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15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日电】(记者:夏皮罗)本月当大约六十个共产党的领导人在七月十九日开幕的罗马尼亚党代表大会上会见“兄弟代表”的时候,俄国和红色中国将在布加勒斯特又一次互相对立。
    预料苏共首脑勃列日涅夫将率领莫斯科代表团出席自从苏共二十二大以来最大的一次共产党领导人的集会。
    一九六○年举行的上一次罗党代表大会的引人注目之点是中苏冲突头一次公开化了。
    据消息灵通人士说,这次不会再出现这种激烈斗争的场面,因为东道主罗马尼亚人已让他们的客人们知道,他们希望避免公开论战。
    【新华社柏林十三日电】德通社十三日报道,应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的邀请,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第一书记乌布利希将率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去罗马尼亚参加罗马尼亚工人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代表团共由五人组成,团员是: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外长奥托·文策尔,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中央国际联络部长彼得·弗洛林,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副总理亚历山大·阿布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驻罗马尼亚大使莫尔特。


    【本刊讯】美《华盛顿明星晚报》九日刊载克拉夫特的一篇报道,题为《哈里曼获得出使莫斯科的重要任务》。摘要如下:
    约翰逊总统作出了许多人士认为是几个月来最有利的国际局势发展的一个行动。他派出哈里曼去莫斯科了解情况和提出问题。在技术上,哈里曼的访问是非正式的。但是他在离开华盛顿前,同俄国大使多勃雷宁进行了深入的会谈。他表明,他能会见苏联最高级人士才会到苏联去。他得到保证,可能举行这种会谈。因此,他将作出美国同接替赫鲁晓夫的苏联领导在政治一级上的第一次接触。
    这件事本身就很重要。在几乎所有国家里,特别在苏联,政治领导人瞧不起外交官。很自然,要讨论认真的事务时,政治人物希望彼此直接打交道,而不愿同外交中间人打交道。在这方面,很有意义的是,一九六三年禁试条约是同哈里曼谈妥的,而不是同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谈妥的。
    此外,哈里曼在苏美关系中据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作为罗斯福总统在战时派驻莫斯科的大使,哈里曼是合作时代的象征。俄国人不可能简单地把他撇在一边。
    最后,哈里曼的使命特别重要,因为他是在发生两个微妙地联系而都充满着潜在危险的捉摸不定情况时出使的。
    一个捉摸不定的情况是,苏联对亚洲的战争究竟抱什么态度。
    另一个甚至更为重要的未知数是苏联领导问题。人们普遍认为,自从赫鲁晓夫下台后,一直在进行争夺领导权的斗争。虽然局势是极其变化无常的,但是已经出现一个产生分歧的问题,以及暂时的两派阵容。
    产生分歧的问题是这样一个老问题,苏联究竟应当集中力量于消费品和轻工业,还是由于它的安全受到的威胁,必须集中力量于主要供军事用途的重工业。柯西金和党书记处第二号人物波德戈尔内据信是轻工业的一派。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和党理论家苏斯洛夫看来是重工业的一派。
    最近像朱可夫元帅那样的军事英雄重新露面,看来是重工业派抬头的一个迹象,最近波德戈尔内不在公众中露面,人们认为这是这种情况的又一迹象。
    当然,这些问题主要是政治性的。正是由于哈里曼是一个政治人物,所以哈里曼对这些问题特别了解。因此,他的访问可以提供一个工具把在亚洲的无意义的军事对峙转移到有可能取得解决办法的政治轨道上来。
    【本刊讯】英《每日邮报》十三日发表莫菲特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文章说:
    随着约翰逊总统的巡回大使哈里曼的到达,一种关于越南问题的冷静行事的主动行动正在这里进行着。
    虽然哈里曼的访问被说成是“私人的”,但是至少一位西方大使认为,这在召开一次越南会议的行动中是一个重大的进展。在哈里曼抵达几小时之内,西方的和铁幕的外交官员都认为,某种重大事情正在酝酿中。
    【法新社莫斯科十三日电】美国巡回大使哈里曼今晚说,他期望在他这次在莫斯科停留期间将会见一些苏联领导人。
    这位美国外交家强调说,在离开华盛顿之前,他同苏联大使多勃雷宁举行了会谈,他向苏联大使扼要地谈了他访问莫斯科的计划。


    【德新社斯德哥尔摩十三日电】瑞典两家大报今天报道在莫斯科盛传的谣言:苏联领导人的另一次更换即将发生。
    《每日新闻报》说,米高扬将由于年老而辞职,党书记勃列日涅夫(他只是暂时担任他目前的职务)将恢复原来的主席职务。
    柯西金将仍然就任政府首脑的职务。
    最可能继承勃列日涅夫的党书记职务的人是谢列平。
    预料在更换的同时不会发生什么困难。然而人们认为,在幕后正进行激烈的争权斗争。
    【美联社纽约八日电】(新闻分析员:瑞安)苏联共产党人之间出现紧张关系的种种迹象表明,克里姆林的官场可能又要来一次新的抢椅子的游戏了。
    有这样一些迹象:
    ——共产党领导看来已经决定推迟党代表大会。
    ——政府和共产党的四位高级领导人已经有五、六个星期没有在重要的官方会议上露面了。
    ——这些人的缺席也可能同今年早些时候赫鲁晓夫手下另外两个被保护人的倒台有关。这可能意味着强大的势力已经进行一个坚决的运动,要使党的领导摆脱掉在赫鲁晓夫的扶植下爬上来的那些“乌克兰派”和经济改革派。
    查清楚这四位不露面的领导人的姓名之后使这样一种说法得到支持:“乌克兰派”遭到麻烦。也许勃列日涅夫本人的领导地位也将成问题。
    这四位不露面的人是:波德戈尔内、谢列斯特、沃罗诺夫(赫鲁晓夫使他成为苏联最大的州俄罗斯共和国的总理和党的最高的主席团的成员)和杰米契夫(他是赫鲁晓夫的精明的年青人之一。一九六一年以来一直担任党书记,他是化学和轻工业局的主席)。
    今春,季托夫(一个乌克兰人)被撤掉最高书记处的职务调到哈萨克斯坦担任第二书记。另外一个失去了书记职务的人是波利雅科夫,他是赫鲁晓夫的农业专家。这似乎反映出仍在继续进行根除赫鲁晓夫时代的残余和搞掉“乌克兰派”的工作。由于赫鲁晓夫一度独揽乌克兰党的大权,因此他手下的人就都交了好运。目前党的首脑勃列日涅夫就是其中之一。
    推迟党代表大会的明显的决定可能是由于高级领导的不安情绪和普遍的用耍手腕的办法争夺有利地位和同盟者的现象引起的。
    最近一直在显示政治力量的苏联军方官员最终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本刊讯】法《震旦报》九日发表一篇文章说:
    前苏联驻法国大使谢尔盖·维诺格拉多夫消失了。
    苏联党和国家更重要得多的另外一些人物,也许不久将步维诺格拉多夫失宠的后尘。政府领袖柯西金和被赫鲁晓夫扶上台的四个乌克兰人正在面临着以党的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为首的“改良主义者”的越来越强烈的攻击。这些受到矛头所指的人,除了柯西金以外还有:
    波德戈尔内、谢列斯特、沃罗诺夫、杰米契夫。
    人们在最近可能会看到在苏联发生骚乱,并且不会从中得到会使人安心的任何东西。


    【共同社莫斯科九日电】(记者:西崎哲夫)日本通商产业相三木武夫星期五同柯西金讨论了越南危机。据报道,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谈得很深入,但他们讨论的详细情况没有透露。
    三木武夫后来对记者说,这个问题具有极端微妙的性质,他不能透露他和柯西金讨论的东西。他说,回国后他将把同柯西金会谈的结果详细告诉佐藤荣作首相。
    他说,在同柯西金会谈时,他得到的印象是:克里姆林宫将贯彻和平共处政策。
    【共同社华盛顿十二日电】(记者:西崎)目前举行的日美内阁部长会议上主要议题之一——越南危机正以适宜的速度进行。
    两国的意见没有什么特别的分歧,美国也没有批评日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共同社华盛顿十二日电】腊斯克星期一对日本出席美日部长级贸易和经济事务联合委员会的日本代表说,美国计划继续进行它在越南的军事活动。
    日本外相在回答中说,日本人民强烈希望和平解决越南战争。但是他说,应当尽可能充分地求得合理的解决,而不是象撤出美国军队那种没有原则的解决。
    日本通商产业相三木然后详细说明了他在最近访问巴黎和莫斯科期间同戴高乐和柯西金会谈的情况。他说戴高乐认为越南停火的时机还不成熟。他还说柯西金认为,俄国目前无法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任何行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