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11月6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英国情报部四月份出版的、由英国新闻处散发的英国活页资料刊登一篇介绍英国报业的文章,摘要如下:报纸现状
    英国有十一家全国性晨报和八家全国性的星期日报纸,其中七家(四家日报、三家星期日报纸)被列为“高质量”的报纸,那就是说,这些报纸专供一些希望获得有关公共事件的、广泛的、充分的消息并且有时间去读它的读者。其余的,其中有那些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刚被归入“流行”的报纸一类,这些报纸专供希望报纸刊登新闻时更概括并加较多的插画的读者。还有两家几乎为伦敦全部居民和首都周围六十英里以内的人阅读的晚报,每一家晚报从正午到下午六时大约出版六次。
    除卫报一半在伦敦一半在曼彻斯特印刷以外,全国性的报纸都在伦敦出版。那些发行量大的报纸在北部(主要在曼彻斯特)也有印刷厂,在那里对报纸进行复印,复印时牺牲一些南方地区的新闻,留出篇幅,增加一些居住当地的人民特别感兴趣的消息。
    总计起来,在英伦各岛共有大约一百三十家日报和星期日报纸。报纸所有权在英国,很多报纸是由私人出版家或小集团所有,但一些比较大的集团控制报纸和期刊的趋势在增加。五家主要的报业集团是:联合报业公司、比维尔布鲁克报业公司、国际出版公司、地方报业公司和汤姆逊组织。通讯社
    英国主要的通讯社有:路透社,是由联合王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报界共有的世界性通讯社;报联社有限公司,属英国地方报纸共同所有;交换电讯社,主要是对全国性和地方报纸以及其他订户分发国内新闻和有限的国外新闻;联合社,是美联社的一个分支;英国合众社,是一家美国通讯社的加拿大分社的分支,也在英国经营。新闻职业训练
    在英国,没有公认的新闻事业入门训练,但所有新参加地方报纸工作的人(大多数全国性报纸的记者都是先在地方上开始工作,有了经验后才去伦敦的)都要参加由新闻记者训练全国委员会主办的训练和教育活动。委员会代表主要的报业组织。期刊
    在英国,周刊、月刊、季刊的数目超过四千五百家。还有为数不少的工业组织主要供它们的职工阅读的“内部刊物”。


    【新华社巴黎四日电】巴黎《世界报》今天反驳《纽约时报》对法国报界的攻击。
    《纽约时报》欧洲版今天发表社论说,“法国宣称所谓美国政府上周召集全国各地记者来开展‘猛烈的’反戴高乐运动,对于这种说法只有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最为贴切,那就是胡说八道”。这家美国报纸点了《世界报》的名,它说,《世界报》“未核对事实就参加了这一叫嚣”。
    《世界报》立即回答说:“在国务院召开的这次情况传达会引起了对戴高乐政策展开激烈的批评,这是事实。在这次会议结束的第二天,美国各报刊对这些批评作出了广泛的响应。在第二天以几家主要报纸为代表的这些报刊还说,美国已决心在大西洋联盟内部保持一个一体化的司令部。
    “《纽约时报》上星期日在另一篇社论中支持这种主要估计:腊斯克和国务院的高级官员们在星期日的前两天向八百名报刊和电台负责人谈了戴高乐的政策。
    “在欧洲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满期期限正在迫近的时候,美国便愈来愈不隐讳坚决反对法国的观点。这一点是如此地真实,以至于据美联社说,既然国务院自己已打破沉默,因此,有一些美国人士便决定结束他们的沉默,参加到反对戴高乐的政策的宣传运动中来。《世界报》可以向《纽约时报》保证,它没有捏造所有这些事实,此外,它的美国同行也不能无视这些事实。”


    【本刊讯】英《每日快报》四日刊载该报记者罗斯·马克星期三从华盛顿发回的一篇报道,题为《背叛者歌颂「烈士」》,摘要如下:
    和平主义者莫里森在五角大楼台阶上自焚,可能引起反对美国在越南的行动的更引人注目的示威。今天一些要求美国撤退的少数派集团歌颂三十一岁的莫里森为烈士时,华盛顿表现了这样的担心。
    这个公谊会员昨晚在抱着他的只有一岁的女儿埃米利燃火自焚时的壮烈景象——他及时地把女儿扔掉了——引起了越南问题抗议活动的空前注意。白宫官员担心越共游击队可能开始认为,美国舆论终于会迫使约翰逊总统乞求和平。
    一个官员说:「我们的敌人会误解,这一点是重大的危险。我们的民意测验表明,我们在南越的行动得到的支持增加了。」
    但是也有十万人狂烈反对美国干预。学生在白宫和政府大楼外面游行,高举的标语牌上写着:「我们要和平」、「停止这场谋杀」。奉命入伍的青年烧焚征兵证。


    【新华社巴黎四日电】法国总统戴高乐今晚在电视广播演说中正式宣布,他将竞选连任法国总统。
    法国总统选举将于十二月五日举行。按照法国现行宪法,总统由选民直接选举,任期七年。
    戴高乐在今晚这一比较简短的竞选演说中谈了他执政七年来的成绩,突出的重点是:外交方面——法国执行的独立政策和它的国际地位的提高,内政方面
    ——“稳定和有效的政权”。这些也是执政党保卫新共和联盟在总统选举中的主要竞选口号。


    【美联社华盛顿四日电】(记者:海托华)这里认为,戴高乐总统谋求再次当选的决定,意味着法国同美国和其他盟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编制和大西洋联盟的前途上会早日发生冲突。


    【本刊讯】香港《工商日报》十月十五日报道:
    最近纽约举行的现代印刷排字表演中,经编辑后的打字原稿,不经过手触,就可以排好,供报纸、杂志及书籍印刷之用。这次展览,定名为「明天的排字房」,第一次公开展出如何将必需的计算机,无键盘排字机,自动带控制设备及其他相关装置,安排在一起来进行排印工作。
    法林登制造公司设计的光学阅读机,有一个电子眼来扫瞄打字文稿或者通讯社的打字电讯,把它转变成打孔带。
    打孔带通入一架计算机去,由计算机调整行距及分字等以前由打字员进行的工作。
    打孔带再被用以操作排字或照相排字机,排版以供制版用。
    用照相排字方法时,可以自动以每秒二十个字的速度排字。
    各种设备,可以按需要作不同的安排,来排报纸、广告、书籍、表格或者杂志。


    【法新社东京十一月一日电】此间一位著名体育评论员今天在体育大报《产经体育》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人民中国似乎正在考虑重新加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
    木村象雷指出,掌管那个国家所有体育活动的中华体育总会一直在强调根据奥林匹克的项目来提高运动员的技术。
    从陈家全最近以十秒整平百米世界纪录和倪志钦跳过二米二四可以看出这一点。
    木村继续说,在对运动员说来是重要奥运会项目之一的游泳方面,周同文和符大进今年分别在男子百米自由泳中创五十四秒三和五十五秒的成绩。
    木村说,他们的成绩超过
    了日本的纪录。
    这位评论员指出,在男子四百米个人混合泳中,一位坦克手取得五分八秒七的成绩(坦克手,英文为Tanknman,创这项成绩的是上海选手乔元——本刊注),一位女子选手在同一项目中以五分五十九秒一游完了这段距离,这是完全可以媲美国际标准的好成绩。
    此外,人民中国正在热衷于加强它的排球队,因此它邀请了赢得奥运会金质奖章的日本女子排球队教练大松博文去。
    大松在担任了两个月教练后最近回到这里,他对中国选手取得的迅速进步表示惊讶。大松说,“中国队肯定将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日本和苏联的劲敌。”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三日以《法国对美国的看法感到愤怒》为题,刊载该报记者从巴黎发回去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在已经足够冷冰冰的法美关系上,又突然盖上了一层浓霜。
    据法国人士说,这是由上星期四、五两天华盛顿的报界情况传达会引起的。认为国务院官员的谈话是一个蓄意的反法运动的一部分。
    国务院说法国报纸的报道是“胡说八道”在巴黎并未发生任何效果。恰恰相反。
    一位通常态度客观、对美国甚至是抱同情态度的有地位的官员,在听到美国人说这种报界情况传达会是例行事情时,说:“在我们看来,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法国对华盛顿情况传达会产生反对意见,是因为这里注意到,对记者们提出的有关法国对外政策问题的回答,在下一天和随后几天,美国绝大多数报纸对这些问题都作同样的报道,以法国作为普遍批评的目标。
    这些问题谈到了戴高乐要拆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行动、戴高乐同欧洲共同市场的冲突,法国同西德和苏联的关系。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戴高乐政权的棘手的问题。
    法国选民们对对外政策有着巨大的潜在怀疑。但是这种怀疑为对戴高乐总统统治下的经济与政治稳定的赏识所抵销。
    对外政策大概将是十二月五日总统选举中的次要因素,除非是对它的新的攻击能激起法国人对它的兴趣。
    但是戴高乐派和反戴高乐派都一致认为,任何这样的攻击要真正有效,必须要来自国内。他们指出,法国的国民情绪非常强烈。
    这里的亲政府人士说,华盛顿情况传达会是来自国外的攻击。他们说,因此他们并不害怕这种攻击。但是很清楚,他们打算尽量加以利用。
    与此同时,反戴高乐人士对于美国国务院正巧在目前这个时刻决定发表谈话感到遗憾。
    一位有名的戴高乐将军的批评者私下说,“诚然,这位将军数年来一直在他的宫庭记者招待会上攻击美国。所以现在我并不替他感到很难过。但是乍一看,华盛顿搞的这件事看来太像是干涉法国的内政了”。
    法国官员们都很清楚,华盛顿的情况传达会不像戴高乐总统在他的有名的记者招待会上所作的那么正式,比起来要自由得多。
    但是造成麻烦的不仅仅是在华盛顿所说的话。情况传达会恰巧是在法国进行总统竞选时举行的。
    时间正巧是在戴高乐总统打算向法国人民发表电视演说,来宣布他本人是否参加总统竞选的决定以前一个星期。因此,在许多法国人看来,华盛顿的情况传达会像是一种告诫他们不要选戴高乐总统的活动。
    据一些很受人尊敬的法国评论员说,这不仅对法美两国关系是不幸的,而且还给所有与戴高乐将军竞争的候选人制造了困难。
    正如罗歇·马西普在巴黎大报《费加罗报》上指出的:“在竞选总统运动期间,反对派的候选人每当他们想批评对外政策时就感到相当尴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