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9月8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共同社东京六日电】日本共产党六日下午发表文章,对于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神山茂夫、中野重治两中央委员一日接见记者发表声明说“正是日共违反了党纲和党章”一事,进行了反驳。
    这篇文章说,神山和中野两人的言论,是毫无根据地进行中伤和诽谤的破坏党的活动,并且断定说,他们串通不久以前被该党开除党籍的志贺义雄一伙和春日庄次郎等人,进行阴谋活动,企图成立现代修正主义的“新党”,这种叛变行为将被全党和觉悟的群众定罪和粉碎。
    【共同社东京五日电】在日共十中全会上受到停止党员权利三个月处分的该党中央委员中野重治和神山茂夫两人,五日下午公布了他们从开除志贺和铃木以后截至八月底为止向党领导机构提出的意见书以及他们迄今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所作的发言内容等文件。据料,这样一来,他们在不久即将举行的十一中全会上肯定会受到开除处分。
    在这一天公布的文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神山于八月二十日向中央委员会提出的题为《关于召开世界共产党会议》的意见书。神山在这个意见书中说,政治局六月二十日发表以《国际会议的召开应当是为了真正的团结》为题的、实际上反对召开国际会议的声明,我表示“反对这项声明”。
    神山还强烈主张说,如果苏联发出邀请,我就应该参加世界会议。


    【法新社贝尔格莱德五日电】据官方宣布,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元帅定九月十一日至十六日对匈牙利进行正式访问。
    道比主席和匈牙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卡达尔的邀请是卡达尔去年九月访问南斯拉夫时向铁托提出的。


    【本刊讯】英《观察家报》六日刊载拉约什,莱德勒的一篇报道,题为《绝望的捷克人转入地下》,摘要如下: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政权已被迫采取非常性措施,因为赫鲁晓夫拒绝撤换总统诺沃提尼。
    在赫鲁晓夫最近访问布拉格期间,他受到了党内反诺沃提尼集团领导人要求撤换诺沃提尼的强烈压力,而他拒绝他们的要求已在人民中间引起了绝望的情绪。
    布拉格的报道指出,那些曾在一九四八年通过政变来帮助这位共产党员的工人领袖,现在却强烈地反对诺沃提尼政权。工人和知识分子之中的不满正在迅速上升。破坏活动天天发生。
    诺沃提尼总统和他的支持者在七月间曾说,任何要推翻政权的企图将会在苏联武器的帮助下被粉碎。苏联军队在今年夏天第一次应邀参加了捷克斯洛伐克陆军演习。据报道,诺沃提尼总统已向他忠实的支持者发出了新的指示,以对付叛变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人目前所组织的地下反抗。
    【本刊讯】英《金融时报》三日刊登该报外事记者的一篇文章,题为《赫鲁晓夫在诺沃提尼遭到反对的情况下支持他》,摘要如下:
    尽管诺沃提尼在国内遭到严厉的批评,赫鲁晓夫上个月访问捷克的时候决定继续支持他。
    以列纳尔特总理和共产党书记考茨基为首的反对诺沃提尼的一派企图争取这位俄国总理支持他们反对诺沃提尼的行动的努力已告失败。
    看来赫鲁晓夫对于这位总统遭到这么强烈的反对和表示这种反对的坦率态度感到惊奇。(据说,在赫鲁晓夫到达布拉格的那一天,布拉格市里出现了传单,传单上有一幅一九六二年被毁的斯大林纪念碑的照片,并且写着:“真的斯大林已经不在了,诺沃提尼什么时候下台?”)
    尽管如此,这位俄国领袖还是得出了结论,认为如果诺沃提尼被撤换了,那么将会难以制止主张进一步改革的要求。人们认为,他还认识到,要是诺沃提尼下台,他就会失去一个苏联的可靠的盟友。
    然而,捷克很可能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实行某些改革。上周末,赫鲁晓夫、列纳尔特、考茨基和党的执行委员会的两名经济学家希克和科尔德会谈的时候(诺沃提尼只是在会谈要结束的时候才参加)决定撤换工农业部门中那些由于共产主义的热情、而不是由于工作能力而担任行政职务的党员。
    虽然诺沃提尼很可能重新当选而再任总统,但是,他的党第一书记的权力大概会同列纳尔特、考茨基和布拉格市党委书记克尔切克分享。


    【路透社莫斯科七日电】一个青年今天在莫斯科的一个展览会上试图接近赫鲁晓夫先生,当即被保安警察拖走了。
    据一些消息说,他对这位苏联领导人做出了威胁姿态。
    西方记者们看见了那个青年走近赫鲁晓夫先生,但是他们离得不够近,没有看清楚全部细情。
    他们听到赫鲁晓夫先生对那个青年怒喝道:“你不觉得你自己可耻吗?”
    赫鲁晓夫先生当时在参观国际建筑和筑路机械展览会,这个青年从一群官员中钻过去,要进至距他数英尺地方。
    人们听到他对赫鲁晓夫生说:“尼基塔谢尔盖维奇,七年来我一直在设法同你见一面。”
    赫鲁晓夫先生明显地发怒了。
    这个青年被两名保安人员带走了,没有透露他的姓名。


    【本刊讯】英《每日电讯报》四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捷克斯洛伐克人感到忧虑》《害怕侵略》,全文如下:
    本报驻布拉格记者昨晚打回电话说:今天已可看出,赫鲁晓夫在布拉格举行的“小型最高级”会谈对他来说是圆满结束,虽然他的东道主感到失望,甚至感到忧虑。他们未能说服赫鲁晓夫放弃他同西德改善关系的政策。
    赫鲁晓夫得到波兰、匈牙利和保加利亚的支持。在东欧卫星国中,捷克斯洛伐克是与西德有边界的唯一的国家,捷克人仍然害怕侵略。


    【美联社纽约五日电】(新闻分析员:瑞安)意大利共产党发表陶里亚蒂遗嘱一举在某些方面将使苏联领导人感到不快。
    俄国人所以将对发表这个文件感到不快,是因为它太强烈地表明了独立的态度,这甚至可能激起东欧卫星国家采取更加独立的态度。这在当前正是克里姆林宫的一个具体的问题。
    赫鲁晓夫对东欧越来越走向民族共产主义的趋势也感到恼火。陶里亚蒂的观点发表得不是时候。
    陶里亚蒂的确反对赫鲁晓夫召开一次世界共产党会议来惩罚中国人。他之所以反对,显然是担心这次会议会把中国共产党人开除出共产党大家庭,从而结束共产党世界团结的一切外表。
    【法新社纽约六日电】《纽约先驱论坛报》今天说,意大利共产党领袖陶里亚蒂对目前在各国共产党中出现的“离心倾向”和“外表上的勉强的一致”感到不安。
    这家报纸评论了这位意大利共产党人留下的对苏联某些政策提出批评的备忘录。它说,“陶里亚蒂作为一个意大利人,显然力图表明意大利共产党人并不是受莫斯科统治的。这可能一直是他的解决党员人数日益减少问题的一个办法”。
    报纸说,“同时,不久,陶里亚蒂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采用一种联邦主义。这在实质上是铁托的异端邪说但是这种异端邪说却已为罗马尼亚人所接受,并且对东欧共产党人具有越来越大的吸引力。”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八月十八、十九和二十日连载该报脏维也纳特派记者冡本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动荡的东欧》,摘要如下:促成“面向西方”的形势
    目前,东欧国家正面临着一个空前动荡的时期。可以说各国所采取的“独自的政策”,不仅显示出苏联的控制力量的削弱,而且实际上将会破坏所谓“磐石般团结”的理论。
    记者(冡本)在不久以前周游了东欧七个国家以后所得到的印象是:无论哪一个国家都出现了一股强烈的、企图利用一切机会强调自己的国家利益的民族主义的气息,在某种意义上说来,这些国家充满了争取那种类似匈牙利动乱(一九五六年)的变革的气氛。
    在东欧的知识分子以及作家和艺术家中间,目前正在形成一种卡夫卡热。
    这个争论不仅是文学上的问题,而且意味着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进行的一场“平静的革命”已经波及文化方面。
    卡夫卡争论,首先是在去年五月于布拉格举行的、由捷克科学院主办的、东欧文学工作者会议上引起的。捷克和匈牙利的作家代表重新评价卡夫卡文学并且称赞卡夫卡。与此相反,东德的代表强调他是一位距离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很远的作家。
    在那以后,这种对立又被带进接着在列宁格勒举行的欧洲作家会议上。在东欧各国代表面前,爱伦堡支持重新评价卡夫卡,苏联作家协会的费定对此表示反对,展开了激烈争论,从那以后,卡夫卡论战已经席卷整个东欧。
    卡夫卡争论超过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争论的范围,转瞬之间就扩大起来。这场争论在文化方面使迅速缓和的形势高涨起来,逐渐开始冲破了东德(在东欧国家中曾经执行了最严格的文化政策)的防波堤的一角。
    东德统一社会党的一个党员、某知识分子提出批评说,在“矿工哟,拿起笔来吧!”这种陈腐的文化运动中不会创造出伟大的作品,他批评说赞美社会主义英雄的小说是毫无价值的,并且把这些作家眨得一文不值。党的第一书记乌布利希称赞说,提出这种意见是有益的,并且终于批准了卡夫卡作品的出版。
    我在东柏林曾经听说,在这种变化的背后,有苏联在推动。
    读者们的态度,也是“面向西方”的。根据最近波兰的舆论碉查,面向青年的畅销书是《战地钟声》。在音乐方面,爵士音乐最受欢迎。尊敬的艺术家是毕加索。尊敬的人物是爱因斯坦。以他们最喜欢的演员来说,男的是格利戈里·佩克(好莱坞演员——本刊注),女的是碧姬·芭铎(法国色情演员本刊注),共产党国家的演员一个也没有。不仅波兰,而且在索非亚,女学生也纷纷在展览橱窗前面观看西方演员布劳迈德的照片。在东柏林,来自法国的歌手香松大受欢迎。
    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动乱和波兰的十月革命,最初都是由知识分子发动的。目前,东欧知识分子的活动,未必都是要改变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动,可是,那些在群众中有巨大影响的知识分子,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可以说,现在东欧进入了一个确立新的文化政策的时期。争取改革经济机构,还要向资本主义学习
    向计划经济挑战。在经济方面发生的变化,迄今往往容易遭到忽视。不过,东欧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目前也正在发生着划时代的变化。战后十几年,东欧着重于实行工业化,据官方宣布的数字,至少业已不断取得了大跃进。然而,最近三、四年,捷克、波兰和保加利亚等国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完成了计划指标,都被迫陷于不得不调整五年计划或七年计划的境地,而且无论哪一个东欧国家好像天天都在议论:为什么碰到了困难?如何才能够改变现状?严重的经济争论。尤其是属于一个先进工业国但已经出现了去年度增长率降低百分之零点四这种史无前例的坏成绩的捷克,经济争论特别严重。在布拉格,西罗基这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发表了猛烈批评计划经济的意见,成了人们的一个很大的谈话资料。
    赫总理在前年二月举行的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也说:“如果有必要,还要向资本家学习。”赫总理的这句话对于捷克和东欧国家想改变困难的现状这件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另外,捷克经济杂志《经济报》的总编辑说:“同美国人的谈话,对于现在进行的经济机构改革,提供了一个好的想法。经济必须建立在需要和供给的原则的基础上。”从社会主义国家中提出这种意见,恐怕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为劳动热情降低而苦恼。不过,关于这种变化,只要看一看各国党机关报目前正在频繁地反复提出的、在实行计划经济的情况下所产生的官僚主义的动脉硬化症状、劳动热情降低以及旨在消除一连串的弊病的政治运动和经济的实际情况,就可以清楚地了解提出这种意见的背景。
    以波兰来说,那些请医生开假诊断书、对国营企业的工作实行怠工而努力从事私人营业的工人,去年达到一百万人,生产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人民论坛报》)。采用刺激利润的方式。原料由政府提供,价格也由政府确定,因此,在生产期间只要按照命令进行生产就可以了。即使生产出质量不好的产品,也不必担心破产,因此,对生产必然是等闲视之。以销售来说,无论卖多少,也与自己的利益无关。可以说,劳动热情降低也是必然的。
    东欧之所以已经一致大幅度地采用旨在实行企业经营自治化、增加个人经营、提高劳动热情的刺激利润、需要和供给的理论,并且开始按照南斯拉夫方式改革经济机构,也是因为有必要解决这种困难。(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编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