不足。”
    【合众国际社北京十月二十九日电】(记者:查尔斯·史密斯)亚历克爵士在午饭前游故宫时对新闻记者们说,他期待着同中国方面就国际事务和政治、贸易和文化交流方面的双边关系“非正式地、亲密地交换看法”。
    他说,“我期待着进行一些很富有成果的讨论。”


    【本刊讯】美《巴尔的摩太阳报》十月二十八日刊登该报驻莫斯科记者迈·帕克斯的一则报道,标题为《尽管莫斯科力促,河内仍不大愿意在和平协议签订之前重新举行会谈。柯西金要盟国继续进行谈判》,摘要如下:
    苏联昨天出人意料地叫北越回到谈判桌旁同美国一道拟订有关越南停火的最后细节。
    据塔斯社说,苏联总理柯西金把北越人和越共代表召到克里姆林宫,对他们说莫斯科希望,同美国的会谈继续进行,并导致停火协议的迅速签订。
    柯西金总理实际上是不理会并拒绝了河内的论点:在自十月八日起同华盛顿进行的讨论中达成的初步协议是完整的,必须在星期二签署。
    据这里消息灵通的共产党外交官说,虽然塔斯社报道这次会见是“热烈友好的”,但北越人遭到了俄国人的两次拒绝。
    柯西金总理不仅公开表示赞同美国的立场,而且他拒绝了河内的这一要求:利用苏联对美国的影响来说服华盛顿接受目前格式的协议。
    据说,这位说话尖锐的苏联总理对越南人说,如果他们真正认为,这是结束战争的最好机会,那么他们应该愿意最后一次在谈判桌旁坐下来。
    据报道,柯西金总理对越南代表们说,在克里姆林宫看来,美国对这个协定感到的疑问和关注大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不要怀疑华盛顿的诚意和善意。
    据共产党外交官们说,柯西金总理对北越和越共的使节说:“现在不是作姿态的时候了。”
    西方对于塔斯社头一条报道这次会晤的消息强调莫斯科希望看到会谈继续下去这一点普遍有反应。塔斯社显然对此感到惊奇,因而在昨晚改写了它的消息,强调柯西金总理支持北越批评美国拖长这场战争的声明。
    克里姆林宫在这样一个重要关头公开支持华盛顿而不是支持它的越南盟友,其原因尚不清楚。
    东欧观察家们认为,莫斯科这样做是报答尼克松总统的恩惠,但是这里的美国官员们说,他们不知道越南谈判和最近缔结的一些苏美协定(诸如关于贸易的协定)之间是不是有直接的或间接的联系。
    然而,早就有一些迹象表明,苏联希望看到印度支那战争结束,这不但是因为这场战争消耗它自己的资源,而且因为这场战争损害了它为同美国搞缓和争取普遍比较稳定的政局而作的努力。
    塔斯社报道柯西金这次会晤的消息突出表明了这种关注。
    这位苏联领导人重申,他的国家支持北越和越共,但是,语调是温和的。
    上个月,克里姆林宫三个月来第二次使它支持北越的公开保证变软了。
    这里有迹象表明,北越对莫斯科的立场和想象中的压力感到不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