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2月3日参考消息 第3版

    【美联社莫斯科一日电】苏联外长葛罗米柯星期三说,在解决越南问题上取得进展的头一个条件是美国停止轰炸北越。
    在葛罗米柯同英国外交大臣斯图尔特会谈之后,英国人士说了这一点。葛罗米柯和斯图尔特在历时两小时四十五分的会谈的末尾就越南问题讨论了三十五分钟。
    英国人士说,斯图尔特表示了英国以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之一的身份和作为一个希望看到东南亚和平的国家对越南问题感到的关切。
    星期三的会谈——这是斯图尔特星期一到达此地后同葛罗米柯举行的第二次长时间会谈——开始时先一般地谈欧洲安全问题,然后很快地集中讨论德国统一问题。
    英国人士从葛罗米柯所陈述的苏联对德国问题的立场中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新东西,只是发现着重点可能有一个变化。
    据说,葛罗米柯说,苏联政府将拒绝任何硬要把讨论德国统一问题的责任强加在它身上的做法。
    【路透社莫斯科一日电】英国外交大臣和苏联外交部长今天讨论了越南问题。
    斯图尔特和葛罗米柯同意在今晚的晚宴后另外举行的会谈中继续讨论越南问题。
    英国人士说,斯图尔特仍在试图了解,共产党人是否认为,如果美国停止轰炸,就可以召开和平会议。
    苏联部长坚持说,关于越南问题,俄国的第一个条件是:美国停止轰炸共产党北方。
    【路透社莫斯科一日电】(记者:韦兰德)斯图尔特今晚直接请求苏联一起采取结束越南战争的步骤。
    英国发言人说,斯图尔特在英国使馆举行的“有益和有趣的”宴会结束时向葛罗米柯提出了这项建议。这位发言人说,葛罗米柯没有马上作出反应,只表示愿意在下次会见时继续讨论越南问题,下次会见大概在明晚举行。
    【美联社莫斯科一日电】斯图尔特和葛罗米柯将在星期四晚上再次会晤,一起共进第二次晚餐,并在斯图尔特星期五飞回伦敦之前在当天再次会晤。
    【法新社莫斯科一日电】斯图尔特今晚在莫斯科呼吁苏联帮助寻找结束越南战争的途径。他说,苏联和英国必须共同致力于执行这项重大的任务。
    斯图尔特是在同葛罗米柯一面抽着香烟、喝着白兰地酒,一面友好会谈时发出这一呼吁的。这次讨论持续了五十分钟。
    这是在英国使馆的三个半小时晚餐之后举行的,斯图尔特说这次晚餐是“有益的和有趣的”。
    英国人士说,葛罗米柯没有马上回答,但是表示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良好愿望。
    他们的交谈持续了很久,看起来是如此热烈,以致于参加晚宴的其他客人都回家,光剩下这两位部长在交谈了。
    【路透社莫斯科一日电】(记者:沃勒)斯图尔特今天在这里说,英国同俄国的关系并不像所传说的那样冷淡。


    【本刊讯】十月十八日的美国《新闻周刊》上发表一篇文章评苏联新领导的内外政策,标题为《一年功夫,两种看法》,摘要如下:
    在莫斯科,《新闻周刊》分社社长科伦戈尔德同外交官、政府官员、艺术家、记者和普通公民进行了谈话,以看看苏联人自己是怎样判断他们的新领导人的。他的报道如下:
    自从俄国的新统治者掌权十二个月以来,他们看上去已越来越不象西方所认为的那样是辛辛苦苦的看守者,而是越来越象一个头脑清醒的、有力的决策人的班子,这个班子也许还能执政一个比一年前看来可能的时间长得多的时间。这里的一位有经验的外交官说,“如果说这个新政权有什么特征的话,那就是言行一致。赫鲁晓夫往往左右乱摆,使你无法预料,新班子在一切事情方面都遵循着一条自从它执政以来说过做过的清楚的一贯的路线。”
    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从赫鲁晓夫那里继承来的局面是接近灾难性的。但是,过去十二个月里,克里姆林宫的新班子已采取了某些重要步骤来整顿俄国的经济,以及擦亮莫斯科在国际上已经丧失光泽的形象。
    在东欧方面,新班子做了很多工作来修补被赫鲁晓夫踢倒的政治篱笆。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看来已下定决心要承认其它共产党可以从克里姆林宫的指挥下获得一定程度自由的权利。
    越南战争当然使莫斯科—华盛顿关系陷于冻结状态。但是十分明显,苏联领导人相信,在越南问题一旦解决以后,冻结就会溶解,因此他们忍痛不使自己陷入同美国的任何性质的对抗。
    在国内战线上,新领导人有条不紊地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来讨好苏联公众。例如,作出了全心全意的努力来提高和增加消费品的质量和数量,以及改进效率低得可怕的服务性行业,这些服务性行业使得在苏联要买东西或出去吃饭成了非常失望的事情。在农业方面,新班子鼓励了私人的部分,令人欢迎的结果之一是,苏联各地市场上私人种植的水果和蔬菜已相对地丰富。
    在工业部分也可以看到这种新的想法,在那方面中央委员会不久前才规定要更为强调利润刺激和改变由政府集中制订计划的做法。
    尽管如此,新政权要向多疑的老百姓证明自己是有信用的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种多疑是由于克里姆林宫周期性的剧变、对过去的英雄的贬谪或恢复名誉以及多年来诺言不能实现这些情况造成的。
    莫斯科的一位教师直率地说,“不会有很多人为赫鲁晓夫的离去悲伤,但是就人民而言,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还需要做出某种伟大的事情来才能使我们觉得他们不只是两个人名而已。”
    在华盛顿,《新闻周刊》的沃尔科夫在会见了政府内外的克里姆林问题专家以及使馆区一带的外交官以后,对苏联领导得出了一个不那么引起热情的估价。他的报道如下:
    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核时代里,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的稳健和踏实的作风是一个受欢迎的变化。但是这里感到,迄今为止,领导人的变换使西方的得益超过了俄国人。因为不管这种看法对还是不对,华盛顿方面对克里姆林宫新班子的普遍印象是“优柔寡断”——在国内和国外都是如此。因此对美国说来,这主要意味着在越南实际上可以自由行动。
    确实,莫斯科对美国的逐步增兵越南显得那么默从,以致华盛顿的一位专家说,“克里姆林宫的做法跟戴高乐恰恰相反。戴高乐并没有什么力量,但是行动却象一个一等国家那么果断和坚决。苏联是一个一等国家,但是在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领导下,其行动却象个二等国家。”简而言之,莫斯科现在正在犯着华盛顿常常受到指责的同样错误——总是作出反应,从来不采取主动。
    克里姆林宫新班子在国内的成绩,在华盛顿看来实在不能令人产生什么深刻印象。今年的欠收将迫使俄国不得不再一次在国外购买小麦,当然,这是气候造成的——不能怪领导人。但是在工业方面,尽管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决定要采用一种温和的资本主义刺激制度来作为提高生产效率的手段,但是他们却显得很畏缩和没有把握。华盛顿仍然深信,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作为领导还根本没有博得俄国广大群众的信任。
    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联合领导的第一年的结果表明,两人联合统治是效果不大的。华盛顿认为,领导问题仍然是苏联最关紧要的问题。


    【本刊讯】蒋帮《征信新闻报》十一月二十四日刊载一则报道说:
    监察委员马空群,二十三日在监察院总检讨会议中,就当前政治风气,提出沉痛的检讨。他指出政府官员的三面主义作风,是造成政治恶风的最大因素,是危害政治健康的最大病毒,是破坏复国工作的最大敌人。
    马委员呼吁政府当局拿出最大的决心,打倒三面主义,并提倡四民作风,以挽救政治的危机,国家的危难。
    这位贵州籍监察委员说,今天从事公务的人,普遍都存着几个错误的观念:第一是“上面”的观念,就是只要把“上面”的关系搞好,“下面”就可以为所欲为,一切都不在乎。第二是“表面”的观念,就是只要把表面的样子敷好,“里面”就让他一团糟也无关系。第三是“片面”的观念,就是只要把片面的利益弄好,“全面”就尽管一塌糊涂,于我有何相干?因之,大多数人都抱着上面主义、表面主义、片面主义在那里混日子。
    马委员又说,今天我们所做的工作,只要表面粉饰得好,还会处处讨好,一切逢源,如果去卖傻劲,努力实际工作,反而做不通,到处碰壁,自讨苦吃。
    马委员指出这种表面风气之养成,政府不惟未加防止,而且在无形中还予以相当的鼓励,因为功过不分,赏罚不明,自然使得大家只好去取巧应付,不肯卖力实干。表面主义的结果,大家都不肯面对现实,去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更无人去发掘问题,以求改进了。
    马委员解释片面主义的内涵是:只顾自己,不顾他人,一切只为片面打算,不去从全面着想,只要本位有利可图,就不管全面是否遭受损害。
    马空群说,上面主义表现的是投机谄佞,表面主义表现的是虚伪欺骗,片面主义表现的是偏私自利。假如政治上到处弥漫着偏私、虚伪、投机的风气,政治便不会澄清,政治不澄清,则甚么工作都难期有好的效果。
    马委员于痛责三面主义的弊害后,接着呼吁政府提倡“四民”作风,多做一些“近民”、“便民”、“利民”、“爱民”的工作。
    然而,马空群说:我们今天这四项都没有做到。


    【中央社东京十一月二十九日专电】中国总统府秘书长张群于二十九日自台北飞抵东京,盛赞日本领袖致力日韩谈判成功,日韩两国行将恢复外交关系。
    【中央社东京一日专电】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张群,一日拜会日本首相佐藤荣作,谈话三十分钟。


    【中央社台北十一月二十日电】国大代表全国联谊会干事会今天上午开会,一致通过决议:敦促蒋总统竞选连任第四任总统;同时决定,推派张知本、谷正纲、王云五、陈启天、孙亚夫等五位代表,晋谒蒋总统,表达该会敦促总统竞选连任的意见。


    【南通社莫斯科十一月二十六日电】莫斯科的真理出版社出版一本名为《南斯拉夫的昨天和今天》的书,以庆祝十一月二十九日的南斯拉夫共和国日。
    书的序言是铁托总统写的。
    这本书中包括著名的南苏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领导人写的文章,是由《真理报》和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机关刊物《共产党人》的编辑部联合筹办的。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一日电】南斯拉夫总统铁托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南斯拉夫和苏联相互谅解、友好和全面合作的持久的和最牢固的基础。他认为,这两个国家所完成的社会主义革命使南苏两国人民之间已有的传统友谊具有新的性质。
    铁托总统是在为《南斯拉夫的昨天和今天》一书所写的引言中提出这一看法的,该书已在南斯拉夫国庆——共和国日时由莫斯科真理出版社在苏联出版。
    在这篇题为《苏南两国人民的友谊根深源远》的引言中,南斯拉夫总统强调指出,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共同斗争中铸成的。
    铁托认为自治是社会主义的伟大学校,是确认劳动者的个性、权利和地位以及把劳动者置于整个经济和社会政治生活中心的制度。
    南斯拉夫总统写道,和平和自由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愿望,因此,世界上所有进步力量,首先是社会主义国家和非洲、亚洲的新解放国家,必须不断加强联合国和发展和平共处政策。
    铁托说,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十分重视国际工人运动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而且致力于进一步加强国际工人运动以及为实现和平和社会主义而进行的顺利斗争。
    铁托主张承认争取社会主义斗争中存在的特殊条件和特殊的道路,因为这将加速社会主义的发展。铁托最后主张加强两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合作和交流经验。


    【中央社中兴新村十一月二十四日电】扩建台中港为台湾中部的工业商港和渔港的工程计划,现已规划完成,负责单位二十四日曾向黄杰主席提出「台中港工程规划报告」。台中港位于台中县的梧栖,报告中说,计划中的建港规模,是以全年吞吐量六百万吨为标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