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1月9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二日继续刊登路透社驻香港记者麦克龙的访华报道如下:
    今天在中国旅行,可以说是现代旅行中最舒适的了。火车准时,飞机起飞极少慌张,行李常是随客运到,一切都是预先组织妥当,向导及翻译都是近在身边。
    一般说起来,饭食精美,中餐常常是很讲究的。旅客绝不致迷路和失掉物件,你也不必为锁好你的手提箱或旅馆房门费心。即令一件最小的物件也会还给你——尽管这使旅馆的侍者、巴士(即公共汽车)上的司机或送信者十多人经受许多不便。
    最近我由南京乘火车到上海,对于路不拾遗一点,我充分的领略到了。因为早已听到新中国诚实到极点,我将打字机及摄影机随处乱放,但未曾遗失过。
    在我离开旅馆房间以前,我总是点数我所有的物件。北京的朋友告诉我,有几个丹麦人在武汉,因为多付了五分钱,后来有一个送信人到处寻他们,终于将五分钱退还他们,使他们惊异非常。
    由于我一早由南京动身,使我有些匆忙,因此遗下一支牙刷。后来在火车开车前数分钟,就有人用新华社电讯纸包着给我送来,我的朋友遗下的一把梳子也被送来了。
    尽管有语言隔阂的障碍,旅客也不必担心迷路。向导会仔细地按照你预先订好的计划,把你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
    假如你万一迷了路,那也不必惊慌,只要随便找到一个穿着白衫的人民警察,他就会指导你,甚至指挥一辆路过的汽车,叫司机帮你解决。
    民航机的机师们,不仅时间观念强,而且非常重视安全,给人以极大的安全感。他们驾驶着全白色的子爵式客机,能够在数年前不敢飞行的气候情况下飞行,着陆技术也很高明。
    客机上有中西食品供应,可以饮到啤酒、白兰地和红葡萄酒,旅客还可以得到笔记本子和铅笔一类的纪念品。
    火车干净、舒适和宽敞。每个旅客都有一个大瓷杯,乘务员沿途不断给你泡茶。早餐有啤酒、菜肉蛋卷和包子,等等。晚餐可以有七道菜的中餐。因此,在火车上吃一餐,可能也有许多令人惊讶之处。
    游客们可以乘小汽车或现代化汽车到随便什么地方去,这些汽车通常都是苏联造或是中国造的。使用这种车辆,比公共交通工具好得多。因为公共汽车班次较少,在交通繁忙的时刻非常拥挤。
    在像北京这样的城市中,可以以合理的价钱租用出租汽车。汽车开到了目的地,司机——可能是个女的——就将车租总数和等候时间开好票据交给你。
    旅馆的等级很多,从旧式的以至更多的朴素的现代化建筑,但是所有这些旅馆的服务一律都是杰出的。
    洗衣服很快可以送回,菲林(即照像底片)一夜就冲好,热水很热,被褥洁白。
    最好的饮料是啤酒、伏特加、当地的马提尼酒和白葡萄。其次是本地出产的白兰地和占酒、甜的红葡萄酒。烈性的茅苔酒不但酒性强烈,而且酒味香醇,喝了会上瘾。
    用膳和饮料的价钱都合理。
    到处都不需要给“贴士”(即小费),你在中国根本用不着给“贴士”,假如给了,你会遭到拒绝的。


    【合众国际社新加坡五日电】锡兰新任驻北京大使古纳瓦地尼今天说,共产党中国在亚非政治舞台上的声誉和影响并未因最近印度尼西亚、越南和阿尔及尔的事态发展而有所降低。他在两天前到达新加坡作私事访问。
    他说:“中国在亚非的影响仍然是广泛的。”
    他说,他的国家与北京的关系是“很友好的,他的政府打算保持这种关系”。


    【新华社金边六日电】《柬埔寨电讯报》今天发表社论说:印度尼西亚军事集团要把自己的国家变成美国的一个殖民地,它要实行独裁统治来满足自己的野心,和更好地为自己的主子的利益服务。
    社论说,“这个军事集团把国家的各种困境的责任都推到共产党人身上。然后,一有机会,它就抓红色分子,封闭左派报纸,禁止共产党,逮捕和暗杀共产党员。它制造显然是假的‘证据’来为自己的罪行辩解。”
    社论说:“与此同时,这个军事集团对美国的头号敌人——中国恣意进行最严重的挑衅,大肆诬蔑中国。”社论又说:“会发生内战么?这是这个军事集团为了借以作威作福所求之不得的。杨文明、阮庆之流的‘有力人物’就是相继设法在西贡掌权,然后在南越之外过阔绰生活的。只有吴庭艳……是例外。”
    社论最后说:“在这一事件中,是印度尼西亚人民在付出代价。极为严酷的考验在等待着印度尼西亚人民!对于全世界人来说,这是多么严厉的教训啊。”


    【新华社东京八日电】《东京新闻》八日刊载日本驻曼谷记者富谷报道:印度尼西亚和中共的关系已在急剧冷淡,面临不可避免的破裂局面。九月三十日事件之后,苏加诺如何裁决印度尼西亚共被认为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的试金石。因此,苏加诺在六日独立宫内阁会议上正式宣称,印度尼西亚共与九月三十日事件有关,并将对它采取适当措施,这是具有极其重要意义的。苏加诺虽然没有明讲采取何种形式的“适当措施”,但是,在强烈要求解散印度尼西亚共的陆军压力下,一直在逐步退让的苏加诺和陆军的现今力量对比之下,苏加诺必将妥协,认为解散共产党已经是势在必行。
    文章说,所谓解散印度尼西亚共,决不是在国内全面地禁止共产党,因为维持纳沙贡体制,是苏加诺无可让的最后防线,而陆军的要求,也只是解散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共,并非主张禁止共产主义政党。因为陆军早已非正式地提出筹建新政党方案,即以印度尼西亚共产联合代替印度尼西亚共。这将是把印度尼西亚共改造为亲苏派,同时恢复在九月三十日事件前被命令解散的平民党,由二者联合而组成新的共产主义政党。
    【本刊讯】英国《每日电讯报》八日发表题为《对苏加诺的压力》的社论说:苏加诺总统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被推向遵从将军们关于彻底永久禁止共产党的要求。苏加诺通过一篇对内阁讲话的录音广播宣布,他“正在彻底考虑关于解散”共产党“的一切问题”。总统和陆军领袖们处于互相依靠的境况。陆军若是没有苏加诺的威望,这些将军可能无法控制叛乱和维持这个分散的国家的一致。
    这种力量平衡难以持久。像苏加诺博士最新的讲话那样的讲话不会提高他的威信;而他越是向将军们屈膝,他们需要他的程度就越减少。将军们很可能认为如果他们能把共产党的组织搞掉,他们就可自己料理未来的事了。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五日继续刊登路透社驻香港记者麦克龙的访华报道如下:
    在北京的革命军事博物馆中,目前最引人注意的是十架美国摄影侦察机的部分的残骸。这些美国飞机是最近三年中在大陆上空被击落的。
    记者问博物馆的职员:这些飞机是怎样打下来的?他说,他们不知道究竟用什么武器把它们打下来。
    陈列的飞机都是堕地后仍能保存的残骸,形状尚可辨认,机身上面挂有牌子写明制造厂的名字以及产品编号,参观者可以走近细看。
    在博物馆里面,陈列橱中陈列着那些空中摄影机和胶片。胶片都已经过显影印出来的都是大山脉的照片。
    然而,博物馆的主题,并不是在解放战争中从国民党军队掳获来的装备,也不是在大门口水泥广场上躺着的高空飞行的飞机残骸,而是在毛泽东主席的著作(从他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前在报刊上所写的评论直到目前的作品)和他主张以全民皆兵“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和保卫我们祖国”的思想上。
    博物馆楼下是综合馆。这个馆以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周刊的文章和武装地下党的刀矛和枪炮开始。在陈列的武器中,有土枪和竹尖,这些都是今天在越南使用的武器的先行者。
    有一个玻璃柜专门陈列毛主席一九二九年使用的四件物品,其中包括一顶农民的草帽、一个锡制的文件箱、一盏以瓷盆垫底的煤油灯和一把锁。
    展览按照年代排列。随着年代的发展,共产党人的武器逐步改进,墙上的图也变得更多和更加清楚,文件数量增加了,对毛泽东思想的强调也更多了。
    有一个陈列橱陈列着从美军掳获的武器以及在朝鲜战争中派遣军队参加第八军的各国军队的肩章。除了翻译员及向导不断提到的“美帝国主义”外,还有朝鲜战争爆发那天的《纽约时报》,以及麦克阿瑟的新闻照片。
    翻译员告诉我们,这位美军司令因为军队死伤太多,终于被撤职并被召回。对于这一位曾经引起争论的将军的历史,我们又得到一个新解释。
    博物馆讲解员彭英小姐,穿着一套卡叽布军服,头上梳着两根小辫,衣领上带着红领章,军帽上缀有一颗红星。我问她是一位军官还是一名列兵,她起初脸上泛红,接着坚定地说,“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士兵”。


    【美联社吉隆坡七日电】据报道,苏班德里约强调他效忠于苏加诺总统的政府,并且要求对支持十月一日政变尝试的叛乱运动采取“坚定行动”。
    这里的观察家们指出,这是苏班德里约第一次发表这样坚定的反对叛乱分子的谈话。叛乱分子曾把他的名字列入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短命的革命委员会的名单之内。
    雅加达电台说,苏班德里约是在苏加诺六日在茂物宫主持的一次内阁会议上讲这番话的。
    自从陆军粉碎政变尝试以来,苏班德里约一直遭到陆军的攻击。
    苏班德里约在最近这次谈话中似乎在争取陆军的支持,他说他不相信像十月一日政变尝试这样的事件能推翻印度尼西亚的民族革命,因为“武装部队的力量以及人民的团结可以轻而易举地消灭这种事情”。
    【路透社雅加达八日电】“在真主面前,我发誓我没有参与政变,我与它毫无关系。”
    这是雅加达电台昨夜广播的苏班德里约的激动的话。
    他说,“我已说过,在这里发动任何政变都是愚蠢的。”
    他说,他的苏门答腊之行(他在苏门答腊期间爆发了政变)实际上是应被杀害的亚尼的要求进行的。
    他说,他由于没有就政变发表声明而受到责备。
    他说,“那时,我并不知道所发生的情况,我并不明确了解局势。因此,我认为不发表声明是明智的。”
    第二副总理莱梅纳在会上说,共产党是政变的主谋者。
    他说,共产党渴望权力。他说,政变“在国内和国际上”造成了“重大挫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