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19日参考消息 第3版

    【美联社布加勒斯特十七日电】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共产党代表团星期六都陆续到达这里来参加将于星期一在布加勒斯特共和国宫开幕的罗马尼亚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
    勃列日涅夫率领其中央委员会一些成员从莫斯科飞来,成员中包括安德罗波夫。
    罗通社报道,在巴尼亚萨机场欢迎勃列日涅夫的有基伏·斯托伊卡、毛雷尔、齐奥塞斯库为首的罗党政领导人和其他官员。
    阵容强大的东欧领导人预料晚些时候来,这使观察家认为,一个高级会议就要开始。罗马尼亚人士说,乌布利希和日夫科夫都将参加这次代表大会。
    这么多杰出的领导人的会晤将提供一个就国际问题、特别是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意识形态论战进行会谈的好机会。
    到达的其他人如下:
    博胡斯拉夫·拉什托维奇卡(捷克斯洛伐克)、黎德寿(北越)、金光侠(北朝鲜)。
    阿曼多·科苏塔(意共)、意大利无产阶级团结社会党的代表是文琴佐·安萨内利和帮埃利奥·乔瓦尼尼。
    罔正芳(日本)、以及其他来自瑞典、瑞士、突尼斯、乌拉圭和阿根廷的代表。
    大会将讨论罗马尼亚新宪法草案和新的党章,这两个文件都强调罗马尼亚在东欧阵营内部经济和政治独立。
    根据宪法,这个国家将从“人民共和国”升为“社会主义共和国”,迄今称为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将正式采用“共产党”的名称。
    【美联社布加勒斯特十七日电】苏共首脑勃列日涅夫和中共总书记邓小平星期六到达这里。
    他们两人都受到罗马尼亚党政最高集团成员盛大欢迎。
    勃列日涅夫和代表团星期六上午乘飞机从莫斯科来到这里,受到罗马尼亚主席基伏·斯托伊卡,总理毛雷尔和党的首脑齐奥塞斯库的欢迎。
    同一批官员出来欢迎了后来乘飞机到达的中国人。


    【法新社伦敦十六日电】一位通常可靠人士今天在这里说,哈里曼向柯西金表示,如果通过谈判解决越南问题的话,美国将作出的最大的让步是它将考虑“老挝式的解决”。
    这样的解决办法将包括整个越南中立化和建立一个“民族团结”联合政府。
    这位人士说,但是哈里曼同柯西金谈话时明确表示,在建立巩固的和平以前,美国决不考虑从南越撤退武装部队的问题。
    哈里曼重申美国政府关于“无条件和平谈判”的建议,但仍然要求停止“北越侵略”作为先决条件。
    【法新社莫斯科十六日电】哈里曼同记者谈话后参加了在美国大使的官邸为到这里来参加电影节的美国电影演员举行的一个招待会。哈里曼今晚将同六千名观众一起在克里姆林宫大会堂看“战争与和平”这部电影。
    【路透社莫斯科十六日电】消息灵通人士今天在这里说,哈里曼下周初将再同柯西金会谈。
    一位美国发言人不愿正式证实哈里曼将再同柯西金会谈,但是他说,这是“可能的”。
    【路透社莫斯科十六日电】哈里曼到莫斯科的使命今晚仍保持秘密,人们认为,保密本身就是一个迹象,表明正在讨论某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双方都没有作什么事情使人对会谈抱乐观态度,但此间仍然猜测,会议的结果可能出现新的重大事态发展。
    这位美国使节显然认为,在莫斯科比原定计划多停留些时间是值得的。
    第一次宣布的是,他作五天访问,于本周末结束,而且除莫斯科外他还访问其他城市。
    但是他今天对记者说,他不能到莫斯科以外的地方去旅行了,这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他在苏联首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容许他稍事休息。
    他说,他准备下周末离开莫斯科。
    【本刊讯】英《每日邮报》十六日刊登了莫费特星期四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报道说:
    哈里曼和柯西金之间今天进行的会谈引起了在东西方关系中出现大踏步的进展的希望。
    哈里曼今晚同在华盛顿的约翰逊总统进行了联系,他后来宣布,他将在莫斯科多呆五天。
    柯西金正在同克里姆林宫其它十二名主席团成员进行磋商。
    会谈后,美国大使馆的官员不再提哈里曼到这里来是进行某种游客旅行的神话了。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六日电】(记者:阿克塞尔班克)哈里曼今天说,越南危机不能由美国和苏联来解决。他说,这是应该由北越和南越人民自己解决的事情。
    他在红场上举行的一个户外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们说,“正如约翰逊总统所说的,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但是我们必须始终伸出手来。我们和俄国人必须准备进行谈判并且准备解决我们的分歧”。
    然后他又说:“解决越南问题不是我们和苏联人之间的事情。这是南越和北越之间的事情”。
    哈里曼对记者们说:“迄今为止,北越人表现出不愿意接受约翰逊总统提出的无条件讨论的建议”。
    他说,南越的战斗同北朝鲜一九五○年侵入南朝鲜是相似的。
    哈里曼说:“美国和俄国对于维护和平负有最大的责任,因为我们是核强国。我们不仅要为我们自己而且要为全世界承担这个责任”。
    他说:“误解是很容易产生的,要是不作出一切努力来达成谅解并且逐个地解决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那是太危险了”。
    哈里曼又说,莫斯科和华盛顿必须准备互相阐明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美国和俄国“已经解决了难题和其它一些争执的问题——像奥地利条约。我认为,我们能够找到解决德国问题和其它问题的途径”。
    【美联社莫斯科十六日电】哈里曼星期五明白地暗示,他到莫斯科的秘密使命是打算防止苏联误会美国在越南的立场是要扩大在那里的战争。
    哈里曼是在人们得悉他准备同苏联总理柯西金进行第二次谈话以后在红场同记者谈话时这样说的。
    此间和华盛顿都有迹象表明,美国在作出重大努力以打破越南僵局。哈里曼在美国广播公司为电视拍摄的同记者的谈话中强调说,华盛顿和莫斯科需要了解对方在干什么。
    哈里曼是在约翰逊政府考虑大大增加在越南承担的军事义务的时候到来的。
    哈里曼说,“我们必须谨慎地澄清我们的立场以便他们(俄国人)了解我们的立场,我们也了解他们的。”
    哈里曼说,前总理赫鲁晓夫和现总理柯西金“都不愿卷入核战争。”
    【美联社莫斯科十六日电】星期五获悉,美国无任所大使哈里曼初步预定下星期初再次会见柯西金。
    进一步会见的可能性加强了这里的猜测,即:哈里曼从华盛顿带来了某些关于越南问题的新倡议。亚洲人士早些时候说过,克里姆林宫期望着这一点。
    美国为了打破在越南问题上的僵局似乎正在这里作出重大的努力,同时有迹象表明,哈里曼在再次同柯西金会见之前已经对俄国人说了些什么事情要求他们考虑
    ——甚至可能要求他们同河内进行协商。
    苏联一直公开拒绝同这样的谈判发生关系,它说,应该由河内和华盛顿进行谈判。至少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国的压力。
    这里消息灵通的观察家们说,这并没有排除苏联进行秘密活动来减少逐步扩大成核战争的危险。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七日电】哈里曼在加强美苏关系的又一行动中今天同农业部长马茨凯维奇讨论了三小时的农业问题。
    西方观察家说,哈里曼在星期四同柯西金总理举行了三小时的会谈之后在今天举行的这次会晤对重新开始苏美交谈以改善关系是一个好的征兆。
    【美联社莫斯科十七日电】美国无任所大使哈里曼在暂时同苏联总理柯西金停止会谈期间于星期六同苏联农业部长马茨凯维奇进行了会谈。
    消息灵通人士星期五说,同柯西金进行的会谈是要减少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发生误会的危险。
    柯西金星期五到了拉脱维亚的首府里加。
    与此同时,哈里曼忙于同各经济专业的苏联高级官员会晤。
    美国大使馆的一位发言人说,哈里曼说他同马茨凯维奇的三小时的会晤是“长时间的亲切的会谈”。
    哈里曼说,他在星期六收到了苏联自一九五九年以来的农业发展梗概,特别是在西伯利亚的生荒地和苏联中亚细亚农业发展的情况。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六日报道说:出席日美贸易经济联席委员会的日本通商产业大臣三本,在去美国前曾访问巴黎、莫斯科,十四日他向本报记者谈了法、苏、美三国首脑对越南问题的态度和看法。
    三木说,戴高乐总统对越南的纷争有非常冷静、客观、严峻的看法。戴高乐认为现在阶段没有解决越南问题的有效办法,只有等待时期的到来。
    三木说,苏联首相柯西金脑海中所想的全是不能有战争。和平共处路线绝对不能动摇。
    三木说柯西金参观日本的展览会时对他说:希望从日本多多进口成套设备让苏联人民穿上更好的衣服。好象苏联对安定国内民生非常努力。三本说从这一点来看,不能想象苏联希望扩大越南战争。在越南纷争中最为难的是苏联的领导人。稍一不谨慎,就不能不叫人说成美国的走狗,处境最困难。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七日电】今晚柯西金在自从同哈里曼会谈以来第一次发表的公开讲话中警告美国说,在越南“扩大侵略”将遭到俄国的“反击”。柯西金说,美国在越南实行的“危险”政策“使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可能性减少了。”
    柯西金没有说,他指的是什么样的“反击”。
    柯西金的语调平淡,没有表情,他在公共体育场讲话时宣布:
    “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正在给予越南人为反击侵略所必须的一切援助。”
    柯西金要求遵守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
    他说,“只有这才能构成解决越南问题的基础。”
    柯西金是在纪念苏联在波罗的海三个国家——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
    ——夺得政权二十五周年时在里加这样讲的。
    他和继他之后讲话的人都尖锐谴责美国国会所作的“被奴役国家”决议,说这是“干涉其他国家内政”。
    【路透社莫斯科十七日电】苏斯洛夫在维尔纽斯(立陶宛的首都)的集会上讲话时谈到了在南越的“肮脏战争”和对北越的“野蛮空袭”。
    柯西金和勃列日涅夫在上周末讲话中都没有直接谈到越南。米高扬今天在(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的讲话中也没有提到越南问题。
    此间一些观察家把这个不平常的克制态度和哈里曼目前在莫斯科的秘密使命联系起来。
    苏斯洛夫在特别激烈的一段讲话中攻击“美帝国主义统治者”为举行每年一度的“被奴役国家”周以及想“重新奴役”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而进行的“卑鄙的蛊惑宣传”。


    【美联社维也纳十六日电】星期五有人援引保加利亚总理兼共产党首脑托·日夫科夫的话说,“今年四月反对他的政权的未遂的政变阴谋是由亲华分子——思想原始的人搞的”。
    他说,“一批脱离了人民,党和军队的阴谋分子策划了这次阴谋。如果不是因为其中有一名阴谋分子自杀和另一名企图逃跑的话,整个事件将会像一个不重要的插曲那样过去”。
    日夫科夫是在对本星期一陪同外长克赖斯基到保加利亚来进行访问的奥地利记者谈话时说这番话的。奥地利新闻社发表了他的讲话,这家通讯社的主编休赫尔是日夫科夫与之谈话的人之一。
    记者问这些阴谋分子想达到什么目的,日夫科夫援引了保加利亚的一句古话说:“他们想要一根挨揍的棍子”。
    他说,“他们是亲华分子,是一些思想原始的人”,他又说,这些阴谋分子在考虑“结成不同的集团”。
    日夫科夫提到保加利亚同苏联的联系时强调指出:“我同苏联共生死。这不仅是我自己个人的信念,这是绝大多数人和党的信念”。
    他提到保加利亚同其它巴尔干国家的关系时说,同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的关系“良好”,同希腊和土耳其的关系“正常”,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不怎么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