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6月25日参考消息 第1版

    【路透社北京24日电】(记者:凯利特—朗)中国共产党报纸今天进行了强烈的“反修正主义”的攻击,同时仍然未报道苏共中央委员会上周全会的结果。
    各报用通栏的、一英寸高的大标题报道昨天的中国—北朝鲜党和政府的声明,声明重申了中国人在下月与苏联举行的重要的意识形态会谈中将要采取的“强硬”路线。
    它们还在头版刊登了关于这个声明的长篇社论,《人民日报》称声明是“一个充满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的光辉文件”。
    外交观察家说,报纸的这种版面表示中国党抱有不妥协的心情,它并未为苏联提出的它进行了诽谤性的和毫无根据的攻击的指责所动。
    《人民日报》社论特别强调昨晚的声明中谴责共产党世界与“美帝国主义”达成谅解或者使和平共处成为共产党国家外交政策主要之点的任何企图的那几段话。
    它还特别提到对苏联与南斯拉夫共产党人进行和解的行动进行了一次最强烈的间接批评的那一段话,这段话称这种行动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背叛”
    。
    【美联社东京24日电】(记者:罗德里克)中国人最近发表的攻击表明,北京不大想马上和解,而是比以前更加急于要把争端放在各国共产党的一次盛大的集会面前。
    中国的刘少奇主席和北朝鲜的崔庸健委员长星期日发表的联合公报说:“双方真诚希望,中苏两党的会谈能够取得积极的成果,为召开兄弟党国际会议准备必要的条件。”
    如果这种会议举行的话,那末中国现在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在做什么事情来拉拢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路线的支持者。
    中国人由于卑微地追随卡尔·马克思的陈旧的理论,而往往被俄国人称谓“教条主义者”。
    中国人现在对这个字眼下了新的定义,用来称呼支持赫鲁晓夫的那些党派。
    中国—北朝鲜的公报在谈到北京所谓的“教条主义者”的时候说,“他们不动脑筋、不研究全部有关事实。”
    “对国内外的重大问题,人云亦云、亦步亦趋,使党脱离实际、脱离群众。”
    俄国人星期六在结束他们的中央委员会会议时宣布,中国人对他们的攻击是“毫无根据的、诽谤性的”,并宣布,他们在即将举行的会谈中将坚持反对北京的立场。


    【日本新闻社东京18日电】日共中央机关报《赤旗报》18日在第一版刊登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3月30日来信的复信摘要。
    摘要是根据亚细亚通讯社据新华社报道的翻译稿刊登的。
    【日本新闻社东京18日电】星期三《赤旗报》将以整版篇幅刊登中国共产党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件摘要。《赤旗报》编辑部根据亚细亚通讯社报道摘出了长达一万六千字(日文)摘要。
    在刊登这个摘要的同时还宣布将在7月初出版的一期《世界政治资料》半月刊上刊登中国共产党信件的全文。


    【本刊讯】西德《法兰克福汇报》23日在第二版发表哈·哈姆乌的关于中苏关系评论,摘要如下:
    克里姆林宫不发表中共6月14日致苏共中央信的决定,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引起了不同的反应。除罗马尼亚的领导以外,东方集团中忠于莫斯科的党,都急忙发表苏联的决定,以此表示他们完全赞同。北京和地拉那出于完全不同的原因,也公布了苏共中央的声明。中共中央和它在巴尔干半岛的卫星国以此来再次强调他们是多么自信,以及他们与苏联相反,决不害怕向自己的读者公布他们思想上的对手的观点。
    同时,北京正在作一切努力,向全世界说明在6月14日声明中精确地阐明了的毛泽东主义者的纲领。显然,声明的各种译文是很早就准备好了的,所以在一发表以后就能立即散发给一切感兴趣的人。北京电台持续不断地用各种语言,特别是俄语来攻击苏联的总路线。观察家在星期四觉察到,莫斯科停止干扰西方的广播。据猜测,克里姆林宫已经把干扰电台转向他方。今天在莫斯科看来,肯尼迪的演说——
    《真理报》刊登了美国总统最近的演说——的危险性小于中国共产党人的陈述。
    无论如何,由于毛巧妙地选择了时间,他的纲领性声明使苏共中央全会的议题有了急剧的改变,使克里姆林宫处境窘迫。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24日在“国外新闻栏刊载了该报记者23日从维也纳发回的一则报道,题为《罗马尼亚又不跟俄国走;拒绝封锁中国党关于意识形态的信件》,摘要如下:
    虽然莫斯科决定不发表中国共产党一周前交给俄国党的信,但是罗马尼亚党报《火花报》以三栏篇幅摘要刊载了中国人在信内提出的要在下月莫斯科意识形态会谈中加以讨论的二十五点。
    这件事证实,在某些方面,罗马尼亚继续在奉行一种同俄国不同的方针。《火花报》并不是始终同样急迫地发表苏联所有声明的——赫鲁晓夫先生宣布关于东欧经济一体化这件事几乎完全没有刊登。没有改变
    可是罗马尼亚发表中国的信件并不意味着,罗马尼亚人就将转到中国那一边,或者他们将支持中国人在信内提出的所有问题。在共处—核战争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世界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上,他们最近重申他们完全同赫鲁晓夫先生意见一致。
    他们进行的改善同西方的关系的努力,他们提出的在巴尔干半岛建立无核区的建议以及他们希望扩大同西方的关系,这一切全都是适合赫鲁晓夫先生的和平共处概念的。
    然而他们虽然赞成共处,并正在想法奉行一种比较灵活和和解性的外交政策,他们却不同意赫鲁晓夫先生的非斯大林化的主张,不同意他处理总的苏联集团内部关系的办法,具体说处理同中国的关系的办法,而尤其是不同意他的关于东欧经济一体化的计划。
    在整个中苏争执的过程中,罗马尼亚人一直奉行一种谨慎的政策,只是在绝对必要时才公开站在赫鲁晓夫先生一边,但即令在这样的时候,他们也表现出比共产党集团其他成员要克制一些。这不仅由于如一位官员最近所说的要“避免丑闻”的愿望,还由于罗马尼亚的一种特有的态度,即希望对莫斯科保持独立——这也是一种对赫鲁晓夫先生施加压力的形式。没有使领导人相信
    俄国人已特意要消除使罗马尼亚人发牢骚和抱怨的原因,苏共代表团最近去罗马尼亚访问是打算要修补两国之间的关系的。可是,关于经济一体化的分歧意见显然没有消除,罗马尼亚领导人仍然不相信他们将在“社会主义分工”中得到好处。
    罗马尼亚人——他们的报刊通常在数天后就报道莫斯科或苏联集团中的演说或事件的——现在居然决定发表中国的信件,这确是多少使人轰动的消息。因为莫斯科已决定不发表这封信并解释了不发表的理由,所以罗马尼亚决定发表是公然冒犯赫鲁晓夫先生。
    (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
    本刊编者)


    【法新社东京24日电】昨天中朝联合公报所宣布的以北京为中心的亚洲共产党轴心的空前的加强使日本感到意外。
    这里的政治观察家通过北朝鲜“农工党”(劳动党)去年12月的一项声明已经知道平壤政权在共产党意识形态争论中支持北京,但是他们说,星期天的公报声称在看法和目的方面的一致在规模上是空前的。
    他们还注意到北朝鲜派遣副委员长朴金哲到河内去加强刘少奇在访问北越期间所准备的关系。
    他们说,在重要的莫斯科会谈的前夕,蒙古现在仍然是忠于赫鲁晓夫的唯一亚洲共产党。
    在北京公报中对日本进行的攻击是共产党中国政府在好多月来第一次公开敌视地提到这个国家。政治分析员感到困惑,不能断定它是预示平静的中日共处的终结呢,还是它只是在口头上赞同北朝鲜不断对日韩会谈进行的谴责。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二十二日电】《战斗报》在二十三日发表的一篇评论中说,值得注意的是,肯尼迪总统谈到需要更加现实地对待世界基本问题的话,遭到美国极右政客和中国报纸的同样猛烈的攻击。报纸得出结论说,反共十字军和世界革命的言论贩子已经站到同一立场上,虽然他们所使用的词汇和论据非常不同。《战斗报》写道,他们的共同点是冷战,因为他们都认为,唯有冷战才为它们的政策提供良好的前景。
    报纸强调指出,来自左的立场的对共处政策的攻击的效果是同来自极右立场的攻击完全相同的,这一事实完全表明,左倾批评家使用的超革命词句是同国际劳工运动的利益毫无共同之处的。《战斗报》强调说,此外(不久前发表的中共中央的信)对共处政策的全面攻击只会帮助世界最反动的势力,也就是帮助那些由于自己的自私原因而反对和平和诸如结束核试验这样的积极措施的右翼极端主义分子。


    【美联社莫斯科22日电】(记者:赛佛森)苏联坚决拒绝了中国共产党在他们的意识形态争吵中提出的要求,从这件事看来,两国在7月间会晤时将没有谈判的余地。
    莫斯科采取这种立场正是在有迹象表明苏联方面的共产主义集团的团结有了某种恶化的时候。罗马尼亚在苏联集团中采取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措施,发表了北京对赫鲁晓夫总理的和平共处政策发出的最新攻击性信件的详细摘要。
    西方观察家说,俄国人看来在遭受北京的宣传攻击的情况下一心想要顽固地坚持他们的立场。
    罗马尼亚在这场苏中争吵中一直显示出这样一种倾向:它将保持它通向北京的路线畅通无阻。
    有消息说,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也对赫鲁晓夫同中国人的争执感到不快,并且对扩及整个集团和在这两个国家中引起不安的苏联的非斯大林化运动感到不愉快。
    克里姆林宫同像意大利和波兰这样的自由倾向更浓的党也有麻烦,意大利人和波兰人坚决支持莫斯科反对中国人,但是他们不满意苏联在知识分子和艺术自由问题上所持的强硬方针。


    【本刊讯】最近一期的印度《联系》周刊在它的「共产主义世界」一栏中刊载一篇题为《北京的反苏宣言》的文章说:「上周在莫斯科递交给中央书记苏斯洛夫的信件,据认为是概述了中国人希望在预定七月五日开始的双边会谈中考虑的问题。实际上,它全面谴黄了苏联不仅在外交方面而且在内政方面的政策。」
    文章又说:「一、中国领导人并不想与苏联达成任何种类的协议。二、他们甚至不想举行两党会谈,他们所寻求的是一种对质,这种对质应当是在他们所寻求的国际会议上进行摊牌的前奏。三、中国领导人并不在乎、事实上甚至可能欢迎断绝与莫斯科的一切联系——因为这将使他们有机会谴责苏联是分裂者。四、中国领导人即将宣布,苏联已蜕化为资本主义国家,成为「广大中间地带」的一部分,在这个地带,中国人能够随心所欲选择他们的盟国和敌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