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17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法新社贝鲁特十月十四日电】黎巴嫩社会进步党领导人琼卜拉特在开罗访问三天后于昨晚回到这里。他在访问期间同萨达特总统就埃苏关系举行了会谈。
    琼卜拉特说,他认为萨达特总统“确实渴望”同莫斯科保持友好关系。
    【中东社开罗十月十四日电】黎巴嫩社会进步党领导人琼卜拉特说,他向萨达特总统报告了他最近访问莫斯科期间同苏联官员的会谈情况。在会谈中讨论了阿拉伯局势,尤其是阿拉伯—苏联关系。
    琼卜拉特在昨晚回国前发表谈话说,阿拉伯—苏联关系必须正常化。


    【路透社达卡十月十四日电】《孟加拉晨报》说,两名巴基斯坦记者已获得访问孟加拉国的签证,预料他们将在下星期某个时候在孟加拉国会见穆吉布·拉赫曼总理。
    卡拉奇的《黎明报》代理主编马扎尔·阿里·汗和《拉瓦尔品第日报》专栏作家赛义德·纳吉乌拉将是去年十二月印巴战争以后来孟加拉国访问的第一批巴基斯坦新闻记者。
    【美联社达卡十月十四日电】据了解他们(指阿里·汗和纳吉乌拉)是热烈支持孟加拉国的。
    他们的访问在政界人士中引起了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会出现解冻的希望。自从去年冬天孟加拉国脱离巴基斯坦获得独立以来,还没有任何巴基斯坦人访问过孟加拉国。
    【本刊讯】英《舰队街信札》十月十二日在《世界事务》专栏刊登题为《巴基斯坦》的消息,摘要如下:
    巴基斯坦总统布托向孟加拉国的谢赫·穆吉布·拉赫曼提出了一个意外的建议。他表示愿意把五架波音客机、九艘货船和巴基斯坦的一部分黄金储备交给孟加拉国。这项和平建议是为了开始划分“大巴基斯坦”——由于孟加拉国的脱离已不复存在——的债务和财产而提出来的。在提出这项建议的同时又发出了举行会晤的邀请。无论是建议还是邀请都没有被接受。谢赫·穆吉布继续坚持在举行会晤之前正式承认孟加拉国。
    布托和谢赫·穆吉布所受到的要他们会晤和达成协议的压力正在增大。谢赫·穆吉布所受的压力来自印度,而他到目前为止抗拒住了这个压力。布托所受到的压力比较大,因为它既来自国外又来自国内。巴基斯坦人希望他们的那些被俘的人能够回国。而且他们越来越认识到,使得这些人回国的唯一途径就是给予谢赫·穆吉布他所要求的承认。
    从伊斯兰堡最近发出的消息是:布托现在准备承认孟加拉国,并且正使舆论为此作好准备。他允许公众示威,要求承认孟加拉国和遣返战俘。在政府控制的报上刊登了越来越多的也提出这种要求的信件。如果没有他的批准的话,这些报纸是不会刊登这些信件的。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十月十四日电】内政部公布的马达加斯加十月八日公民投票的结果(在五年内全部权力交给拉马南佐阿及其政府)是:登记选举者的百分之八十点七五投了“赞成票”,百分之二点九九投了“反对票”和百分之十五点七二弃权。“赞成票”占投票数的百分之九十六点四三,“反对票”占百分之三点五七。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十月十二日电】拉马南佐阿将军十二日晚在告马尔加什国民书中说,“马达加斯加已建立了一种平等的新秩序”,同时强调他的政府“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基本自由和对话。”
    塔那那利佛政府首脑是从八日公民投票以来第一次向他的同胞们讲话,在这次公民投票中,大多数马尔加什人民都赞成他领导国家五年。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十月十一日电】题:齐腊纳纳总统向马尔加什人民告别
    齐腊纳纳总统十月十一日晚,在公民投票有了结果之后,向马尔加什人民告别了,这次投票结果已批准取消共和国总统职务和委任拉马南佐阿将军执政五年,从而使他从政治上消失了。
    这位下台的国家元首在以共和国总统身份向全国发表最后一次讲话时申明:他“作为民主主义者,尊从大多数人的选择”。
    他“最热烈地预祝人民刚刚给予完全信任”的拉马南佐阿将军成功,“特别是在实现和巩固国家统一方面”。


    【法新社弗里敦十月十三日电】塞拉勒窝内议会在政府声称面临着一次入侵危险以后,今天使这个国家处于新的紧急状态。
    副总统科罗马对议会说,武器正在被偷运进这个国家以制造不安,有人正在训练一支入侵部队以便在今年十二月进攻塞拉勒窝内。
    科罗马——他也是总理——还说,人民收到了警告他们夜间不要在街上行走的匿名电话和恐吓信。
    这位情绪激动的总理向塞拉勒窝内议会议员保证,政府实行紧急状态不是为了拘留人民,而是为了确保这个国家的安全。


    【本刊讯】坦桑《每日新闻》十月十三日报道:
    坦桑尼亚国防和民役部长索科伊内昨天在布科巴说,坦桑尼亚已把它的军队完全撤离同乌干达接壤的边界,并准备让来自索马里的中立的观察员来检查执行摩加迪沙保证书中关于撤军部分的情况。
    索科伊内在布科巴市向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和政府的官员发表讲话时说,政府已经采取一些步骤来贯彻摩加迪沙保证书。其中之一就是坦桑尼亚人民国防军部队从边界撤出,这现在已经完成了。
    这位部长说,正如保证书规定的那样,坦桑尼亚军队现驻扎在远离边界的地方。
    【美联社恩德培十月十二日电】据索马里主席西亚德·巴雷说,乌干达总统阿明和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下周将在索马里的摩加迪沙进行他们的第一次面对面的会谈。
    西亚德主席在这里机场上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这两位总统都已同意参加在摩加迪沙举行的纪念索马里革命三周年的庆祝活动。
    这位索马里主席在对这里的五天正式访问结束时对记者们说,两位领导人进行实质性会谈的问题,将由两位总统不久予以解决。
    “但是根据我们的理解,两国的关系和睦邻关系已经建立……”
    西亚德主席证实乌干达前总统奥博特和他的支持者将可以留在坦桑尼亚,但说:“他们不再组成一个军事组织来侵犯这个国家。”
    【法新社坎帕拉十月十二日电】西亚德·巴雷少将今天在动身回国前在这里说,乌干达前总统奥博特向他承认,派游击队到乌干达是一种犯罪行为。西亚德·巴雷主席向记者们说,他曾亲自同奥博特谈话。奥博特现在只不过是在坦桑尼亚的“一名普通难民”。
    西亚德又说,在入侵乌干达后回到坦桑尼亚的几百名游击队可以同坦桑尼亚人民结合在一起,也可以回到乌干达要求赦免。关于所传坦桑尼亚外长马莱塞拉发表的说坦桑尼亚不承认阿明将军的乌干达政府的声明,西亚德主席说他相信马莱塞拉没有这样说。马莱塞拉的声明一定是“被歪曲了,以适合帝国主义者的利益。”


    【法新社坎帕拉十月十一日电】乌干达总统阿明对索马里国家元首西亚德说,乌干达军队遵守与坦桑尼亚达成的和平协议,并且已经撤至离共同边界十多英里的地方。
    他对西亚德说,在安科勒地区的乌干达军队已经撤至离边界大约六十英里的乌干达境内的姆巴拉拉,只剩下宪兵守卫边界和边境附近的穆图库拉监狱。
    阿明强调说,战斗已经完全停止,在这个战区的乌干达军队现在仅仅是在解除游击队的武装。


    【路透社坎帕拉十月十四日电】政府电台今天在这里报道,阿明总统已经宣布召回乌干达驻伦敦高级专员萨姆·卢卡卡姆瓦中校。
    电台说,阿明将军是在乌干达东部姆巴勒的一次群众集会上宣布这件事的。
    阿明将军说,没有理由要高级专员呆在一个“进行大量反乌干达宣传的国家”。
    【路透社坎帕拉十月十二日电】新闻部说,阿明总统今天要驻此间的英国高级专员里卡德·斯莱特在被驱逐的最后一个英籍亚洲人离开后离开乌干达。
    阿明将军今天下午把这位英国使节召到他的住所把他的决定通知他。
    他说斯莱特要为出现在英国报纸上的一些毫无根据的消息负责,这些消息说乌干达会发生麻烦。
    他说,他不会允许任何从事反对这个国家利益的人留在乌干达。但是,假如英国派一位新的高级专员来乌干达,两国之间的关系可能改善。


    【本刊讯】埃及《今日消息》周刊十月十四日发表了埃驻苏记者穆罕默德·金迪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真理报》只是在十月五日发表的论阿拉伯世界革命力量团结的文章中提到过西德基访问的重要性,苏联报纸后来没有提到这次访问。
    尽管报纸和新闻机构保持沉默,但是苏联官员并没有贬低这次访问的重要性。
    我同一些苏联官员谈了话,发现他们对这次访问抱有很大的兴趣,尤其是这次访问是七月十八日决定以后,埃及高级政治家第一次访问苏联。七月十八日的决定在埃苏关系中造成的新情况必须在最高级讨论,以确定继续发展两国关系的基础。
    这是一位苏联官员所说的话。他说:我们欢迎西德基的访问,这是考虑到他是一个友好国家的使者,我们同这个友好国家在各方面都有广泛的关系。尽管有种种分歧,尽管听到了那种有关我们的话,我们还是关心这种友谊的。
    尽管苏联报纸很少提到西德基的访问,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关于埃苏关系的评论。这种评论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在七月十八日之后马上开始的,在这个阶段发表的所有评论都说结束苏联专家使命是他们完成任务的结果。它们还强调两国的友谊将继续下去。
    第二个阶段是在埃及报纸开始讨论分歧之点以后出现的。这使得苏联报纸展开了宣传攻势,说西方和当地的反动派力图利用苏联专家的离开在阿拉伯国家和苏联之间制造不和。《消息报》就库杜斯的文章发表的文章是这个阶段达到高潮的标志。
    第三个阶段是从论述阿拉伯—苏联友谊的重要性的一般性文章开始的。这些文章集中谈到了两国之间在各方面的合作。
    人们还注意到,尽管危机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但是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关系没有受影响。这反映在各种经济代表团的访问,最近的一次访问就是动力部长艾哈迈德·苏丹的访问。哈特姆最近访问莫斯科和他所受到的盛大欢迎就是文化关系良好的例证。
    在莫斯科的观察家们预料西德基的访问如果取得成功将为埃及和苏联的关系奠定健全和现实的基础。他们预料这次访问将为两国的最高级会谈铺平道路。
    关于西德基访问的最近一篇评论是苏联《新时代》杂志发表的一篇社论。社论说,阿拉伯人民的失败意味着每个民族解放运动的倒退。
    社论接着驳斥了所谓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毛主义宣传,这种宣传说苏联奉行一种超级大国政策,其目的是为了控制阿拉伯世界。
    社论还接着说:令人遗憾的是,一些阿拉伯报纸在谈到阿拉伯—苏联友谊的买者和卖者时也谈到上面那种说法并指责苏联企图利用这种友谊来实现自己的国际目的。
    观察家们认为这是指库杜斯写的一篇题为《苏联的友谊不是装饰品》的文章。
    这位记者最后说:苏联希望加强它同埃及的关系,关心它同埃及的友谊并希望西德基的访问为恢复正常关系做出贡献。苏联愿意在两国关心的问题上取得谅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