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17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共同社东京十五日电】社会党十五日就日美经济委员会会议的联合公报发表成田书记长谈话,内容如下:
    日美经济委员会会议是完全片面地按照美国的意图举行的,对日本来说,只是背上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第一,美国要求日本对亚洲战略实行合作,日本方面整个儿地接受了这个要求。这是走向美、日、韩、台北四国结成亚洲反共军事同盟的一步。
    第二,作为美国开发东南亚的帮手,日本已经保证把它的援助费用增加到国民收入的百分之一。这从目前的财政状况来看,是增加负担。
    第三,日美经济委员会会议的经过,表明自由民主党政府没有能力维护日本国民的利益。它在日美安全条约体系的范围内从开头就采取没出息的从属于美国的外交姿态。
    第四,我们党向国民呼吁:展开反对侵略越南、阻止批准日韩条约、打开经济危机的斗争,打倒不代表国民的利益的佐藤自由民主党内阁的必要性已经增大了!
    【共同社东京十五日电】特派记者西崎华盛顿十四日电:
    这次日美经济会议的很大的特点是,第一,腊斯克国务卿在十三日会议上指出日本的防御努力是不够的,并且表示强烈反对给予共产党国家以条件优厚的贷款。美国方面从深刻地观察以越南为中心的国际形势的观点出发,宁可撇开日美间的悬而未决问题,也强烈地要求日本从大局出发,协助美国的世界政策。
    第二个特点是,日美双方都反映出世界经济形势的严重性,就两国悬而未决问题,空前明确地表明了各自的国家利益,坦率地进行了讨论。
    在越南问题上,美方加以详尽地说明,要求日方谅解,但是,考虑到日本的微妙的国民感情,没有特别提出具体要求。
    关于两国间的问题,双方非常坦率地进行了讨论,但是,反映出两国利益矛盾的尖锐性,有时也出现了激烈争论的场面。美国没有改变它坚决要最大限度地保卫美国国内厂商的利益的态度。


    【美新处伦敦十五日电】首相今天在下院说:
    我可敬的朋友,年金和国民保险部政务次官(戴维斯)昨天从河内回来。如诸位议员所知道的,我可敬的朋友没有能见到北越的任何部长,也没有能得到任何保证,说英联邦使团将在河内受到接待。尽管如此,他的五天逗留期间,他向祖国战线和外交部的官员——他同他们进行了长时期的谈话——反复说明了女王陛下政府和英联邦使团的看法。我毫不怀疑地认为,我可敬的朋友以他那惯常的流利口才和百折不挠的态度所阐述的论点将被转达给北越的领导人。我可敬的朋友在阐明他主张接待英联邦使团的论点时,不得不同他的北越听话人方面明显的信念进行辩驳。这种信念是,他们胜利的希望就在眼前了,所以他们放弃战场而走向会议桌是不值得的。在这样一种气氛下,他不能带回任何令人鼓舞的消息是并不奇怪的,但是使我感到极为高兴的是,这些主张和平和谈判的论点——这不仅是我们的论点,而且是英联邦和世界大部分人的论点——终于第一次向把自己的首都人为地孤立起来的北越人作了充分的忠实的阐明。这些论点可能没有立即产生看得见的效果,但是我认为,随着时间的过去会加强这些论点,人们将普遍地认识到我认为是不言自明的情况:越南问题仅仅用军事手段是解决不了的。一俟这种情况发生,一俟北越人准备接待英联邦使团,或一俟他们准备方便重新召集日内瓦会议,那么我认为,我们将走上政治解决的道路,而只有政治道路才能使战事结束。我认为,我可敬的朋友已在不小的程度上促进了使有关各方能坐到一张桌子周围来就这样一项解决办法达成协议的日子早点到来。


    【美新处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十五日电】美国星期四收到了它的「水手四号」探索器发回的第一张火星行星的特写照片,使天文学历史中的最有意义的试验之一达到了成功的高峰。
    这张有历史意义的照片可望呈现火星的一道名叫福地的异乎寻常地光亮的沙漠。
    从现在到七月二十五日,仍然可望得到「水手四号」从北到南在火星的四千英里上空掠过时很有希望已拍摄下来了的大约二十张其他的照片。
    随后的照片可望透露火星上据一些科学家说可能是植物的黑暗地区。
    这些照片拍摄的距离太远,不能表明火星上现在是否有生命存在或是过去是否存在,但是它们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火星上是布满了线条还是运河。
    这张照片花了八个半小时多一点才传到地球。
    完全收到全套二十张照片将需要十天。


    【共同社东京十五日电】本社华盛顿十五日电:本社这次派了五位记者去采访日美经济委员会会议。他们十四日座谈了这次会议的成就和会议上的一些插曲。
    A:一宣读冗长的讨论资料,委员们就都困起来了。美国委员很会打瞌睡,一板正经地坐着的姿势不变,可是,日本委员一打瞌睡,就前仰后合,马上叫人看出他睡着了。
    C:但是,第二天讨论两国间的问题的时候,非常活跃,根本顾不上打瞌睡。
    A:这次最大的社交性质的活动是约翰逊总统举行的午餐会。由于联合国大使史蒂文森突然死去,午餐会似乎成了追悼会。椎名在致唁词的时候,把史蒂文森错说成了洛奇,也没有更正。美方的参加者都感到惊讶,想不到椎名竟会说错。


    【美新处日内瓦十四日电】美国一位裁军谈判代表警告说,世界必须立即找出办法防止核武器落入靠不住的人手里。
    廷伯累克大使说,「除非各国现在就采取一些具体的步骤」来制止原子武器的扩散,否则「一、两年内将极少可能对核俱乐部的成员进行任何限制。」
    他说,共产党中国继续进行的试验可能使各国采取行动来制止核武器扩散的时间缩短。


    【法新社巴黎十四日电】法《震旦报》在评论约翰逊总统就越南问题的新近演说时强调指出:「美国正在准备同意作出一切必要的牺牲来反抗共产党在越南的侵略。但是,这种军事努力的目的,既不是要征服北越,也不是要打击中国,而仅仅是恢复和平」。
    该报最后说:「不了解世界处于核威胁下的不稳定平衡中的现实情况,便将遭到无可补救的损失。现在,是中国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了。」


    【合众国际社伦敦十五日电】威尔逊的使者在同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谈话时说,河内共产党人被他们在战场上取得的成功以及他们所“幻想的胜利而陶醉了”。
    他说,他希望有一次“最友好的重返(河内)之行”。
    【美联社伦敦十五日电】戴维斯在他向威尔逊提出的报告中的某一处说,北越祖国战线的领导人告诉他:
    “我们准备在必要时打上三十年。
    “是的,我们宁可依靠老虎肉和竹笋过日子,不愿冒丧失我们正在建设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风险。”
    这一切以及他所获悉的其他事情都使戴维斯在最后结论中对威尔逊说:争取解决的斗争将始终是长期的、艰巨的、费力的。


    【本刊讯】香港《工商日报》五月二十七日刊载一篇题为《美救伤车服务腐败》的报道,摘载如下:
    韦特赫夫人于本年一月三日,在公路上被汽车碰倒在地,受了重伤。这个七十岁的老妇,等待救伤车来载她到医院去。两家竞争的殡仪馆的救伤车抵达,两个司机争夺这个不醒人事的女人,把她的身体用来作拔河的绳(医生们后来说她的脊骨断了)。他们为争生意而打起来,把韦特赫夫人抛在一旁。
    几天后,在佛罗里达,一个因撞车受伤的男子晕倒在公路上,一辆救伤车立即到达,司机看看伤者的朋友,要求先付二十五元,才肯把伤者送往医院。
    这反映美国人忽视了救伤车是医务工作队一部分的事。
    美国外科学会及国家交通安全委员,最近完成了关于各城市的救伤车服务的调查。初步的资料揭露:(一)填写了调查表的九百个大小城市中,只有二○四个有管理救伤车的条例。(二)只有一百七十四个城市,规定救伤车须具备照顾疾病及受伤者的最低限度的配备。(三)只有一百六十二个城市,规定救伤车除司机外,须有一个侍应员。多数的侍应员只有过些少的训练。
    有些城市,很难找得到救伤车。
    一个困难问题特别多的地区是曼哈顿的上西区,因为它有许多贫民区,生病率高出于纽约市的平均之上。
    纽约的著名的哥林比亚长老会医疗中心,是这地区的最大的医院,它时常都拒绝负担救伤车的服务。
    多年来,这个地区的救伤车服务,只由一间规模较小的天主教会主办的嘉布利尼修女医院负责。去年,这医院患穷,无法筹款,结果关门。这地区只剩得哥林比亚长老会医院是志愿团体开设的医院,它仍不设救伤车。
    根据调查,只有百分之五十四的城市,置有标准的救伤车。调查报告揭露百分之四十六的城市,没有适当的救伤车,只靠普通的警察车。


    【本刊讯】四月十六日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登载一条医学消息,题为《通过头颈进入大脑》,摘要如下:
    躺在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医院里的二十岁的这位面包师,由于大脑底部长了一个肿瘤而处于濒死状态。日益长大的肿瘤越来越挤压住向大脑供应血液的主要血管之一基底动脉,同时,他头部的八根主要神经已经被压挤得毫无用处。病人讲话已经不清楚;他吃的东西不多,还要吐掉大部分;他看到的东西是重叠的,他的右边身体已经瘫痪,他患了一阵一阵地无法控制的痉挛发作,会无缘无故发出笑声。
    大胆的脑外科医生一直在探测和越来越深地切入人头的内部,但是这位病人长肿瘤的地方脑子底部实际上还没有受到过侵犯。神经、动脉和其它解剖学上的重要部分都集中地挤在鼻子和嘴后面的那块小小的中央禁地。这些重要的机制非常复杂,它们曾经向一代又一代的神经外科医生提出挑战,因此这位年轻病人似乎已命中注定没有希望了。
    后来他的情况被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中心的神经外科系注意到了。象曾经诊治过这个病人的许多神经外科医生一样,乔治·斯蒂文森大夫也受到过那个看来无法攻克的头骨底部的挑战。他在研究猴子脑部的时候,学会了怎样在双筒外科显微镜的帮助下使刀子通过脑子底部的解剖学上的迷宫的办法,他也做过在基底动脉放上止血带的手术。
    他和他的大学里的神经外科同事们在三十三具尸体上试过这种手术的一部分。他们发现,虽然神经、血管和其它软结构很难切开,但是最糟糕的障碍物是一块重要的而人们不大知道的骨头斜坡,它稳稳地居于脊椎的顶上,形成头颅的支轴。通过斜坡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它的上面切开一个窗户。要使这点成为可能,就必须设计和制造许多特别的器具。
    外科医生们必须随便地进入病人的头颈部分,因此他们就在他的喉咙上开个洞插进一根管子,后来也是用这根管子给他上麻药的。他们把他的上下颚紧紧夹住,把他的头放在一个框架中保持住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先是向后十五度,再向左二十度。他们从他耳朵下面开始向下切开到喉咙以下。
    医生们由于一路上要遇到那些非常重要的部件,经过三小时才到达那里。他们不得不折断最上面一段椎骨,然后才使隐居在里面的斜坡暴露出来。他们用空气钻在这块骨头的斜坡状的正面开了一个一英寸长二英寸宽的窗户。这就使肿瘤完全暴露出来。
    肿瘤的一部分很软,可以用抽吸法吸走,但是一部分必须切除。外科医生们在一点一点切除的同时,可以看到基底动脉逐渐地张开来,他们可以理解到对病人神经的起瘫痪作用的压力已经减除。斜坡上的窗户是用病人自己身上切下的肌肉封起来的,然后就开始把他的各种细嫩的结构放回原处的工作。全部手术用了十一小时。
    病人在手术后整整一个星期都被沙袋夹住不能动,以加速创口的愈合。一星期后,他右边身体的神经和肌肉已经在改进,不到一个月,他的右臂已经完全能够使用。上星期他已回去上班。《时代》周刊原图说明:(1)头骨,(2)大脑,(3)脑桥,(4)肿瘤,(5)髓,(6)椎骨,(7)脊髓,(8)把管子插入喉咙,(9)切开,(10)拿掉的椎骨,(11)斜坡上切开的窗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