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2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共同社东京九月三十日电】述评:牵制美苏,中国和西德邦交正常化
    中国在和日本建立邦交的当天即二十九日,和西德之间建立邦交的预备谈判也达成了协议。中国和西德两国的邦交将在十月中旬签署两国联合宣言时正式建立,如果到签字前没有别的新承认中国的国家,那末西德将是第八十个承认中国的国家。
    在中国超乎寻常地加紧对日、对西德邦交正常化的背后,似乎有这样一个目的:牵制甚至已经发展到敌对关系的苏联,同时要进一步逼迫美国。苏联现在强调召开全欧安全保障会议,谋求和西方接近,而中国的考虑则似乎是以和西德的邦交正常化去动摇苏联的欧洲政策。另外,在和美国的关系上,由于和日本、西德邦交正常化,在西方的主要国家中,和中国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便只剩下美国了。
    可以认为,其结果,美国将不得不进一步促进和中国的接近。另一方面,中国似乎也在考虑利用这一点,从侧面促进陷入僵局的和平解决越南问题。
    而且,在西德和中国的关系中值得注目的是,西德是中国的仅次于日本的贸易对手。
    另外,在建立邦交之前就宣布谈判已经达成协议,这也是极为破例的做法,可以认为,在没有承认国府的西德来说,不存在所谓“台湾问题”,所以事先就宣布了建交。
    【德新社波恩/北京九月二十九日电】这里的外交部人士认为,谢尔下月对中国的重要访问是政府目前执行的同共产党国家缓和以往的紧张关系的政策的继续。
    他们说,波恩和北京互换大使不是针对任何第三方的,而是将有助于实现全球均势。


    【本刊讯】美《华尔街日报》九月二十九日刊登该报记者罗伯特·基特利从华盛顿发回的一篇评论,标题是《建立中日关系表明亚洲政治经济的变化》,摘要如下:
    昨天在北京宣布的中日建立外交关系的协议,不仅仅是对外政策中的一项礼仪活动而已。
    这是在亚洲发生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基本变化的一个象征,这些变化对于美国在那个地区的未来作用有着更大的关系。这些变化中的大多数一定会加速美国减少在亚洲的军事力量的行动,一旦华盛顿使越南战争结束的话。
    经济方面的影响就没有那样清楚,虽然这个协议一定会使日本能够在中国市场上保持远远超过美国的地位,但是中日和解可以增加对亚洲全面政治稳定的信心,从而使这个地区的其他部分对于美国的贸易和投资具有更大的吸引力。
    但是,这个协议的确使美国的一个政治问题
    ——台湾地位——复杂化了。昨晚日本宣布,作为它同北京建立新关系的一部分,它将断绝同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的外交关系。
    这样很快将使美国成为仍然——至少在法律上
    ——承认台湾政权是大陆的合法政府的唯一主要国家。这样可能增加对华盛顿的压力,要它加以效尤,如果采取这个行动就可以使它同北京的关系正常化。西德将在下月承认北京政府。
    【本刊讯】美《巴尔的摩太阳报》九月二十九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亚洲时代的开始》的社论,摘要如下:
    在短短的篇幅里,无需设法在这里追述东亚在过去四十多年中出现的大量混乱的不正常状态,随手就可以举些例子。我们并不是说,甜蜜和光芒已经突然取代了这些东西,但是有理由认为,在最宽广的亚洲地区、在这个对未来有很大影响的地区,旧时代正在结束,新时代有可能开始出现。
    中日真正的和解只能慢慢来,而且是有困难的,这是显而易见的。日本必须考虑如何使发展同中国的关系的行动同它与苏联的棘手但也在发展的关系相适应,当然也必须考虑如何使整个这一复杂情况符合日本同美国的联系。至少可以说,中国也注视着俄国、美国和亚洲其他地方。
    对美国来说,这种事态的变化可能是重大的。


    【法新社华盛顿九月二十九日电】中日新的关系使美国官方人士和新闻界作出了多种多样的和忧虑的反应。
    除了官方发表了对此表示欢迎的评论以外,在官方人士和观察家中似乎表现出惊恐的情绪。抛弃台湾并完全屈从北京的每个要求的这种正式和完全地恢复外交关系的作法可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他们担心,这种作法也许会使美国在将来同中国建立正式关系时失去讨价还价的手段。
    他们担心,这种迅速和仓促地建立外交关系的作法可能过早地使台湾孤立,以致不能适当地安排解决办法,因而从短期观点来看,对这里举行的总统竞选运动产生不利的影响。据信白宫不发表正式评论的理由是,要设法缩小这个消息的意义。据说,白宫担心,过多地宣传中日关系会使政府过早地同中国作出会影响总统选举的安排。据说,这就是白宫让国务院来对此发表评论的原因。
    官方人士对于下述事实显然感到安心:联合声明只字未提美日条约,大平保证同台湾的贸易关系仍然不变。观察家们猜测,在中日关系中保持美日安全条约不动,将是美国所希望的要求日本不要触犯它的立场的最低条件。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明星晚报和华盛顿每日新闻》都在显要位置上刊登了这条消息,它们总的调子是,日本在解决中国问题方面终于超过了美国。
    【美联社华盛顿九月二十九日电】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一名高级官员今天称共产党中国和日本建立外交关系是“一个可与尼克松总统访问北京相比的和平突破”。
    参议员贾维茨在一篇讲话中说:“日本谋求使它自己重新在亚洲发挥体面作用的道路已经扫清了。”
    他最后说,但是“整个美国必然希望和期望日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持新的关系的时候,不要放弃或削弱它对台湾的义务(它同美国一起承担的义务)以及它对亚洲建设和发展承担的义务。”


    【共同社波恩九月二十九日电】日本驻波恩大使馆官员们今天说,西德外交部长谢尔在前往北京途中将于十月十日在东京作短暂停留。
    他们说,外交部长谢尔乘坐的飞机将在东京国际机场停留两个小时加油。他们不知道谢尔在这段时间内是不是有机会会见田中首相。但是,西德外交部人士说,谢尔想让田中介绍他最近访问北京时同周恩来总理举行的会谈的结果。


    【美联社雅加达九月三十日电】印度尼西亚外长马利克今天说,日中联合公报使他深信,世界紧张局势今后将得到缓和。
    马利克在从纽约抵达时对记者说,这个公报将对整个东南亚产生影响。他在纽约参加了联大会议。
    他还说,同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相比较,田中的北京之行重要得多,因为前者“只是朝关系正常化方向发展的一个步骤。”
    他在评中国—印度尼西亚关系时说,他已指示印尼驻联合国大使参加星期日在纽约举行的共产党中国的庆祝活动。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九月二十九日电】印度尼西亚外长马利克在把联合国大会主席的职位交给他的继任人特雷普钦斯基(波兰人)以后,本周悄悄地离开纽约。
    这位外长在评论北京和东京的和解时说,这两个国家将来将是亚洲的主要大国。他接着说,美国将不得不把重点放在拉丁美洲和非洲。他还说:“当然,从我们的观点来说,我希望看到美国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在亚洲,但是从客观上来说,他们必须面向非洲和拉丁美洲。”
    【路透社九月二十九日电】(原电无电头——本刊注)马来西亚今天(星期五)说,中日外交关系的建立会促进在东南亚实现和平和稳定的必要条件。外交部的声明称这个事态发展是“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积极贡献。我们满意地注意到,这两个亚洲大国已决定以万隆原则作为他们的外交关系的基础。”
    声明又说,马来西亚首先欢迎这两个国家共同许诺不为他们自己谋求霸权。其次是欢迎它们反对其他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建立这种霸权的行径。
    声明说,“这种许诺同有关东南亚中立化的建议的基本原则是一致的。中日和解和外交关系的建立是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积极贡献。”
    【共同社马尼拉九月二十九日电】今天没有立即得到菲律宾政府关于日中关系正常化的官方评论,但是消息灵通人士说,菲律宾对台湾的未来非常担忧。
    自从上星期六以来,菲律宾一直处于军事管制之下,看来政府更多地在关心国内安全问题而不是外交问题。
    【路透社惠灵顿九月二十九日电】新西兰总理约翰·马歇尔今天晚上说,中国和日本恢复正常关系的协议标志着亚洲政治舞台上的又一重要变化。马歇尔在一项声明中说,“我希望,这一协议以及预料随后会达成的那些协议将为这两大邻国之间的永久和解奠定基础,并将为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法新社曼谷九月三十日电】据这里的报纸刊登的消息说,全国行政委员会主席、陆军元帅他侬
    ·吉滴卡宗不愿对日中建立邦交一事发表意见,他说,“这件事与泰国无关。”
    曼谷的宣传机构报道,某些有影响的人士认为,田中首相在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和同台湾断绝联系问题上行动得太“匆忙了”。他们说,“我们不会仿效……”
    【美联社曼谷九月三十日电】全国行政委员会秘书长吉·西瓦拉将军对美联社记者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本应更慎重地考虑以后再跑到共产主义的心脏地带——对我们的王国有很大影响的一个国家。”
    这位将军(他也是泰国陆军副司令)说,中国和日本建立外交关系的协议,改变了亚洲的政治面貌。他说,“日本改变了对台湾的态度,但是我们打算继续支持台湾。我们不会匆忙跳进共产党的圈套。”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九月二十九日电】(记者:韦林顿·朗)苏联的统治者历来希望他们的邻国保持分裂。仅就这一原因而言,日中两国之间建立外交关系就只会使莫斯科感到某种不安。
    现在,既然日本已同中国和好,日本对蒙古几乎必定会变得更有吸引力。苏联自从大约一九二○年以来所奉行的政策的一个主要部分是使蒙古不受中国和日本的影响。勃列日涅夫九月十五日在莫斯科接见了泽登巴尔或许只是巧合而已。但是比较可能的是,故意选择了这一时刻。
    莫斯科对日本的态度是情绪矛盾的。一方面,它对表明日本摆脱美国势力的任何迹象表示欢迎。任何反美事件都详细地加以报道。从这一角度,莫斯科把日本看成是反对莫斯科所认为的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的一个伙伴。但是另一方面,莫斯科又不喜欢日本的经济结构。从这一角度看,日本是一个对手。
    【路透社莫斯科九月二十九日电】对于宣布日本和中国将建立外交关系一事,克里姆林宫的态度是它对这样的事件通常最初所作的反应:沉默。塔斯社摘要报道了中日联合公报,谈到了协议的九个主要内容,但是略去了前言。
    【本刊讯】苏联中央广播电视台政治评论员维克托·什拉金九月二十九日通过苏联电视发表评论道:
    日本首相访问北京,他同中国领导人的会谈,以及这些会谈的结果——这无疑都是重要的国际事件。正因为如此,外国报刊对日中关系及其发展给予相当大的注意。
    日中关系正常化的过程是合乎规律的现象。全部问题在于,这种正常化是在什么基础上实现的?这对苏联当局并非无关。因为日本和中国都是同我们有共同边界的邻邦。苏联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原则的。我们主张改善国家关系,如果这种改善不损害第三国的利益的话。苏联是从这一立场出发,对待日中关系正常化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