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7月5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泰晤士报》5日发表社论,题为《理论的斗争》,摘要如下:
    昨天(中苏)双方的火气再大也没有了。中国所拥有的在理论争执中关系最重要的弹药较强。它从马克思和列宁成篇成篇地引用来支持它的始终论据充分的论点,而俄国的回击相形之下则时常显得没有学术味道,且沉不住气。
    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很容易发现的。两个争论者中间的比较顽固保守和搬教条的一个总是能够拿出较多的有关文件的。另一方面,赫鲁晓夫从他声称(象1960年他在布加勒斯特所说的那样)自列宁宣称帝国主义战争不可避免以来世界的情况已经大大改变的时候起,就已经自动剥夺了自己使用许多文件的方便。同样,在谈到通过“和平竞赛”取得共产主义胜利时,他也不得不把过去许多激动人心的革命口号让给中国人去喊了。中国人处于明显的有利地位,他们可以用旧的方式号召人民投入斗争,而赫鲁晓夫的答复则实际上是“向共产主义前进!别着急!”
    也许还有别的因素使俄国不能作出充分的理论答复,这个因素就是赫鲁晓夫自己的根本上是实用主义的思想。由于他根本上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不喜欢在比他能够预见的时期为长的期间受一个详细的纲领的束缚。由于不愿意太确切地阐明理论,由于他处理许多问题凭一时感情冲动,也许还由于他知道他的国内政策在理论上容易被攻破,俄国人就难于逐点答复中国的攻击。但是他们可能不久就不得不答复。他们肯定是修正者或现代派,有许多西方旁观者以及迷惑不解的共产党领导人是会有兴趣读他们对中国论点的反驳的。说中苏旷日持久的辩论最符合西方利益
    事实上,旷日持久、议而不决的辩论是最符合西方利益的。只有俄国让步,双方才能突然和好。公开破裂会造成不可预测的紧张局势,也是同样危险的。


    【共同社东京4日电】香港3日电:为全世界所注意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中苏两党高级代表会谈,将从5日起在莫斯科举行。因为最近接连发生进一步加剧中苏对立的事件,莫斯科和北京进行了激烈的谴责,所以笼罩会谈的气氛更加紧张,人们认为会谈已经可以肯定会遭到失败。
    中共虽然遭到苏联一系列不好的对待,但是仍然决定派代表团到莫斯科去。不过,北京对于预料会遭到失败的莫斯科会谈,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期望呢?关于这一点,香港的观察家指出了如下三点:一、中共的目的是要在长期斗争中动摇和打倒赫鲁晓夫总理,中共对于这次两党会谈,也只认为是争取召开世界共产党会议的一个跳板;二、即使会谈决裂,但是以不发达国家革命力量的领导者自居的中共,站在平等的地位,就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同苏联举行会谈这件事情,就等于确认中共作为共产党阵营的一方首领的地位;三、即使会谈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仍然可以把两党会谈作为避免最后分裂的手段而加以利用。
    【共同社东京2日电】香港1日电:在香港的西方观察家中间,有很多人推测,中苏即使举行会谈,也决没有希望调整中苏的对立,会谈可能会很快地决裂。但是可以认为,这次会谈是具有历史性的意义的一次会谈,它意味着中国在共产党阵营内部的地位的跃进。
    另外,香港的一部分人士认为,即使这次会谈对于问题的解决没有多大的帮助,但是,如果象美国和中国在华沙定期举行的大使级会谈那样,成为双方申述自己意见的长期进行协商的舞台,那么仅仅这一点也具有很大的意义。


    【本刊讯】美《纽约先驱论坛报》4日刊登了一则3日从香港专发该报的电讯,摘要如下:
    据这里的消息灵通的观察家说,出席预定于星期五在莫斯科举行的会谈的共产党中国代表团奉到北京的一项基本命令:不得作任何让步。
    这个代表团的组成人员都是具有战斗精神,适于担当这项任务的。他们都是在中国共产党中至少有30年党龄的老战士,他们都是正统的“毛派共产党人”,而且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强硬路线的发言人,以好战和顽强知名。
    代表团团长副总理邓小平是一位非常能讲话的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是一个严守纪律的人。他率领的代表中有三位中国最能干的代言人,即彭真、刘宁一和伍修权,都是在各种国际会议上捍卫北京路线的人。
    北京所宣布的他们在莫斯科会谈中的纲领是中国人在6月14日给苏联的信中所包含的25点意见。他们的目标是修补遇到破损的社会主义团结,北京的路线坚持认为社会主义团结的破损是由于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造成的。
    这里观察家认为,对中国来说,只有俄国人向中国对世界当前局势的观点完全屈服,会谈才能是成功的。
    中国将继续宣布和苏联人民团结和给予苏联人民以兄弟般支持,但是将尖锐谴责苏联领导人背叛而屈服“以世界无产阶级最凶恶的敌人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者”。
    有些观察家说,对中国来说,与其说这是争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的斗争,倒不如说是为保持共产主义理论的纯洁而进行的最后的斗争。
    中国人举出莫斯科拒绝发表中国6月14日的信件的事,认为这证明俄国人害怕让人们知道真相。
    这场思想意识争端中的关键问题是战争与和平的问题。
    对北京来说,帝国主义者仍然是纸老虎,赫鲁晓夫关于纸老虎可能有核牙齿的警告是毫无正当根据的。革命仍然是必要的,核武器无法“挽救旧制度的灭亡”。
    北京知道在一次摊牌中它仅仅能将指望得到阿尔巴尼亚和北朝鲜的充分支持。但是北京在危机的时刻的最有力武器是忍耐,在中国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上,经常使用这个武器。
    即使现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可能,中国人也会等下去。他们对他们的事业的顽强的信念告诉他们:时间是对他们有利的。


    【本刊讯】挪威《晚邮报》3日写道,假使赫鲁晓夫想通过把三名中国外交官驱逐出莫斯科的办法来惹怒中国“兄弟”取消这次意识形态的双边会谈的话,那么他现在必然是失望了。毛泽东显然对举行会谈非常有兴趣,这并不是因为他渴望对冲突取得真正的或表面的解决,也不是因为他愿意从他的观点后退,他对苏联党的领导机构会向他们让步也不抱任何幻想,而是因为计划中的莫斯科会谈是剥夺苏联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导权的长期斗争中的一个舞台。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4日电】苏联今天第一次公开承认,它同北京的烈激的意识形态争端已使它同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政府的关系恶化了。
    苏联是在明天同北京的代表团举行“和”谈前夕在《真理报》发表的对中国政策的全面攻击中承认这一点的。
    苏共中央签署的这项声明指黄中国驻莫斯科的官员散发6月14日发表的就争端问题进行论战的信件从而“粗暴地违反苏联现行制度”。
    这个声明第一次在此间公开承认,两个共产主义巨人之间正在加深的裂痕可能导致在外交上的公开破裂。
    在这以前,莫斯科和北京的争论被公认为只是涉及两国的共产党的一个问题。
    《真理报》说明了苏联拒绝发表中国声明的原因。此间的报刊到今天为止甚至还没有提到过这个声明。
    此间的专家们说,在苏联报刊上承认北京和莫斯科之间关系的恶化,这实际上是一种空前的做法。
    专家们说,赫鲁晓夫总理对中国的“叫嚷战争”政策的新攻击同《真理报》的这篇声明对订于明天在这里开始举行的“摊牌”会谈都是不吉利的预兆。
    看来赫鲁晓夫已下定决心,甚至要冒着引起同中国公开决裂的风险去同西方进行和谈。


    【中央社台北3日电】新任美国海军军令部长麦克唐纳上将,于3日上午和他的夫人坐美军专机从琉球飞到台北访问一天。他将于今年8月1日,在华盛顿五角大厦就任海军军令部长。
    麦克唐纳上将在松山机场的记者招待会中说,他在美国海军中服役将近四十年,服役的地区大部分是在太平洋,可是最近已有九年没有到这个地区来,因此想在接任海军军令部之前到远东各国来访问,了解这里的情势和问题。
    他指出,美国对整个太平洋地区所作的承诺不会改变,‘假如有任何改变的话,也只是履行那些承诺的方式的改变,至于承诺的本身我还看不出有任何改变”。
    有记者问他,美国是否将以配有发射飞弹的潜艇援助中华民国。他说:“五年来,我一直是在欧洲,没有在华盛顿,我还不太知道这些事”。但是他说,至迟在明年美国的北极星潜艇将会调到太平洋服役。
    麦克唐纳上将当天上午拜会了美国新任驻华大使赖特、中国国防部长俞大维和参谋总长彭孟缉,下午拜会了中国海军总司令黎玉玺上将和美军协防台湾司令梅尔逊中将,并分别听取海军总部和协防部的简报,晚间参加黎玉玺上将夫妇的酒会。


    【中央社台北3日电】蒋总统和夫人今日下午在官邸,举行茶会款待新任美国驻华大使赖特夫妇和来华访问的新任美国海军军令部长麦克唐纳上将夫妇。
    【中央社台北3日电】美国新任驻华大使赖特上将,今日拜会国防部长俞大维博士,谈话三十分钟。


    【路透社北京5日电】(记者:凯利特—朗)中国共产党今天宣布,尽管俄国进行了新的“歪曲、指责和攻击”,它仍然将同苏联党举行意识形态会谈,这次会谈定今天在莫斯科举行。
    党中央委员会的声明宣布了这一点,从而消除了这里的新的猜测,即由于苏联昨天发表声明攻击中国,中国人仍然可能在最后一分钟使会谈破裂。
    新华社今天清晨在这里发表的声明说,已经责成“即将”赴莫斯科的中国代表团在会谈时答复苏联的指责。
    中央委员会责成这个七人代表团在会谈中,“以最大的耐心,尽最大的努力”取得协议。
    中国的声明是最近一段时期来措施最温和的声明。
    然而,这次会谈肯定将在冷淡的气氛中开始,许多人怀疑第一轮会谈是否会大大超出过去一周里的激烈争论的阶段,更谈不上讨论意识形态上的分歧。
    【合众国际社伦敦4日电】今天,共产党中国几乎立即拒绝俄国的新的指责。俄国指责说,北京政权在破坏中苏关系。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一项声明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不能同意苏共中央在声明中对中共中央7月1日声明的歪曲、指黄和攻击”。
    【美联社东京5日电】共产党中国星期五拒绝了苏联最近对北京的攻击。但是它同时声明,它将派一个代表团去参加在星期五开始的苏中意识形态会谈。
    这则声明是红色中国的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的。它是紧跟着苏联在星期四对红色中国进行两次攻击以后发表的。苏联的声明指责中国进行诽谤,干涉和恶化关系。
    然而,中国的声明说:“中国共产党不能同意俄国人的歪曲、指责和攻击”。
    【法新社巴黎4日电】这里收听到的新华社广播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立即发表声明,抗议苏联今天在说明驱逐五名中国国民的理由的声明中进行的歪曲、指责和攻击。
    【合众国际社东京5日电】在今天日本时间1点15分,共产党新华社用英语广播了中共中央的一项声明。
    它拒绝俄国关于中国人企图分裂共产党世界的新的指责。
    这是中国对苏联党发表的并且于星期四在莫斯科《真理报》上刊登的声明的回答,声明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进行了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