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5月19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非洲某地一马克思列宁主义小组创办的“非洲共产主义者”(1959年10月出版)油印刊物上刊登了乔治·麦克思威耳的题为“非洲革命问题”的文章。摘要如下:说非洲正在起着革命的变化
    非洲正在起着如此迅速和根本的变化,这些变化波及到整个非洲大陆和非洲人民,所以把它描述成为革命的变化是完全适当的。整个非洲在反抗中,代替原来的附属国和殖民地的将是新兴的生气勃勃的独立国家。在那些没有赢得自由的国家里,强大的民族解放运动正在进行彻底而坚决的反帝斗争。今天取得独立的国家已经包括非洲三分之一的面积和二分之一的人口。1960年尼日利亚、喀麦隆、多哥和索马里兰也将参加独立国家的行列。指出独立还不是道路的尽头
    对我们来说,把非洲国家独立的出现当作帝国主义的失败来庆祝是正确的。这是因为独立并不是帝国主义国家宽宏大量的结果。他们从来不“赐给”(别国)独立。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迫使着帝国主义如此。然而从法律的意义上来讲,独立也不是道路的尽头。形式上独立的手法是帝国主义国家广泛运用的伎俩之一。这种手法是以间接统治来代替直接的帝国主义统治,而间接统治也是服务于帝国主义目的的,即为了一小撮垄断家和财政家的利益而保留对世界的经济剥削。
    所以非洲人民应当看透(帝国主义)所宣布的独立,从中发现是否已经实现了真正的自由。只有当民族独立与为人民群众利益的社会和经济革命相联结起来的时候,自由才能成为真正的自由。除了通过一个由我们时代唯一革命的阶级——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共产党领导的民族斗争以外,这些变革是不可能实现的。认为非洲各国应即建立共产党领导革命
    非洲的发展已经进入这样一个时期,即进入一个每个国家都应当建立起一个共产党以担负作为非洲革命的领导和导师责任的时期。
    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无往而不胜的科学的指导下,非洲革命能够决然地完成,并以开始建立真正的人民民主国家作为在非洲实现共产主义的前奏。
    如果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共产党不能坚持它的独立和领导作用,非洲革命就不可能取得完全的胜利。关于资产阶级在革命中的作用
    到目前为止,非洲的民族解放斗争大体上都是由资产阶级鼓动和领导的。在整个非洲的大部地区,希望独立的迫切要求预示着资产阶级积极贡献的结束。
    在我们的时代里,资产阶级除了在参加反对帝国主义的殖民地革命外,它已经不是一个革命的阶级。即使在后一种情况下,资产阶级也不可能是一个彻底的和一贯革命的阶级。当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达到某种程度时,资产阶级和其他反动的社会势力就会与帝国主义妥协,牺牲人民来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了。
    一些新近独立的非洲国家领袖对共产主义的态度,表明了他们的作用正在改变,即正在迅速地变成反对劳苦大众的帝国主义合伙者。在那些国家里,旨在反对工人阶级的镇压性法律已经被他们从原来的殖民统治中接收过来,并且被利用来达到同样的目的。在那些国家里,共产党是非法的,共产主义文学是被禁止的。在许多这样的国家里,人民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基本上还是与过去在帝国主义直接统治下一样。资产阶级在非洲革命中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它已经不能继续推进革命了。
    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必要使马克思列宁主义科学的观点成为非洲革命的一部分。具体地说,这意味着在比较发展的、资产阶级已成长起来的国家里,成立共产党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在所有的非洲国家里,特别是在那些取得独立的国家里,必须进行把工人组织成一个阶级的任务。这个任务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有效地实现。只有这样,工人阶级才能取得非洲革命的领导权。现在,共产主义的思潮和倾向应当加以具体化,那就是成立不管大小的共产党。这样,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和非洲革命的实践结合起来。


    我们欢迎麦克思威耳同志的文章作为讨论中一个重要方面的思想贡献,文章包括了许多真实的和重要的章节。但同时,我们认为他的文章中关于非洲民族资产阶级的作用的某些说法是太过分了。一般看来,我们应当说帝国主义压制了一个巨大的本地资本家阶级的成长,尤其是在那些白人广泛居住地区的本地资本家。如果设想整个非洲资本家阶级将满足于形式上的政治独立,在独立后他们将牺牲人民与帝国主义妥协,那是错误的。这个阶级中的一个重要部份很可能与工人、农民、和爱国知识分子一起继续参加到一个为建成真正的人民民主国家的民族统一战线中来。而那些依靠帝国主义的继续影响而保持他们地位的部落酋长等反动势力,也许可能与帝国主义勾结在一起来反对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进步力量。
    我们同意麦克思威耳同志的说法:即在比较发展的国家中,先进工人的任务是建立他们自己独立的共产党。但是,我们的看法在目前的历史时期,这些政党的主要任务是与农民、爱国知识分子和民族资产阶级中的民主阶层一起参加和加强统一战线,以便赢得和确保政治独立,以后制定一个使独立成为现实的土地改革和经济发展的彻底纲领。总而言之,用他自己的意味深长的词句来说,就是完成非洲革命。


    【法新社突尼斯13日电】民族解放阵线的“圣战者报”认为似乎出现了法国试图同突尼斯重新接近的做法。该报写道,“法—突最近危机可能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在美国赞助下,法国将从这里奉行一项同突尼斯关系虚假缓和的政策,目的在于孤立和扼杀我们的革命。戴高乐打算用讨价还价和分裂马格里布的方法获得他用战争和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欺骗所不能获得的东西。”
    “使这种政策更加具有严重性的是,这种政策是属于对整个北非施加压力的一项法—美的协调计划范围以内的,企图使北非的革命运动失败并使帝国主义永远统治我国”。
    “马格里布人民提高他们的警惕和加强他们的团结,就必然会粉碎法—美反对阿尔及利亚自由的阴谋并真正地拯救北非的命运。”


    【本刊讯】摩洛哥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阿里·雅塔4月15日以“对阿尔及利亚战斗人员尽到我们的义务就是为我国的利益服务”为题撰写文章,摘要如下:
    戴高乐背弃了和平。他进行一场肮脏的殖民战争。他在承认阿尔及利亚民族自决的同时,不允许它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样一种独立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他所接受的是或者合并,或者是所谓联合,也就是说保护法国财团的垄断特权。现在他正通过暴力和骗术设法建立的阿尔及利亚第三种力量,其目的恰恰是为了促进这种“解决”办法。
    阿尔及利亚人以战争回答战争是正确的。一切责任都应由戴高乐和法国帝国主义者担负。
    摆在我们摩洛哥人面前的问题是,我们作为阿尔及利亚人的兄弟和同盟者、作为像阿尔及利亚一样是阿拉伯马格里布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对战斗的阿尔及利亚所应尽的责任。新形势要求人们采取行动。
    既然阿尔及利亚接受志愿军,我们就应该正式的给以支持和响应。
    我们应该在我国的预算中拨出足够的款项,以帮助它实行巨大的任务。
    让我们迅速地行动起来,不要让帝国主义者实现他们的计划。不能允许他们击败我们的阿尔及利亚兄弟,以便他们在明天就转过头来攻打我们。


    【法新社利奥波德维尔12日电】非洲团结党主席济赞加今天说,非洲新独立的国家应该同通过某些“腐化的弟兄”的帮助而站住脚的“新殖民主义”进行斗争,独立不能被看作是分裂非洲人的行动。
    济赞加谴责计划使刚果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行动,他坚持说,独立的刚果应该自由地选择它的社会和经济制度和寻找它信任的技术人员。


    【路透社利奥波德维尔13日电】阿巴科公布了送交博杜安国王的一分最后通牒,这分通牒指责比利时政府在刚果部族中挑拨离间,引起了血腥事件和屠杀。
    这个最后通牒包括在给国王的一封信中,它扬言要抵制布鲁塞尔圆桌会议的一切决定,除非立即建立一个刚果临时政府来代替比利时当局。
    这封信说,阿巴科领袖卡萨武布一再要求成立临时政府,都被拒绝了。人们认为卡萨武布可能担任下月执政的新政府的领袖。
    【路透社斯坦利维尔15日电】刚果民族运动党领袖卢蒙巴今天要求比利时政府立即移交权力给刚果人。卢蒙巴是在斯坦利维尔旅行时临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提出这一要求的。
    他说,他有着政府中“参与破坏这一殖民地阴谋”的五十七个比利时人的名单。
    卢蒙巴取消了星期五前往布鲁塞尔之行。他今天说:“如果我没有留下来保持秩序,就会发生严重事件。”
    他说,敌对的进步民族党企图破坏今天在这个城镇举行的选举。
    他说:“比利时人必须立即移交权力,否则将面临暴乱的浪潮。”
    【路透社布鲁塞尔16日电】比利时—刚果经济、财政和社会圆桌会议历时三周的会谈,今天在这里结束。代表们通过了十八项决议。会议建议由一个十五人工作组进一步研究某些问题。这个工作组将同比利时刚果事务部保持密切联系,并将把研究结果向新的刚果政府(它在6月30日开始执政)汇报。
    【法新社布鲁塞尔16日电】比利时—刚果财政和经济会议通过一系列决议,其中包括建议比利时在刚果独立后继续提供经济援助。
    会议还建议比利时支持独立的刚果的要求,以加入世界银行的国际基金委员会。
    刚果国库和平衡1960年预算的任务交给一个有限制的委员会研究。关于支付问题,会议要求维持目前的兑换管理制度。关于刚果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刚果一比利时合作问题,会议建议建立一个混合的比利时—刚果部长级委员会,以便利各种合作协定的执行。
    会议建议在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方面进行合作,以培养刚果官员。
    一项关于刚果和比利时之间技术合作的决议要求比利时派一个外交使团来刚果,这个使团将调配技术和经济援助。
    会议建议刚果目前同欧洲共同市场的关系应保持到刚果政府和共同市场当局之内的谈判结束时止。
    所有这些决议还没有为刚果政府所通过。
    【法新社布鲁塞尔16日电】比利时刚果的经济、社会和财政会议已经结束工作,但是有两项问题没有解决:军事基地和1960年预算问题,以及把具有特别地位的组织移交刚果的问题。


    【法新社雅温得14日电】喀麦隆总统阿希乔星期四任命夏耳·阿萨耳为喀麦隆总理。阿萨耳1911年11月4日生于恩特姆省会埃博洛瓦。他曾在1946年至1950年担任过总工会总书记。此后他在工人力量总工会中进行活动。1958年2月,当阿希乔被任命为总理,阿萨耳担任财政部长,一直担任到1960年。阿萨耳控制着社会党和全国行动运动的议员(总共十个议员)。


    【本刊讯】英“每日快报”4月18日刊载了切斯沃思自科纳克里发回的一条消息,摘要如下:
    穆米埃今天对我说,他的武装部队将袭击和抢劫喀麦隆的欧洲人银行和企业。如果欧洲人企图制止袭击者,他们将被杀死。“可是白人不能责怪我们,我们已经警告他们了。”
    这位对喀麦隆政府进行的恐怖战争的三十五岁的领袖在科纳克里的办公室套房中接见了我。
    他说:“我们让欧洲商人和银行家知道,如果他们保持中立,我们可以不袭击他们。“可是现在我们的特工人员已经提供了秘密谈判的证据。欧洲人保证提供金钱来帮助政府同我们作战。
    “因此已经下命令给我们的人,以我们的方法向银行和企业去要钱。”
    我问穆米埃:“你是不是共产党?”他再一次微笑地说:“我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将用任何手段——共产主义的或资本主义的——
    使这场斗争获胜,用革命的行动使我国人民得到真正的自由和独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