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2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时事社东京九月三十日电】时事通讯社采访了(采访人政治部长高柴)为举行具有历史意义的日中建立邦交谈判而访问中国、并于三十日刚刚回国的大平外相,听取了他关于谈判的经过、今后我国的外交方针等问题的意见。
    问:首脑会谈、外相会谈都参加了,你认为最艰苦的是什么?
    外相:中国有坚定的原则。日本有日本的不能轻易放弃原则的立场。中国有着想把全中国,把自己的政府掌握下去的心情,日本对战后旧金山体制深重地承担着义务,直至如今。另一方面,中国则是和旧金山体制没有关系的国家。因此,双方的立场不能很好地吻合起来,所以,在政治会谈中,只能作政治上的解决,没有别的办法。由于这个原因,联合声明中政治性的提法很多。
    问:在会谈中,日美安全条约的问题不是被问到了吗?
    外相:那是日本的问题,而不是中国的问题,这是正式的想法。但是,日本的立场是因为安全条约是日美友好的象征,所以要坚持下去。就是本着这一立场就日中邦交正常化达成了协议的。因此,我认为中国作了有伸缩性的照顾。就是说,没有提安全条约是好还是坏,而是就照那样实现了正常化。
    问:由于日中建立邦交,从旧金山体制中摆脱出了一步,可以这样理解吗?
    外相:是在旧金山体制原封不动的情况下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的。中国没有参加媾和谈判,所以它同旧金山体制没有关系。日美安全条约对中国并不是友好的东西。尽管如此,仍然就正常化达成了协议。问题是今后怎么办,不过,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照此原封不动地继续下去,美中关系如何发展,日中关系、日美关系怎样前进,将成为更高角度的问题。随着今后形势的进展,美中、日美、日中分别想办法就是了。
    问:苏联似乎因日中邦交正常化而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会不会影响日苏谈判?
    外相:不会的。日苏谈判可以由日苏来搞。谈判的试探已经开始了。
    问:不仅是苏联,东南亚国家对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反应也是抱有戒心的,没有考虑就日中邦交正常化向东南亚国家派遣特使或由外相去美国作说明吗?
    外相:为了防止这种担心,才在联合声明中写进了日中邦交正常化不是排除第三国的和不在亚洲谋求霸权等项内容。如果还需要进行说明,我想也可以向近邻国家派遣特使。至于我的访美问题,由于今后的日程尚未决定,所以,……不过,我打算不辞辛苦地说明内容。
    问:将如何以日中邦交正常化为基础推进今后的日本外交?
    外相:在外交上,不会有突然转变那样的事情。必须适应着日本的力量和责任开展外交。
    问:你认为今后的日台关系将会怎样?
    外相: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已经不能维持了,除此之外,不会有别的情况。希望像过去一样继续维持实务性关系。但不知台湾怎样认识。作为我们来说,是想使善后处理不出现错误。
    问:今后在同中国之间必须逐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外相:要尽快地建立大使馆和互换大使,贸易、海运和航空等协定也要尽快缔结。
    问: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的谈判是否也要同缔结协定的谈判同时进行?
    外相:和平友好条约并不是那样急的问题。因为条约要制定出今后日中间的应有状态和方针,所以应该花费时间认真地谈判。


    【路透社北京九月三十日电】(记者:格雷格森)日本和中国已签署一项公报,立即建立外交关系并结束日本外相大平所称为的“中日关系的黑暗的过去”。
    在北京的外交官员分析了这个公报。
    这些外交官员说,公报中列举的几点多数已事先就取得了大致的一致意见。他们又说,所有的实际争端想必在星期三晚上田中会见共产党主席毛泽东一小时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
    在中国人民看来,同毛进行的讨论显然是由最高一级批准同日本建立新的关系以及公报中包括的协议。这里的观察家认为,中国人承认同日本建立新关系的速度之快是一种给田中先生以尊敬的标志。田中自从两月前上台以来已改变了日本的对外关系。改变的程度可以由下列事实得到说明:仅仅一年以前,日本还同美国一起在联合国搞两个中国政策。
    【德新社北京九月二十九日电】(记者:巴格曼)在过去,日本可能在中国的大部分战斗中获胜,但是,今天中国人是政治上的胜利者。
    周恩来总理采用的注重实际的新的对外政策使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取得了继北京同美国总统尼克松的最高级会谈和中国加入联合国之后的第三次胜利。
    亚洲最强大的经济国日本已接受现实,并承认毛泽东政权是所有中国人的唯一合法政府。
    因此目前有七十七个国家根据国际法同北京保持关系。当西德外长谢尔于十月第二个星期在北京安排互派大使问题时,在中国首都没有代表的唯一政治上重要的国家将是美国。
    日本是台湾领导人蒋介石最密切的政治盟国和重要的经济伙伴之一,已经同蒋介石断绝外交关系。
    中国已放弃由于日本从一九三一年到一九四五年的占领所引起的全部赔偿要求。中国人的这种善意和“宽恕(如果不是忘怀的话)”的姿态,以及日本承认其过去的战争罪行的作法,无疑将给修建跨越日本海的政治桥梁创造重要的心理上的先决条件。
    但是在这个重大的问题上,中国人也是“道义上的胜利者”。


    【共同社东京九月三十日电】二阶堂官房长官在三十日晚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在北京举行的日中首脑会谈的情况等发表谈话如下:
    一,这次会谈,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议事日程等当作议题。周总理立即建议:“就谋求政治解决、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这个问题进行会谈吧!”
    二,对此,田中首相列举迄今为止未能正常化的原因说:“中国是共产主义国家,日本国民认为中国是输出革命的国家,对中国感到有威胁。”进而说明了日本方面的情况:(1)我是自民党总裁,是根据党的决议访华的。如果得不到信任,总裁的职位就没有了。(2)还有国会,也许会造成不能不实行大选的事态。(3)在现实中,同台湾一直结有邦交,而且进行着贸易和人员的交流,还缔结有条约。不能无视台湾的立场。
    三,通过会谈,田中首相根据国家利益和党的决议虚心坦怀地说了应该说的话,周总理也坦率地讲了话。周总理对日中邦交正常化的顽强的信念真是了不起。田中首相也把注意力集中于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这一点上,说“我是在完成总会有人要完成的任务”,以命中注定的心情同中国方面进行了会谈,因此才取得了成果。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九月二十九日晚刊,登载古井喜实、藤山爱一郎、佐佐木更三对该报记者发表谈话的内容,全文如下:
    古井:“我们多年等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遇到这样的现实真是越发感慨。我认为这是日本国内舆论的高涨、世界形势的变化、中国热情的结果。这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实现的,而是有今天这样的舆论和世界形势才能实现的。十三年前陪同故松村谦三先生访问中国以来,发生了各种变迁。进入池田内阁时代的日中关系,其后又发生逆转。只用备忘录贸易一根细线连系着,这是实情。在这之间,有人说要‘油煎’我,‘火烧’我,曾几次想洗手不干了。正因为如此,看到今天的情况,确实感慨无量。”
    藤山:“虽然感到费了很长的时间,但是终于建立了邦交。同时比预想的还要快。联合声明的内容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关于成为问题的结束战争和对台湾的处理,也相当明确地提出来了。现在,我感到已很好地综合到这个程度。日本的外交,眼看必须坚决干的时候已经到来。”
    佐佐木:“太好了!感慨无量!联合声明,明确地宣布结束战争,同台湾断绝邦交。然而莫如说真正的日中问题是从今后开始。例如关于日美安保条约问题,政府是作为一个国内问题,但是,周总理对我说从千岛海峡和越南周围,要一个不留地撤走外国的军队。只有这样才能确立亚洲的和平。此外,把朝鲜问题作为个别的问题也是错误的。
    “如果发生问题,周总理将支持金日成而田中内阁将支持朴政权,这是显然的。只要不解决朝鲜问题,就不能说真正意义的日中问题的解决。日中问题的‘具体内容’将从今天作为起点。”


    【时事社东京九月二十九日电】题:田中政府解决了最大的外交课题,政局焦点移向解散国会和大选
    由于日中建立邦交,日本摆脱了旧金山体制,走上了以新时代为背景的自主外交道路。虽然自民党内一部分人围绕着台湾问题有不同意见,但是田中内阁得到超党派的支持,解决了最大的外交课题。这样一来,政局的焦点就转移到了以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为基本的国内问题上来了。
    【共同社东京九月二十九日电】题:包括解散国会和大选在内,形势紧迫,首相由于访华成果而有了信心
    在战后二十七年的漫长时间里一直悬而未决的日中邦交正常化已经实现。对于田中内阁来说,最大的外交课题完成了。至此,当前政局的焦点将转向同各党首脑会谈、召开国会临时会议等今后的政治日程和自民党内鹰派的动向上,进而在政策方面,将移到以日本列岛改造计划为中心的编制明年度的预算上来。
    对此,各在野党打算要求迅速地召开长时间的国会临时会议,就整个外交和内政展开讨论,并且乘势提出解散国会,举行大选。而且可以预料,根据日中复交这一新的政治形势,国内反对基地的斗争将会加剧。另一方面,在经济领域要求日元再次升值的外来压力正在加大,以这种形势为背景,随着秋意的加浓,也将充满包括解散国会和举行大选在内的紧张气氛。
    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等政府首脑认为这次北京谈判的结果取得了充分的成果,对渡过国会有了信心。田中内阁在日中问题上进展顺利。不过,在拿手的内政问题上,首相如何妥善加以处理呢?可以说,今后将是考验田中内阁的时候。


    【法新社东京九月二十九日电】日本财界和工业界今天以夹杂着忧虑和不安的心情欢迎日中建立外交关系。
    很多企业领导人认为需要审慎地注视迄今同台湾一直亲密的关系不可避免的恶化和过度追求利润的日本实业界开辟巨大的中国大陆市场的运动。
    富士银行董事长岩佐凯实马上表示欢迎“不正常的”中日关系结束。
    著名的钢铁制造商、大阪的住友矿业公司经理日向方齐欢迎中日联合声明,认为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著名的贸易公司三菱公司的高级顾问水上达三欢迎这个声明,说它是两国建立它们的友谊“为亚洲、最终为全世界的和平和繁荣”作出贡献的“起点”。
    大多数财界领导人要求日本作出全面努力来使所有同日本友好的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相信中日和解的真正目的。
    日本商工会议所会长永野重雄强调日本实业家需要进行努力以使亚洲商工会议所和太平洋经济联合委员会接纳中国参加。
    以大阪为中心的关西地区的金融家和实业家的热情极高,因为他们是过去为早日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而开展民间运动的先驱。
    大阪商工会议所会长佐伯勇说,今天的事态发展“拉开”了中日关系“新时代的帷幕”。
    但是,他们在欢迎的同时,对今后日本和台湾的关系问题感到有些不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