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6月4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5月22日刊登一篇《中国文学在日本》的文章,摘要如下:
    一千多年来,中国文学在日本的流传,从汉诗汉文开始,一直到现代新文学的翻译出版和文学理论的研究,有很长的发展过程。在中国文化繁荣的唐代,中国和日本文化交流频繁,中国的典籍和文学作品陆续传到日本。在日本,学习汉文并进而欣赏中国文学的人也日渐增加。小说之中《水浒》最早
    中国小、说、戏曲等传入日本,并被翻译流传的,最早的一本大概是《水浒传》了。在十七世纪中叶,已有“通事”(译员)口头传讲《水浒传》故事。十八世纪初,作家冈岛冠山开始翻译《通俗忠义水浒传》。到现在,日本已有十多种《水浒传》的译本和翻印本。
    早在日本江户时代(十九世纪初),日本文学界已知道《红楼梦》这部巨著,到明治二十五年(1892),日本的《文学杂志》发表了岛崎藤村摘译的该小说第十二回“风月宝鉴”的一段。以后先后出版的都是摘译。第一部全译本是松坂茂夫历时十五年才完成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
    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明治年间,有古城贞吉的《中国文学史》和?G川临风的《中国小说戏曲史》出版。曾在中国留学的日本汉学家和元曲专家盐谷温,除了在1919年出版他的《中国文学概论讲话》以外,还曾全译出版《桃花扇》,并与宫原民平合译和注解《西厢》、《琵琶记》等。对红楼梦曹雪芹的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文学在日本的传播进入了新的阶段。除了古典文学继续被广泛地翻译出版和进行有系统的研究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和文学理论,在日本的被介绍和传播,有了空前的规模。在古典文学方面,平凡社编的《中国古典文学全集》三十三卷已在1960年出齐,这部全集包括:《诗经》、《楚辞》、《左传》、《史记》、《水浒传》、《三国志》、《西游记》、《红楼梦》、《儒林外史》和《戏曲选》等。不少书店出版了研究中国文学的工具书,如辞典、年表以及对个别作家和作品的研究文集等。仅对《红楼梦》及曹雪芹的研究,就发表过几十篇专论。大量翻译当代文学作品这些年来,日本文学界和出版界对现代和当代中国文学作品,进行了有系统的翻译研究和出版。1954年,日本出版过中国现代文学选集。1962年,平凡社完成了卷帙浩繁的《中国现代文学选集》,其中除了收入一部清末的小说《孽海花》之外,都是五四运动以来的作品。这部选集里有:《鲁迅集》,《五四革命文学集》,瞿秋白的《海上述林》,郭沫若和郁达夫的选集,茅盾的《子夜》,曹禺的《日出》,巴金的《残月》,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李家庄的变迁》,曲波的《林海雪源》,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李六如的《六十年的变迁》,等等。这部选集的最后几卷是:《人民公社文选》、《诗和民歌集》,以及《少数民族文学》。饭冢书店最近出版了编译的《中国现代诗集》。较有系统地介绍了臧克家、袁水拍、李季等诗人的创作。
    最近在日本文坛和广大读者中受到重视和喜爱的,还有梁斌的《红旗谱》,杨沫的《青春之歌》,冯德英的《苦菜花》等。柳青的《创业史》、吴强的《红日》等已被列入《世界革命文学选》。正在翻译中的还有罗广斌、杨益言的《红岩》。列入翻译计划的有梁斌的《播火记》,欧阳山的《三家巷》和《苦斗》等。
    许多中国当代作品在日本受到了很高的评价。例如陶承的《我的一家》翻译出版后,在日本读者群众中博得很普遍的喜爱。对研究工作极为重视
    关于现代中国文学的研究,日本文艺界也极为重视。从1945年起,在日本先后成立了一些团体,如“日本中国学会”、东京大学“中国文学研究室”、都立大学“鲁迅研究会”,以及“中国文学评论社”等等。这些团体都把研究和介绍现代中国文学,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
    (小标题是原有的——本刊编者注)


    【美联社纽约4月7日电】今日宣布:由于卡尼董一家公司的赠金,今秋南加州数个中等学校将教授中文与日文——世界上使用中国语言的人比其他任何语言都多。该公司说,该公司赠给南加州大学为期三年的十八万美元,将部分用以训练中文及日文的教师。
    该宣布中说,五年前教授中文的美国中等学校只有五个,教授日语者更少。现在教授中文的中等学校已有七十五个,今秋之后将有少数几所学校开始教授日语。


    【路透社伦敦5月16日电】九十岁的英国哲学家、和平主义者罗素伯爵,今天获得了授与卡尔冯奥谢斯基的诺贝尔和平奖金奖章。


    【法新社马萨诸塞州南哈德莱5月31日电】联合国秘书长吴丹今天在霍利奥克山学院毕业典礼大会上讲话时说:“不共处就只有不生存。”
    他又说,“我们今天需要做的就是实行政治容忍以便达到意识形态共处的目标,作为我们这个星球上生存的首要迫切任务。”他说,世界上的大问题只能在信任而不是猜疑的气氛中解决,只能通过“会谈、谈判、互相让步、互相和解和互相妥协”解决。
    “在我们的时代不可能有一个可以吓倒美国和俄国这两个巨人的世界权威。看来可能做到的只是运用这两个巨人的力量来支持一个能防止其它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制度。
    “看来首先必须采取的一个步骤就是设法消除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成为国际关系显著特点的冷战”。
    吴丹指出十九世纪资本主义的许多对劳工的罪恶已被废除。他接着说:“另一方面,我认为共产主义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例如,今天世界上有许多共产党人不相信社会的两个对立制度之间的战争是不可以避免的。”他又说,“在苏联,领导人谈的是竞争性的共处。”
    他说,但是,双方仍然在意识形态上执迷不悟,都深信对方是战争贩子,因而保持着原子军备竞赛,给全人类带来了危险。
    【路透社马萨诸塞州南哈德莱2日电】吴丹今天要求建立一个美俄支持的世界机构,以使人类免遭热核浩劫。
    他在一篇在霍利奥克山学院发表的演说中说,“必须在核军备竞赛由于核武器扩散到更多国家,或者是由于无法控制的武器发展而变得不能控制之前,找到某种制度来限制和控制核军备竞赛。”
    吴丹说,除掉局部性的小规模战争以外,战争已不再是实际可行的了,因为,任何大规模军事行动都可能会以“自杀性的冒险”而告终。
    他说,“因此,我们必须设法在目前的世界组织的限度内成立一个世界机构。
    “同任何其他政府制度一样,一个有效的世界机构,必须以实力为基础。”


    【南通社巴黎2日电】法国社会党今天在这里结束的第五十四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说,仍然“不存在同共产党达成政治协议和共同行动协议的必要条件”。
    【法新社巴黎2日电】社会党第54次代表大会通过的策略是:对共产党进行考验(人们预料到它会发展民主),在反对戴高乐主义的共同斗争中,象接受其它反对派政党的支持一样地接受共产党的支持,但既不同共产党签订条约,也不制定共同行动计划。
    全体一致反对戴高乐主义。修改党章问题推至一年以后再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进行。下次会议还要研究社会党改名问题,目前它叫作工人国际法国支部,以后可能叫作社会民主党。
    关于旨在建立平衡的总统制的修改宪法问题也将推迟到以后解决。这一来,许多问题搁置起来了。
    对苏联,社会党采取象对法国共产党一样的态度。
    【法新社巴黎2日电】社会党代表大会确定它在国际方面的立场时,反对批准1月22日签订的法—德条约,代表大会既认为这项条约对两国之间的关系无益,也认为它对欧洲建设是危险的。代表大会指出:东西方关系从1961年以来在一定程度上是踏步不前的。代表大会又说,裁军没有取得重大进展,这既是由于苏联因循守旧,也是由于西方外交缺乏主动性。
    社会党代表大会认为:现在应该“迫使苏联进行会谈”,即必须实行这样一种政策:1、就德国、柏林、欧洲安全和裁军问题系统地和公开地谋求达成协议的可能性。2、采取积极发展东西方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流的政策。
    【路透社巴黎2日电】法国社会党采取了一个同共产党人合作的步骤,那就是在决议中说,在面临具体危险时,“不排斥”同他们采取共同的防御策略。
    观察家们说,这一点意味着社会党人在选举中将接受共产党人的暗中支持。


    【本刊讯】法共《人道报》5月30日评论社会党指导委员会提出的纲领时写道:“纲领表明,我们两党就主要问题提出了共同的权利要求。无论是争取提高生活水平还是实现新闻自由,无论是为了把垄断企业国有化还是实现真正的教育改革,无论是为了平衡税收还是尊重工会权利,以及实现普遍和有监督的裁军,我们都要求采取类同的、相近的或相似的措施。我们彼此一样,我们努力争取达到的最终目的是实现没有阶级的社会”。
    《人道报》在5月28日写的一篇评论中认为“共产党人和社会党人的共同行动”是“前途的关键”。这篇评论写道:“过去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今天的新条件下,应当使我们不仅取得胜利而且也要建设,并且不放弃我们的主张、信念,也不能使我们不再是我们的原样。共同行动要求谅解——对共同的东西、对共同选择的目标和对共同一致决定的方法取得谅解。只要我们在打败个人专权之后能够共同实现这个纲领,那它就不是这些人的纲领或那些人的纲领,而是这些人和那些人的纲领。
    这是空想吗?通过民主人士的团结而得到的巨大进展、对大部分主要问题观点上的一致,都证明了恰恰是相反。议会制,使人人受教育的学校改革,提高生活水平,市镇自治,大工业垄断企业和大实业银行国有化,法国广播电视台的民主规章,全面、同时和有监督的裁军,社会党人和共产党人有多少共同权利要求,我们有多少需要并肩斗争争取实现的共同目标啊”。


    【法新社日内瓦5月31日电】美国代表斯特尔今天拒绝了苏联提出的把地中海无核化的要求,并且要求裁军会议“会谈有某种被普遍接受的可能的现实措施”。
    他认为,就所提出的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建立“热线”达成协议是“现实措施”。在这方面,他还提到美国的关于预先通知“某些”军队调动,以及苏美互派军事代表团的建议
    斯特尔是在今天举行的裁军会议第139次全体会议上说这番话的。这次会议象通常在星期五举行的一样,是完全研究所谓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附属措施的。
    苏联首席代表查拉普金在会上发言时重又提出了苏联关于华沙条约组织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之间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要求。


    【本刊讯】香港亲蒋报纸《真报》5月9日刊登陈纪莹写的关于台湾文学界情况的文章,摘要如下:
    自由中国文艺界于过去十四年中,无容讳言,一切成就距离理想还相当遥远,属于作者本身的,现在部分文学创作正被三股潮流淹没着。这三股潮流已在我们社会中间撒下毒菌;在青年心里,投下暗影,直接间接造成文坛的混乱。
    哪三股潮流?答:“逆流”、“斜流”与“下流”。什么是文学创作中的逆流?答:“历史小说”。什么是文学创作中的斜流?答:“武侠小说”。什么是文学创作中的下流?答:“黄色小说’。
    让我先说历史小说。我们很不赞成如同目前台湾各报所刊载的历史小说。因为那种写法既无助于了解历史,相反地,却容易使读者曲解历史。至于背景的误用,语言的不合时代,以及故意选择才子佳人为主要题材,夸大色情描绘,令人读了,不辨今古。这股逆流正在台湾泛滥。它所散布的毒素,可以说与黄色小说等量齐观。
    再谈武侠小说。时下各报刊所登载的这类作品,好的固然也有,坏的更多。因为这些作者,大部分既缺少实际体验与相当知识,更无新鲜手法,创造新的典型,无非根据前人著作,东抄西篡,改头换面,甚至原封不动,照录无误。
    最后谈黄色小说。黄色小说之有,非始自今日,但盛于今日。


    【法新社巴黎3月27日电】巴黎东方语文学校教授及研习中文的师生们,今天抗议某些中国语文奖学金的取消,并要求在各中学普遍教授中国语文。


    【法新社纽约5月6日电】已故美国作家福克纳的《掠夺者》今天获得了1963年度普利兹文学奖,这是美国的最高文学奖。
    芭布拉塔克曼(女)的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作品《八月的枪声》获得了普利兹历史作品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