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6月2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本刊讯】印度尼西亚中文报纸《忠诚报》五月八日刊登一篇评苏片《我漫步在莫斯科》的文章,题目是:《呵!可悲!可怜!》,摘要如下:
    假如不是自己亲眼目睹,简直难令人相信,苏联电影已堕落到何种程度!
    《我漫步在莫斯科》,好美丽的电影片名,但内容呢?毫无一点生活味道,毫无一丝思想内容,难怪许多人看了,都摇头苦笑不已。
    影片叙述一位西伯利亚的青年木工到莫斯科度假,竟然冒充作家,在莫斯科街道上,同一些临时结交的“朋友”胡闹,甚至找女孩子逢场作戏,结果闹了不少“笑话”……
    影片“内容”就是如此简单,既无完整的故事,又没有明晰的情节;说得不客气一点,简直是杂乱无章、乌黑一团,别说什么“主题”啦,“思想”啦,就是连最起码的戏味也嗅不到!真不敢想像这就是当代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电影艺术”?!
    影片自始至终都是胡闹——无意义的、无聊的、甚至是低级趣味的胡闹。最槽糕的是,影片充满虚伪、空虚、轻浮的气息。片中的苏联青年竟像美国的阿飞一样,无所事事,把婚姻爱情当儿戏,以吹牛欺骗为能事,一味追求玩乐、虚荣。如果这就是苏联青年的缩影,那人们不得不为苏联的青年悲哀!如果这就是莫斯科周围的实况,那人们不得不为苏联的前途担心!
    就是音乐吧,也是软绵绵的靡靡之音;假如把所有苏联字母以美国字母代替,而宣布这是美国出品的,相信没有一个观众会感到怀疑。
    苏联电影原来是有很高的水平的,人们对苏联影片也还寄以一定的期望。因此,希望《我漫步在莫斯科》一片不是苏联电影的“代表”作!万一不幸这影片竟是苏联电影艺术的代表作的话,那我们要诚恳的奉劝苏联朋友:那种电影艺术要不得呀!朋友!长此下去,别说你们的电影艺术比不上印尼影片,甚至也会比不上美国好莱坞影片呢!
    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在戏院放映《我漫步在莫斯科》前,曾放映了我国国家影片厂摄制的《庆祝第一次亚非会议十周年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无论就内容、摄影艺术还是音乐来说,都比《我漫步在莫斯科》一片要好得多。甚至可以说,要好上百倍!
    呵!可悲!可怜!《我漫步在莫斯科》。


    【本刊讯】印度尼西亚中文报纸《忠诚报》五月十三日刊登一篇评苏联影片《三加二》的文章,题目是:《呜乎!可悲!可叹!》,摘要如下:
    就题而论,已是足够使人感到十分惊讶。可不是吗?三加二等于五,这是我们的任何一个小学生都能不加思索,随口答对的算术题。可是,苏联电影周(从五月二日到九日雅加达举行了一次苏联电影周,共演出八部片子,《三加二》和《我漫步在莫斯科》是其中的两部——本刊注)里的其中一部影片却偏说“三加二等于四”!在我的想象中,这或许是因目前科学的昌明已达到了“仙境”,利用电子或什么极“妙”的科学仪器计算出来的答案吧?!或者……?无论如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影片,最少是有相当程度的教育意义的,我原是这样自信的。因此,我就怀着好奇和满腹疑团去看这部影片。
    然而,事实毕竟是太令人失望了!这部影片不但毫无一丝的思想内容,而且连一点生活、斗争的气息都嗅不到。整部戏里贯串着的尽是些享受、庸俗、充满低级趣味的所谓“西方恋爱方式”和胡闹、无聊的浪漫情调。更令人愤慨的是,它还沾污了红军的高贵品质和光辉的形象。
    故事发生在景色怡人的海滨。三个男人——兽医、物理学家和运动员,到海滨共同度假。当然,编导者也明了一些人的心里,仅是男人是乏味的。于是,派来两个美丽的女“红军”。这两个女“红军”每逢假期是一定到这里的。他们先是为争夺“阵地”展开舌战,到后来竟恋爱起来。
    在编导者安排下,他们终日所过的生活就只有吃喝玩乐,游水嬉戏,此外,便是描写他们怎样挖尽心机,安设“妙计”来使对方落入情网。为了使它更“精采”,更“扣人心弦”,编导者还不惜花费“一番心血”,模仿了好莱坞电影制片家的手法,扭转了艺术为人民和革命服务的方向盘,大演起肉麻的暴露色相来。其中之一的女“红军”,为使对方垂情,假装晒坏皮肤,而兽医也就乘机假称是高明的外科医生。于是乎,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镜头:女“红军”在仅由毛巾盖住其娇躯而半裸体的情况下,给兽医诊查。看着他在这很棘手的情况下,竟束手无策,又想毛手毛脚的窘态,女“红军”不但没有一丝羞意,还娇媚地发出会心的微笑呢!她心里甜丝丝的,因为“妙计”成功!这实是令人作呕!在反法西斯和卫国战争中,曾经洒鲜血、抛头颅的光荣的红军,保卫了伟大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强国的红军,竟被这影片糟踏了!红军们的高尚品质和英雄的形象被它沾污了!这实在是对伟大的苏联人民和军队的莫大污辱!另一个女“红军”又如何呢!单就她身穿的游泳衣就已够使人“触目心惊”了。她借口到市镇上去买菜的“好机会”和“运动员”进行幽会。这个女“红军”所表现出来的作风、气派,和好莱坞影片中的“肉弹艳星”是半斤八两,毫不逊色。难怪许多人看了都摇头惊叹!这和美帝影片有什么两样呢!
    正当印度尼西亚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文化渗透的斗争日益高涨,印度尼西亚人民正在隆重纪念抵制美帝影片一周年的时刻,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第一强国却给印度尼西亚人民带来这类影片,这实在是太可悲叹的事了!
    我们没有必要论及它的摄影技术和演员们的演技,因为就算是摄影技术已达“登峰造极”的地步,演员们的演技已够“炉火纯青”,但是,如果它所反映出来的尽是些荒唐、胡闹、低级趣味、毫无思想内容的东西,那还有什么用处呢?岂不是更会麻痹人民的斗争意志,给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革命斗争的人民注射麻醉剂?
    如果硬要说这部影片的好处的话,那就是:它成为我们的反面教员,它教育了我们,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里,如果丧失了革命的警惕性,忽视了要始终坚持“政治挂帅”的重要性,没有做到思想永远无产阶级革命化,那么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潮将会乘机“复辟”。这影片不就是一个雄辩的铁证么?!
    广大的印度尼西亚人民和青年学生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人如果幻图利用“电影”这个革命工具来麻醉人民,那么,我们倒愿意再次奉劝提醒他们,立即停止这类活动吧!否则,你们的命运绝不会比美帝影片在印度尼西亚惨遭的命运更好!


    【本刊讯】苏联《文学报》五月九日刊登了康斯坦丁·西蒙诺夫的题为《骄傲而冷酷的真实》的文章,摘要如下:
    也许我还从来没有像今天参观军事摄影记者作品展览会时这样尽力地——集中地、一下子从头至尾地回忆过战争。在四年的伟大卫国战争中拍摄的数百幅优秀照片,仿佛囊括了整个战争,并把它压缩到两个不大的展览厅中。战争用它那严酷的眼神从展览厅的墙上注视着我们,使我们想起过去的失败、胜利、悲痛、英雄事迹、士兵们在四年中没有间断的无比艰难而紧张的劳动。
    这不是历史展览会,而很像是各种各样具有震撼人心力量的回忆性诗选——有可怕的、壮丽的、悲痛的和美妙的,——它们各有不同,但又彼此不可分割。
    我不是给这个展览会写评论,而只是说说它是怎样震撼了我的内心。这些作品不只是用高度的技巧摄成的,而且还具有真正的未加粉饰的,因而是骄傲的真实的伟大力量。
    尽管从这个展览会墙壁上向我们注视的许许多多照片是那样的残酷、紧张甚至悲惨,整个展览会洋溢着胜利的气息。由于这个胜利的得来是那样困难,由于通向胜利的道路是充满那么多鲜血,那样布满荆棘和那样漫长——就更使人感到胜利的伟大。


    【塔斯社莫斯科五月三十一日电】铁托同夫人将于今年六月下半月访问苏联。
    南斯拉夫总统是应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苏联部长会议和苏共中央主席团的邀请将赴苏联进行正式访问的。
    【美联社贝尔格莱德五月三十一日电】(南斯拉夫)政府星期一在这里宣布,南总统铁托将在今年六月下半月正式访问苏联。
    据此间认为,这次访问将在铁托正式访问捷克斯洛伐克和东德以后进行。
    此间外交观察家认为,这次访问苏联的目的,在于获得有关克里姆林宫新领导的政策的第一手情报。这将是赫鲁晓夫下台以来铁托同苏联领导人的第一次会晤。敖德萨“隆重欢送”南舰队
    【塔斯社敖德萨五月二十七日电】敖德萨今天隆重地欢送了在苏联进行了十天友好访问后即行回国的南斯拉夫舰队。
    苏联海军在悬挂着南斯拉夫、苏联和乌克兰国旗的码头上列队欢送。市劳动人民的代表们前来欢送南斯拉夫朋友。市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拉扎尔·扎亚尔内伊拉乌克兰共产党市委第一书记尼古拉·涅伊兹维斯特内伊都来到了这里。少先队员和小学生们登上了“海鸥号”并向军官和水兵们献了鲜花。
    南斯拉夫亚得里亚海舰队司令、海军中将留波·特鲁塔,黑海舰队司令、海军上将谢拉菲姆·丘尔辛,敖德萨军区司令阿马扎斯特·巴巴扎年上将检阅了仪仗队。奏起了南斯拉夫和苏联的国歌。舰队的旗舰“海鸥号”在进行曲声中徐徐驶离码头。黑海水兵高呼“乌拉!”为自己的战友送行。
    南斯拉夫亚得里亚海舰队司令、海军中将留波·特鲁塔临行前在“海鸥号”上接见了一批苏联记者并向他们发表了谈话。


    【塔斯社布拉格五月三十一日电】据捷通社报道,应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的邀请,以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第一书记、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泽登巴尔为首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将在六月下半月抵达捷克斯洛伐克作正式访问。


    【塔斯社莫斯科五月三十一日电】以中央书记波诺马廖夫为首的苏共代表团返回这里,代表团是应法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邀请去法国访问的。


    【塔斯社巴黎五月三十一日电】以苏共中央书记鲍里斯·波诺马廖夫为首的苏联共产党代表团应法国共产党中央的邀请,于五月十九日到三十一日在法国进行了访问。
    代表团在巴黎逗留了几天,参观了这个国家的一些城市和居民点,了解了劳动人民的生活情况和法共及其积极分子的活动。
    五月二十九日,苏共代表团在法共中央委员会同法国共产党领导机构的代表们进行了会见。法共总书记瓦德克·罗歇,政治局委员乔治·马歇、雅克·杜克洛、乔治·弗里希曼和党的其他领导人参加了交换意见,交谈是在非常友好和完全相互谅解的气氛中进行的。
    据苏共代表团访问法国的公报指出,代表团同法共的许多积极分子、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代表的会见和交谈,进一步加强了苏联共产党和法国共产党之间现存的友谊和团结的关系。公报接着说,他们确认,在维护和平与和平共处政策、支持正在为自己的民族独立而斗争的各国人民、两党无条件地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英勇斗争、一切民主力量和爱好和平的力量为了维护劳动人民的利益而团结和结成联盟的意义以及反对帝国主义、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等当代一切基本问题上,两党的观点是深刻一致的。
    已经举行了的意见交换证实,在必须保证世界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本着一九五七年和一九六○年共产党人国际会议精神的一致这个问题上,两党是完全一致的。着重指出,由苏共第二十次和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制定的苏共政治路线以及由法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共政治路线是正确的。
    会晤、意见交换、对苏联的热烈好感促进了更好的相互了解,对法国和苏联人民的友谊有利。他们重申,最近,苏联和法国的接近符合法国人民和苏联人民的愿望。苏联和法国之周经济、外交和文化关系的发展,可以有助于它们进一步的接近,以利于两国人民和欧洲和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