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15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日本《中央公论》六月号刊登了北海道大学政治学教授永井阳之助写的题为《美国的战争观和毛泽东的挑战》的文章,摘要如下:前言
    人,希冀秩序和安定,追求和平。但是,不能把“赢得和平”这个目标和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方法混为一谈。方法是多种多样的。现在,大致区分一下,并存着三种根本不同的国际秩序观。第一种是美国的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观,它把调和的市民的法律秩序直接地推广到国际关系中去。第二种是欧洲式的依靠“实力平衡”来维持国际秩序。这种国际秩序观,就是英国的传统外交,现在以戴高乐为代表。第三种,一般地说,是那些要打破现状的势力所持有的国际政治观。它在本质上以动乱形态(状况型)为特点。当代,它的最根本的表现,恐怕是根据毛泽东的持久革命论而实行的革命的领导。这种国际政治观认为,只有在反帝反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的极限中,才能赢得“和平”。这种状况型,是国内革命斗争的经验向国际社会的推广。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想说明在战后的冷战史中,这三种影象是怎样接触,冲突,修正,又逐渐向“制度型”(实力平衡型)收敛的,在这个进程中弄清楚现代战争的性质。
    (本刊按:第一、二章略)第三章毛泽东战略的挑战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毛泽东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现在的美中对立,打个比方说,就象是象棋和围棋之战,可以令人想到竞赛规则根本不同的棋手在争输赢。美国想在东南亚地区制造一种均势,遏制中国统治力量南下,赢得时间,缩小中国在军事、经济和政治上的优越性同它周围地区的脆弱性之间的差距。美国正企图用向常规战争(有限战争)逐步升级的压力,强迫中国遵循它的竞赛规则。而中国,则要进行这样的作战,即把在一切方面都处于不利状况下的美国束缚在游击战的规律里,让全世界都来嘲笑这只“纸老虎”。
    不管怎样看,都不妨说,行使缺乏政治基础的实力是多么地空虚,这一点已经最清楚地表现了出来。当然,由于越南所具有的战略重要性,美国也是“明知如此,欲罢不能”。
    总而言之,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在一切方面都是同美国传统的战争观和战略观相对立的,这样说大概是不错的。
    ……毛泽东锐敏地辩证地洞察到政治就是不断克服纷争的过程。毛泽东具有比列宁更彻底的“动乱形态”。他说:“战争就是政治,战争本身就是政治性质的行动……因此可以说,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论持久战》)因此,消灭战争的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成了一种严酷的力学性质的认识。
    外交、军事专家基辛格发出了绝望的哀号:“一想到中国到一九七五年也许会拥有同苏联一九六○年时相等的核攻击力量,不禁令人毛骨悚然。因为许多相互抑止的概念是不能适用于那些根本不考虑忽视人命问题的国家的。”
    的确,毛泽东在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会议上谈到过核战争问题,他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亿,一定还要多。”
    但是,上述讲话是同毛泽东的反‘“唯武器论”有关的,需要考虑它的政治意义。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采取“是人类消灭核武器,而不是核武器消灭人类”的态度,而指导中国采取这种态度的是反对“唯武器论”的思想。毛泽东早在一九三八年写的《论持久战》一文中就已经用了“唯武器论”这个词。他说:“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在出现原子弹的新情况下,毛泽东在一九四五年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原子弹能不能解决战争?不能。原子弹不能使日本投降。只有原子弹而没有人民的斗争,原子弹是空的。”(下转第三版)(上接第一版)
    这种反“唯武器论”,才从根本上否定了美国的“效率”万能的工学性质的战争观。这些讲话恐怕是中国领导人和戴高乐一样尖锐地看透了下述情况以后发表的。这种情况就是:核武器是最“不能使用的武器”,热核战争的恐怖和威胁是把许多国家的人民赶入美苏核保护伞之下,加强美苏合作主宰世界的统治制度的意识形态基础。麦克纳马拉之流的合理的抑止理论的前提是,任何一个决策者都不敢冒杀死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八十的居民的危险这种合理性。但是“可以死掉二、三亿人口”的说法,就把麦克纳马拉的前提本身否定得一干二净。这样,对中国施加的核恫吓的压力,就不能不丧失了它的神通。
    针对美苏把全人类当作“人质”的核抑止政策,想要以全体被压迫人民的抵抗来消灭核武器的毛泽东的想法,将会是随着中国具备核战力而朝着全面禁止核武器的方向施加没有商量余地的压力。
    作为弱者对抗强者的战斗手段,游击战是最好的、最难对付的战斗方法。如果没有人民群众的合作,没有政治的支持,没有高昂的士气和忠诚,没有明确的战争目的,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一个能够自给粮食的原始的农村社会的基础,游击战是打不赢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游击战是后进地区人民群众防御性质的抵抗运动的典型战斗方式。它的特色是,可以切合战机地灵活机动地分散和集中兵力,运用间接逼近战术。英国的军事专家利特尔·哈特在他的名著《战略》一书中,根据他对于据说是对自希腊以来的历史转折起过影响的三十次重大战争(包括二百八十次战斗)进行分析的结果,得出结论说,除了六次战争以外,所有的胜利都是通过避免主力的正面进攻而实行“间接的迂回的逼近”取得的。他还把孙武子作为古今最优秀的战略家提出来,引用了孙武子的许多名言。毛泽东是一位精通孙武子等的中国自古传下来的战略战术的精华的大战略家。他在抗日战争初期撰写的有名的《论持久战》、《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书,已经成为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上许多军事研究家所必读的经典著作。
    持久战的方法,恐怕是革命势力对抗维持现代势力时最有效的方法。“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但是,不能忽视游击战方式不人道的一面。因为游击战使人们天天处于不安和恐怖的心理恐慌状态。因为这是一种没有战斗员和非战斗员的区别,把全体居民都作为“人质”的作战。世界战略和“中间地带”论毛泽东把他从中国革命战争的体验中创造出来的认识方法原原本本地推广到了当代世界。……以重要的根据地为中心,以游击战为武器,逐步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不是下象棋的思想,而是下围棋的思想。毛泽东本人也曾经举围棋为例,说明这种包围作战。他透彻地说明了第二次大战当时的世界战略,他说:“如果把世界性的围棋也算在内,那就还有第三种敌我包围,这就是侵略阵线与和平阵线的关系。敌以前者来包围中、苏、法、捷等国,我以后者反包围德、日、意。”
    把构成这样的中心的“巩固而有自给能力的基地”的补给线连结起来,把逐步地布置在各个地方的、乍看起来似乎没有关系的“棋子”一个一个地用起来,连结起来,最后包围城市的革命战略,推广到现代的国际状况中去的时候,就产生了毛泽东的“中间地带”论。
    毛泽东的认识和实践的特点,就在于排斥教条,学习经验并把它总结成为简洁的原理,作为行动的指南,深入群众并为群众所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革命的科学”,不是教条。毛泽东在透彻地看清“美帝国主义”的弱点在哪里的基础上,建立了“中间地带”的世界战略。这就是冲击那些政治不稳定、存在扎根于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上的反动政权的后进地区(旧殖民地)、民族、阶级、种族的种种纷争和对立(矛盾)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薄弱部分,使它从内部崩溃,“以乱取之”(孙武子语)。
    因此,美国看来似乎包围着中苏集团,实际上不一定不是被反“包围”。例如,在东南亚地区,如果美国根据“多米诺骨牌论”,以“共产势力的侵略”的教条规定状况,仅仅以“反共”的理由给予反动政权军事经济的援助,结果就将如中国所说的,美国就成了“帝国主义”。毛泽东英明地、冷静地、锐敏地计算到,美国将上这个圈套,将刺激各个地区的人民群众的反美感情,并且被孤立起来。结束语
    只要按照麦克纳马拉的逻辑行事,美国将丧失在(中国)周围每一个地区依靠常规兵力进行的选择,并且从那里退却,向美中全面战争逐步升级的可能性就将随着增大,日本本土被选择来作为打核战争的主要战场的可能性,不管愿意不愿意,将会增大。
    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应当谦虚地多多学习,在知识分子相互之间就民族的生存问题开始认真的讨论。
    (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美联社西贡十五日电】美国军方发言人说,一支强大的越共部队星期四清晨袭击了西贡以北三十五英里左右的一支政府军,三小时后,激战显然还在进行中。
    据信,这次进攻发生在边葛以北的一个地区里的十三号公路一带,在那里,强大的越共部队经常使政府军遭到惨重失败。
    发言人说,星期四的进攻是由大约一营越共军队在清晨四时发动的。
    【合众国际社西贡十五日电】美国军方发言人不愿意透露(遭到袭击的)越南政府军的规模。
    这位发言人没有说正准备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这支受包围的部队。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四日电】约翰逊总统今天再次坚持说,美国在越南“将不会夹起尾巴逃跑而不去承担自己的责任。”总统说,前面“将会出现一些黑暗的日子”,他又说:“我们并不指望会有平坦的道路,而且你可以完全有把握地说,这条道路将是不短的。”
    但是总统在白宫玫瑰花园向农村电力合作协会的董事会说,“我们的确打算,最终结果将是出现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约翰逊公开指出在越南局势上今后将出现黯淡的日子,这已经是接连第二天了。
    约翰逊今天再次谈到美国打算遵守它在东南亚的义务,他说,不管他可能会惹起人们提出什么样的批评,他将行使自己的职责。
    约翰逊说:“在关系到我们国家的荣誉的地方,党派关系就停止了……我们爱好和平。我们不憎恨任何人……但是我们将不会夹起尾巴逃跑而不去承担自己的责任。”
    【美新处华盛顿十三日电】洛奇星期二说,共产党北越派军队到南越去从而改变了越南斗争的性质。
    洛奇星期二晚上在白宫同约翰逊总统会谈。
    洛奇对记者说,以前,南越越共是真正的侵略者,虽然他们得到北越的供应和受到北越的指挥。
    他说,然而,现在,北越的军队实际上已进入南越,从而使斗争具有不同性质。
    【法新社华盛顿十三日电】已被任命为驻南越大使的洛奇今天同约翰逊总统举行长时间的会谈,讨论越南局势。


    【合众国际社拉瓦尔品第十三日电】外交部长布托今天以极其激动的语调对国民议会说,巴基斯坦将继续支持亚非团结。
    布托提高嗓音说,亚非会议“将要举行,一定要举行,而且真主希望它成功”。
    布托在他所作的外交政策讲话中,企图为巴基斯坦在亚非事务中所起的作用辩护。他说,巴基斯坦不仅能在亚非国家之间,而且也能在世界其他地区之间为促进谅解发挥积极作用。关于英国的批评,布托说,巴基斯坦奉行既同马来西亚,也同印度尼西亚友好的政策,由于这两个国家都有人数众多的穆斯林,巴基斯坦在这两国中有永久的利益。
    英国首相威尔逊,对巴基斯坦在最近伦敦召开的英联邦会议上拒绝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道保证给马来西亚提供军事援助一事表示失望。
    在回答西方提出的共产党中国原本会控制最后流产的亚非会议的说法时,布托说,“这是一项我要竭力驳斥的指责。”
    这位外交部长说,亚非国家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必须把政治放在经济的前面,以便“结束帝国主义的剥削”。
    布托说,巴基斯坦现在正在经济自足方面取得巨大的进展,巴基斯坦必须寻求同其他亚非国家合作,原因就在这里。
    布托说,第二次亚非会议将为巴基斯坦提供一个联合国不再能够提供的讲坛,以便抒发它在同印度就克什米尔问题产生的分歧中的不满。
    【美联社拉瓦尔品第十三日电】布托在国民议会外交政策辩论一开始时谈到他所谓的“西方批评”现在推迟的阿尔及尔亚非会议之事。他说,这些国家担心阿尔及尔会议将“被共产党中国控制而用来作为促进其自己的目的的讲坛。”
    布托说,“亚非地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为任何形式的帝国主义控制,不论它是西方的还是共产党中国的。”
    他还说,如果说共产党中国是试图利用阿尔及尔会议来达到它自己的目的,“我们本来会拒绝予以合作”。
    他还说,西方国家不用对会议的举行感到担心,因为“亚非团结将导致更大的——全世界的——团结”。
    【路透社拉瓦尔品第十三日电】据这里今晚说,巴基斯坦政府对世界银行财团决定把讨论对巴基斯坦的援助问题推迟到九月举行一事表示意外和不满。
    外交部长布托早些时候宣布了美国的通知,这在今晚在这里举行的国民议会会议上引起激烈的反应,当时会议在继续辩论外交政策。
    一些反对党议员发言,批评政府使美国同巴基斯坦疏远。
    但是,总的来说,在国民议会会议上发言的人充分支持政府现在奉行的同各国友好和进一步密切同中国与俄国的关系的外交政策。


    【新华社卡拉奇十二日电】《巴基斯坦时报》昨天刊登一封读者来信说,“毫无疑问,美国的一些秘密组织正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国家的一些主要城市中进行活动。”
    这封署名为达卡的阿·拉赫曼的来信在谈到巴基斯坦的美国顾问时说,“假如你费心去检查一下他们的技能和经验的话,你就会发现除了少数人以外,其余的顾问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呆在这里。”来信还说,“他们不是严格遵守自己的职权范围,而是愈来愈多地逾越他们的正常职务的范围。他们对有关部门的行政事务施加相当大的影响。”
    它说,“大部分顾问频繁地前往香港和加尔各答,据称是去检查身体。”
    它说,抱着批判的态度总的研究一下这些所谓的顾问的作用并监视他们的活动是可取的。应当尽最大的努力不让美国顾问干涉行政事务。美国顾问经常到国外去的目的也应彻底加以调查。


    【共同社东京十三日电】据日本方面权威人士说,美国当前主要目的是确保在越南的军事优势,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能在雨季维持现状,就设法反攻,在雨季结束时,实行追击,造成有利的军事平衡状态,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谋求政治解决。
    另一方面,显而易见,北越和越共也想造成对自己有利的军事形势。在当地占主要地位的看法是,只要双方不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胜负,就不会具体出现政治解决的形势。
    综合华盛顿的消息,料想在秋天以后将会出现和平解决越南问题的形势。美国打算在这期间加强军事作战,特别强调要采取强硬的态度。
    【新华社东京十三日电】据《朝日新闻》驻西贡记者十二日报道,美国在雨季结束前,有可能向南越一共派遣军队十二万五千人。
    消息说,雨季结束后,即使南越“政府军”和美军转入反攻,但,从越南战争的力量对比来看,它们想急于在南越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美国轰炸北越对减弱越共的战斗力,也没有收到多大效果。因此,有一部分人认为,美国最后还是要把战争扩大到中国本土的。
    事实上,美国轰炸北越的目标,越来越伸展到河内以北。十二日,北京抗议美国军用飞机侵入了云南省上空。


    【中央社华盛顿十三日专电】当越南的战斗在军事前线和政治前线每天迅速变化时,约翰逊总统十三日有关“增加美国的反应”以及作“新的和重大的决定”的许诺含有重大新意义。
    在白宫听约翰逊发表谈话的两百多美国记者和外国记者感觉到,这些谈话并不仅是他四天前谈话的重述。
    虽说无人愿意大胆猜测预期的“重大决定”可能为何,目前在华盛顿谈论的几个题目之一为:在国内,政府需要作的最重大决定为:是否走向韩战式地面战的方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