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12月29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本刊讯】11月3日《华尔街杂志》刊载格布哈特的一篇文章,题为《最近大概不会有“通货膨胀”》,摘要如下:
    经济情况远不是新总统所能控制的,至少在相当时期内是如此。
    人为的放松银根会引起黄金外流,并且将会造成严重威胁美元稳定的局势。如果企业活动继续下降,银根自然将会松劲。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而且这是最近几个月来黄金外流的部分原因。
    对美国来说,这是一种比较新的情况,肯尼迪和他的经济顾问在他们的教科书中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凯因斯学派关于放松银根和政府大量花钱的理论从来没有考虑到今天存在的这种国际经济和政治局势。
    过去几个月来,我们显然已经处于某种衰退中。显然,这不是像战后三次衰退那样的存货衰退,因为在1957—58年衰退以后的恢复时期,并没有像上几次恢复时期那样的大量积累存货。
    在五十年代对一般企业活动起很大促进作用的许多因素看来已经丧失或是正在丧失劲头。
    在其他一些国家里,显然在很大程度上也发生类似的情况。在美国企业活动的下降同时海外一些国家的企业活动也告下降,这在战后还是第一次。
    很坦率地说,我们不知道应当怎样看待这种局面。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正处于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任何一次更严重和更普遍的企业衰退的初期阶段。黄金的情况限制了我们用预算赤字和放宽银根的办法来对付目前情况的能力,如果为了制止黄金外流而限制海外开支和努力恢复贸易平衡,那就会损害其他国家的经济。
    我们只能坐视局势的发展而让它自行解决。
    商业衰退,特别是世界性的衰退,从物价构成的角度来看是通货收缩。如果我们对世界商业情况的猜测竟然成为事实的话,今后一段时期内的主要问题将是如何对付通货收缩而不是通货膨胀的现象。
    经验表明,如果衰退和通货收缩是世界性的,任何一个国家,那怕是象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对付这种情况的能力将是有限的。


    【本刊讯】《华盛顿明星晚报》22日发表了布朗的一篇文章,标题是:《美国面临着最大的问题;人们认为肯尼迪的负担比他以前的任何总统更沉重》,摘要如下:
    在这个共和国的历史上,谁也没有面临过比肯尼迪所面临的更复杂和更艰巨的问题。
    当罗斯福在1933年执政时,美国的经济处在一种实际上没有表面上那么惊人的混乱局面中。我们的财富还原封未动,危机完全是内部的。因此,采取一些紧急措施就足以使国家恢复平稳。
    在1933年,国际形势并不使我们或自由世界的其他地区感到担忧。在外交字汇中,并不存在“国际共产主义”这个不祥的字眼。世界是在轻松地前进。
    参议员肯尼迪将在困难得多的情况下执政。从表面上看,情况似乎不象1933年那样引人注目,但是实际上却比那个时候危急得多。参议员肯尼迪面临着比他的任何前任者困难得多的问题。我们的经济正在下降。虽然我们的国内消费量仍旧保持着高水平,但是,我们正在迅速失去国际市场,把它们让给在最近几年内发展了强大的工业的其他国家。由于它们的生产成本较低,因此它们不仅在外国市场上,而且在过去从来没有外国竞争的国内市场上也正在用比我们低廉的价格击败我们。
    美元正在继续丧失它的购买力,而且在国际上受到威胁。经济学家们指出,在目前,苏联还没有开始它的这个公开宣布的政策:以使西方国家的自由经济毫无竞争可能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倾销它的国营产品。
    在国际方面,有资格的、现实的观察家们认为情况甚至更要危险一些。国际共产主义在过去几年内取得了出人预料的,而且对某些人来说是难以相信的发展。国际共产主义在古巴建立了强大的滩头堡。
    其他拉丁美洲国家也刮着邪风,美国在那里的威信遭到了很大的损失,而莫斯科和北平都取得了好处和进展。
    在这些重要的地区和在亚洲,我们一直行动迟缓。老挝危机只是暂时过去了。我们必须准备着在新的一年的年初看到共产党重新采取我们在几个星期以前看到过的行动。
    南越的局势是危险的,而且可能很容易扩大到泰国。南朝鲜共和国从使李承晚政府垮台的4月革命以来一直还没有恢复稳定,这个国家尽管有许多错误,但仍然是我们在远东的最强大的堡垒之一。除非从远东得到的报告完全错误,否则我们应该预料今后几周内将会出现共产党人进行的并为北平所鼓励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苏联并不想要同我们打核战争。赫鲁晓夫知道这必然意味着不仅是苏联而且也是共产主义的毁灭。莫斯科—北平轴心的目标是明显的。它准备支持灌木林火式的战争,以便迫使华盛顿的新政府屈从于它的共产党方式的共处政策。它所以抱有达到这个目标的根据是:它认为新政府的不少要人——至少是一部分人——赞同共处。


    【法新社华盛顿24日电】这里政府人士星期五说,苏联和美国已经开始外交接触,从而可能导致苏联和美国新政府之间的认真谈判。
    这些人士说,大约一周以前,美国驻波恩大使陶林和苏联驻东德大使别尔乌辛在东柏林举行了一次会谈。他们这次会谈的细节没有透露,但是据说陶林曾向苏联大使着重指出,共产党阵营必须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柏林爆发新危机的措施。


    【新华社伦敦30日电】《泰晤士报》23日登载了该报记者从华盛顿发回的一篇文章,题为《揭开英美关系的新的一章》。摘要如下:
    肯尼迪当选后一直没有提过外交问题,但是与他最接近的某些顾问的想法表明,在他执政期间美国和西欧的联系将得到加强。他和英国大使的会谈表明,英美联盟仍将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人们认识到,如果大西洋联盟的发展超过了军事联合的范围,英国必然会享有一种支配地位。
    美国的安全取决于西欧,密切的联系是必不可少的。
    共同文化和血统的意识显然在这种看法中起了作用。但是,人们也体会到,美国不能是其自身命运的主人。
    华尔特·李普曼先生认为,再也不能把欧洲人看成为顾客和随从了,而应该把他们当作伙伴。


    【美联社华盛顿26日电】《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踏步不前已有两三年之久。这个一向是美国战略中的重要环节的联盟已经泄了气……。
    “除非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作用加以改变,扩大到能够应付新的情况,否则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寿命似乎不长了。但是加拿大、丹麦、挪威都不希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扩大作用。英国对某些改变采取冷淡态度。戴高乐有他自己的计划。
    “巴黎的观察家们一致认为,如果要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复兴的话,那必须由美国的领导来使它复兴”。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24日电】政府今天宣布说,三百四十二名美国公民应古巴和各国人民友好协会邀请将于今天和明天到达首都作友好的访问。
    访问团是由“公平对待古巴委员会”领导人兼描写拉丁美洲事务的作家卡尔顿·比耳斯所率领的。
    访问团的成员有芝加哥工人领袖悉尼·伦斯;密执安的教授塞缪尔·夏庇若;记者斯图尔特;退伍准将休·赫脱等人。


    【新华社拉巴斯24日电】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团今天进行了为欢迎它而准备的活动日程,拜访了玻利维亚共和国总统埃斯登索罗博士,代表团代表苏联政府向埃斯登索罗总统致意并邀请他访问苏联。埃斯登索罗总统对这一邀请和苏联人民的友谊表示感谢。今天下午,代表团拜会了外交部长。随后,和参议院众议院分别举行了欢迎会。在众议院的会议上,乌果·阿雷利亚诺向代表团表示欢迎,强调玻利维亚人民希望和苏联人民加强友好关系,同时正式证实,下月将在莫斯科设立外交代表,期望苏联政府采取同样态度。他还说,“我代表玻利维亚人民,感谢和接受提供炼锡炉的援助”。


    【本刊讯】《纽约时报》23日刊登了发自里约热内卢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当选总统夸德罗斯在当选后不久即去西欧。
    人们普遍认为,巴西正处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危机中,但是正好在这当口,夸德罗斯似乎并不过问正在巴西发生的事情,这使人感到非常捉摸不定。
    国库没有外汇了,在国内,巴西只是靠了空前地滥印克鲁赛罗新币,尚能偿付账目。
    1960年的预算赤字可能达到相当于三亿美元这一前所未有的数字,国家的国际支付差额估计为三亿四千万美元。今年生活费用的上涨预料将达40%—50%。单单在12月份的头两个星期,政府就印发了价值四千万美元的新币,以致使今年以来所印发的新币超过二亿美元。
    由于飞速上升的通货膨胀,引起了一连串的罢工,圣保罗今年来已发生了1,251次罢工事件。
    在外交政策上,夸德罗斯不想否认这样的消息,即他可能考虑奉行一种中立主义的政策,包括同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新华社伦敦25日电】英国《每日邮报》24日报道:
    麦克米伦计划组织一次国际和平运动,来缓和共产主义和自由世界集团间的紧张局势。麦克米伦先生日志中的第一个问号是,是否要邀请赫鲁晓夫到伦敦去。
    第二个是,麦克米伦自己是否应突破竹幕,明年在北京会见毛泽东,周恩来总理,刘少奇主席。
    第三条是,他与肯尼迪总统在华盛顿会晤,大概是在明年3月中旬。
    在圣诞节休假后,首相将选定是应阿根廷总统的邀请到拉丁美洲去访问呢,还是到远东去旅行。
    《星期日快报》25日消息说:
    麦克米伦正在计划在明年初举行一次西方最高级经济会议,拟订对付共产党在非洲、南美和远东的不发达国家里的经济战的反措施。
    首相的目的将是拉西德和意大利参加海外投资,以支持美国和英国。


    【本刊讯】12月26日出版的加拿大共产党机关报《加拿大论坛报》发表了巴拉圭共产党的呼吁书,题为《援助巴拉圭人民!》全文如下:
    巴拉圭共产党领导人最近发表了给各国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呼吁书,全文如下:
    鉴于在巴拉圭爆发了游击战和民主运动的普遍开展,以斯特罗斯纳为首的军事独裁政权正力图加强最残酷的反革命恐怖来避免失败。
    阿根廷、乌拉圭和巴西的报纸发表了关于许多青年游击队员在被杀害之前受到各种酷刑的折磨和摧残的情况。巴拉圭共产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安东尼奥·阿隆索和其他一些中央委员在内政部长、联邦调查局特务埃德加德·因斯弗兰的参与下被折磨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被监禁了许多年的中央委员的生命遭到越来越严重的危险,特别是党的第二书记——教授和巴拉圭教师领袖、一位为人民的解放而斗争的英雄安东尼奥·迈达纳。这些党的领袖由于被监禁在不通风的牢房而患重病,然而迄今为止,他们得不到治疗。
    我们请求各国进步人士送给巴拉圭政府声明、书信和电报,要求释放安东尼奥·
    迈达纳教授和其他反对党的政治犯。
    斯特罗斯纳政府对于来自各国的要求和外国报刊上发表的一切言论感到非常棘手。这个政府正在和美国谈判一笔新贷款,但是到目前为止,由于在国际上反对法西斯独裁的压力,这笔贷款被拖延下来了。


    【拉丁美洲通讯社墨西哥城9日电】墨西哥全国工人中心迫切要求重新建立墨西哥工会运动。墨西哥全国工人中心是本星期成立的,这个由三十七万五千名工人组成的全国工人中心与墨西哥工人联合会相对峙。
    墨西哥全国工人中心在向报界发表的第一个声明表示,工人们应该改善它们的组织形式并且了解到在象墨西哥这样的一个国家中他们所担负的使命,必须以社会正义来谋取进步。
    墨西哥全国工人中心的文件在指出了工人的团结将巩固墨西哥革命力量的发展之后强调指出,这个工人中心将为下列目标而斗争:“改善国民收入的分配,消灭国内的经济落后地区,增加有助于发展生产、有助于提高广大人民阶层的生活水平的就业机会,扩大有关和民主及社会进步不可分割的工会自由和工人的权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