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22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新华社波恩二十日电】西德报纸今天就美机侵入法国核中心上空拍照发表评论。
    《法兰克福汇报》的评论题为《苦恼啊,苦恼……》。
    评论说:一架美国飞机所犯下的三次冒犯被无情地置于公众之前。人们只能说,苦恼啊,苦恼。戴高乐将军之所以能够出色地扮演受损害者的角色,是由于他事实上有理由生气。邻居花园里的樱桃被摘走了。这方面的事对这个富有的“小偷”来说是肯定没有必要的。所寻求的东西他自己大大的有。
    这一愚蠢的探索旅行究竟是为了什么?一个“公开的社会”企图为了本国的安全而进入严密封锁的共产主义世界秘密(地区),这是正常的。而这次“皮埃尔拉特行动”却是愚蠢的。
    这次事件有一点的确使人烦恼地表明:联盟——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破碎的,比许多人所愿意看到的还要破碎得多。人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洗脏东西,苦恼啊,苦恼……。
    《总汇报》在题为《不允许》的社论中说:美国又新的尝了一下法国的决心的味道:作为主权的和独立的国家要在任何地方获得别人尊重。
    法国外交部长所发表的声明读起来几乎好像一篇战争的报道。人们感觉到这是戴高乐将军的手笔,他在声明中并不是不自豪地宣布了法国抵御了美国的空中入浸者。
    看来下面这一点已经得到了一致的澄清:飞机侦察了法国的制铀工厂。
    说美国飞行员只是躲避一次暴风雨,这种解释是完全不充分的。


    【法新社巴黎十九日电】有资格的科学界人士认为,研究一下美机空中拍摄的关于皮埃尔拉特式的气体扩散工厂的一般的或红外线的照片,可以得出三点情况:
    一、使人能看出有多少压缩机,因为每一台机器散发出的一定的热量是红外线可感觉到的。
    二、了解这座工厂消费的电力,从而能估计(但有一些误差)这座工厂的生产能力。
    三、通过从空中垂直拍摄的照片的连续性,就可以很精确地看到工程的进展情况。这些科学人士说,从这些照片上可以看出许多详细情况:还没有来得及盖上的许多辎重车、运来的物资等。
    这些人士最后说,这一切同其他方面来的情报综合起来一对照,就可以得出极其精确的情报。


    【本刊讯】美《华尔街日报》六日发表奥顿自华盛顿写的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人数不多然而有影响的人士对约翰逊越来越感到不安、感到不痛快而且对他毫不宽恕。
    批评的暗流现在更多的还是针对约翰逊个人,他的作风和办事的方式而不是他的政策。到现在为止,大多数批评是私下里传来传去的。但是这帮感到不痛快的人是重要人士,有些是政府高级决策人士、议员、报界人士、律师和其他高等市民,近几个星期以来他们似乎变得人数多得多、声音也响亮得多了。
    这些批评的合唱表达许多不满:总统把人逼得太辛苦、太盛气凌人和倨傲了,并不真正希望听到争论和独立的见解。他过份注意他在人民当中的形象,对批评太敏感。
    他容易因为自己的错误责备别人。
    也许一个事件最能说明目前的气候。上周同总统关系最密切的助理之一瓦伦提在波士顿发表的一篇演说里用最丰富最动人的词藻,把总统说成是一个敏感的有修养的人,一个伟大的有预见的人,一个“擅于处理最难应付的问题”的人,一个欢迎不同意见的人。他的演说的结语是:“因为约翰逊是我的总统,我每晚睡得更香甜一些、信心更足一些。”
    波士顿全城哄然大笑,表示不相信这一套说法。《华盛顿邮报》画了一幅大加批驳的卡通使大家笑得更厉害了。这幅卡通的标题是《旧种植园的欢乐时光》,画下了三个卑躬屈膝的白宫工作人员,赤裸着上身,背上显出许多道深深的鞭痕。画面上总统正往外走,手里拿着一根生牛皮鞭。卡通下面援引瓦伦提几句说得天花乱坠的话以示讽刺。
    对瓦伦提演说的反应,针对约翰逊的笑话突然广泛流传,在华盛顿的午餐、鸡尾酒会和晚餐上谈话中越来越多的敌对的意味,都提供了使人得到启发的证据。每个人似乎都有它最喜爱的嘲弄约翰逊的小故事,而且也许更加有意思的是,这样的流传得最久的故事已经印出来了。
    目前针对约翰逊本人的批评无疑是那些本来想要表示反对他的政策但是又不愿意或不敢这样做的人提出的。
    这特别符合于那些对约翰逊最近在多米尼加所采取的方针以及美国越来越深地逐步卷入越南的作法感到不痛快的民主党议员和政府官员们的情况。
    他真正是驱使他的人拼命工作的。白宫的气氛经常看来是严峻,无趣的。有些高级官员,也许最明显的是麦克纳马拉,近几月来已经表现出近于精疲力竭的样子。
    特别是在危机时期,总统经常召集助理人员进行无尽无休的谈话和开会,以致这些谈话和会议的目的最后看来除了进行关于新行动的深思熟虑的讨论之外,还是为了鼓起他自己的安全感。
    总统看来时常是缺乏尊重别人的精神。
    他请求甚至用甜言蜜语哄骗参议员和众议员来给他以支持,但是他也能够变得蛮横无理。
    对总统来说,危险在于在这种(批评的)暗流已经存在的情况下,国内外某些突然发生的挫败将引起人们爆发出一阵批评,并使人们的支持显著下降。


    【本刊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七月十九日一期报道:消息灵通的高级参议员私下表示担心,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正在想「把最后一点储存的武器」去打越南战争,如果真正爆发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的话,美国将发现它自己装备不足并处于危机之中。


    【共同社东京二十一日电】特派记者胜冈巴黎二十日电:椎名外相二十日拜访戴高乐总统,进行了大约一小时的会谈。会谈的内容涉及总的亚洲形势、日法关系等等,范围很广。
    特别是关于越南形势,椎名外相作为在华盛顿举行的日美经济会议的讨论中得出的判断,向戴高乐总统转告了这样的估计:虽然会有一进一退,但战局当前将继续保持相持状态。他说:「在这种形势下,可以认为目前不存在举行政治谈判的机会。不过,如果出现了打开现状的端倪,那么希望法国合作。」
    关于中国,椎名详细地说明了日本不能不深切关注共产党中国、国府(按指蒋帮)并存的状态的原因。他说,共产党中国的存在不仅在国际上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而且,对日本来说,由于它同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历史上、地理上都有着切身的关系,因此,它的立场是对于共产党中国、国府并存的状态不能不深为关注。
    椎名外相还转达了日本的看法:这个问题应当以国际舆论的动向为背景慎重地加以解决。他要求「法国也为这个问题的解决而以充分的理解给予合作」。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日电】反对党领袖道格拉斯—霍姆今天批评了威尔逊的英联邦和平使团,理由是这个使团缺乏幕后的准备工作。他说,威尔逊派遣低级大臣哈罗德.戴维斯去河内是一次「大失败」。
    道格拉斯—霍姆说,为使在越南的媾和努力取得成功,有两点「绝对的法则」。他说,第一条就是要在各个阶段同美国人磋商。第二是,「应该在幕后同苏联一道进行努力。」


    【本刊讯】英国《煤矿卫报》一九六五年二一○卷五四一四期报道:美国某公司最近制成一种世界最大的电铲,并于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在某露天矿投入生产。该电铲重一千八百五十万磅,高四百英尺,仅铲斗即重二十吨,每铲可剥离二百五十吨或一百五十立方码。全部机身安装于八个履带上,履带高八英尺多,能够自行推移。全部电铲共配置一百个大小不同的电动机,约等于一座人口为一万五千人的小城市所需的电力。该电铲每铲一斗表土只需五十五秒钟,并可不分冬夏常年连续运转,估计每年可剥离四千四百万立方码。


    【本刊讯】美国《大众科学》五月号刊登一幅巨型钻的图片,图片说明如下:
    地下核试验用的可以钻大洞的巨型钻——这个巨型钻的直径六十四英寸(有些可以大到一百六十英寸),它使得九英寸的石油钻看上去象孩子的工具一样。
    这种巨大的钻是由原子能委员会用来沉放立轴供内华达州试验场在地下试验武器用,它可以掘到五千英尺深。矿工们然后再到这个直径很大的轴底去挖出达九百立方码的空间供发射室用。


    【本刊讯】英国《木材加工》杂志一九六五年第三期报道:
    在现代化的木材加工工业领域内,锯割技术在近十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碳化钨合金钢强化处理锯齿是其中的一项。这种锯齿经强化处理的锯片,与一般用的锯片相比,具下列优点:(一)能用来锯割多种新材料,如硬质纤维板、刨花板、细木工板、层积塑料板等。一些材质致密、坚硬的天然木材和其他材料,过去一度认为不能用机械进行加工,在强化锯齿技术出现后,加工和利用问题也随之获得解决。(二)锯割精确、表面光滑,因此在一般情况下不再需要刨光。(三)连续锯割时间比一般用的锯长四十——五十倍。


    【合众国际社伦敦三月六日电】涡输—喷气发动机发明者惠特尔透露了一些供石油工业使用的新式涡轮钻,这是他为布列斯托尔—西特利飞机和机械公司试制成的。
    英国石油公司已经在英国进行了钻探试验,结果表明涡轮钻探的主要问题之一
    ——钻头的磨损率很高的问题——已减少到同一般钻头的磨损率一样。
    惠特尔说,这种经过改进的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方法意味着,“这种系统不用旋转成千英尺的管子去换钻头,它在洞底时使用一个自动控制的水力涡轮。”


    【本刊讯】《纽约时报》五月二十八日登载了一条消息,题为《可以使一切东西蒸发的电子枪》,全文如下:
    马萨诸塞州一家公司发明了一种可以把一股热电子集中于直径在三千分之一英寸的一点上的枪。这种阴电荷粒子据说可以使任何已知物质蒸发成水汽。
    从电线圈中发出的一束束电子被用于蚀刻、焊接、精制和溶化的工具。在高度真空的情况下使用可以保证不会污染。
    这种枪最近已取得制造的专利权,可以在使用的时候定焦点。
    这家公司认为,它特别适用于蚀刻微电路和其它在针头这么大小的地方需要密集热度的工作。据说它的功率密度比莱塞还高。


    【塔斯社莫斯科三月二十七日电】在著名的苏联科学家娜塔莉娅和鲍里斯·拉扎伦科的领导下,莫斯科的工程师们制成了用电火花加工金属的新的高精度机床。
    这种电侵蚀机床具有程序控制,不需要靠模样板。这种机床使得有可能生产过去的机床所无法制造的最复杂的零件。这种机床在完成复杂工作的工具制造工业和仪器制造工业中可以广泛运用,在那里通常的车床是无能为力的。
    近几年来,苏联专家提出了一系列独特的电侵蚀机床。
    领导制造新机床工作的拉扎伦科夫妇是电火花金属加工方法的发明者。
    这个方法的实质就是:工具和制品之间所引起的放电将变成热。这种热熔解着被加工金属的粒子。现在,这种方法有权被认为是当代金属加工中技术进步的主要方向之一。在全世界这种方法正被广泛采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