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20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法新社布加勒斯特十九日电】苏联和人民中国的高级代表团参加了今天在这里开幕的罗马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
    苏联代表团是由共产党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率领的,中国代表团是由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邓小平率领的。
    在开幕会议上,代表大会同意恢复党过去的名字共产党。人们知道,在战后它叫工人党。
    这样,这次代表大会就成为一九二一年共产党建党以来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它本来是工人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代表大会在为党的故第一书记乔治乌—德治默哀一分钟之后,听取了齐奥塞斯库关于五年前上次代表大会以来党的活动的报告。
    五十六国共产党的代表参加了这次代表大会。
    代表大会开幕时,邓小平的座位紧挨着东德党和国家领袖乌布利希。勃列日涅夫坐在高级来宾这一排的另一端。
    观察家们注意到,当宣读中国代表的名字时,勃列日涅夫热烈鼓掌,但是,在宣读苏联领导人的名字时,邓的热情的程度要差得多。
    【路透社布加勒斯特十八日电】(记者:布伊斯特)苏联派了一个阵容强大的代表团来参加罗马尼亚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
    但是,当以共产党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为首的俄国代表昨天进入布加勒斯特时,他们看到的只是罗马尼亚的国旗。没有挂集团领导人的画像,甚至没有挂列宁的画像。
    罗马尼亚在报道苏联和中国代表团到达的消息时保持严格的不偏不倚的态度。关于这两个代表团的消息在党报《火花报》上占了同样大小的篇幅,并且刊登了同样大小的照片。
    这次代表大会的所有公开会议将向报界开放,这同一九六○年的情况相反,当时记者不能参加一切会议。
    官员们说,这次代表大会将举行六天。
    【路透社布加勒斯特十八日电】人们认为,勃列日涅夫来参加这次会议表明,苏联对罗马尼亚的事态发展十分关注和感兴趣。
    罗马尼亚关于党代表大会以及将于今年年底举行的制宪会议的消息表明,几乎所有提到苏联的地方都被删去了。
    【合众国际社布加勒斯特十八日电】五十多个共产党代表团已到达这个披上节日盛装的首都,它们是来参加一次可能成为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的有意义的事件。
    耐人寻味的是,一部已起草的宪法甚至未提一九一七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并说明罗马尼亚希望同一切国家——不仅仅是共产党国家——建立友好关系。
    大约将有一千名重要的罗马尼亚共产党人聚集在现代化的代表大会堂里,听取党首脑建议今后五年内在国民生产毛值中提高百分之六十五。
    【美联社布加勒斯特十八日电】东德共产党领导人乌布利希和保加利亚共产党领导人托·日夫科夫星期日到达这里参加罗马尼亚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
    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两个争吵的共产党集团的代表——勃列日涅夫和邓小平——的身上。
    【南通社布加勒斯特十八日电】以中央委员会书记卡德尔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今天到达罗马尼亚首都,代表团是应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邀请到这里来参加罗党第四次代表大会的。
    【美联社华沙十八日电】由于星期天有消息说,哥穆尔卡的左右手克利什科将代表波兰到布加勒斯特参加罗马尼亚党代表大会,因此人们对高级共产党人哥穆尔卡的健康又产生了新的怀疑。
    波兰电台是在克利什科已经离开后才宣布这个代表团的消息的。
    波兰人士对哥穆尔卡的病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是风湿病,有的说是血液循环不正常和高血压。


    【路透社莫斯科十八日电】(记者:伊凡斯)某些观察家认为,柯西金在昨天的讲话中表明,克里姆林宫可能准备同美国讨论裁军和其它的问题。
    有人认为,苏美两国对于扩大莫斯科禁试条约感兴趣,如果能够找到办法来解决对于发现地下核试验所必要的就地视察这个棘手的问题的话。
    莫斯科有人猜测,哈里曼这次访问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搜集关于越南危机的情报。
    美国和北越都需要只能互相搜集到的情报,而且苏联政府可能已经同意作为这种情报的交换所。
    美国政府想了解,它对北越的轰炸对于河内继续支持南越的越共叛乱分子的决心是否有任何影响。
    【法新社莫斯科十八日电】哈里曼今天对美国记者说,他到莫斯科来不是为了同苏联政府进行“谈判”。
    他是到达这里以来在这里的红场对美国电视记者进行第二次谈话时说这番话的。当记者问到关于美国有消息说,他曾向柯西金建议根据老挝中立化的方针使南越中立化这个问题时,这位美国大使说,“我不对其他人的猜测发表评论”。同时,美国人士证实说,哈里曼和苏联总理柯西金之间将在下周柯西金从里加回来后进行第二次会谈。
    【本刊讯】英《星期日泰晤士报》十八日刊登了斯蒂文斯星期六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哈里曼日程上的具体问题之一是阻止扩散核武器
    ——可能通过扩大两年前他协助谈判的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办法。据信在哈里曼星期四同柯西金进行三小时的会谈时,讨论了这一问题。
    除此而外,这两位国务活动家还探讨了整个苏美关系的全貌。
    哈里曼的一个目的是设法争取苏联支持就越南问题进行某种形式的谈判。
    他觉得,俄国人清楚地知道,中国准备、甚至渴望把越南战争进行到只剩下最后一个越南人。他认为,俄国人不仅渴望避免同美国发生严重麻烦,而且渴望改善关系,这可能为采取某种新态度或主动行动提供基础。
    哈里曼还认为,克里姆林宫新领导人在同北京进行接触方面屡次受到了粗暴的拒绝,他们已经像赫鲁晓夫那样确信:要同中国达成协议是不可能的。


    【本刊讯】美《华盛顿明星晚报》十四日刊载记者格韦茨曼的一篇报道,标题是《俄国暗示要软化对美国的态度》。摘要如下:
    苏联出人意料地同意重新召开日内瓦裁军会议。这使人们认为,苏联可能想软化它的反美政策。
    苏联同意重开谈判使这里大多数官员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曾经认为,只要美国继续轰炸北越,苏联就想避免同美国官员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谈判。
    然而,有迹象表明,莫斯科可能考虑要使美苏关系热起来。
    一部分原因是,苏联对共产党中国的和解政策遭到彻底失败。
    有许多迹象表明,莫斯科在二月认为它可以同北京达成一项协议来停止公开论战,并且在美国袭击北越的情况下造成共产党团结的景象。
    但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事实上,北京从来没有停止过攻击“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分子”。
    在过去五个月内,约翰逊一直试图不让同苏联的关系因为越南战争而恶化。
    即使苏联在建立防空基地并且答应向河内提供其他形式的援助,美国也从来没有把它的政治枪炮像对准北京那样来对准莫斯科。
    美国官员说,如果俄国人的确想要改善关系,那么,他们现在在哈里曼在莫斯科度假期间就有一个极好的机会。
    至于裁军谈判,预料美国的苏联官员选择重开谈判的日期不会迟于七月二十七日。


    【本刊讯】香港《星岛日报》十九日发表题为《苏联的外交立场》的社论。
    社论说,“基本上苏联对越南的所谓‘强硬路线’,只不过是空口说白话,实际苏联的路线一点也不强硬。现阶段苏联对美国的态度,是外刚内柔,对中共的态度则是外柔内刚。苏联对越南所采的政策甚为复杂。一方面苏联要表明‘反帝’立场,维持其‘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地位;另一方面苏联又要倡导‘和平共处’,推行其修正主义路线。……一方面苏联挖中共的墙脚,企图拆散中共的四国轴心;另一方面苏联还要对中共作团结状,推卸分裂责任。在这些矛盾重重的微妙的政策目标之下,苏联唯一可以采取的立场就是目前的立场,口头强硬反美,实际毫无行动;有时发出恫吓之声,并且假装忧虑美苏冲突的可能性,实际美苏两国心心相印,心照不宣,根本没有发生大冲突的倾向。”
    “目前哈里曼与柯西金的秘谈,诚然是很重要,……美苏双方大概都想造成外界一种印象,让外界以为美苏之间有紧张,有危机,有误会,因此需要高级人员商谈,而哈柯二人即是商谈这些问题。事实上他们这次秘谈,应是在双方已有很深默契的情况下进行的,而所谈的主题,恐怕并不是美苏危机或越局前途,而是美苏在下一阶段如何配合对付中共的问题。美苏默契愈深,则苏联领袖们表面上攻击美国愈烈。如果单凭口号观察苏联政策,则难免上当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