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4月9日参考消息 第3版

    【南通社布列德6日电】苏加诺在访问了斯洛文尼亚首都及游览胜地波斯多依纳之后,今晚与铁托总统一起抵达布列德。两位政治家将在布列德继续会谈。


    【法新社巴黎6日电】法国代表今天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常设理事会报告了赫鲁晓夫最近的访问法国。


    【路透社纽约6日电】纽约各晨报发表社论,评论戴高乐访问伦敦,并且把他这次受到的接待同他在二十年前受到的接待作了比较。
    “纽约先驱论坛报”说:“二十年前戴高乐是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法国军官抵达伦敦的……
    “他也许会喜欢这种又甜蜜又有讽刺性的事:比较一下当1940年他被当作继子看待的情景和1960年当伦敦以几十年来对统治者从来没有的礼仪接待他的情景。目前是戴高乐的伟大的时刻。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的历史预言者不表示尊敬的。”
    “纽约时报”写道:
    “戴高乐是有历史感的。当昨天上午英国女王在伦敦欢迎他并且当他驱车前往白金汉宫途中十万英国人向他欢呼时,他表现得很激动,这一定是使他想起许多过去的事。肯定说,没有什么情景能够比二十年前——1940年6月17日——当他在法国沦陷后从波尔多溜去时的情景更清晰的了。”


    【本刊讯】“纽约时报”1日以“共产主义在古巴”为题发表社论,全文如下:
    现在卡斯特罗应该理解,对古巴的共产主义问题不能撇开不管,或者认为这是他的政敌的不正义的阴谋。已经愈来愈清楚,他不能一方面维持他所追求的内部团结,另一方面仍然让共产党人有自由活动的余地,即使是在政府的低级机构、军队和工会中。
    卡斯特罗和他的同僚们一直对华盛顿和美国报纸关于共产主义的指责感到愤怒。他们在国内一直把表示反共作为“反革命”。古巴领袖们提出来的主要论点对他们似乎是切实和令人信服的。他们所要的一种社会革命要求他把以下几种人作为敌人——大地主和商人,高级军官和高级政治家。卡斯特罗一直问:“为何要反对支持革命的、我们又并不害怕的共产党人呢”?他的政策的中心是在古巴取得最充分的团结和对革命的支持。他一直没法避免共产党人和反共分子之间的内部斗争。
    确实,要知道这种政策是行不通的时候已经来到。在共产主义问题上发生的内部冲突,在拥护革命的真诚和爱国的古巴人中间和古巴国内外的人中间发展着。归根到底,古巴最危险的反革命分子是共产党人。他们的目标同“7月26日”运动所主张的目标有本质的区别。共产党人支持巴蒂斯塔几乎一直到他垮台,他们一有机会,就会摧毁卡斯特罗的革命。他们是对卡斯特罗的潜在的危险和颠复力量,即使他们目前在帮助他。
    古巴共产党人是不值卡斯特罗政权在国内外所付出的代价的。毒蛇即使是在老老实实的时候,也不能放在怀里,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


    【合众国际社马那瓜6日电】尼加拉瓜总统索摩查要求美洲国家组织召开紧急会议来考虑古巴宣告废除里约热内卢条约的问题。
    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不能招致本大陆团结的失败。”他是指古巴总理卡斯特罗最近公开宣布革命的古巴并不受到里约热内卢条约条款的约束的事,而该国是该条约的签字国。
    索摩查说,“如果古巴充当走向共产主义的先锋,破坏民主和国际协定,那末我们不会允许它破坏这个对美洲有性命关系的(泛美主义)制度。”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6日电】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今天在一项特别声明中说,它的“太罗斯一号”气候卫星并不能进行空中间谍工作。它能“拍摄相当好的云层照片”,但是它的电视照相机“除了可以辨认的巨大地形以外,很少能拍摄或者根本不能拍摄,地面上的哪怕是巨大的物体的详情”。
    这些话是在答复由于“太罗斯一号”每天都在苏联上空运行这个事实而引起的问题时发表的。它已经拍摄俄国和红色中国的部分地区上空的云层的照片。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5日电】众院外委会今天正式通过了对外援助拨款四十亿零三千八百五十万美元,也就是把总统所要求的款项削减了一亿三千六百五十万美元。所通过的拨款案中还禁止对古巴提供任何援助。


    【新华社罗马6日电】塔姆布罗尼领导的新政府在议会,甚至在他自己的党内,越来越孤立了。在总理声明之后,各议会党团集会决定态度: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和保皇党都决定投反对票,新法西斯和几个独立党议员决定等辩论完毕后再作决定。昨天在天主教民主党议会党团会议上表现出对新政府的强烈不满,对党的领导和总理进行了许多批评,在一百来名议员中,有31名在表决信任政府动议时弃权。塔姆布罗尼新政府的命运极不稳定,因为,即使新法西斯党支持它,它们的24票仍然不够多数。另一方面,许多左派部长说,如果政府因新法西斯投票被通过,他们就要辞职。政府之孤立表明了天主教民主党日益严重的政治孤立——前此该党一直在保守的立场上继续垄断政权。由于国内实行保守政策,对外实行违背国际形势缓和的政策,天主教民主党失去了人民群众及其基层的支持。目前,就连资产阶级报纸也承认天主教民主党的孤立和危机。
    “晚邮报”以“真正的危机”为题发表社论说:天主教民主党呼吁其它政党谅解和发扬爱国主义,但是,应当医治的却是它自己,因为得病的是它。
    “邮报”说:越是深入研究局势,就会更好地发现,政府危机的主要原因寓于多数派政党的危机之中。
    “米兰日报”说:人们怀疑其它政党是否能帮助天主教民主党医治目前使它无力选择一种政策的创伤。


    【美联社莫斯科6日电】白宫新闻秘书哈格蒂星期三到达莫斯科,讨论艾森豪威尔总统访苏的安排。


    【法新社伦敦7日电】戴高乐总统今天上午在这里的威斯明斯特大厅(即英国议会)发表演说。他说:
    “这次会见,在法国仍是那不太久之前有幸领导它与英国肩并肩地奋斗的人。这次会见,是在命运看来想在和平和大难之间作一选择的时刻。因此我们的会见具有特殊的性质。
    “在我们的时代向世界提出的巨大而困难的问题面前,我的国家出于本能和理性把眼光转向贵国。
    “法国认为,要获得和平,只能首先消除人们对于突然毁灭的普遍恐惧。
    “它首先希望把核武器储备销毁。把制造这种武器的设备改作他用、把能够载用这种武器的火箭和飞机以及能够发射这些死亡运载工具的固定或流动基地置于监督之下。
    “它自己方面愿一俟其他拥有这种武器的国家不再备有它们时,便放弃核试验。
    “同时,法国期望的是这样一种和平,它决不会扩大分歧,也不会毒化创伤——包括德国人民所受的创伤,德国人民昨天是我们的敌人,但是今天却是西方十分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的共同盟邦。
    “恰恰相反,它希望未来将使欧洲能够靠了在其遵循不同生活方式的两个部分之间建立平衡而过它自己的生活。
    “它并不放弃这样的希望:能够看到这两种生活方式之间的对立,通过一方面由于人类渴求自由的本性、另一方面由于对进步(那是要求效率的)的追求而决定的演化,而在一种和平的气氛中逐渐缩小。
    “但是不管有一天会作出什么样的安排来削减战争的手段,来使我们的这个欧洲获得和平,或是使全世界实现和解,法国确信,只要两千万人口仍处于苦难的深渊中,而旁边并排站着他们比较幸运的弟兄们,那么和平仍然是岌岌可危的。
    “过几个星期,四国负责的首脑将在巴黎会晤来讨论这些问题。
    “我们聚首一堂时将怀着一定的满意心情——因为我们四人彼此了解和尊重——而且将怀抱着进行一次漫长而困难的旅行者的心情。
    “法国充分意识到成败所关的是些什么,并怀抱着一个合理的希望。我宣布,在这非常重要的关头,它感到它是同英国肩并肩地站在一起的。”


    【法新社伦敦6日电】戴高乐访问英国的第二天达到访问活动的高潮,晚间在法国大使馆举行了豪华的宴会和招待会。女王和皇室家族都是他的尊贵宾客。出席的还有:麦克米伦、劳埃德以及前首相丘吉尔。
    戴高乐一天繁忙的日程是,上午同麦克米伦会谈,然后去伦敦市政厅进午餐。
    午饭后,戴高乐访问了他旧日在卡尔顿公园的伦敦战时总部,并同他以前的700名同志会见。
    然后戴高乐同丘吉尔再次进行了一次动人的会谈。戴高乐将军和戴高乐夫人到丘吉尔家里拜访他。他们会谈了半小时。


    【中央社纽约6日电】美国国防部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来加强自由世界在远东的防御力量,以抵挡共产党中国在老挝和台湾海峡地区的任何侵略。
    这是罗伯特·艾伦和保罗·斯科特报道的消息。他们今天在“纽约邮报”的“华盛顿消息”专栏中说,最近美国陆军宣布派遣2,000名伞兵到冲绳一事“仅仅是开始”。
    空军和海军不久即将继之向那个地区增派部队。该专栏还说,中国国民党空军正在得到本世纪的美国超音速截击机(包括F—104式喷气机)的“充实”。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同意下采取了这个步骤“来避免共产党中国在老挝及福摩萨海峡地区的新的侵略”。
    该专栏说,过去几星期来,“情报人士曾经报道了那些地区的一些不祥的事态发展……参谋长联席会议特别担心共产党中国正在福摩萨海峡取得空中优势的日益增长的危险。在最近两次空中冲突中,共产党部队第一次闪避了响尾蛇式空对空导弹”。


    【本刊讯】“泰晤士报”6日刊载5日的一则华盛顿电讯说:
    今天据已经公布的国务院官员2月间在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发表的一篇证词透露,已经指派了一个能讲中文的美国外交人员前往伦敦。
    该小组委员会主席鲁尼问道,这个人是否将到伦敦的唐人街去消磨时光。
    国务院人事助理国务卿帮办布朗:不是的。在那里将有机会同英国外交部关心远东事务的官员们打交道。
    鲁尼:那么,他们将不是用英语交谈,而反而是用中文交谈吗?
    布朗:是的。
    鲁尼:这难道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布朗:不是的,他们很希望不断练习练习。


    【中央社华盛顿5日电】负责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帕森斯最近对国会的一个委员会说,他认为在美国的远东政策中作任何影响远大的修改是没有理由的。
    帕森斯在众院拨款委员会的一次秘密会议上总括地叙述了美国政府对共产党中国和亚洲的政策。他的证词是今天向报界发表的。
    帕森斯对该委员会说,“我们在远东的目标不仅仅是阻遏共产党中国的进一步侵略,而且在必要时予以反击。我们的目标将包括经济自给自足、社会制度稳定并同美国建有友好互利关系的强大和自由的国家的肯定的目标。这是符合我们自己的广泛的自我利益的。”
    帕森斯说,在1959年,美国跟远东国家的关系由于美国的行动和态度以及中国共产党人的行动和态度而有所改善。
    据帕森斯说,共产党中国1958年底在台湾海峡的行为、它对西藏人民的镇压、它通过公社制度对中国人民的进一步奴役。它对亚洲国家的狂妄自大的态度以及它任意玩弄这些国家的友谊的作法,这一切都有助于产生这样一种趋向。
    帕森斯说,自从台湾海峡危机发生以来(在这次危机中,美国采取了迅速而有效的行动),自由亚洲国家更加了解美国的对华政策同整个远东的关系以及美国对它们的国家安全的重要性。
    帕森斯继续说,美国对中华民国、大韩民国和越南在他们可敬的、果敢的领袖的领导下继续前进的百折不挠的精神和勇气“表示钦佩”,“我们同这三个国家的关系仍然是密切和互利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