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月6日参考消息 第2版

    【美新处华盛顿四日电】国务院一位发言人星期一说,美国密切注视着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局势的发展,并且对印度尼西亚可能对马来西亚发动军事袭击感到不安。
    新闻发布官麦克洛斯基说,“就我们所知,印度尼西亚政府尚未正式退出联合国”。
    麦克洛斯基又说,“我们显然将密切注视这一局势的发展”。
    【美联社伦敦四日电】英国星期一对于印度尼西亚竟然决定退出联合国,“而不是履行(联合国)成员国的义务”感到遗憾。
    外交部一位发言人在报道这件事时说:“我国政府的目的是看到联合国强大和活跃,因此,一个国家竟然决定退出联合国而不是履行(联合国)成员国的义务就必然是令人遗憾的。”
    然而政府官员说,苏加诺总统究竟打算要走多远仍然不清楚。
    【美联社纽约四日电】《纽约时报》星期一说,华盛顿的许多政治观察家们预料,在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以后,“印度尼西亚和共产党中国将在东南亚进行积极的、好战的和持续的合作。”
    《纽约时报》说:“从政治上看,(华盛顿)高级人士预言,北京和雅加达将试图在联合国以外在亚洲作出一种朝共产主义方向走的安排,并把北越和北朝鲜拉进去,还可能把柬埔寨拉进去。”
    “这样一种事态发展表明,北京已经失去了参加联合国的真正兴趣和情愿集中力量来在亚洲作出政治安排,不受联合国宪章的限制条件的拘束。
    “美国的分析家们认为,中国去年秋天的核爆炸和它的经济状况的改善是关键的因素。”
    《纽约时报》的报道继续说:“华盛顿的初步反应表明,如果中国和印度尼西亚计划在亚洲执行联合的好战政策的话,美国将开始考虑使用联合国维持和平的机构来反对这种威胁”。
    【法新社纽约四日电】《纽约先驱论坛报》写道:“印度尼西亚不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这一事实并不减少联合国维护和平的责任。
    “西方各国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承担自己不愿意承担的责任。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以及其它国家,有力量使苏加诺清醒过来,如果他对马来西亚发动大规模的战争的话。而且可以预料他们会使用这种力量。”


    【路透社拉瓦尔品第五日电】阿尤布总统今天说,巴基斯坦正在非常认真地开始怀疑英国的政策是否明智——大大超过对美国的政策是否明智的怀疑。
    他在这里的家中说,这个国家同英国的关系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他希望这种关系永远是这样的。但不幸的是,英国同美国一道认为武装印度是恰当的。
    “美国人和英国人——以及俄国人
    ——匆忙向印度提供的这一切武器为巴基斯坦制造了严重的局势。
    阿尤布总统说,中国不会愚蠢到侵略印度。
    “这笔庞大的军事开支并不会使印度和中国目前所处的局面得到解决。
    “这是一笔不必要的开支。它将使印度承受不住。印度将不得不从事某种冒险活动。而我们作为头号敌人则被列在这个名单的首位”。
    他重申,巴基斯坦一直希望和平解决克什米尔问题,并且仍然希望和平解决。
    关于同中国的关系,阿尤布总统说:
    “他们是我们的邻国,我们希望建立起睦邻的关系。我们不能决定他们的社会政策,他们也不能决定我们的……”
    他说,中国应该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你不能建立起一堵墙把一个拥有七亿人的国家围起来。
    这位总统说,巴基斯坦希望继续留在东南亚条约组织和中央条约组织里,只要它们继续是防御性的联盟。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四日电】南越总理陈文香今天在将领们同美国的为时两周的争吵中公开和将军们站在一起。
    他在接见《印度快报》记者时说,并没有要恢复全国最高委员会的计划。
    他表明,照他看来,随后发生的这场争吵似乎是美国大使泰勒同越南武装部队总司令阮庆中将之间的个人冲突。
    陈文香说,美国人希望恢复的这个不起作用的全国委员会是无法恢复的。
    【合众国际社西贡四日电】美国大使泰勒今天再度同南越总理陈文香举行会谈。消息灵通人士说,他们不大可能打破他们的政治僵局。
    这些人士说,关于美国增加军事援助的双边会谈仍然和自从上月的军事行动以来一样暂时搁置起来。
    陈文香已表明,他同意由一批将军解散委员会的作法。
    美国人反对军方的行动的主要原因是,军方重申军队“有权”在将军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改变文官政府。
    但是陈文香说:“武装部队一向在政府事务中拥有发言权。”他说越南政府是由阮庆、他自己和潘克丑总统三人共同负责的“三驾马车”政府。
    陈文香说,他们根据宪法无权像美国人希望他们做的那样重新召开全国最高委员会会议或者召开某个代替机构的会议。


    【美联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十二月二十一日电】(记者:罗曼·希门尼斯)
    政治上的动乱——不论是和平的还是暴力的——已经使南美的经济在一九六四年发生了变化,或者为这种变化创造了条件。
    但是整个情况仍然是经济不发达,通货膨胀,债务过多。
    美国在南美的投资在一九六四年下降了。
    南美人普遍抱怨,争取进步联盟远没有达到它的目的。
    南美国家的国民生产毛值的增长远没有赶上人口的爆炸。
    对各国的调查的结果表明:
    巴西在今年年初时,前景是生活费用上涨百分之一百四十四,在年终时,人们抱有的希望是,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在慢慢地加以控制。
    年初时,克鲁赛罗对美元的此值是一千对一。快到今年年底时,比值在一千七百上下。
    布朗库政府采取的头几个措施,例如取消对进口小麦、石油和印报纸的补助,已使生活费用进一步上涨。
    但是官员们说,快到年底时,这种措施开始显示了有希望的结果。一个结果就是帮助缓和了国库的紧张,把预料中的赤字从一万亿克鲁赛罗减少到了七千七百五十亿克鲁赛罗。哥伦比亚由于政府继续实行严格的节约计划,哥伦比亚经济在一九六四年在某些方面有所好转。
    国内资本逃跑了。政府在今年十月通过中央银行暂停出售美元,以便阻止外流。
    贸易赤字达到了七亿五千万美元的危险水平,生活费用大大上涨。
    像在其他南美国家一样,哥伦比亚的经济困难主要归诸于世界市场原料价格的下降。玻利维亚国有化了的锡矿工业是玻利维亚经济的主柱,提供大约百分之五十八的外汇,或者说一年提供大约三千二百万美元。这些数额远不足以支付进口和国外的债务。巴拉圭的经济今年有缓慢而不断的进展,进口为一千八百四十万美元。
    巴拉圭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加工过的牛肉。厄瓜多尔据临时的官方数字说,厄瓜多尔的经济在一九六四年有所好转。中央银行估计,国民生产毛值的增长率高于去年的百分之三点九。
    其他官方数字也表明经济有了好转——出口增加,外国进行投资、货币有储备。
    秘鲁经济虽然很可能是整个南美中最健全的,但是经济在一九六四年受到通货膨胀的威胁。某些经济学家预言,几年来一直保持在二十七对一美元的索尔可能略有下跌,特别是如果贝朗德的新政府继续使预算费用过大的话。
    在利马,专家们估计,生活费用在一九六四年上涨了百分之十一。
    一般说,秘鲁没有什么大的经济困难,它夸耀说贸易顺差为三千五百多万美元。委内瑞拉尽管有恐怖活动和政治困难,这个国家的经济在一九六四年有很大进展。据估计,国民生产毛值约为七亿五千五百万美元,比一九六三年增加百分之七点五。
    委内瑞拉的经济几乎完全依靠石油。石油出口比一九六三年增加了百分之三点二。铁矿砂的出口在长期下降后今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五。
    智利的经济情况在一九六四年有所改善。
    新上任的总统弗雷已答应设法解决国家的主要问题之一——外债。外债达到了十八亿美元的惊人总数。
    据估计,通货膨胀率直到十月间为百分之三十三点一,预料到年底时,为百分之四十五不到。乌拉圭经济看来在一九六四年停滞不前。为了促进羊毛出口的增加,已把乌拉圭比索贬值。一九六三年收成中仍有一大部分没有卖出去。这样一来,在自由市场上,比索跟美元的比值为二十三对一,官方的比值是十四点九对一。
    据说生活费用在今年头九个月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三点四。阿根廷经济在一九六四年有很大进展。
    但是通货膨胀使薪水阶级仍然日子不好过。政府发行了纸币来弥补它的赤字。
    一九六三到一九六四年,小麦和谷物丰收,再加上大大限制进口,阿根廷在对外贸易方面获得了三亿美元的收入。
    外国在阿根廷的投资减少了,特别是在伊利亚总统取消了在一九五八年同十三家石油公司(里面有十一家外商公司)签订的合同之后。
    阿根廷也把比索贬值了大约百分之四点二,在十一月份允许美元上升到一百五十比索左右。在年初时,已采取了严厉的措施来限制外汇交易。
    庞大的预算赤字使情况复杂化了。现在估计赤字多达十八亿五千万美元。


    【美联社西贡五日电】(记者:阿内特)美国大使馆星期二说,十二月二十日发生的军人争夺权力一事打断了扩大对越共作战的计划。
    大使馆发表声明说,泰勒大使没有要求越南人接受解决目前政治危机的任何具体方案。
    大使馆发言人说,之所以发表这项声明是“为了消除报上出现的对美国政府对目前的危机的态度的误解”。
    声明说:“美国政府和它的代表最关心的是西贡有一个稳定的政府。
    “十二月二十日发生的事件打断了从去年十月开始的逐步走向稳定的进程,从而打断了在扩大我们击败敌人的合作计划方面正在取得的进展。”
    声明说:“美国的活动的唯一目的过去是并且仍然是尽快地重新创造有利于更有效地进行反对越共的战争的条件。”
    据消息灵通人士说,越南人在解决危机方面显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双方曾经考虑了若干建议,但是都被拒绝了。


    【美联社雅加达五日电】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称苏加诺总统要退出联合国的决定是经过“周密计划”和“深思熟虑”的。
    苏班德里约在纪念《社会使者报》出版周年的集会上说:“我可以告诉你们,兄弟们,伟大领袖的决定不是由于一时感情冲动作出的,不是草率的行动。”
    苏班德里约证实(印度尼西亚)收到了一封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电报。它要求印度尼西亚重新考虑退出的问题。
    他没有说印度尼西亚将对吴丹的要求作出什么样的答复。
    但是,他说:“让我们不要使我们同秘书长吴丹的关系变得紧张。因为,他是……一个公仆。”
    【美联社雅加达五日电】《印度尼西亚先驱报》星期二说,印度尼西亚退出联合国的决定是“不能改变的”。
    这家报纸通常是反映印度尼西亚外交部的观点的。它的社论说:
    “有人已经向印度尼西亚发出了一些呼吁,要它‘重新考虑’它退出联合国的决定。所提出的一个理由是:这可能给联合国这个组织和集体安全带来危机……
    “印度尼西亚的退出不会给联合国带来危机。危机正是迫使印度尼西亚作出退出决定的联合国的健康情况……”
    这家报纸又说,联合国“只不过是被盎格鲁—撒克逊世界的大国所利用的一种工具,用来达到它们的自私自利的目的”。
    “依印度尼西亚看来,接受马来西亚为联合国起控制作用的机构的成员是(联合国)这个危机的最严重的征候。”
    这家报纸还说:“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尼西亚别无他法,只有退出。照我们看来,这个决定是不可改变的。”


    【本刊讯】英《每日电讯报》四日以《巴基斯坦得到稳定》为题发表社论,摘要如下:
    阿尤布总统以压倒多数连任巴基斯坦总统,是在亚洲其他各地不稳定的时候出现的一个极为必要的稳定的柱石。他现在能够再任五年领导,他的领导工作有巨大成就。在经济方面,出色地使用了当地的资源和广泛的外援,结果是达到了指标,保持了很高的发展速度。在外交方面,阿尤布总统虽然反映了相当普通的对西方盟国的抱怨,但仍然忠于联盟。
    他同时耐心地和明智地修补他同邻国的关系,同共产党中国达成了审慎而并非不自然的暂时安排。
    他现在的地位已强大得足以在说服印度政府发挥作用时再次作出努力来解决克什米尔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