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0月16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十月十六日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如果你坐在克里姆林宫里,外面是一个使人忧虑的世界》,全文如下:
    对于苏联领导人来说,歉收并不是唯一的严重挫折。近日,从克里姆林宫朝哪个方向望去都是一片黯淡。
    兹举一些事例如下:
    中国——莫斯科同北京的激烈冲突有增无已。同中国就边界有争议的土地进行的会谈仍然处于僵局,这使苏联不得不使约四十个师的军队(红军总兵力的四分之一)动弹不得。
    结束同中国人的争执的希望,由于尼克松总统访问北京,随后日本努力缓和几千年的对华紧张关系,而复杂化了。俄国人正面对着这一清晰的可能性:美中日三方彼此友好的新阶段正在到来。甚至在非正式的基础上组成这样一个三国联盟,也可以有效地制止苏联在东方进行扩张的任何计划。
    越南——一些年来,美国在越南的卷入对俄国人来说是一大收益,因为战争使美国的人力和资金枯竭;可是现在这种卷入的程度正在迅速降低。虽然河内的官员们不大愿意从莫斯科接受命令,但苏联仍然不得不为了共产党人的团结而继续不断给北越提供供应品。
    亚洲其他地方——近来,甚至残酷的北朝鲜都作出同南朝鲜合作的姿态,许多人认为这一行动是直接打了克里姆林宫一记耳光。
    印度仍然是苏联在亚洲大陆上唯一的主要朋友。但是,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没有显示出任何迹象要给予军事基地或作出其它让步以感谢俄国在对巴基斯坦战争中给予的支持。
    中东——最重要的阿拉伯国家埃及驱逐俄国军事人员,这对苏联在世界这一地区的影响是一个重大打击。
    尽管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继续发生恐怖和报复行动,幕后正在继续进行工作以造成持久的、如果说是不完全的停火。如果这些和平企图成功的话,就会挫败苏联要使地球上最敏感地区之一的局势继续紧张下去的野心。
    在苏丹,虽然俄国的经济和军事援助是很多的,可是政府继发生苏丹人所说受莫斯科支持的未遂政变之后驱逐了一切苏联外交官员和顾问。
    最近达成的让美国第六舰队一些舰只以希腊港口为基地的协议(不顾俄国的拼命反对达成的协议),进一步加速了苏联在地中海的威信和力量的下降。
    除了这一切以外,由于伊朗和伊拉克坚持保持、甚至扩大它们的西方市场,俄国人想要阻止中东对美国和西欧的至为重要的石油供应的希望也越来越小了。
    西欧——欧洲共同市场在挪威拒绝参加后即将增加丹麦为成员国,这个市场使这个地区继续走向更大的经济和政治一体化。这个组织的壮大在增强着铁幕的自由世界这一边的力量。
    美法关系(这是戴高乐政权的一个摇摆不定的问题)正在不断得到改善。在其它国家,苏联要促进国内不和及削弱同美国联系的企图,没有取得显而易见的进展。
    东欧——波兰已经把许多亲莫斯科的党员清洗出它的共产党,并且向个体农民和天主教会作出了让步。
    罗马尼亚虽然仍然处在苏联集团里,可是却奉行违反莫斯科意愿的大体独立的外交政策。
    阿尔巴尼亚公开敌视俄国人,而同北京维持着紧密联盟。
    同时,匈牙利正在试验非正统的、资本主义式的经济,这种经济使克里姆林宫感到吃惊。
    南斯拉夫拒绝偏离它自己的那种牌号的共产主义,人们说贝尔格莱德和莫斯科之间的关系是冷冷地“求同存异”。
    自从一九六八年俄国入侵以来,在捷克斯洛伐克,不满情绪仍然是炽烈的,暴力的威胁迫使捷克斯洛伐克就范。
    拉丁美洲——古巴每天需要苏联援助一百多万美元来维持下去,卡斯特罗的政权对俄国与其说是资产不如说是负债。
    智利的左翼阿连德政府自己的麻烦已经太多,以致不能花费许多精力向其邻国输出马克思主义。
    在世界这一地区的任何地方,看来苏联牌的共产主义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简而言之,看来俄国人几乎在一切地方日子都不好过——至少暂时如此。


    【美联社西贡十月十四日电】在总统府,阮文绍同一些高级官员举行两小时午餐会议,这些官员中有副总统陈文香、总理陈善谦、外长陈文林、参议院议长阮文玄、众议院议长阮伯勤以及总统助理黄德雅。据报道,阮文绍后来还会见了一批将军。
    【路透社西贡十月十四日电】美国大使馆一位发言人说,美国大使埃尔斯沃思·邦克今天上午同阮文绍总统会晤了半小时。还不知道在总统府举行的这次会谈的详细情况。预料这一磋商将集中研究越南问题和谈——在越南问题和谈中,西贡政府的前途是关键问题——的状况。
    观察家们认为,从华盛顿召回陈金凤可能反映了南越对尼克松的特别顾问基辛格同北越的黎德寿和春水在巴黎举行的最近一轮秘密会谈的担忧。由于南越政府的前途是巴黎会谈的中心问题,南越的阮文绍总统最近公开出来反对在南越成立共产党方面所建议的任何三方政府或联合政府。阮文绍已暗示他对尼克松政府可能在压力之下为了达成一项解决办法而作出的妥协感到担忧。他最近曾三次说过,南越不会接受任何强加的和平解决办法。


    【法新社科隆十月十四日电】刚刚从北京访问归来的西德外长谢尔今天谈论了中国和欧洲经济共同体集团签订商业条约的可能性。
    他指出,西德和中国的贸易条约将必须在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前签订,因为从明年一月一日起就不许可共同体的成员签订双边商业协议了。他在这里广播的会见电台记者的谈话中说:“立即开始为中国和共同体签订商业条约进行准备工作是十分可能的。”
    【路透社波恩十月十四日电】西德外长谢尔在会见电台记者时说,中国将支持东德和西德为成为联合国会员国而作的努力。谢尔在会见记者时还乐观地谈到,十一日波恩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后,中国和西德的贸易可能增加。
    谢尔对于中国总理周恩来保证北京不会阻挠西德和东德成为联合国会员国表示欢迎。谢尔说,周恩来甚至更进一步,周恩来对他说:“中国将支持两个德国进入联合国”。
    【德新社北京十月十四日电】谢尔及其代表团飞往香港以私人身份停留一天。这样,一名西德外长对中国的第一次访问便于今天结束了。
    中国的两名领航员陪同德国代表团到香港,然后乘火车回国。
    在北京机场为谢尔送行的有中国外长姬鹏飞。临走前,德国外长同姬握手,感谢他和中国政府的款待,并说,新建立的外交关系必将有助于加强两国的友谊。
    【合众国际社香港十月十四日电】谢尔在抵达这里时对记者们说,西德的政策是“同一切国家交朋友和保持更友好的关系。”
    【美联社香港十月十四日电】(记者:埃里希·埃西)由于西德外长谢尔本周在北京举行的会谈,中国和西德看来在走向将来在贸易、科学、文化和经济事务方面进行广泛的合作。
    谢尔进行了三天访问并同周恩来总理、李先念副总理和姬鹏飞外长举行了总共十小时的会谈之后,已于今天离开中国。
    德国人士说,会谈是在完全坦率的情况下举行的,并有着愉快的气氛,这为进行友好合作和更好地了解对方的立场开辟了道路。除了星期三简短地宣布建立外交关系以外,没有发表公报。


    【美联社西贡十月十四日电】官方发言人十四日宣布,阮文绍总统已叫南越出席巴黎和谈的代表团团长和驻华盛顿大使返回西贡,就旨在解决越南问题的谈判进行紧急磋商。
    【合众国际社西贡十月十四日电】(记者:特雷西·伍德)南越驻美国大使陈金凤今天回到西贡向阮文绍总统“述职”。陈金凤在西贡新山一机场拒绝向新闻记者谈他此行的目的。
    【合众国际社巴黎十月十四日电】西贡首席和谈代表今天离开这里去向本国政府汇报。他说巴黎秘密会谈情况将是汇报题目之一。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月十三日电】基辛格在结束了同河内外交官员举行的四天秘密会谈、刚刚从巴黎回国后于今天再次同尼克松总统举行会谈,讨论在越南实现和平的前景。
    国务卿罗杰斯和陪同基辛格去巴黎的黑格将军参加了在尼克松家庭餐厅里举行的一次时间较长的会谈。
    【美新处华盛顿十月十三日电】(不供发表)白宫(齐格勒)十月十三日新闻发布会:
    越南问题——基辛格和黑格在十月十二日回来后已向总统报告了巴黎谈判的情况,并在十月十三日的早餐会议上再次作了报告。罗杰斯国务卿和他们一起参加了早餐会议。齐格勒不愿说明细节。记者问到,政府是否认为黎德寿违背了关于会谈情况保密的协议。他说,“我们不会对黎德寿的谈话提出异议”。对黎德寿的谈话的报道是不一样的,有的说是“仍然存在问题”,有的说是“实现和平仍然有障碍”。
    【美联社华盛顿十月十三日电】(记者:肖)白宫今天间接证实,在基辛格在巴黎举行了四天私下谈判之后,仍然有许多障碍阻碍着越南问题的解决。官方给谈判罩上的一层保密的幕布上的这个小小的缝隙,是在基辛格和他的高级助手黑格将军向尼克松总统及国务卿罗杰斯报告了他们同北越谈判代表春水和黎德寿的会谈情况以后出现的。
    【路透社华盛顿十月十三日电】华盛顿人士推测,基辛格和黎德寿的会谈已就缩小政治部分的分歧取得重大的进展,但是在一个关键问题上仍然陷于僵局。这就是共产党方面要求不允许南越总统阮文绍参加在南方可能成立的任何联合政府。
    巴黎观察家认为在秘密会谈中已取得明确的进展。他们说,双方避开一些问题的做法表明谋求和平的工作已处于一个极重要的阶段。
    【法新社华盛顿十月十三日电】白宫在基辛格从巴黎回来以来于今天举行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没有对这位总统顾问同河内谈判代表举行的四天会谈作任何说明。但是,此间观察家们从这次记者招待会中发现的东西证实了他们的下述印象:这星期的会谈在实现越南和平方面没有取得任何重大进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