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9月8日参考消息 第1版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七日电】美国驻南越大使泰勒将军今天回到这里,以便向约翰逊总统报告那个东南亚国家持续中的危机情况。
    他说,在“我的口袋里没有解决”那里的问题的“妙方”。
    泰勒和他的助手们在这里逗留大约一周期间,将同这里官员们举行高级会谈,讨论持续的政治危机和反共战争问题。
    泰勒说,阮庆在设法组织一个政府和推行战争方面,面临极其困难的任务。
    有人问,危机是否已经度过,泰勒说,“在南越,危机绝未完全度过”。
    【合众国际社西贡六日电】泰勒大使今天动身去华盛顿,就南越的战争前景问题同约翰逊总统会谈。他在机场发表的谈话清楚地表明美国仍将支持阮庆总理。
    【路透社西贡七日电】据西贡消息灵通人士说,可能在最近下令美国空军打击在老挝南部的共产党设备和补给线。
    这是美国大使泰勒将军本周在华盛顿讨论的问题之一。
    泰勒将军最近在这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曾强调,美国将不得不采取经过改进的步骤切断人员和补给品经由老挝进行的渗透。
    这里美国高级人士今天说,可望不久就开展空中攻击以阻止通过车邦附近地区的补给线。
    几个月以来侦察机一直在从南越的空军基地出动,侦察从共产党北越通过车邦地区然后运入南越的补给品的运输情况。
    据情报人士说,最近几个月当中,沿“胡志明小道”的这种渗透已经加强了。
    【美联社华盛顿七日电】(记者:海托华)刚刚回国来同约翰逊总统磋商的泰勒大使星期一说,他是在南越首都西贡“完全平静”以后离开的。但是他说,在一个发生战争的国度里,危机状态似乎是永远不会完全过去的。
    有人问泰勒,他是否带回有在南越对付越共游击队威胁的新的政策想法和行动建议。
    他说,“我口袋里没有容易奏效的药方,人们研究那里的局势的时间越久,就越发现局势复杂”。
    太平洋美军司令夏普海军上将也回到华盛顿进行政策会谈。
    【美联社华盛顿七日电】(海托华)泰勒大使星期一开始在这里就在充满冲突的南越加强反对共产党游击队的战争所可能采取的措施,举行高级政策会谈。
    彻底研究和可能修订美国对南越城乡提供援助的经济计划,是国务院会议上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
    据报道,泰勒和政府政策制订者们还将重新研究轰炸丛林中的供应线,以努力切断共产党北越向南方提供训练人员和武器的来路的可能性。
    【法新社华盛顿七日电】泰勒到达这里不久就同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邦迪在国务院举行了会谈。
    这次会谈之后又同国务卿腊斯克举行了一次“工作午餐”。邦迪也出席了这次午餐。
    接近国务院的人士说,会谈集中于阮庆加强对南越的政治和政府局势的控制的必要性。他们说,尽管最近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是美国一直总是把阮庆看作西贡政府的首脑。


    【合众国际社西贡七日电】消息非常灵通的人士今天说,估计有二百名至六百名反美示威群众星期日游行经过岘港美国兵营前面。
    这些人士说,高呼着口号、挥动着旗帜的示威者,手拿要求“美国滚回去”和“(美国大使)泰勒滚回去”的标语牌。
    这些人士说,示威者在临近中午时在美国军人住的岘港饭店前集合。
    在附近值勤的越南警察没有干涉示威者,他们过了大约半小时后就解散了。没有出事的消息。
    据这些人士说,岘港的学生领导人公开否认同这次示威有任何联系。
    今天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星期日游行经过岘港兵营的反美示威者,不是岘港市人,而是从遭受共产党威胁的乡下进城来的。
    【法新社西贡七日电】据这里今天获悉,昨天在岘港有数千名示威者拿着“美国滚回去”的标语牌在美国部队占用的建筑前面游行。
    据报道,一名美国兵朝天开了一枪,企图驱散示威者,而未取得成功,这些示威者看来是从这座城市以外来的。
    美国人士证实,岘港举行了示威,但是说,看来这些示威是针对越南政府的。这些人士说,示威人数只有数百人,他们的政治关系不明。


    【合众国际社西贡七日电】支持阮庆总理的美国发言人今天透露,他在为了制止一次担心要发生的政变而采取的行动中,从重要的岗位上绑走了两名政治上是危险的上校。
    阮庆改组军事机构的努力被认为是冒着极大的风险,以致这位总理都不敢在西贡睡觉。
    最近两夜他都离开了西贡前往一处未经透露的目的地,然后在每天早上黎明时回来。他私人的直升飞机每晚都在西贡上空来回巡逻,注视着是危险的迹象。
    最近被撵走的潜在敌手是首都装甲部队司令杨孝义和嘉定省省长任明庄。
    阮庆的同事们认为这两个人都同大越党有联系。
    杨孝义上校被认为是一个特别严重的威胁,因为他所执行的任务能够轻而易举地夺得对西贡的控制。任明庄上校则控制着进出西贡的咽喉要津,因为嘉定省象一个环形一样包围着西贡。
    阮庆的发言人不愿说,阮庆将军夜间躲在那里,但是承认总理今天傍晚又离开了西贡。
    调走这两位上校的事是在阮庆星期六突然访问战地之后发生的,阮庆到战地去是要拔除西贡南侧的具有潜在威胁的第七师这枚牙齿。
    还要清洗掉几名军官,然后阮庆总理才能在西贡安安稳稳的睡觉。
    一位消息灵通的阮庆总理的心腹今晚对本社记者说:“还要调走几个人,很快就会着手这样做。”
    【路透社香港七日电】大越党的领袖阮宗环今天在下榻的旅馆的房间里接见路透社记者时说:他已经离开了南越的政坛,以便让阮庆将军自由行事,“他所采取的一切行动都要由他自己负责。”他说:“我希望不久回到南越去。”


    【法新社西贡七日电】接近总理办公厅人士在这里说,三头执政的成员阮庆、杨文明和陈善谦今天在总参谋部举行了一次会议。
    这是三位将军好几天来第一次在一起聚会。据说他们的会议与成立“贤人委员会”有关。
    这些人士说,会议没有讨论由于三名军人部长最近辞职而必须改组现政府的问题,也没有讨论据说是阮庆所希望的调动军事首脑的工作问题。
    这些人士说,阮庆本来打算只同陈善谦举行会议,而杨文明却出人意外地突然来到了。
    据说阮庆对另外两名将军说,他只打算继续改组现政府的班底。陈善谦说,他作为总司令是唯一有资格作出关于军队人事更动决定的人。
    观察家们认为,阮庆由于在几天前对大越党发动政治攻势而增加了政敌,他现在的处境更困难了。
    可以证明这一点的一个证据,似乎在于这个事实:政府人士拒绝证实阮春莺辞职的消息,他是仍然留在阮庆内阁中的唯一的副总理。
    三头执政的三名将军各人都在作一切努力加强自己的地位和显示自己在政治上有广泛的追随者。
    每个人都似乎在设法巩固他以前的成果,观察家们说,这使三头执政的团结发生了紧张。杨文明显然得到南越舆论广泛的支持,似乎正在扩大他的人望。
    至于陈善谦,他靠下面这个论点支持他在南越军人中的地位,即他是武装部队最高领导人,虽然阮庆认为,他由于重新担任总理职务,从而也就恢复了总司令的头衔。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六日电】夏斯特里今天在这里说,将在开罗举行的不结盟国家会议将是“一次重要会议”。
    他对国大党议会党团说,印度希望对会议的成功作出贡献。
    关于巴基斯坦,他说,正在努力在本月份召开两国内政部长会议。在这之后,将决定他应该在什么时候邀请阿尤布总统到印度来会谈。
    关于不结盟国家会议,总理说,他将应阿联政府的邀请在会议前三天十月二日前往开罗。
    他指出,印度外长已经访问过尼泊尔、阿富汗和缅甸,他将访问锡兰。某些官员将访问其他一些国家。如果印度同和它抱有同样观点的国家保持密切的联系,那将是有好处的。印报托说不结盟会议发起国面临是否让冲伯参加的问题
    【印度报业托辣斯开罗八月二十三日电】第二次不结盟会议的发起国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否邀请刚果的冲伯总理。
    过去由于某些非洲国家首脑拒绝同他坐在同一个桌上,而使得他没有参加最近的非洲首脑会议。现在正在进行接触以便了解这些非洲首脑的态度。
    【南通社开罗八月二十三日电】《消息报》今天写道,不结盟国家在它们十月间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上将决定它们对东南亚、塞浦路斯和刚果已经恶化的局势的态度。


    【法新社达喀尔六日电】自从塞内加尔政府在上星期二作出宣布福摩萨代办陈厚儒为不受欢迎的人的决定以来,国民党中国和塞内加尔的关系似乎突然恶化了。官方人士在作出这一措施数小时后曾指出,只是这位外交官本人受到指责,指责他对官员进行贿赂一事丝毫不损害台北和达喀尔之间四年来存在的良好关系。似乎出现了新的因素,塞内加尔大大地改变了它的立场。
    正如外交部长锡亚姆昨晚在动身去亚的斯亚贝巴之前回答法新社记者的问题时所说的那样,这不再是个人的问题。个人的问题是福摩萨的理解。锡亚姆说,我们认为,问题所牵涉的不仅如此。锡亚姆拒绝表示这是否是意味着,陈厚儒一离开达喀尔,就不会有人接替他。
    在观察家们看来似乎可以肯定,台北和达喀尔之间的桥梁可以被认为是断了。没有任何指责或补充说明一事就是一个证明。
    外交部长昨晚的讲话虽然是难于捉摸的,但是使人们认为,塞内加尔对两个中国的政策可能在今后几月或几日内出现一个转折。
    正如人们普遍地假设,如果没有人来接替陈厚儒,北京塞内加尔承认它的政府已有三年要求建立外交关系就不会遇到任何障碍,而且同样也不会出现共产党中国在外国设立使馆时一贯作为先决条件而提出的同敌对的代表共处的问题。


    【法新社台北五日电】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罗伊约翰逊海军中将今天到达这里时说,美国只承认领海范围为三里,因此当美国军舰在这个范围以外巡逻时,它并不认为那是侵犯。他在舰队旗舰“奥克拉荷马城号”轻巡洋舰上对记者们谈话时说,尽管人民中国一再提出警告,第七舰队的军舰将继续在台湾对面的福建沿海巡逻。
    他说,第七舰队具有对敌人的任何突然袭击作出反应的能力。他说,但是关于反应的程度的命令将来自华盛顿。最近在东京湾的行动表明,美国部队需要对侵略作出什么程度的反应。
    【中央社台北五日电】约翰逊中将原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副总司令,于今年六月十五日升任第七舰队司令,这是他就任现职后第一次访华。他说“尽管北越共产党扬言它们的领海是十二里,我们只承认领海是三里。我的舰在离东京湾三里以外的海道”。


    【中央社台北四日电】中华民国政府相信,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代办陈厚儒被请离开塞国一事,不致影响中塞两国间的友好关系。
    外交部发言人孙碧奇四日在记者会中答复有关陈厚儒代办离塞一事的问题时说:“我们相信此事不致影响中塞两国友好关系”。
    另一位记者问他,中国政府是否另派一位代办去达喀尔,他说:“在考虑中”。
    孙碧奇说,中国政府对这件事的处理,着重于维护中塞两国的邦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