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2日参考消息 第2版

    【合众国际社西贡一日电】越共游击队今天潜入南越某省会,用手榴弹和小型武器进行猛烈的袭击。
    这些渗入者把广信省省会三岐美军顾问院子打得弹孔累累,并向那里的一个县府扔了手榴弹。
    美军发言人说,在黎明前不久进行的这次袭击中美国人未受伤。二、三十名渗入者在撤走前使政府军受到轻微伤亡。
    这次袭击是今天上午对广信省和广义省进行的四次袭击中的一次。
    在其中一次袭击中,游击队在广义市西南山巴村歼灭一排(约三十名)民团。
    共产党人今晨对岘港以南约二十八英里越安村和山美村各为一连(一百人)的地方部队发动两次短时间进攻。
    在平定省建美村附近,昨天一连地方部队在渡河时遭到袭击。朝鲜部队赶往救援。
    这些朝鲜部队曾同进攻一支守卫建美的民团的共产党部队交火三个小时,受到轻微伤亡。
    前往救援的地方部队在附近的一条穿入丛林的小溪旁同撤退的共产党人相遇。
    在接着发生的战斗中,这支援军纵队遭到惨重伤亡。


    【路透社西贡十一月二十六日电】在驻南越的美军陆战队中目前正疟疾盛行。美军司令官已下令采取紧急有效措施制止这一来势凶猛的病症。
    根据消息灵通人士说,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军人传染了这种医药无效的病症,这些军人都是驻扎在疟蚊滋生的高地上的。
    美国目前已派出疟疾专家研究这一日益严重的问题,美国驻南越的陆军总部已发出指示命令立即进行控制疟疾病的计划。
    驻南越美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的指示说,他已经关切地注意这种情况。
    他说:“必需不能低估这种情况的严重性。疟疾造成的死伤同战场上的伤亡一样能摧毁美军的作战力量。”
    西贡人士说,最近七个星期中,这种特殊的无药可治的疟疾病的病例有激剧增加。他们说,上个月中据说有五百多宗病例,预料本月份数字将更高。
    一大批已传染这种病症的军人已由飞机运到菲律宾、日本甚至美国进行长期的治疗。
    【中央社高雄十一月十八日电】高雄市渔会今天从高雄渔业电台通知,现正在南部一带作业的台湾渔船,要它们如非必需,不要在越南的岘港停靠,船员们更不要上岸,因该地鼠疫流行,预防传染。高雄市渔会希望渔船更不要在岘港采购补给。
    台湾渔管处说,“岘港因鼠疫流行,已被越南政府宣布为疫区的船只,均应依照规定,严格实施检疫”。


    【美联社新德里十一月二十日电】印度领导人本周末开始让他们的人民作好思想准备,以应付可能是近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的局面。
    高级官员们在新德里透露,即将出现的缺粮情况可能比原来预料的要严重得多,而本年全面的预算状况充其量只会“保持原状”。
    首都各报二十日上午在头版大标题中宣布了这个令人忧郁的消息。
    “情况可能变得更坏”和“各部都将削减预算开支”。
    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种新的估计上,即以后的几个月内,所有重要粮食的亏空数可能要比粮食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两周前预计的三百万吨大一倍。
    据报告,至少有两个邦处在接近饥馑的状况,而最使人不安的是,据说一些地区的农民正在出卖他们的牲畜,因为他们缺乏养活它们的饲料。
    一场严重的旱灾把印度西部和中部的许多地区的庄稼毁掉了,但总的情况如何还要等到印度南部现在已经成熟的庄稼收割完毕以后才能知道。
    尽管情况显然十分严重,然而夏斯特里政府却很难使各邦政府确信它们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粮食配给制度在许多地区遭到了反对。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十一月十三日发表一篇社论,题目是《一场大规模战争》,摘要如下:
    印度人正全神贯注于对巴基斯坦的战争。但是印度次大陆上的决定性战争是对匮乏的战争。
    为了应付这种日益加剧的粮食缺乏现象,美国在过去五年中对印度总出口量增加了一倍,现在印度得到的小麦占美国小麦总产量的五分之一。
    如果目前的情况继续下去的话,一九七○年印度生产的粮食不足之数将等于美国到一九七○——一九七一年度时的小麦收获量的一半。这种趋向再发展下去,到一九七六年这个不足之数将等于(美国小麦)全部收获量。
    印度所面临粮荒如此严重,以致于不得不因此而牺牲其它的种种考虑。农业现在将不得不在奇缺的外汇中占更大的比例。


    【印新处新德里十一月二十九日电】计划委员会委员拉奥博士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新德里说,苏联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援助将占突出的地位,在某些方面甚至将远远超过印度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得到的援助。
    拉奥是在印苏文化协会的主办下谈“印苏经济合作”问题时说这番话的。他说,要不是有了苏联的援助,印度在过去十?

日报报道:印尼经济濒临破产人民难以为生

&nbsp&nbsp&nbsp&nbsp九卅运动的发生也是由于阶级矛盾和贫富悬殊,下层对上层怀有强烈的不满。目前右派好象掌握了政权,但只要消除不了经济危机,就无法稳定政权。
&nbsp&nbsp&nbsp&nbsp【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十一月四、五、八日连载该报记者笠原的一篇报道,标题是《印度尼西亚经济的苦恼》,摘要如下:
&nbsp&nbsp&nbsp&nbsp印度尼西亚独立以后,就不断遭受经济危机的威胁,各种经济指数显示出该国的经济早已处于破产状态。其所以还能勉强维持到现在,无非是因为有大量的外国援助。
&nbsp&nbsp&nbsp&nbsp只要看看毫无止境的通货膨胀,就能最清楚地了解印度尼西亚经济危机深刻的程度。据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首都雅加达的消费品物价指数,以一九五八年为一百,六二年则为五百八十二,六三年为一千二百五十四,六四年三月为二千五百六十八,仅仅六年间就增加了二十四倍。
&nbsp&nbsp&nbsp&nbsp其中,上涨得最厉害的还是那些食品和衣服,今年七月的非正式估算,该项指数已达到一万左右。说起来像撒谎似的,可是,听到在九月三十日政变后不久从雅加达回来的外国旅行者说,“政变前和政变后,美元的黑市兑换率一下子就增长了一倍。”
&nbsp&nbsp&nbsp&nbsp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也在勉强设法生活。那是因为那里经常受到夏季气候的恩赐,香蕉和凤梨等天然食品丰富。甚至有这样的说法,生一个小孩,只要种四棵香蕉,一辈子吃食就不困难了。而且,原始农业地区还没有渗入货币经济。另外,在城市生活的军人、官员们,除去薪金还有特别配给的食品。国家预算的四倍到五倍
&nbsp&nbsp&nbsp&nbsp各国供给独立后的印度尼西亚的援助款项,粗略估计为三十亿美元。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的国家预算,一九六三年约达三千亿盾,六四年约达四千亿盾,总之是连续的赤字财政。同美元的法定兑换率是五百十七盾,按这个计算,三十亿外援竟达国家预算的四、五倍。而且这还是按照法定比例折合的。如果再考虑到黑市兑换比例和通货膨胀等等因素,外援在印度尼西亚经济中所占比重就更大得多。城市和农村
&nbsp&nbsp&nbsp&nbsp印度尼西亚“九月三十日政变”的原因,虽然在于陆军同共产党的对立,但也不应忽略掉它的背景,即无法想像的贫富悬殊、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的加剧。再有,据说,从去年到今年,共产党有了显著的进展,也是由于获得了爪哇岛的小农和工人对党的信任。可以认为,在目前,陆军右派(主流派)好象掌握了政权,但是,不论谁想取得政权,只要不谋求消除这个国家的经济危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无法稳定政权。
&nbsp&nbsp&nbsp&nbsp雅加达有位A先生,是印度尼西亚政府的高级官员。他的工资只等于半个月的米钱。必须索取回扣
&nbsp&nbsp&nbsp&nbsp雅加达市的生活指数,如果以一九五七年三月到五八年二月为一百,今年四月为七千五百九十五,大约涨到七十六倍。其中,同粮食七十七倍、住房费三十一倍比较,衣服费用实际达到一百零八倍的可怕的程度。
&nbsp&nbsp&nbsp&nbsp这样,“光靠薪金吃饭”的说法是根本没有道理的。官吏和军人们有的搞副业,有的同外国商行签订合同时索取回扣,有的经常依靠住在粮食比较丰裕的农村的亲戚送大米或其它粮食来,勉强维持生活。
&nbsp&nbsp&nbsp&nbsp象A先生那样的情况,还属于上层。在城市居住的一般群众,与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自给自足的农村不同,因为直接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正在困苦的生活中挣扎。
&nbsp&nbsp&nbsp&nbsp城市的上层和下层的生活水平差距非常大的,就是因为这样,下层对上层才怀有强烈的不满情绪,共产党所以能深入到他们中间去,恐怕原因就在于此。也可以认为,由翁东中校等人搞的九月三十日政变,就是由这些青年军官表明了一般群众不满情绪的表现。今年年初在全国各城市相继发生“要大米”的示威游行,也是因为人民“吃不上”。一天吃一顿米饭
&nbsp&nbsp&nbsp&nbsp另一方面,尽管住在农村,但是没有土地的小农的生活,虽然比城市工人好些,但也是很苦的。百分之七十的农民没有土地,在地主家劳动。他们每月工资在一万盾以下。每天只能吃上一顿米饭,其余只能用珍珠粉、芋粥充饥。
&nbsp&nbsp&nbsp&nbsp地主几乎都是穆斯林,构成了农村的保守势力。特别是西爪哇一带的保守势力,比东爪哇、中爪哇更强大。大地主都是“住在城市里”,在万隆拥有豪华的住宅,同军官和警察的上层人物积极结成亲属关系,形成巩固的保守的统治阶层。土地制度的改革已经停止
&nbsp&nbsp&nbsp&nbsp因此,在西爪哇,土地改革总是迟迟没有进展。这个地方的十八岁以上的六百万成年人口当中,有土地的只有二百万人,没有土地的是它的一倍——四百万人。在有土地的农民当中仅仅有半公顷土地的就有一百三十万人。
&nbsp&nbsp&nbsp&nbsp总之,在地主与贫农对立,军方、官僚与工人对立的后面,交错着以民族主义、宗教、共产主义的合作为基础的纳沙贡体制的矛盾,是可以了解的。
&nbsp&nbsp&nbsp&nbsp尽管可以认为,这个矛盾爆发出来,喷出火焰,成为这次政变,不过,要看这些互相对立的力量的哪一方面掌握政权,将使今后的印度尼西亚发生巨大变化。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
&nbsp&nbsp&nbsp&nbsp该国的国家预算,从一九六○年以后不再公布,只是根据推测,即使根据推测,六二年赤字已达五百五十亿盾,六三年为一千一百亿盾,六四年达到二千九百亿盾,完全是成倍的飞跃增长。六五年的预算规模,据本年二月最高经济作战司令部发表,年收入八千四百七十五亿盾,年支出一万八千四百四十二亿盾,赤字突破一万亿盾,大约等于六四年赤字数额的三倍。
&nbsp&nbsp&nbsp&nbsp这些赤字亏空就由印度尼西亚国家银行发钞票来维持,钞票发行额从六三年到六四年激增百分之一百三十六。从当前的经济状况看,六四到六五年的货币发行额,很明显要超过这个比率。物资缺乏加上这样的滥发钞票,哪有不发生通货膨胀的道理。(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印度计委一委员说:苏给印援助远远超过美“援”

&nbsp&nbsp&nbsp&nbsp【印新处新德里十一月二十九日电】计划委员会委员拉奥博士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新德里说,苏联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援助将占突出的地位,在某些方面甚至将远远超过印度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得到的援助。
&nbsp&nbsp&nbsp&nbsp拉奥是在印苏文化协会的主办下谈“印苏经济合作”问题时说这番话的。他说,要不是有了苏联的援助,印度在过去十年里是不可能建立广大的公营企业的体系的。
&nbsp&nbsp&nbsp&nbsp【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十一月二十九日电】印度国防部长恰范今天在议会下院说,苏联在一九六二年以前和以后都根据适当的信贷条件向印度供应军事装备。
&nbsp&nbsp&nbsp&nbsp这位部长说,美国的援助用于对陆军的一些山地师提供一定程度的支持,运输机、印度空军的信号设备和零件以及边境公路组织的推土设备。此外还从美国得到了一座弹药厂的全套设备以及固定雷达的设备。


    九卅运动的发生也是由于阶级矛盾和贫富悬殊,下层对上层怀有强烈的不满。目前右派好象掌握了政权,但只要消除不了经济危机,就无法稳定政权。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十一月四、五、八日连载该报记者笠原的一篇报道,标题是《印度尼西亚经济的苦恼》,摘要如下:
    印度尼西亚独立以后,就不断遭受经济危机的威胁,各种经济指数显示出该国的经济早已处于破产状态。其所以还能勉强维持到现在,无非是因为有大量的外国援助。
    只要看看毫无止境的通货膨胀,就能最清楚地了解印度尼西亚经济危机深刻的程度。据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首都雅加达的消费品物价指数,以一九五八年为一百,六二年则为五百八十二,六三年为一千二百五十四,六四年三月为二千五百六十八,仅仅六年间就增加了二十四倍。
    其中,上涨得最厉害的还是那些食品和衣服,今年七月的非正式估算,该项指数已达到一万左右。说起来像撒谎似的,可是,听到在九月三十日政变后不久从雅加达回来的外国旅行者说,“政变前和政变后,美元的黑市兑换率一下子就增长了一倍。”
    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也在勉强设法生活。那是因为那里经常受到夏季气候的恩赐,香蕉和凤梨等天然食品丰富。甚至有这样的说法,生一个小孩,只要种四棵香蕉,一辈子吃食就不困难了。而且,原始农业地区还没有渗入货币经济。另外,在城市生活的军人、官员们,除去薪金还有特别配给的食品。国家预算的四倍到五倍
    各国供给独立后的印度尼西亚的援助款项,粗略估计为三十亿美元。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的国家预算,一九六三年约达三千亿盾,六四年约达四千亿盾,总之是连续的赤字财政。同美元的法定兑换率是五百十七盾,按这个计算,三十亿外援竟达国家预算的四、五倍。而且这还是按照法定比例折合的。如果再考虑到黑市兑换比例和通货膨胀等等因素,外援在印度尼西亚经济中所占比重就更大得多。城市和农村
    印度尼西亚“九月三十日政变”的原因,虽然在于陆军同共产党的对立,但也不应忽略掉它的背景,即无法想像的贫富悬殊、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的加剧。再有,据说,从去年到今年,共产党有了显著的进展,也是由于获得了爪哇岛的小农和工人对党的信任。可以认为,在目前,陆军右派(主流派)好象掌握了政权,但是,不论谁想取得政权,只要不谋求消除这个国家的经济危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无法稳定政权。
    雅加达有位A先生,是印度尼西亚政府的高级官员。他的工资只等于半个月的米钱。必须索取回扣
    雅加达市的生活指数,如果以一九五七年三月到五八年二月为一百,今年四月为七千五百九十五,大约涨到七十六倍。其中,同粮食七十七倍、住房费三十一倍比较,衣服费用实际达到一百零八倍的可怕的程度。
    这样,“光靠薪金吃饭”的说法是根本没有道理的。官吏和军人们有的搞副业,有的同外国商行签订合同时索取回扣,有的经常依靠住在粮食比较丰裕的农村的亲戚送大米或其它粮食来,勉强维持生活。
    象A先生那样的情况,还属于上层。在城市居住的一般群众,与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自给自足的农村不同,因为直接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正在困苦的生活中挣扎。
    城市的上层和下层的生活水平差距非常大的,就是因为这样,下层对上层才怀有强烈的不满情绪,共产党所以能深入到他们中间去,恐怕原因就在于此。也可以认为,由翁东中校等人搞的九月三十日政变,就是由这些青年军官表明了一般群众不满情绪的表现。今年年初在全国各城市相继发生“要大米”的示威游行,也是因为人民“吃不上”。一天吃一顿米饭
    另一方面,尽管住在农村,但是没有土地的小农的生活,虽然比城市工人好些,但也是很苦的。百分之七十的农民没有土地,在地主家劳动。他们每月工资在一万盾以下。每天只能吃上一顿米饭,其余只能用珍珠粉、芋粥充饥。
    地主几乎都是穆斯林,构成了农村的保守势力。特别是西爪哇一带的保守势力,比东爪哇、中爪哇更强大。大地主都是“住在城市里”,在万隆拥有豪华的住宅,同军官和警察的上层人物积极结成亲属关系,形成巩固的保守的统治阶层。土地制度的改革已经停止
    因此,在西爪哇,土地改革总是迟迟没有进展。这个地方的十八岁以上的六百万成年人口当中,有土地的只有二百万人,没有土地的是它的一倍——四百万人。在有土地的农民当中仅仅有半公顷土地的就有一百三十万人。
    总之,在地主与贫农对立,军方、官僚与工人对立的后面,交错着以民族主义、宗教、共产主义的合作为基础的纳沙贡体制的矛盾,是可以了解的。
    尽管可以认为,这个矛盾爆发出来,喷出火焰,成为这次政变,不过,要看这些互相对立的力量的哪一方面掌握政权,将使今后的印度尼西亚发生巨大变化。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
    该国的国家预算,从一九六○年以后不再公布,只是根据推测,即使根据推测,六二年赤字已达五百五十亿盾,六三年为一千一百亿盾,六四年达到二千九百亿盾,完全是成倍的飞跃增长。六五年的预算规模,据本年二月最高经济作战司令部发表,年收入八千四百七十五亿盾,年支出一万八千四百四十二亿盾,赤字突破一万亿盾,大约等于六四年赤字数额的三倍。
    这些赤字亏空就由印度尼西亚国家银行发钞票来维持,钞票发行额从六三年到六四年激增百分之一百三十六。从当前的经济状况看,六四到六五年的货币发行额,很明显要超过这个比率。物资缺乏加上这样的滥发钞票,哪有不发生通货膨胀的道理。(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印新处新德里十一月二十九日电】计划委员会委员拉奥博士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新德里说,苏联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援助将占突出的地位,在某些方面甚至将远远超过印度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得到的援助。
    拉奥是在印苏文化协会的主办下谈“印苏经济合作”问题时说这番话的。他说,要不是有了苏联的援助,印度在过去十年里是不可能建立广大的公营企业的体系的。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十一月二十九日电】印度国防部长恰范今天在议会下院说,苏联在一九六二年以前和以后都根据适当的信贷条件向印度供应军事装备。
    这位部长说,美国的援助用于对陆军的一些山地师提供一定程度的支持,运输机、印度空军的信号设备和零件以及边境公路组织的推土设备。此外还从美国得到了一座弹药厂的全套设备以及固定雷达的设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