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8月18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法新社哈瓦那16日电】古巴共产党在前独裁者巴蒂斯塔总统任期内遭禁多年后,今天在卡罗特罗总理的革命政权下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
    出席“古巴人民社会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有大批外国共产党代表,其中有中国共产党的代表伍修权。
    代表大会在听取总书记布拉斯·罗加的报告后将讨论党纲并选举新的执行委员会。
    古巴共产党在遭巴蒂斯塔禁止之前,在选举时得到二十万张选票,并在参、众两院占有一些席位。
    目前,它是在这个国家中的唯一有组织的政党,虽然古巴广大群众支持以卡斯特罗总理为首的组织松散的“7月26日运动”。
    这两个集团之间的关系在公务上彼此真诚相处,共产党人最近要求参与草拟政府的革命战略。
    【路透社哈瓦那15日电】古巴人民社会党党员人数通常是在三万左右(和卡斯特罗执政前其他政党的人数比起来相对地小),但是,毫无疑问,今天这个有纪律的党比任何其他时候都更具有实力影响。该党的全心全意支持卡斯特罗政权,加上该党的攻击“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路线,无疑地已经增加了它的影响,特别是在工会方面。今天该党正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因为政府采取了和苏联等国以及共产党中国的紧密联系的政策。此外,政府领袖还一再声明古巴的“人民民主是真正的民主,它胜过所谓真正的民主”。


    【美联社华盛顿15日电】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星期一说,他对老挝的局势——那里的军事反叛集团已经控制了政府的首都——没有意见可发表。
    【法新社伦敦15日电】外交部今天说:如果老挝新政府是根据宪法而成立的话,就无需英国重新给予承认。
    外交部发言人在提到报载老挝国王已要求富马亲王组织内阁的消息时说,英国是承认老挝王国政府的,因此没有必要重新承认一个由国王选定的首相所组织的政府。
    【路透社伦敦15日电】一个通常可靠人士今天在这里说,英国政府将欢迎在富马亲王领导下、具有中立主义倾向的一个老挝新政府,认为这是解决目前危机的最好出路。
    据说,英国支持老挝和柬埔寨的中立的作法是符合1954年日内瓦会议的决定的。
    据悉,英国已把它对印度支那的看法转告了曾陪同泰国国王上月来这里进行国事访问的泰国外长科曼。
    据说,这里有人感到不安,认为目前的骚乱可能造成关于老挝问题的另一次国际危机,可能加强寮国叛乱分子的活动,或者可能使右翼分子从事煽动活动,使这个国家分裂为二。
    如果富马组阁成功,这里希望这些可能性都可以避免。
    英国一直在就老挝局势同某些西方国家政府进行接触,但是还没有收到关于东南亚条约组织举行具体讨论的消息。


    【法新社圣约瑟16日电】今天获悉,美国已草拟了一项决议案,目的是要防止美洲国家组织的任何成员国促进对西半球内部共产主义的干涉。
    这个决议草案是针对古巴的,虽然没有具体地提到这个国家的名字。
    这项决议草案正在各代表团中散发。
    约十二个国家的代表团已答应支持这项决议草案,该草案强调,在面临美洲大陆外部的国家进行共产主义渗入的威胁的情况下,必须加强美洲国家间的团结。
    可是消息灵通人士暗示,最后可能通过一项更加率直的决议。
    观察家们说,各代表团中间的情绪有利于对古巴政府采取严厉措施,该政府最近对西半球的其他国家进行了许多攻击,并表现出完全无视区域体系。
    【路透社纽约16日电】“华盛顿邮报”说,“美国设法在会议上谋求解决它同古巴之间的争吵时不能做得太猛烈或太过份。”
    “邮报”说,“不管通过什么决议,都不可以提及卡斯特罗或古巴——这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古巴革命在南部仍然得到相当大的群众支持。”
    “如果外交部长们太公开地谴责古巴,其结果对卡斯特罗可能并不是致命的,但是对泛美体系倒可能是招致毁灭的。
    “在许多拉丁美洲人看来似乎北部大国用大棒迫使它的邻国去反对一个革命,理由是因为美国的财产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美联社华盛顿15日电】外交人士星期一说,正在计划一场共产党的示威以便在美国国务卿赫脱抵达哥斯达黎加举行。
    权威人士说,哥斯达黎加政府已布置它的军队警戒,以应付可能爆发的形势。
    【美新处华盛顿15日电】国务卿赫脱在启程前往哥斯达黎加前发表谈话如下:
    “将于星期二开始的美洲外长协商会议是头等重要的,它们不仅对美洲国家组织和美洲各共和国是重要的,而且对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是重要的。
    “在圣约瑟,美洲国家的代表们将寻求进一步的办法,根据这些办法,一个自由的国家集团将能实施它的基本的行动规则和对付大陆外的干涉的威胁。我相信,外长们由于认识到本半球的幸福和本半球各国人民的理想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将会正视这些威胁,并采取行动来重新肯定美洲各共和国在保卫泛美集团的安全和原则方面的团结。”


    【美联社圣约瑟15日电】西半球外长们星期一开始举行非正式的会谈,以寻求处理因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古巴所产生的问题的共同基础。
    八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已经抵达此间。
    古巴外交部长罗亚说,“我们是作为控告者而来的,而不是作为被控告者”。这似乎会引起一场反对美国提出谴责的新爆发。
    【合众国际社圣萨尔瓦多15日电】萨尔瓦多外长说,该国将在这次泛美会议中维护不干涉的原则。


    【法新社圣约瑟15日电】圣约瑟外长会议各国代表团目前正在研究是否可能成立一个美洲国家组织监督委员会,来负责保证多米尼加共和国的稳定。这项提案同时有两个优点:一方面可以满足委内瑞拉政府的要求
    ——它一向主张严厉制裁阴谋刺杀贝坦科尔特总统的政府;另一方面,可以造成一个可能成为对古巴政府的严重警告的先例。
    这项研究中的提案是委内瑞拉的立场和某些政府的主张之间的一个折衷方案:委内瑞拉要求完全孤立多米尼加共和国,而这些政府则寻找比较广泛的解决办法,以使多米尼加人民免于完全落入当今领导人的淫威之下。监督委员会可以派美洲国家组织的军队到这个岛上去,以免发生叛乱。


    【新华社伦敦16日电】“每日邮报”16日发表了韦克福德写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老挝有了一个新政府。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大概会承认这个新政权,但是它同西方实行合作的前景是不光明的,因为昨晚美国对贡勒提出的驱逐“外国人”的威胁感到不快,并且暗示要“重新估计”对老挝的援助。
    共产党中国则大肆宣传,周恩来总理保证支持老挝人民“摆脱美帝国主义控制和奴役的斗争。”


    指出只有对两党候选人都采取猛烈抨击的态度,以及强调指出进行斗争的必要性,才是符合人民的利益的。
    【本刊讯】美共“工人周报”8月14日刊载了美国共产党对选举形势的分析。摘要如下:
    共产党在上星期周末举行的全国执行委员会会议上通过的声明说:
    (一)今年1960年的政治形势,同过去选举的形势大不相同。……我们不能忽视世界规模上的力量对比已经改变,以及世界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的日益不利的处境。
    这是造成政治上的不稳定和导致政治上的重新集结的压力的新因素,能大大改变政治局面。
    (二)在评价两个老政党——特别是民主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时,单单看到从属于垄断资本主义的政治工具统制着这些代表大会并提名历来同反动的国内外政策勾结的人充当总统候选人,那将是不正确的。
    事实上,两种强大的势力,对这些代表大会施展着比以往任何时候为大的压力:
    (甲)以洛克菲勒为公开的代言人的垄断资本家。
    (乙)我们在美国的自己的和平拥护者、黑人、工会、老年人、农民,则要求和平、民权和其他社会立法。
    虽然反动派在选拔候选人和保持它们对政党的牢固的控制方面是得胜了,但是它们被迫在纲领上作出的让步,将在它们整个执政期间困扰它们,并且足以激起争取实施这些让步的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
    从较长远的时期看来,这些让步能大大有助于在政治上启发群众,大大有助于造成对争取建立劳工—农民—黑人政党——一个团结所有反垄断的力量的农民——劳工党的更大的支持,和形成争取建立这样一个政党的运动。
    (三)我们党对待随着1960年竞选运动而产生的一切问题的群众路线,应该以如下的两项主要考虑为基础:
    (甲)我们怎样能接近和影响工人、黑人、农民、老年人、青年、开明人士、进步分子以及比较广泛的“左派”并同他们合作,来促使他们投入运动。
    (乙)我们怎样能通过这种种努力来帮助基层的独立政治运动进一步成长壮大。
    (四)根据今年的竞选所处的环境、尼克松和洛奇以及肯尼迪和约翰逊这两对候选人都是采取“军事实力”或增加几十亿军费的冷战立场并且是反共的,我们的党如果直接地或间接地表示支持这对或另一对候选人,都将是错误的。
    ……唯有对尼克松和肯尼迪这两对候选人都采取猛烈抨击的态度以及强调指出进行斗争的必要性,才是符合人民的利益的。
    (五)但是,从联系和影响人民群众的角度来看,如果采取消极的、失败主义的态度,那就会铸成更大的错误。
    在这方面,有两种因素需要明确地强调一下。第一,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尼克松和洛奇这一对候选人已放弃了共和党的和平幌子,今天在美国和全世界面前,这对候选人是艾森豪威尔政权的两面的、口是心非和挑衅性的政策的象征。
    如果这对候选人失败了,那就预示着各地煽动战争和反劳工的政策将遭到失败。这不是一个不重要的因素。
    第二,在两党制的圈套之下,考虑到一般工人、农民、黑人和进步分子之间的传统联盟,人民将主要通过民主党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支持肯尼迪—约翰逊这对候选人。相反,我们应该严厉批评肯迪尼和约翰逊过去的立场。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的是,我们要在那个阵营里找到我们必须一起前进——或者一起站住——的普通人民群众。这也意味着,他们在那里是因为他们受了影响而相信民主党纲领的诺言。
    我们的党本来宁愿在今年提出自己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所以不能如此只是由于存在着一系列的限制性法律。
    同时,我们的党是以马列主义的科学为基础的。我们的目的不是选票和职位,除非这些有助于使我们更好地为劳动人民的利益和需要而斗争和服务。因此,共产党候选人参加竞选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他们是以人民统一行动的最先进的发言人的资格竞选的。
    ……历史的进程不会由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候选人或政纲来决定。历史的进程将由行动起来的人民来决定。……
    在这段时期中,人民的战斗性的行动和统一行动是决定性的。……通过忠于人民利益的活动,我们不仅会恢复作为一个政党的全部地位以及在各州的投票中取得应有的地位,而且能协助美国人民摆脱两个资本主义政党,促进他们为争取更美好、更丰富的生活而进行的斗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