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1月9日参考消息 第2版

    【美联社圣多明各七日电】数量微小而一向大叫大嚷和狂暴的共产党人仍然在设法争夺权力,现在集中力量企图控制学生、工人和农民。
    他们正在设法建立“反帝统一战线”,看来他们希望通过这个组织迫使泛美和平部队退出首都。
    共产党人为此而利用的工具是反美情绪和民族主义情感。
    上星期,二千名进入战斗准备的泛美部队占领了圣多明各市中心和叛乱地区时,左派极端分子挑起了一阵吵吵嚷嚷的示威。虽然示威的范围上限于几条街,在这五十万人口的城市来说算不了一回事,但这却表明了三个共产党组织的潜力和他们的决心。
    据美国和多米尼加情报机构的数字,三个共产党的战斗人员人数如下:卡斯特罗主义的六·一四运动一千五百至二千人,反映亲华观点的多米尼加人民运动约八百人,亲莫斯科的多米尼加共产党约七百人。
    反帝统一战线运动是几乎全国一切政党的共同目标,连前总统博什的多米尼加革命党和基督教社会党也包括在内。但这是共产党全部努力的基石。
    博什的党和基督教社会党已避免同共产党集团联合起来搞这样的计划,但是它们将来采取联合行动也未始不可能。例如,人们知道,极左派打算抵制春季的选举,理由是在美洲国家组织的部队仍然留在国内的情况下,不可能进行没有弊端的投票。这种做法将为燃起“反帝”火焰提供燃料。
    为了保障他们能控制将来可能成立的这一阵线,共产党人把主要力量放在学生、工人和农民当中,同时他们还企图影响下级军人。
    人们认为,“码头工人工会”目前被多米尼加人民运动控制。它同敌对的“独立码头工人工会”的争执使码头陷于停顿。
    对于农民,共产党鼓动分子则说,现在革命既然已经结束,全部土地都归他们所有了。于是成百成千的农民占据了私人和政府的地产。这种手法的一个目的可能是迫使军队采取暴力手段来驱逐占地的农民。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十一月一日译载美《纽约时报》十月十九日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每逢星期六的晚上,西贡市中心杜都大街的夜总会,里面是酒杯相撞声和吧女说笑声混杂一起,侍者灵巧地在剥龙虾肉。震耳的音乐和恶浊的气息一阵阵从夜总会的大门冲到街上。
    西贡市到处是年青的美国兵,不顾好歹地在寻欢作乐。今年夏天被克莱摩尔地雷炸毁并炸死四十二人的那家美景饭店已经复业。现在,又有不少美国兵在那里吃吃喝喝了。
    但是,在离西贡不远,城市的灯光还可以望得见的地方,有三十六名美国兵伏在机关枪和自动步枪上度过星期六的晚上。他们在埋伏,等待越共游击队到来袭击。还记得在上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游击队就在这个地方伏击他们,把他们的五个同伴打死了。
    防守西贡至边和之间的第一步兵师二旅二营C连的一排被挑上在这个泥泞的阵地担任夜间巡逻的任务。军士摩尔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战争,出去巡逻就等于出去等人来开枪把你打死。”
    大约在下午四时三十分,巡逻队出动了。他们维持每人相距十步的最稳当的距离,并且严守不谈话的纪律。
    他们进入密密的竹林才数码,在那种使人喘不出气的闷热中,几分钟不到军服已被汗水湿透了。在这个竹林里,他们不仅担心着越共游击队随时来袭,还有更多使他们烦恼的事情。比如,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一条蛇,可能是青竹毒蛇落在一名士兵的肩膊上,而就在那个晚上,一条蛇又爬到另一个人的上衣里。
    一小时后,巡逻队出了竹林,走到周围有矮短灌木和到处有墓碑的一块草地上。他们分成小组,一次几个人,急急忙忙走过这块没有掩蔽的地区,直至到了一个小山坡才停下来。巡逻队于是向东面移动,在一条公路的北面设埋伏。这条公路就是他们C连一个巡逻队遇到游击队伏击,全队覆没的地方。
    突然,从东面传来三响卡宾枪的空枪声,巡逻队于是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向东移动。排长时不时就从头至尾的把士兵人数点一下,生怕有人失踪。
    那个晚上,越共没有出现,天刚亮,士兵们贪馋地点燃起第一支卷烟,大家都在庆幸没有挨打。


    【中东社萨那三日电】被占领的南也门民族解放阵线在阿瓦利克开辟了一条反对英国殖民军的新战线。向阿塔克地区的英国军事基地和军事哨所发起了三次全面攻势,以便获得战胜英军的巨大胜利,英军遭受到重大的伤亡,装备遭到损失。
    在这些军事行动之后,英国中东司令部已开始向阿瓦利克增援部队,而且不断派侦察机在民族主义战士的阵地上空飞行。民族主义者在阿塔克基地附近的阿比亚德山上空打下一架飞机,飞机上的军官被烧死。
    民族解放阵线说,战争现在正在南阿拉伯西部地区进行,现已扩大到哈达拉毛和其他东部地区。
    阿瓦利克是南阿拉伯的第十二条战线。其他战线是:谢伊比、西哈瓦希卜、哈勒明、贝汉、萨比哈、东哈瓦希卜、西拉德凡和瓦希迪,是在五月开辟的。
    【中东社萨那三日电】今天从亚丁传到这里的消息说,昨天在亚丁克拉特区举行了有学生、工人、商人和群众参加的巨大的示威游行。
    据悉,示威游行从早上八点开始到下午两点结束。示威者高呼谴责帝国主义和要求完全独立的口号。他们还欢呼阿拉伯民族主义、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和也门共和国万岁。
    消息说,帝国主义当局使用了催泪弹和野蛮手段驱散示威者。不少示威者,包括一些年青姑娘在内被逮捕了。这个地区的英国当局昨天继不久前封闭了政府办的学校之后又封闭了一个群众教育中心
    ——伊斯兰学院。
    【中东社开罗四日电】据佐法尔解放阵线今天发表的一项军事公报说,佐法尔解放军伏击了一支政府车队。
    这个阵线的开罗办事处说,结果打死了九名士兵和破坏了一辆装满弹药的汽车。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七日电】据警方说,前往参加一次政治性群众大会的一支共产党民抗军星期六晚在马尼拉以北的地方与菲律宾国家警察和陆军发生冲突。
    在获悉情报机构的消息说,民抗军准备在星期二选举时恐吓选民以后,奥利瓦雷斯立刻要求加紧对这个国家的持不同意见的民抗军的孤立据点发动攻势。
    警察说,有六人被打死,包括一名陆军骑兵。另外三名在邦板牙省圣费尔南多的甘蔗田里的战斗中受伤。
    警方辨认出被打死的那个骑兵是“塔马劳”特遣部队的赫瓦西奥·德贝拉军曹,但是它不能公布五名被击毙的民抗军的全名。受伤者是属于附属于这支特遣队的民军。
    警察说,在民抗军指挥官“阿里巴巴”领导下的这股匪徒已被监视一个月了。
    他们说,已经从这些人里搜查出武器和文件,但是民抗军的司令没有被捕。


    【合众国际社圣多明各十月二十九日电】泛美和平部队开始把布防在市中心区的坦克撤走,这是数星期前由叛乱力量“宪法派”控制的地区。
    据泛美部队首脑乌古·帕纳斯库·阿尔汪将军说,要两三天时间才能撤完。但是他指出,这些坦克随时可能重新派往原驻扎地,他指出,在上述地区驻有二千名士兵的城堡将不受此项措施的影响。
    这位高级军官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二十二辆坦克中的五辆轻型和中型坦克已撤回市郊的阵地。
    自从五天前坦克突然开到这里以来,许多多米尼加人提出了抗议。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七日电】锡兰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今天说,森纳那亚克总理的新政府成立以来,锡兰的对外政策已逐渐靠拢美国。
    在班达拉奈克夫人的锡兰左翼政府,没有向把其财产收归国有的美国石油公司偿付充分的补偿时,×××(电文脱落
    ——本刊注)暂时停止了。
    锡兰代表彭南巴拉姆说,但是新政府在三月选出后“马上向这些公司表示愿意给予充分的补偿”,这表明“我们有真诚的意愿来增进两国之间的谅解。他认为美锡关系逐步恶化是前政府的政策造成的。”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三日电】保守的印度自由党今天要求印度同中华民国建立外交关系。
    这个保守的政党在昨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一项外交政策决议中强调指出,必须对印度的外交政策作彻底的修改。
    这个党要求印度不支持接纳共产党中国进入联合国,并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把西藏从共产党中国的统治下解放出来。


    【美联社圣地亚哥二日电】印度司法部长库马尔·森说,由于共产党中国必定输出其革命这个理论,整个亚洲在遭难。
    库马尔.森对新闻记者说,中国造成的威胁比巴基斯坦的大得多。
    森定于星期二会见弗雷总统,讨论印度—巴基斯坦的问题。他在来智利之前访问了西非和阿根廷。他说,他在回印度之前将在秘鲁、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巴拿马、墨西哥、牙买加、特立尼达和美国停留。


    【美联社西贡七日电】饱受战火摧残的波来梅特种部队兵营附近星期日又发生一场新的激战,美国第一空中骑兵师的两个连遭受重大和中等程度的伤亡。
    自从第一骑兵师的部队于十月二十六日开进这里以来,这个地区一直有零星的激战。但是,从上星期一以来,战斗暂告平寂。
    最近这次持续的战斗发生在星期六上午十一时,到星期日下午三四点钟,短兵相接的激战尚在进行中。
    第一骑兵师的一个连(约一百七十人)开始追踪一支越共部队,有消息说,他们约为一营(五百人)。双方以小型武器激战五小时,战斗一直进行到星期六午夜。第一骑兵师的这个连显然遭到严重打击。
    这位发言人说,它遭到重大伤亡。
    第一骑兵师的一连反应部队在午夜前后被派到这个地区——波来梅特种部队兵营以西八英里。这个连成功地缓和这种压力,但是到星期日下午三时仍然进行激战。这个连遭受中等程度的伤亡。
    这个周末的行动是这样规模的美军第一次遭到重大伤亡。
    【美联社波来古七日电】敌我兵力悬殊,至少为二与一之比,美国第一骑兵师的两连军队同据信是北越正规军作战,这是美军在越南进行的最激烈的战斗之一。
    保密条件禁止公布确切的伤亡数字,但是不管你怎样计算,这两支部队都是遭到重大损失。
    【合众国际社西贡七日电】军方人士今天说,北越新来的两营正规军诱使美国陆军第一空中骑兵师两个连在波来梅以西进行伏击,但是经过五小时的激战之后,他们甩掉这些被困在那里的美国人而跑掉了。
    这些共产党人朝着距离美国特种部队兵营约八英里的柬埔寨边界前进,这个兵营已被越共包围一星期了。
    当这连美军开进草地的时候,共产党人用轻重机枪和较小的俄式冲锋枪射击。
    一小时后,另一连美军前来帮助缓和这种压力。但是这连军队被困在一片较小的草地。
    有时,战斗的双方如此接近,以致美国军用飞机不能投凝固汽油弹和炸弹,唯恐这样炸死的美军将同共产党人一样多。
    合众国际社记者加洛韦从现场报道:“草地上躺着几十名死伤的人。因为机枪从四面八方猛烈射来,所以无法撤走这些死伤的人。”
    直到天黑共产党人终于中止接触时,第一批直升飞机才能够飞进来,赶紧把受伤的人运回波来古治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