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22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合众国际社布加勒斯特二十日电】(记者:夏皮罗)勃列日涅夫今天呼吁中国共产党和世界上其他共产党埋葬掉意识形态上的争吵,在美“帝国主义侵略”面前团结起来。
    勃列日涅夫在罗马尼亚党代表大会晚上的会议上发表的讲话博得了三千名罗马尼亚代表和五十六个其他国家的外国客人两次起立欢呼和一再的鼓掌。但是,中国代表对此好像耳朵聋了似的。
    由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代表团毫无表情地和沉默地坐着,第一次欢呼时没有站起来,只在勃列日涅夫高呼“共产主义万岁”时温和地鼓了掌。
    勃列日涅夫热烈祝贺罗马尼亚人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取得的成就,并且对他们的未来作了“兄弟般的”良好祝愿。他接着说:
    今天当美国对越南人民和多米尼加共和国进行厚颜无耻的侵略、残暴践踏刚果和其他各国人民的切身利益的时候,当西德在这些美帝国主义者支持和鼓励下制订威胁欧洲和平的复仇计划的时候,一致的必要性看得很清楚。
    勃列日涅夫没有看中国代表一眼,他向大会保证,“苏联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道,过去和今后都将为越南人民兄弟的反侵略斗争提供必需的援助。”
    虽然邓小平没有对勃列日涅夫的讲话鼓掌,而示威性地嘲笑了勃的讲话,但是这位苏联领导人在晚上的会上却逆来顺受,他十分有礼貌地为他的中国对手鼓掌。
    同勃列日涅夫的讲话一样,这位中国人也攻击了“美帝国主义”,但是语气要激烈得多。
    【美联社布加勒斯特二十日电】勃列日涅夫星期二扬言,如果“美国干涉者”进一步扩大越南战争将迅速遭到报复。
    勃列日涅夫在罗马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上讲话时提出了一个热烈的新的要求
    ——要求全世界共产党团结一致并说这是“保卫世界抗击帝国主义侵略”所必需的。
    勃列日涅夫说,所有共产党都已被他们的共同事业、“他们对扼杀人民自由的侵略成性的帝国主义者的共同憎恨以及他们的这一共同的深刻信念——应当巩固全世界一切和平、自由和进步力量的团结——所联合起来了”。
    虽然邓严峻地皱起眉头,但是勃列日涅夫仍接着强调“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必须实行和平共处。
    【法新社布加勒斯特二十日电】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今天在罗马尼亚共产党会议上讲话时强烈呼吁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团结一致。
    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的代表报以讽刺的微笑。
    当勃列日涅夫说,他高兴地指出苏联和罗马尼亚共产党“对当代重大问题”持有这样的观点时,中国代表邓小平——他一次都没有鼓掌——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当勃列日涅夫向邓小平伸出手时,这位中国代表不予理会,径自走到讲台上去开始讲话。
    他重申中国共产党在面临“现代修正主义”的情况下所采取的“不可动摇的立场”。他说,现代修正主义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他还同样地谴责了“现代教条主义”。
    【路透社布加勒斯特二十日电】中国今天冷酷地斥责了苏联提出的共产党团结一致的要求,并且不理睬勃列日涅夫所说统一行动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说法。
    当勃列日涅夫大肆攻击美国“侵略者”并保证继续援助越南游击队时中国代表也没有鼓掌。


    【共同社东京二十日电】乌干达总理奥博特一行结束对日本的为时三天的访问,已于二十日晚间乘飞机离开东京经由哥本哈根去苏联。前往机场欢送的有佐藤首相、福田代理外相和东京都知事东龙太朗等人。
    日本和乌干达两国政府二十日下午八时发表了联合公报。奥博特总理在联合公报保证要加强两国在联合国中的合作。
    【美联社东京二十日电】日本和乌干达星期二发表了一项联合公报。这项公报中令人注目的部分是,乌干达保证对日本竞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给予“有利的考虑”,而日本将向乌干达提供一百万英镑的借款。
    【共同社东京二十日电】政府向非洲国家提供政府的日元借款,这还是第一次。外务省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这是展开新的亚非外交的第一步。


    【本刊讯】苏联《共产党人》第九期(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五日付印)发表了一篇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和纪律》的社论,摘要如下:
    最近以来,有一些企业很少注意加强劳动纪律的问题,很少注意同旷工、劳动力的流动这样一些对社会主义企业来说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作斗争。结果在很多企业里,旷工的曲线扶摇直上。尤日阿工厂(伊凡诺沃州的尤日阿市)是这个城市的唯一大纺织厂;这个城市里有区委会,工厂里有党和工会的委员会。看来,借助这些力量可以模范地安排企业的工作,但是,这里在一年之内竟有一千多人旷工。
    为了保持和加强生产纪律,工作人员定额的稳定性有巨大意义。然而在一些工厂里,特别是在建筑工地上,一年之内人员更新三分之一。有些企业里工人流动得这样厉害,以致使这些企业简直成了走廊。
    乌拉尔斯克(哈萨克共和国)缝纫厂的人员在一九六四年更新了百分之五十一,这个城市的毛皮厂在去年录用了二百九十六人,而解雇了二百七十二人;皮革厂录用了三百五十九人,解雇了三百八十九人。
    在固定工作人员方面,物质刺激的意义显然被降低了。除了个别工业部门以外,企业里对多年工作根本没有给以鼓励。奖金制度有时出现一团糟。
    为了加强工作中的协调性和组织性,对执行情况的检查、监督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每一个人对完成一定工作的个人责任心,是组织性的必然条件。从下面一个事实可以看到,对委托的工作缺乏责任心会得到什么结果。阿塞拜疆国民经济委员会、各个部和各主管机关一九六四年的工业总产量的年度计划,比原先的规定改变(主要是削减)了二十一次。第一季度的计划改变了八次,第二季度,改变了十四次,第四季度,改变了三十一次。阿塞拜疆共产党中央主席团讨论这个问题时指出,多次地、没有充分根据地改变计划任务,使企业工作产生混乱。


    【本刊讯】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印发的《中国通讯》第二十九期(一九六五年五月三十日出版)刊登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中国正在发生着许多好事情。由于越南问题的急迫性,在我写的通讯里,这些好事情都被挤掉了。明天,我就要飞往河内,参加一个工会会议。我知道,我回来时又要写有关越南的问题,所以,我急急忙忙地在出发以前写好一期完全关于中国的通讯。因为,在我们今天的世界上,中国的力量和生活方式鼓舞着占人类一半以上、长期被压迫的人民站起来。
    当来自某些方面的、对中国的诽谤在全世界流传的时候,成千的人与中国接触之后,从中国得到了力量和活力,并被它的生活方式所影响。
    我想起了一个美国战俘詹姆斯·维纳瑞斯。他是在朝鲜被俘的,现在济南的一家造纸厂工作。造纸厂把他派到北京的一所大学学习。他告诉我,他之所以愿意留在中国是因为俘虏他的中国志愿军是他平生第一次见到的“行为正直,待我公平,象是真心关怀我的人。在美国,我常常梦想这样的人,但是从来没有遇见过”。
    “是否我被洗过脑筋了?当然洗过了。我的脑筋现在还没有洗够。在美国这样的社会里长大的人,必须洗一辈子脑筋,美国人民所受的欺骗比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更深。我受了更多的教育以后,我希望回到那个造纸厂,我要接近中国的劳动人民。我年轻的时候,住在匹兹堡附近,学到的是尊敬上帝,但是它高高在上。现在我认为上帝就是劳动人民,我要跟他们在一起,他们不会使人失望”。
    法国的经济学家彼特尔汉姆教授访华回国后,在巴黎做了一次讲演,他不仅强调中国生产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还指出,中国正在使每个人觉悟到他个人的活动是集体的创造性事业的一部分。他说,这就使日常生活的意义超过了个人的范围。他还说:“如果中国成功地建成一个工业化的社会,每个人所关心的不是消费,而是创造性的活动,那么,中国的革命会给所有国家都带来一个前景……,它比美国的生活方式所提供的前景更为丰富美好”。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的生活方式吧!中国的生活方式
    中国的生活方式不可能在一期通讯里就谈清楚,恐怕由一个人来谈也是谈不清的。因为中国的生活方式是集体化的。但是我刚刚写下这句话,马上又觉得似乎不太合适,因为中国也寻求个人在生产劳动和艺术的自我表达中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并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然而,这些个人活动不应该是为了个人名利,而应该是在这个以互助为基础的社会中“为人民服务”。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有几位日本记者对许多位中国人进行了个别采访,询问了他们的生活目的以后,这些记者问我,中国人说他们的生活目的不是为发财致富,也不是为完成什么事业而是“为人民服务”,他们这样说是出自真心吗?个人把集体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上是合乎情理的吗?
    我回答说,我认为在剥削已经消灭或正在逐渐消灭的社会里,是合乎情理的,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集体财富的不断增长已成为个人利益的最好保证。在一个没有剥削的社会里一切宗教所提倡的帮助他人的理想成了人之常情,因为,个人的福利只有靠集体福利才能得到巩固。
    这个星期,中国政府决定取消军队的各级军衔,恢复延安时代的样子,从总司令朱德到最下级的“小鬼”各级革命战士都穿一样的军服。他们仍将保留排长、连长、营长等等,但是都佩带同样的标志:即在软顶有护耳的帽子上装一个红色五角星,领子上佩带红旗式的领章。这是最近几年来实行的将军和校官每年有一个月下连队当兵制度的逻辑发展。缩小工资差距
    工资差距也正在逐渐拉平,办法是将较低的工资优先提高。要制定一个“合理的工资政策”,一方面能鼓励人们努力工作和提高技术,一方面又能避免造成领导人和工人之间的社会差距,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我回忆起二十年代末期在苏联,共产党员都鄙视财富,他们以领取固定的低工资为荣,但是这种情况没有持续下来。中国人看到苏联的工资差距那么悬殊,感到十分惊讶。他们说:“一定的差别是需要的,以鼓励人们的积极性和提高技术,但是绝不能让差距太悬殊,应该缩小差距。我们要提倡物质刺激以外的其他刺激办法”。
    现在实行的政策是逐渐提高低工资。当经济有剩余可以用于提高工资时,就制定一个总方针,根据这个总方针进行个别调整。例如,一年多以前曾提高过一次工资。某些一般的成就
    一位住在加利福尼亚的教友会的朋友来信说:某国会议员对他称,“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过中国毛泽东政权做过任何好事情”。任何识字的人对四分之一人类十五年以来的情况这样无知,是令人吃惊的。世世代代使人类遭受苦难的祸害是什么呢?不外是饥荒、疫疠、战争、文盲、犯罪等等。中国在克服这些祸害方面,已经取得巨大的进展,可能是史无前例的。
    一百年来,人们都熟知,中国是个庞大的、饥馑的文盲国家,经常有疫疠流行,水灾和内战连绵不断。而在十五年里,这一切都不见了。
    除开由华盛顿出钱出枪,从台湾派来人进行的一些小规模的骚扰以外,百年来第一次中国到处呈现着一片和平、有秩序的景象。百年来第一次,中国克服了霍乱、鼠疫、天花、伤寒等瘟疫的灾难,甚至基本上消灭了梅毒。只有西藏和一些小的少数民族地区,还没有彻底消灭梅毒。百年来第一次,不再由于农业歉收和水灾而发生饥荒,这种困难被互助的办法所克服。
    一年多前发生了这么一个惊人例子:河北南部的一大片山区遇到一次暴雨,一千毫米的雨水倾盆而下,水从山坡上冲下来,将水库、村庄、铁轨和桥梁冲走的冲走,冲毁的冲毁,使河北省和河南东部一带的田地、村庄、甚至于城镇都变成一片汪洋。在过去,这一大片地区就会被弃置几十年。而这一次,政府通过当地的公社动员了一切力量,将损失限制到最小的程度。几百万人立刻被疏散到邻近各县,在各县农民的家里住了一年。他们帮助当地农民干活以此作为对东道主的酬谢。最强壮的人留在原地,进行排水、修复道路和桥梁、重建村庄和重新播种等工作。第二年春天他们就把家眷接了回来,住进了新的房子。这时,地里又已长上了庄稼,我怀疑富有的美国遇到灾害能否对付得这么好?
    文盲在中国已经不是个大问题了。在年纪大的人中间还有文盲,但是,绝大多数三十岁以下的人好几年前就都学会了读书写字,然后又学习了各种专门技术,成了拖拉机手、电工、土壤化学工作者,选种工作者,他们构成了一个巨大的专门技术网,正在改造着中国的农村。
    犯罪当然不会在这一代就完全被消灭,然而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晚上在街上走,不必象在洛杉矶和纽约住宅区那样担心害怕。在公共汽车上、旅馆里、甚至于在大街上遗失的钱和东西一般都可以找到并原封不动地归还原主。在美国的城市里,犯罪案没有一地不是在急剧增加,而拥有六百多万人口的北京只有一个又小又老的监狱。我曾到这个监狱参观过一次,在这里走来走去的警卫,无人携带武器,犯人也不关在牢房里。这是中国在十五年多一点的时间内取得的社会成就点滴。美国国会议员中居然有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情况,这对美国和对全世界来说都是没有好处的。(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