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22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日电】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今天发表的一项声明说:
    自从六月十九日恢复了革命法治以来,革命委员会用事实开始了恢复秩序的过程,这使得我们国家终于能够走上重建和发展的道路。
    今天,革命委员会建立了党的执行书记处,从而开始了在建设国家和社会主义道路上的最重要的一个阶段。
    一个国家机器,即使它是牢固和稳定的,它单独地无法对付我国的发展和维护自己地位所提出的各项需要。
    国家必然需要有一支创造性和推动性的力量,以便引导、鼓舞和监督它。
    这种力量就是政治力量,就是党。党是充满活力的政治机器,它体现了人民的意志,表达人民的意志并保证人民的意志的具体实现。
    这个党能够保证革命的永远继续和有条件担当国家的最高向导,这个党能够把革命原则变成事实。
    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民族解放阵线一直是一个先锋党,由英勇的战士组成,这些战士甚至不惜牺牲生命为祖国的解放而战斗。民族解放阵线同人民群众密切联系,活生生地表达了人民群众的深切愿望,赢得了人民群众的完全信任:它成功地动员、引导了人民群众,并为他们指出了方向。它就是这样地把国家引向胜利。
    在独立后,我国人民以同样的信念、决心和热情,我们的战士以同样的牺牲精神准备好开始我们革命的第二阶段:重建国家和建设社会主义。
    但是一个贪婪权势的人企图把革命据为己有。他悍然中断了革命的继续,使解放斗争的英雄岁月蒙上了一层阴影。
    该是恢复先锋的党——革命的矛头——的时候了。
    先锋的党的性质不是一成不变的状态。它要求作持续的努力,不然就会堕落下去。它应该不停地领会,诞生和成长的一切的重大意义,以便从中吸取必需的政治教训。它应该仍然是一个有生气的机构,而不是变成一个僵化或夭折的机构。
    党应该在国家中占领先的地位,并确定作为建设基础的原则。
    应该由党来制定和指导政府在各个方面的政策: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党应该继续建设社会主义,同时向不发达状态作斗争,保证提高群众的生活水平,促进福利和社会公正。
    党应该通过动员群众,通过人民有效地参加实现国家的任务为国家作出可贵的帮助。
    另一方面,党应该致力于发扬公民精神和捍卫我们的道德。
    最后,党应该注意奉行严格的节约,首先在它自己的生活方面;不能允许过超越国家能力之上的生活。
    为了实现所有这些任务,党应该把那些过去把他们的生命贡献给祖国的解放,目前又把生命贡献给社会主义的阿尔及利亚的建设的真正的革命战士吸收到党内来。
    因此党应该包括那些久经考验的、来自人民的、曾同人民共患难,曾经历过解放斗争的艰苦岁月的战士们。
    这样,党就能保证革命将是永生的,不会走入歧途,国家将确信十一月一日的火炬和精神将完整地传给我们的正在成长的新的一代,党的青年组织将是培养他们的学校。
    纪律将会特别得到保证,因为责任将是有限制的,将更好地建立等级制度,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的原则终将得到尊重。
    七年半的斗争和三年的独立的经验教会了我们如何进行反对错误的概念、反对机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的斗争。
    在党内,党员们将终于有可能全面发展,自由地发表意见,进行客观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从而全心全意地参加国家和社会主义的建设。
    关于革命行动的成功所必不可少的群众团体,党应该注意发展和加强这些团体。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日电】科威特驻阿尔及利亚的第一任大使菲卡勒·萨巴赫今天上午向胡阿里·布迈丁总理递交国书。布迈丁总理在答复大使的讲话时说:
    “阿尔及利亚对它的阿拉伯主义和伊斯兰教的传统的忠诚是它的革命取得胜利的一个决定性因素。阿尔及利亚打算本着同样的忠实于它的阿拉伯人格和它的传统美德的精神,在自由合作、真诚的声援和相互尊重的范围内,同阿拉伯姐妹一起开辟自己的道路。
    “巴勒斯坦事业是我们首先关心的事。在这方面,阿尔及利亚在非洲和国际机构中没有停止努力来突出这一事业的真正面目,而既不具有宗教性质,又非种族性质,而是由帝国主义和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制造的一个具有殖民主义性质的问题,它还是被移植到阿拉伯世界内部的毒癌,完全就象在南非和南罗得西亚扶植起来的法西斯政权,以便使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瘫痪一样。
    “世界进步力量越来越认识到制造以色列的深刻理由和巴勒斯坦悲剧的真正因素,从中看到了殖民主义和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势力勾结起来反对阿拉伯各国,甚至当阿拉伯各国还处在外国统治下的时候。
    “然而,我们深信,历史将看到这一正义事业的胜利,正如它昨天看到阿尔及利亚在一百三十年的被占领之后取得胜利一样。
    “不论阿尔及利亚革命将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它将作出什么样的牺牲和它将遭到什么样的压力,阿尔及利亚革命将把它的全部物质和道义的力量交给巴勒斯坦人民使用。
    “它将尊重它的一切诺言和履行阿拉伯最高级会议对巴勒斯坦问题所作出的决议。
    “就和它将履行关于阿拉伯湾和被占领的南阿拉伯的决议一样,它向阿拉伯湾和被占领的南阿拉伯的英勇斗争致敬。
    “我们将全力支持这场斗争,这场斗争只能在团结和相互谅解的精神中协调所有阿拉伯人的努力的情况下取得胜利,这是加强阿拉伯的统一和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的必要条件。
    “仍然奉行不结盟政策和忠于自己的理想的阿尔及利亚,将不遗余力地支持拉丁美洲的进行反帝斗争的各个解放运动。”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十六日电】尼雷尔总统昨天说,任何事情也不曾动摇坦桑尼亚对于一个统一的东非的坚定信念。“东非不组织联邦是一个大耻辱。”“因此我重申,我们主张成立联邦。”
    “可是如果我们的邻国宁愿以共同市场和共同事务组织的形式进行较为松散方式的合作的话,我保证坦桑尼亚将全力合作来维持这些形式。”
    他是在东非共同事务组织达累斯萨拉姆区总部的奠基典礼上说这番话的。


    【美联社西贡十七日电】在这场奇怪的南越丛林战争中,美国人伤亡比例同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都不一样。
    据五角大楼说,在战斗中,每有一个美国人被打死,就有五个人受伤——这是任何美国战争中死伤人数比例最高的。
    实际上,比例可能比这还要高,因为按五角大楼目前的政策,伤员不是全部要公布。如果一个美国兵在越南只是受轻伤而且无须从这个国家撤走,那么他就有权决定是否通知他的最近的亲属,如果不通知他们,伤亡就不列入记录。
    这是一场使用尖桩陷阱、狙击和土造地雷的战争。这是一场受伤和残废比毙命要多的战争。大多数越南政府和美国的战斗行动都没有同越共发生冲突。但是,他们同样遭到伤亡,因为越共为他们设下了陷阱。
    一般说,这些陷阱并不是致命的。越共知道,所有的军队也知道,它在使敌人的士兵受伤比在使他毙命方面更有效。
    越共作战面对的是常规的敌人,他们配备具有巨大摧毁力的重炮、战斗轰炸机和其他武器。
    在过去的战争中,美国碰到的或多或少是打正规战的正规敌军,在他们冲锋、轰炸、围攻和防御中会造成预料得到的伤亡。这次战争就不同了。


    【路透社西贡十七日电】由于越共加紧对农村的控制,西贡有缺粮之势。
    越新社报道,财政和经济部长张泰存今天说,越共上月对交通线的袭击使运进首都的大米减少了一万吨。
    已经开始向西贡和被越共切断同外界联系的一些城市空运大米。
    从这里以南和以西盛产大米的省分把大米运到西贡现在主要是依靠庞大的帆船队,由海军炮艇和喷气战斗机加以保护。


    【本刊讯】印度《闪电》周报十七日一期报道了印度内阁内部的矛盾,摘要如下:
    “这是内阁,不是辛迪加!”
    “谢谢你提醒我。”
    这是财政部长克里希纳马查里和钢铁部长桑吉瓦·雷迪两人在一次内阁会议上的一段简短的插曲。
    但是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次事例。部长们彼此进行的攻击一天比一天更厉害。
    忽视自己的工作可是却去管别人的事!
    这个内阁是各种不同的分子的大杂烩,有许多部长都是绝然相对立的克里希纳马查里与粮食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桑吉瓦·雷迪与劳工部长桑吉瓦雅,帕蒂尔与国防部长恰范。
    此外,几乎没有任何部长对另一位部长没有怨言。有些人可能比别的人沉默寡言一些,但是你只要试探一下就能衡量出他们心中的情绪。他们甚至讲总理的坏话,更不用说他们的同僚了。
    更糟糕的事情是,大多数部长都对他们的职位感到不满意。他们的抱负和他们的工作成绩是有距离的,然而他们想去做别的工作,同时却忽视了自己的工作。部长职位分配不合理他们之中有些人现在毫无疑问是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至少说是穿着不舒服的衣服。
    以斯瓦兰·辛格为例。外交不是他在行的事。他可能完全可以负起像旁遮普这样一个邦的首席部长的责任,但是外交活动或者说筹划外交政策看来是他不愿意干的小事。
    然后以安置部长特雅吉为例。西孟加拉曾多次对他的政策提出意见,而他在德里仍旧像一个国大党委员会的领导人那样行事。
    总理不愿意改组内阁,因为他大概是怕稍为打开一点口子就会使水闸打开。(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本刊讯】印度《闪电》周报六月二十六日一期报道:
    据说阿图利亚·高希有一封尼赫鲁写的信,后者在信中“答应”让他在卡马拉季卸任后担任国大党主席。
    据信阿图利亚·高希已到处奔走,要求履行这一许诺。
    另一位参加竞选的候选人是莫拉尔吉·德赛。他和他的追随者们说,国大党主席应该是一个能够“有效地牵制政府的踌躇不定的政策”的人。莫拉尔吉说道:他在国大党工作委员会会议上一直都能“直率地”指出“政府的弊端”,如果由他当(党)组织的领导人,他将更加“直率”。
    事实上,莫拉尔吉已开始展开一个有计划的运动。
    潘迪特夫人可能再一次被提名为候选人。
    同时,现在正在为卡马拉季连选连任准备条件。


    【美联社新德里十九日电】一位权威人士星期一说,夏斯特里和铁托将探索不结盟国家设法使越南冲突结束的可能性。
    夏斯特里将在七月二十七日去南斯拉夫。
    这位人士说,在印南领袖看来,越南是使美苏“恢复正常情况”的关键。
    据说,这两位领袖还觉得,英联邦和平使团未能取得任何进展,因此“现在是不结盟国家试一试的时候了”。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十五日刊登一篇报道,标题是《人们担心军人和越南人的关系恶化》,摘要如下: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驻南越美军人数增加了两倍多——从一万八千人增加到五万五千人以上。
    西贡和岘港的美军特别多,他们充塞着那里的酒巴间、餐馆、夜总会和旅馆。
    在只有十三万五千人口的岘港,问题就很尖锐。岘港地区有一万六千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这是南越美国战斗部队最集中的地方。
    通过执行严格的纪律并限制同一时间内美军外出的人数,加之越南人实行了严格的监督,当局把发生事件的次数控制在最低限度。但是美国人和越南人之间的斗殴时有发生。发生摩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士兵和越南人为了酒巴女郎而争风吃醋。在这种竞争中,越南人总是输给花钱大方的美国人。
    岘港北面的古老的皇都顺化,在外国军队看来是南越最富有爆炸性的地点。顺化在历史上一直是排外的,而且还有大批易变的学生。由于这些缘故,美国人对顺化特别小心。
    美国驻军对当地经济的最耸人听闻的影响(虽然是最不可取的影响)是干酒巴女郎行当的人增加了。
    娼妓对西贡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但是过去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干这一行,她们也从来没有赚过这么多的钱。越南当局估计,西贡至少有六千名妓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