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4月1日参考消息 第2版

    通货膨胀严重,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平均每周增加相当子一千万美元的货币;外汇不足,目前储备还不敷五个月的开支;由于物资缺乏、通货膨胀,致使物价猛涨;商品奇缺,许多货物在市场上都买不到。
    【本刊讯】香港“远东经济评论”3月3日发表了该杂志特派记者所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印度尼西亚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摘要如下:
    印度尼西亚的通货膨胀日益恶化,政府正在加紧控制经济事务。物价很高,货物很少。尽管政府对那些违反经济条例的人宣战,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情况有任何改善。
    由于进口水平很低,出口的收入比较高,以及由于从西方和共产党国家得到的外国援助,整个外汇情况大有改善。但外汇储备水平仍然非常低。在1958年货物和劳务的支出基础上,储备甚至不够五个月的开支。实际上,由于中央银行保存了一定数量的外汇作为流通的盾的准备金,可以花费的外汇数量的水平要低得多。但是,现在政府受到人民很大的压力,要它供应市场更多的货物。
    自从1959年8月25日货币贬值以来,政府再次依靠印度尼西亚银行,向它借钱弥补预算赤字。由于贬值得到的好处,政府有可能减少目前的贷款。贷款仍然低于贬值以前的七亿零六百万美元的水平,但是由于政府每星期平均借三百万到四百万美元,贷款不久就要同过去一样多。
    流通的货币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着。目前,流通量已经超过贬值以前的五亿七千二百万美元的水平。印度尼西亚银行投入流通的货币每星期大约一千万美元。
    出口的情况仍然不能令人满意。有好些商品看来很难出口。部分原因是因为本地的价格比世界市场的价格要高得多,同时有许多带有政治性的政府条例使货物不能流进传统的市场。
    1959年的进口水平比过去几年来得低。1959年的进口总量只有三亿九千六百万美元,而1958年为四亿六千二百万美元。
    货物缺少和通货膨胀的压力日益增加使价格不断上涨。价格上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离开印度尼西亚的人购买大量的东西。由于不可能把储蓄的盾通过官方的途径转移到国外去,离开印尼的人试图把他们的盾在黑市换成黄金和外汇或者购买货物以便带出国。
    供应不足、存货减少和需求的增加发生矛盾,因此价格猛涨。政府打算用各种办法来对付这种情况。例如:
    一、当局规定了许多日用品——特别是衣食方面的用品——的最高价格。
    二、存货“过多”或者售价超过官方价格的商人将受罚款和坐牢的处分。
    印尼商界能罩着不安的气氛,由于大部分商人是华侨,报纸上发表受处罚人大多数提到华侨的名字。这将增加印尼反华情绪。
    监牢已经人满为患,所以,现在要再把破坏经济的人送到监牢里,就会使监牢里的生活条件令人无法忍受。现在,外国人面临着另外一种威胁。据宣布,一旦被判刑,他们就要在服刑期满以后被驱逐出境。
    对付“经济破坏活动”的这种猛烈的措施使印度尼西亚商人感到惶惶不安。人们不知道怎么办,结果,市场上许多货物都不见了。在好些地方,有许多东西——甚至是当地出产的——现在也买不到。尽管对破坏经济的人进行了斗争,商品价格仍然很高,蔬菜的市价不断上涨。
    三、政府规定了最高价格的各种商品要比以前贵得多,煤油、汽油和烟卷价格上涨使人们非常不满。
    四、为了防止离开印尼的人们从市场里带走东西,政府限定了他们可以携带的东西。这对华侨是很大的打击。
    五、为了使人们更难从黑市购买黄金和外汇,西爪哇军事司令禁止公布黑市兑换率。


    【美联社马尼拉26日电】菲律宾外交部长塞兰诺把建立一个东南亚国家的团体列为这个国家的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
    塞兰诺星期五晚上在这里的一个大学里讲话的时候说,菲律宾政府将“在不久的将来”采取措施,使成立这种团体的计划最后定形。
    【合众国际社吉隆坡22日电】马来亚工商部长今天指责“既得利益集团”反对缔结拟议中的东南亚友好经济条约。
    佐哈理部长是在从曼谷回来的时候在这里的机场提出这项指责的,他率领了马来亚代表团参加了在曼谷举行的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会议。佐哈理拒绝提任何具体国家的名字,但是他说,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显然不是来自东方”。
    【本刊讯】“苏格兰人报”3月17日以“拟议中的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替代组织”为题刊载了该报特派记者理查德·休斯发回的一篇“香港航讯”,摘要如下:
    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就会继续露头,成为东南亚条约组织的可能的非军事性替代组织。
    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和当前时兴的东方和西方经济集团不相上下。它也和美援从军事开支转向提高东南亚生活水平的新趋向步调一致。
    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最初是“贤人”马来亚总理拉赫曼在1958年作为一项建议提出的,马来亚不是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成员。拉赫曼认为这个组织在开支浩大而又无用的军事机构方面浪费了太多的金钱。
    现在人们认识到,共产党对东南亚的威胁基本上是渗透的威胁和有组织地利用“民主”的方式,直到能够以好像有理的“民治和民享”的政变取代一个孱弱的政府。
    人们认为,单单军队不是抵挡共产党渗透的力量,对付亚洲共产党人采取的新办法的最有效的投资是提高生活水平。
    在既有希望而又现实的背景下,拉赫曼的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方案终于能够持续下来和博得人们的支持——甚至得到东南亚条约组织成员,例如,泰国和菲律宾的支持。印尼的苏加诺是采取反对态度的,但是新加坡和南越都赞成,而缅甸和老挝可望给予初步的支持。
    在曼谷举行的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会议上,菲律宾代表提出了这项计划供讨论。他提出的这项计划具有宏伟的形式,其中包括:计划扩大这个集团成员之间的区域贸易关系,逐步降低关税;发展辅助性的次要工业;建立一个共同市场和稳定物价和供应消费品的组织;订立集团成员多边支付的制度;基于放宽的移民法,集团成员国之间彼此进行技术援助,以及成立一个共同的国际航空公司。
    对于一项需要小心扶持的计划来说,这显然是太性急和雄心太大了。
    但是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仍然是对一个情况复杂的非共产党区域的政治家们的大胆而眼光远大的挑战,这个地区越来越对北京怀有戒心,但是也对于这个散漫的、笨重的亚非组织的效率表示怀疑。


    【日本新闻社东京28日电】日共中央机关报“赤旗报”决定取消逢星期日停刊的制度,将从4月第一周的星期日——4月3日起照常出版。
    “赤旗报”今天就这件事情发表社论,指出了在目前围绕着反对批准新安全条约斗争,日本内外形势面临重要阶段的这个时期在星期日出版报刊的重要意义。社论指出,这不仅对于日共而且对于日本整个民主力量有益,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赤旗报”号召全体日共党员重视在星期分发“赤旗报”的任务。同时把星期日定为为推广党机关报的行动日。“赤旗报”指出,这样将有助于扩大党力量和加强党与群众的联系。


    【法新社仰光30日电】今天这里获悉,共产党叛乱分子上周对木谷具县的一个村庄进行了报复性袭击。
    “民族报”刊载了该报驻木谷具县记者报道说,120名共产党叛乱分子对廷林镇辖区的安雅多村进行了猛烈的袭击。
    叛乱分子队伍的军官中有两个妇女。
    另有消息说,克伦民族主义叛乱分子也在加强活动。


    【法新社东京30日电】西德总理阿登纳、日本首相岸信介和前首相吉田茂今天在研究两国合作以便增加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的可能性。为了这个目的,他们比较了他们的战略,并且分析了苏联和人民中国的策略。
    在箱根湖畔,阿登纳和吉田进行了两小时的秘密会谈。
    在上星期六同岸会谈的时候,阿登纳曾经要求日本首相在最后发表的公报中和他一起采取坚定的政治立场,以便告诉“自由世界”:西德和日本都不怕联合起来显示它们抵抗世界共产主义的精神。
    岸在基本问题上完全同意那样做,不过,目前他不得不在国会中同某些份子斗争,以便使日美同盟条约获得批准。因此,比起阿登纳来,岸更加迫切地要避免使用一些足以证实共产党发出的“恢复东京一柏林轴心”的抨击的字眼。
    日本官方人士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在日本已经通过不久前签订的日美条约充分说明它要同“自由世界”团结的时候,如果日本正式采取一种意识形态上的立场,这是不是一种聪明的做法?
    有人抱有很大的疑虑,认为日本那样做不一定会增加威望;认为(西德方面)关于日本对欧洲贸易的诺言不一定能补偿苏联重新施加压力的危险和中立国家的谴责所带来的损失。
    日本官员们强调指出:西德的主要问题是苏联,而日本的主要问题是人民中国;那种有时似乎使莫斯科获得深刻印象的强硬政策,可能对东京、北京间的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的关系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因此,德日会谈的结果可能比阿登纳希望的为小。


    【合众国际社新加坡17日电】拟议的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甚至还没有开始就注定要失败吗?
    菲律宾总统加西亚今年某个时候到马来亚进行国事访问的时候,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解答。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另外六个东南亚国家当中有任何一个准备参与这个革命性的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
    加西亚和拉赫曼(这项计划的共同倡始人)都知道其他国家表现的冷淡。两个人在会谈的时候,无疑将设法破除反对意见和怀疑,努力争取实现这项计划。他们是否能够办到,还待分晓。
    被邀参加这个组织的其他六个国家中,越南和泰国说,它们赞成这项条约,但是采取一种“观望”态度。看来被邀请的其他国家有同样的情绪,虽然印度尼西亚还没有对东南亚友好和经济条约表示正式态度。
    拉赫曼今年早些时候说,他急于要把这件事办起来,即使意味着开头只有三国参加。他说,他把希望寄托在其他国家以后参加。


    【本刊讯】澳共机关报“前卫”周刊3月3日登载了一则报道,题为“把1960年变成建设党的一年”。摘要如下:
    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上个周末举行的会议号召以“把1960年变成建设党的一年”来庆祝建党40周年纪念。
    中央委员会在它的决议中指出,1920年10月澳大利亚共产党的成立“是澳大利亚工人阶级向前迈进的决定性的一步”。决议总结了党在争取和平、工人阶级国际主义和民主权利的斗争中,以及在建立工会制度和其它许多方面的光辉成就。
    决议接着号召在各方面推进党的工作,首先是团结工人阶级和人民,起来争取和平、争取提高生活水平和争取社会主义的工作。
    决议在确定党在1960年的发展目标以后,号召开展一个特别的持久的关于党的政策各项主要问题的宣传运动,这样一个运动将包括“工厂、街道、大厅和庭院的集会,最后在10月间发展成为一系列的全国性集会”。还提出了要专门出版印刷品。
    决议号召增加共产党纸报的销售量和改进报纸的内容。它特别建议,在5月、6月、7月这三个月的时间内应该特别努力把报纸销售量增加10%。
    决议号召发展党员,特别要在9月和10月这两个月中以新党员入党来庆祝建党四十周年。它说,吸收新党员的主要方向应该是在产业工人中间。
    为了庆祝建党四十周年,将开展一个在9月到12月筹集四万镑经费的运动。
    决议最后要求所有党组织在党的会议、支部学习班和党校内加强他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


    【新华社雅加达30日电】印度尼西亚某些高级军官最近到美国去访问。
    陆军新闻处宣布,加里曼丹陆军司令部联络参谋长苏南达中校在3月19日动身前往美国,将在那里逗留两个月,以便参观某些军事目标。南和东南苏拉威西军区司令穆罕默德优素福也将在4月10日动身前往美国,将在那里逗留一个月左右。陪同他去美国的有万隆陆军参谋指挥学校校长苏阿迪上校。苏阿迪上校将“研究最新式的武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