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7月24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新华社阿尔及尔22日电】阿尔及利亚《人民报》今天在第三版以显著地位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言人就苏共中央委员会7月14日公开信发表的声明》的标题下,刊登了7月19日中共中央发言人声明全文。
    这家报纸在刊登声明全文的时候在专栏中用黑体字宣布说:
    “基于这样的事实:即我们曾单方面地和零星地刊载了苏联的答复(指苏共中央委员会7月14日公开信),而这不能全面提供关于意识形态分歧的真实情况,并且基于莫斯科和北京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的事态发展,以及基于在各个方面由此而产生的后果,《人民报》将从明天起刊登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件的全文。
    “我们这种作法,是要让我们的读者了解近日来议论纷纷的这些分歧的实质和基础。我们将以中立态度刊登这些信件。
    “下面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苏联中央委员会声明(指公开信)的答复(指中共中央发言人声明)。我们在最近一期已经刊登了苏联共产党公开信的一些段落。”
    另外,阿尔及尔电台22日晚广播了关于中苏会谈公报的新闻。这家电台还广播,一家外国通讯社援引新华社的电讯: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自莫斯科回到北京。电讯说,代表团在机场在反对修正主义的口号声中受到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国领导人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阿尔及尔9日电】阿尔及尔电台今天下午详细地广播了北京于7月7日举行群众集会欢迎最近被苏联无理要求召回的5位同志的消息。
    早些时候,阿尔及尔电台全文广播了7月5日发表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声明。


    【本刊讯】法《战斗报》22日写道:“当中国代表们昨天抵达北京时,毛泽东亲自迎接他们。这一事件是重大的。在观察家看来,毛泽东来到机场具有重大意义。”
    【合众国际社东京22日电】(史密斯)新华社今天报道,共产党中国给予从莫斯科归来的谈判代表以空前的欢迎。中共主席毛泽东很难得地到北京机场亲自欢迎。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以及凡是在中国略有名声的人都到机场作出这次不寻常的表示。


    【本刊讯】巴基斯坦《展望》周刊最近一期发表了西拉朱尔·侯赛因写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就亚洲和非洲来说,中国已经取得的领先地位是相当惊人的,如果不是决定性的。如果说四月在雅加达召开的亚非新闻工作者会议说明什么问题的话,它说明俄国的影响现在在世界的这一较大部份处于最低潮。在雅加达可以明显看出,这个有点突然和急剧的下降不仅是由于俄国同中国的意识形态冲突,而且是由于赫鲁晓夫继续与同时跟西方大国度蜜月的印度勾搭。左翼人士中比较革命的分子一定会对苏联的立场采取悲观的看法。
    “可以理解,中国的外交在非共产党国家中是有魄力的,它在姊妹国家中是热切的。中国的想法是非常清楚的,即世界的未来在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领土及其政治和经济的解放。这个过程越快,帝国主义就越接近于结束,世界社会主义就越接近于胜利。它认为并坚持:争取全世界人民解放的斗争的速度不应该由于所谓经济合作而放慢——它的反对者们对这种态度作了“好战态度”“教条主义”“冒险主义”等等不同的描述。因此,中国抱有一种新的情绪,要促进同亚洲和非洲国家的友好和融洽关系。看来它是真诚的,并且认为这是一个信心问题。在今天,中国对这两个大陆的任何一个国家(当然印度除外)都是友好的,或者说并不是不友好的。这种趋势正在不断上升。
    “今年5、6月份,我作为巴基斯坦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团员,在中国逗留了一个月,在这期间,我注意到中国不同的社会阶层和政府都对巴基斯坦人民极其亲善。中国认为,巴基斯坦基本上是这样一个国家,可以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与它的人民友好。
    “同印度的宣传和战争歇斯底里的数量相比,中国看来是相当沉默的。它并不想对印度多费心思,它确信印度在亚非国际大家庭中明确地孤立起来。但是周恩来总理的这种论断是非常有意义的:印度不再是不结盟国家,并肯定与美帝国主义集团站在一边,由于印度的尼赫鲁和南斯拉夫的铁托,不结盟阵营可能妨害亚非的团结。这是为了警告苏联,也是为了警告不结盟集团。
    “中国对国际政治的态度,据它声称,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基础的,它甚至给人这样的印象,即中国是一个坚定的严守教义的人,而这一点的另外一个解释则是‘教条主义’。这并不一定是若干其它共产党国家——
    更不用说西方国家——所喜欢的。中国不愿向‘苏联路线’的各种解释让步。”
    从《红旗》中可以明显看出中国抱有不妥协的心情。它“不仅说明了中苏冲突的情况,而且也说明中国是多么坚定的严守教义。”


    【法新社纽约21日电】尼雷尔总统昨晚在纽约对美国广播公司发表电视谈话说,由于美国在整个非洲是以一个“具有伟大的理想主义”的国家闻名的,因此关于最近在亚拉巴马和密西西比发生的(宗族歧视)事件的消息使得大多数的非洲人感到“非常混乱”。
    关于最近俄国同中国之间意识形态上的分裂,尼雷尔说,“我认为,非洲在这个问题上将是完全中立的。我们愿意同中国友好相处,我们也愿意同莫斯科友好相处。”
    有人问,作为坦噶尼喀政府的首脑他是不是愿意接受共产党中国的经济援助,如果中国向他提供这种援助的话,他说:“当然,毫不犹豫。”他说,他也将毫不犹豫地接受俄国的援助。


    【本刊讯】《泰晤士报》7月22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独块石破裂了》,摘要如下:
    中国人和俄国人在经过两星期的断断续续的会谈以后分手时,情绪比他们会晤时更为激愤了。在他们会晤时,互相指责的新高潮使直接的攻击公开化了。在会谈期间,俄国人故意以最公开、在中国人看来也是最侮辱性的方式来强调他们的分歧。为了证明他们认为同西方和解是有价值的,他们以种种乐观和善意的表示欢迎了哈里曼和黑尔什姆勋爵。他们并请了一个印度代表团到莫斯科去会谈军火供应问题。
    尽管看来在党和国家方面都在每况愈下地走向决裂,但是正式的决裂不大可能。
    鉴于中国人显然打算继续进行他们的运动,来把其它人争取到他们的列宁主义真理道路上来,因此兴趣就自然转向他们已经有和可能争取到的追随者身上来。赫鲁晓夫先生在指责他们在全世界搞颠复时,列举了比利时、意大利、澳大利亚、巴西以及美国共产党为例说,那些党中有亲华派。
    现在中国和俄国之间的争吵是这样引人注目,以致共产党世界其余部分的趋势被冲淡了。但是不管中国今后同俄国的关系怎样,最近几年的潮流必然会继续下去:每一个党都必须根据它自己的理由来选择自己前进的道路。


    【本刊讯】英《卫报》22日刊载了佐尔扎写的一则评论,摘要如下:
    共产党中国昨天指责苏联企图煽动中国人民和党员起来反对他们的领导。
    中国的指责比赫鲁晓夫的更为明确,赫鲁晓夫上星期说,有人企图想改变苏联的领导,但没有得逞。
    中国的指责是以报道俄国人对于争端的最新发展的言论为形式发表的。中国指责说,苏联报纸发表了“明目张胆地企图煽动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党员起来反对自己亲爱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言论。”
    由于这些苏联报刊文章是由莫斯科电台向中国广播的。这种关于“煽动”的指责从法理上说是对的。
    就苏联方面说,赫鲁晓夫先生上星期说,一些“聪明人”认为,如果他们向全党呼吁说谴责对斯大林的迷信是错误的,那么全党马上就会罢免中央委员会。但是那些想改变苏联领导的人的活动是徒劳的。
    显然,中国人不可能希望越过苏联的领导而连续不断地向苏联人民呼吁,但是苏联可能有不少的高级官员,他们对于赫鲁晓夫的改革的看法不是太赞许的。


    【美新处23日电】(美国之音新闻分析员:登拉维)题目:中苏会谈结束
    在中苏会谈在莫斯科开始之前,人们就对于这个会谈如何结束进行了几个月的猜测。
    结果证明最接近于正确的是这种预测:既不会和解,也不会分裂,会在结束的时候发表有礼貌的联合公报。
    会谈产生的主要公开影响是,强调说明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走分裂的趋向。
    在历史上,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只有一个权威的声音。将近半世纪来,拥有权威性声音的是莫斯科。而现在它受到了北平的声音的挑战。已经发生一场争夺世界共产主义的唯一权威性声音的斗争。这就是说,已经产生了一种两国首都正在寻求世界各国、共产党支持的局面。观察家们发现,分裂成亲苏派和亲华派的趋向在日益增长。作为证明,他们提到
    了在像意大利、比利时和巴西这种国家的共产党内部目前正在进行的争论。
    中苏会谈的后果加强了这一印象:共产主义世界内部的分歧是深刻的、旷日持久的、而且可能蔓延。共运存在着分歧。但是哪怕是严重的分歧,世界其余地区的警惕也决不能因此而有所放松。


    【本刊讯】锡兰《每日太阳报》17日刊载锡兰前驻华大使佩雷拉写的一篇题为《中苏分歧的原因》的文章,摘要如下:
    看一看导致这次会谈的分歧造成的原因是有益的。这不是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一个问题,这是关于社会主义国家在某些方面执行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问题。某些共产党执政的国家认为在管理政府的某些问题上需要作某些改变。首先提出修正主义主张的是南斯拉夫。
    现在对苏联提出了指责,说它实行了同1957年和1960年声明背道而驰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赫鲁晓夫执行和平共处政策的做法特别受到了中国的批评。中国担心,这种修正主义对国际共产主义是最大的威胁。
    如果俄国向印度供应军事装备,这将是对共产党国家的团结的一个巨大的打击。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永远应当加强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互助并表明它们拥护和平和反对帝国主义。
    可以看出,当赫试图引导共产主义世界甚至超出1957年和1960年声明的限度的同时,已经为建立东方共产党的领导地位铺平了道路。
    阿尤布最近说的一些话是重要的。他说,“现在,小国被迫去寻求中国的友谊。其结果将是共产主义的扩散。”我国虽小,但处于重要的位置。我们的任务是为我们将来发展的利益巧妙地利用这种有利条件。


    【法新社贝尔格莱德十六日电】外交人士今天说,南斯拉夫要在今年年底在贝尔格莱德组织第二次「不结盟国家会议」的活动可能受到中苏冲突的妨碍。
    南斯拉夫政府一直在大力宣传再举行一次类似于一九六一年九月在这里举行的那种会议的主张,其目的是要让世界的「小国」在解决冷战问题中发挥影响。南斯拉夫人认为,举行这样一次会议的目的,将是加速走向国际和缓的运动,目前在莫斯科举行的三国禁试会议就是这种和缓的范例。
    可是外交人士说,若干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不大愿意参加这样的会议,因为这可能得罪北京。这些国家认为,这样一次会议的目标看来是在突出人民中国的「孤立」。因此他们建议把它推迟两三年。
    此外,有些国家认为目前没有必要举行一次不结盟国家会议,因为诸如亚的斯亚贝巴非洲最高级会议和开罗经济会议这样最近举行的一系列区域性会议开得很成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