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17日参考消息 第1版

    【美联社华盛顿十月十五日电】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十五日说,现在越南和谈正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他承认在取得解决的方法方面仍然有分歧。
    如尼克松政府其他官员一样,罗杰斯拒绝谈论总统顾问基辛格上周同北越人在巴黎举行的四天秘密谈判的细节。他说:
    “这些会谈正处于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因此我们不想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他说,现在发表的任何评论都可能被断章取义,而且“可能对这些谈判起有害的影响”。
    罗杰斯是在电视广播节目《问题和回答》中发表谈话的。
    有人向罗杰斯问到北越谈判代表黎德寿所说的严重问题仍然存在的话,罗杰斯说:“显然目前有分歧。否则我们就将得到解决办法了。”
    他替尼克松总统的越南政策辩解,他说,总统“所做的事正是”他在一九六八年竞选运动中他提出要结束越南战争的保证时“他说他将做的事”。
    罗杰斯举出了民意测验的结果,他说,这些民意测验表明压倒多数的美国人认为尼克松是在做他为了结束战争所能做的一切事情,他说:“美国人民对总统有充分的信任”。
    有人向罗杰斯问到上周对河内的一次轰炸期间法国外交使团受到的损坏,罗杰斯说,还没有断定是不是美国炸弹扔到了这座建筑物。
    他重复尼克松这样的话:对军事目标的轰炸将继续进行。他说:“我们一定要使共产党不可能以武力接管南越。”
    【法新社华盛顿十月十五日电】国务卿罗杰斯今天说,他确信巴黎和谈将在成功中结束,但是他重申,美国对北越的轰炸将继续下去。
    但是,罗杰斯在这次对美国广播公司电视记者发表的谈话中一直不愿意谈同北越人谈判的任何细节。他说:“谈判已经发展到非常重要和敏感的阶段。这就是我们不希望以任何方式发表任何评论的原因。”


    【本刊讯】英国《观察家报》十月十五日以《河内准备同尼克松作成交易》为题刊登法国记者拉库蒂尔写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原编者按:法国记者、印度支那问题老手让·拉库蒂尔刚从河内归来,他在那里曾三次会晤北越总理范文同。他相信“战斗将很快完全结束”。)
    北越正在趾高气扬地走近和平解决。显然它是很愿意同华盛顿作成一笔军事和政治交易来结束战争的。
    北越人是以一种不抱太大希望的神气,注视着基辛格和黎德寿的会谈的。两周前,河内人士感觉到双方的立场还相距很远。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美国人作了两大让步。
    第一个让步是放弃了可以称之为尼克松总统的基本立场:即必须把军事问题和政治问题分开。根据这种立场,军事问题(停火、撤军、释放战俘)由华盛顿和河内来解决,而其余的问题则由越南人在他们之间自行解决。显然,在九月初时,美国谈判人不得不承认,这两类问题是相关联的,他们要是没有签订政治协议,就没有求得停火或释放战俘的希望。
    第二个让步是一个甚至前不久的让步:即接受了在举行任何大选之前,应在西贡成立由现政权、共产党领导的集团和既不亲共也不亲阮文绍的“第三势力”组成的三方政府的原则。越南谈判者已终于迫使美国人“不再把属于‘第三势力’看成犯罪”。这就会为组成一个新的“民族和睦政府”开辟了道路。至于河内,它将停止大肆渲染阮文绍任职的问题,并将同意阮文绍的免职应是这一更换政府的结果,而不是它的必要条件。
    相信战事将能相当快地结束的看法是以十月七日同范文同进行的第三次谈话和我在河内听到的一些有意义的话为根据的。这次谈话本来是不打算发表的,但是我确信范文同希望让我了解一些局势发展的方向。这种方向是有希望的。
    我相信战事结束以后接着将出现一个过渡阶段,在这个阶段,最后一批美国部队将离开,轰炸将停止,封锁将解除,争取改组西贡政府的斗争将进行。这个阶段几乎会出现一种和平状态,然而不完全是这种状态。
    下面是在第二次谈话中向范文同提出的一些问题以及他的回答:
    拉库蒂尔:暂停对北方的轰炸会有助于和谈吗?
    范文同:我们要求完全和永远停止空袭并解决封锁。这一切将构成一项总的解决办法的一部分。
    拉库蒂尔:西贡的政治上的“第三种力量”是这种冲突的任何解决办法的核心。在这方面是否已出现了什么情况?
    范文同:实际情况是,在南方建立一个“民族和睦政府”是和平的关键,“第三种力量”是这种解决办法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对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进行了很多考虑。政治是关于可能性的技术,我们断定这种方案是能导致一项和平解决办法的唯一方案。我要把这称之为一项临时解决办法。唯一的替代办法是战争。换句话说,第三种力量对于实现和平是必要的。
    拉库蒂尔:“保证”南方将来的政府“非共产主义化”是什么意思?
    范文同:我们被要求提出等于是保证一方不会夺取权力的做法。我们的基本保证是我们自己希望实现和平、和睦和友爱的愿望。正如我在九月二日的讲话中所说的,南方的局势是很令人痛苦的。外国侵略和一个完全屈从外国侵略的政权挑起的这场内战是使人感到恐怖的。我们下定决必要实现这种和睦、这种和平。
    至于法律上的保证,将由有关方面作出,它们将商定必要的措施,以保证三个政治集团进行有效的合作。美国人说我们希望把一个共产党政权强加于这个国家。这是胡说八道。我们的目的不是在南方建立共产主义,而是使南方恢复和平,结束外国的统治,实现独立和中立。


    【共同社东京十月十五日电】题:自民党正式改善日朝关系,明春将派遣第一个代表团
    自民党因为已经实现了日中邦交正常化,今后的方针将把改善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朝鲜)的关系列为外交政策重点之一,并采取正式的努力。
    这是由于日中正常化和南北两朝鲜和平会谈的进展、越南战争走向结束的动向等,使过去的亚洲冷战结构大大崩溃,紧张局势缓和的动向迅速发展,所以,我国的目标就是也要更加扩大对亚洲外交的幅度。因此,考虑最早可能在明年春天派遣有外相经验的人担任团长的该党第一个正式代表团去北朝鲜。
    政府和自民党首脑过去对北朝鲜的一贯态度是“进行学术、体育、民间经济交流,不同意进行政治方面的交流”(前外相福田在国会的答辩)。
    今年一月份,作为促进日朝友好议员联盟的代表,自民党的久野忠治(该联盟代会长)访问朝鲜时,也由于当时的干事长保利等人根据上述基本方针表示强烈反对,最后,终于未发给久野公用护照,只发给一般护照以个人身份访朝。
    但是,政府、自民党首脑的这项方针,由于最近同日本记者多次会见的金日成首相,极热情地表示了要同日本搞关系正常化、南北两朝鲜和平统一谈判的开始,再加上日中建交,因此,已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想法就是,与这种过去的冷战结构的崩溃和紧张局势缓和的动向相适应,我国也要积极同北朝鲜改善关系,尽可能扩大我国外交的幅度。
    该党研究向北朝鲜派出第一个正式代表团也是基于这样一种想法,所以,桥本干事长等党的首脑们打算,既然要派遣,就要起用当过外相等职的有影响的议员为团长,以便能够成为就改善两国间的关系进行实质性谈判的具有“谈判团”性质的代表团。
    特别是过去在该党内一直积极处理日朝问题的久野等人打算把这次派遣党代表团作为将来实现两国间邦交正常化的重要起点,希望该代表团不只是就扩大经济和文化交流、旅日朝鲜人自由往返祖国等问题,而且还要就政治方面的问题同北朝鲜方面首脑进行深入的会谈。
    关于派遣该代表团的时期问题,很多人根据这样一种判断:当前在日本国内除了要进行解散——大选外,还有必要观察一下周围各国的形势,比如:对于韩国的说明和取得的谅解、日中邦交的建立使东南亚各国发生的动摇和引起的反响、南北朝鲜会谈的进展等,估计早则在明年春天前后。另外,还研究了在该党内设立以某种形式来讨论朝鲜问题的机构。


    【本刊讯】西德《南德意志报》十月十四日以《中国人心目中的欧洲》为题发表评论,摘要如下:
    东柏林的一家杂志《德国外交政策》在总结去年联合国大会时说,“中国代表在所有世界政治问题上,都采取破坏性的立场”。中国人在一般性辩论中的长篇发言,以出色的外交辞令,重申了北京的所有立场,如果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官方分析家仔细考察一下联邦外交部长在北京的访问,那末他们就会更加恼怒。姬鹏飞外长谈到了两个德意志国家的“人民”的愿望——人民这一词用的是单数名词!——并把分裂称为不正常状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共产主义巨人反对其他共产党人对共同市场的态度,这也是使他们相当苦恼的。
    北京对共同市场的友好态度——其经济方面的考虑也是明显的,是中国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政治斗争的一部分:对于美国人和苏联来说,欧洲都不应当是一个竞技场。中国希望一个“欧洲人的欧洲”,这跟法国人的说法差不多。由于北京不隐讳其意图,由于谁都知道,中国是共产主义国家,所以欧洲政策可以充分自信地把中国这一要素考虑进去,但对此必须有一种相应的世界政治的观测力。
    【本刊讯】西德《斯图加特新闻》十月十四日发表短评,题为《周,欧洲通》,摘要如下:
    中国人对联邦共和国的兴趣实际上在哪里,那就是它作为欧洲共同市场最重要的经济大国的作用,根据毛泽东的一条老的理论,北京希望欧洲共同市场有一天能够成为与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傲慢的”超级大国相对立的一种力量。因此,谢尔的会谈伙伴们原则上已为结束分裂的德国的“不正常”的状态作了辩护,因此,他们也支持继续扩大欧洲共同体。中国人对于凡是能够把苏俄敌人从他们那里引开的种种做法都是欢迎的。然而,对联邦共和国来说,这不应该意味着,在欧洲为中国人推行政策。波恩和北京之间的关系的界限是,不损害和美国以及苏联的关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