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5月26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法新社拉巴特23日电】摩洛哥国王在国家最近发生的政治事件之际,在今晚向全国发表的广播演说中说,对我们来说,组织一个摩洛哥所有政党都参加的政府是困难的。
    国王又说,这就是为了什么制定宪法和范畴之前我们认为,我们应该把事情管起来,并且领导国家事务。
    摩洛哥国王又说,我们将要确定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副首相将由你们的王储担任——的成员只能根据他们对国家完整的忠诚和他们的能力加以选择。
    新政府的目标将是加强摩洛哥的独立和为国家的繁荣而工作。国王说,“至于我们的外交政策,我们将受到不依赖原则的影响。我们将站在一切战争和集团之外”。他又说,政府将为“在阿拉伯各国友好团结的精神下建立阿拉伯马格里布”和争取“同非洲各国团结”而工作。
    穆罕默德五世指出他的主要政治目标是:所有外国军队全部从摩洛哥领土上撤退、收回国家丧失的一切领土、同失业进行斗争、农业现代化、实现工业化和经济解放。
    他保证他的政府尊重个人自由和社会权利,并答应组织政治生活。
    国王最后呼吁在两年期间内大家保持平静。
    【法新社拉巴特21日电】摩洛哥所有的报纸今晨都以大字标题刊载了易卜拉欣政府使命结束的消息。
    支持易卜拉欣政府的人民力量全国联盟机关报“舆论报”今晨强调指出,“正当政府受到人民和工人阶级支持的时候,正当它执行国家和人民的决定,来纯洁公共安全的领导和获得外国军队撤退的时候,人们却结束了政府的使命。
    “通过5月29日的选举,群众将再次表明易卜拉欣和他的同僚所执行的解放纲领是经过他们选择的。


    【本刊讯】比共“红旗报”5月16日刊载比共中央委员会的一项声明:“再说一次,比利时士兵不能去刚果!”。摘要如下:
    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最近几天来刚果政治局势的严重恶化感到不安。
    中央委员会认为,在某些地区发生的暴乱事件以及在选举运动时出现的紧张气氛,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无能和不愿执行或要别人执行它自己的决议。
    殖民当局不断干预刚果的政治生活。不断使用种种贿赂手段和手法。它帮助建立和发展为它服务的各种政治组织,在物质上支持这些政治组织,而且还为它们确定基本态度。殖民当局不断制造部族对立;利用它们作为分裂刚果群众的工具。
    显然,那些对政府有重大影响的殖民主义集团对经济和财政圆桌会议的失败感到不安。这些集团最近几个月的方针是勉强接受给予刚果政治独立,而又坚决设法保持对这个新国家的经济和财政控制,如果不是统治的话。这些集团竭力阻挠刚果人民建立真正独立的和在各方面拥有真正主权的刚果政权。
    他们指望通过他们所制造的和所维持的那种混乱局势企图进行武装干涉,并且建立一种特别制度。这种制度借口使刚果人民避免无政府状态来加重刚果的混乱状态。
    我国的工人阶级面对着当前的这种局势不能无动于衷,他们大力支持刚果人民的事业,对刚果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怀着日益有效的同情,并且反对派士兵去刚果,工人阶级制止比利时政府诉诸武力来维持殖民主义特权。
    我国工人阶级必须坚决地反对派军队去刚果,出兵是一种危险和挑衅的措施,它的唯一效果只能使局势迅速恶化。


    【本刊讯】巴黎“回声报”5月9日报道说:恐怖活动对喀麦萨经济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后果。
    几乎在整个喀麦隆南部,都出现破坏行为和轮流罢工,喀麦隆最重要的锯木厂(埃赛卡喀麦隆木材厂)最近宣告关门。
    恐怖活动也影响到农业方面。咖啡的收成只有一部分可供销售,另一方面,恐怖分子禁止非洲的种植园主收香焦,这就引起出口的显著减少。


    【路透社雅温得9日电】上周当选为喀麦隆第一任总统的阿希乔今天宣布对所有政治犯实行大赦。他在一篇广播演说中说,只有一个条件:犯罪的人必须交出武器。
    【合众国际社杜阿拉8日电】政府军在巴米累克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中杀死数名恐怖分子并缴获了许多军火。


    【美联社比勒陀利亚20日电】政府今天宣布,南非的种族隔离今年晚些时候将扩大到输血服务中。
    医疗机构将规定把输血的组织分成白人和非白人两种。
    【法新社约翰内斯堡11日电】比勒陀利亚德兰斯瓦尔省议会通过一项条例,授权市政府在干洗服务业实行种族隔离。
    预料由于这样一种条例必须为下例五个种族的人民建立五种不同的干洗设备——白人、非洲人、有色人、印度人和中国人。
    【合众国际社德班20日电】昨天二十六名妇女——大部分是被拘留的人的亲属和九名儿童被当局拘捕。
    这件事是在警察驱散沿主要大街举行的非法游行的行列的时候发生的。这些妇女们是在示威要求释放被捕者。被拘捕的儿童之一是一个婴儿车中的婴儿。另一个儿童手持一个上面写着“释放我的爸爸”的标语牌。


    【本刊讯】1959年10月份“非洲共产主义者”发表杜桑一篇以“马克思主义变革的科学”为题的文章,摘要如下:
    非洲现在所发生的情况,是上一个世纪马克思主义伟大奠基者之一——恩格斯的言论的真实性的证明……
    今天十分清楚,征服的最后结果以及征服者所强加的社会秩序的最后结果,与他们的本意大不相同。帝国主义没有实现破坏各族人民独立的意图,相反地,却发展了能够控制独立的现代国家的新的民族。它没有使大陆成为一个驯服的种植园工和半奴隶所在地,却产生了城市工人阶级,深受革命思想的无产阶级。它没有形成一个廉价劳工和廉价原料的无尽的蓄水池,却创立了现代工业经济的开端。因此,永久统治非洲的幻梦,被迫服从于反映大陆各国人民迅速提高的民族觉悟和争取独立和自治愿望的广泛的民族解放运动。仅有良好的意愿是不够的
    各地解放运动的本意都是使非洲民主化,可是获得解放的非洲有些部分已经呈现出走向个人独裁的迹象。本来打算打破帝国主义的经济堡垒,可是在复兴的非洲正对外国帝国主义的投资做出很大的让步。对于那些要创造自己历史的人们来说,明确的意愿或甚至是良好的意愿是不够的。他们所需要的不仅是诚意;他们还需要对历史(的实质)和产生具有深刻的了解。不然他们就变成他们所不了解从而不能加以控制或使它服从自己意志的那些力量的盲目工具。
    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我们周围的社会力量的科学。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使我们考虑到它们,从而使它们服从于我们的意志。在不到一百年之内,马克思主义已经发展成为我们当代伟大的社会指导理论之一。然而即使是在今天,帝国主义对这种科学所树立的隔离的帷幕仍然是如此有效和全面,以致于马克思主义对于非洲人民现在面临的这种问题所发出的强烈光辉,几乎没有被那些最需要它的人所看到。社会发展的规律
    因此,使甚至是显然极其强大的统治者的最高希望和最诚实的意愿归于失败的历史发展的整个进程,对于非洲开明男女仍是一个大半是神秘和不可解答的问题。有许多人仍在试图找出一个政治家或一个殖民当局的错误政策或错误的决定,把这种政策或决定看作失败的根源来解释这种进程,但是它是不能这样来加以解释的。如果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这个进程就变得清楚而又可以理解了。马克思主义者解释社会发展的进程,不是根据人们可能有的想法,而是根据在那个社会中生活的物质条件、根据指导那个社会的活动、使它产生它的思想以及它的社会和政治机构的各种规律。
    非洲今天急需这样一种科学。社会主义道路非洲解放运动的许多领袖们,在马克思主义革命家所领导的国家的范例的鼓舞下,宣称社会主义是非洲必须遵循的道路。但是即使是诚恳的社会主义信念也是不够的,除非这些信念是基于对如何和由谁来实现这种信念和在什么环境下实现这种信念的了解。
    马克思奠定了社会主义科学的基础。他第一次地表明了甚至在欧洲的工人阶级的人数像今天的非洲许多地方那样稀少和微不足道的时候,无产阶级就是新的社会主义秩序的革命先锋,这种新的社会主义秩序必然代替资本主义。非洲的马克思主义
    某些非洲社会主义者认为,不论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对于高度工业化的欧洲是如何切合实际和重要,它对于今天刚刚从封建的殖民状况中出现的非洲却是意义不大。不可否认,马克思主义者到现在为止按照马克思理论仅仅从表面上触及到非洲的具体研究工作,而且到现在才开始阐明非洲的问题。但是,由于对非洲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很少,就得出结论说,马克思主义对于非洲大陆作不出任何贡献,将是对马克思主义主要实质的一种歪曲。
    马克思主义科学并不是一个公式或一系列教条的解决办法,可以像问题解答一样,适用于每一种情况。最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教育我们必须依据周围的一切环境具体地研究每一个情况;它教育我们不仅看到事物本身的现状,而且看到它们的发展和变化。对非洲问题的确切了解来自把马克思主义科学运用到非洲地区的具体问题中。革命的阶级
    直到现在,也许除了南非联邦和阿尔及利亚以外,发展的进程都是自发的。仅仅是在南非和阿尔及利亚这样的国家,才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党,非洲什么地方首先发展了无产阶级,在那里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发展就最强大,在那里的共产主义就成为有影响的政治信仰。
    非洲大多数地区人数不多、以前还是微不足道的革命阶级,现在正处于阔步前进的前夕。非洲的解放是在各地创造使无产阶级迅速兴起的条件。
    这样一来也就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生气勃勃的进展创造了条件,这是整个解放运动为了达到它所规定的目的所需要的。
    一旦工人阶级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并组织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它就能领导非洲的解放运动。它在这样做的时候,将不仅是单为本身而斗争;它也将利用它的革命精神和它的革命理论,使所有的阶级前进,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独立、平等。(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编者)


    【法新社斯坦利维尔23日电】卢蒙巴刚果民族运动党代表大会通过一项决议,抗议比利时出兵刚果,并要求立即撤退这些“外国”军队和(比利时)立即撤出在刚果的军事基地。
    在另一项决议中,刚果民族运动党反对目前在比属刚果进行的选举,认为应该由未来的刚果政府负责组织“自由和民主”的选举。因此,刚果民族运动党要求举行新的选举,特别是通过直接普选选出国家元首。
    【美联社布鲁塞尔21日电】比利时通讯社今天报道,比属刚果的总行政委员会的两个非洲委员已辞职。
    这两位委员是比属刚果民族运动党分裂派领袖卢蒙巴和基伍省非洲团结中心主席卡萨谬腊。
    【路透社利奥波德维尔22日电】比利时通讯社报道,斯坦利维尔昨天就象一个武装兵营一样,当时谣传卢蒙巴正策划政变。
    卢蒙巴公开否认他正在策划任何政变。他说他的政治口号仍然是“进行和平与非暴力斗争,把刚果从殖民主义制度下解放出来”。


    【路透社拉巴特23日电】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五世今晚宣布,他亲自接管政府。
    【法新社拉巴特24日电】摩洛哥国王今晚开始组织他的政府。德里斯·穆罕默德(无党派人士)任外交大臣。
    阿卜杜勒·克里姆·木杰隆(独立党同情者)保持国民教育大臣职务。
    艾哈迈德·杜伊里(独立党)任国民经济和财政大臣。
    王室新闻发布官穆莱·艾哈迈德·阿劳德被任命为新闻和游历大臣。
    上届政府的贸易和工业助理国务秘书德里斯·斯劳维成为贸易和工业大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