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11月11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突尼斯“非洲行动”周刊10月31日在专栏内刊载一条短讯,标题是“阿巴斯和共产主义”,全文如下:
    阿巴斯在苏联和中国学习了许多东西。他对他的朋友们吐露说,“这是动人的,这是牢靠的”。“但是我当然不会在阿尔及利亚建立共产主义政权”。在莫斯科、在北京的时候,阿巴斯常常想到布尔吉巴,据说他甚至建议和他谈话的苏联和中国人邀请突尼斯国家元首。
    回到突尼斯以后,他极力推荐布尔吉巴去访问这个新世界。


    【中央社华盛顿7日电】参议员肯尼迪虽然在美国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面同艾森豪威尔政府意见一致,但是在一些关于美国对共产党中国的态度的所谓“细小问题”上同副总统尼克松意见不一致。
    在两个基本问题上,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过去支持现在仍然支持政府的政策,这就是:
    (一)不承认共产党中国,(二)承担美国对中华民国的关于保卫台湾的条约义务。
    在竞选期间和在竞选以前,肯尼迪在他一有机会谈论远东局势的时候,都一再强调美国必须“重新估计”“重新研究”或“重新考虑”美国对华政策,他认为美国对华政策在许多方面遭到了失败,特别是它没有能够解决“一个好战的共产党中国的问题”和缓和福摩萨海峡的紧张局势。
    但是,肯尼迪明白表示他反对承认共产党中国。他在纽约发表的一项演说中说,他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赤色中国真正准备同其他国家和平相处。相反地,北平是愈来愈好战了。因此,他不主张承认北平政权。
    肯尼迪还表明,就象他两次在全国电视节目里同副总统尼克松进行的辩论中所表明的那样,他支持和履行美国所承担的帮助国民党中国保卫福摩萨的义务。
    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在反对接纳共产党中国进入联合国方面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同艾森豪威尔政府、因此也是同副总统尼克松的意见一致的。他同尼克松不同之点是:这位共和党候选人已经表示——今天(11月7日)他在一项电视节目中再次表示——如果必要的话,他准备用否决权来阻止接纳北平。肯尼迪不想走得这样远。
    除了这些基本问题以外,肯尼迪的观点是不满现政府政策的观点。在过去两年中,这位参议员同民主党“自由”派如鲍尔斯、史蒂文森、汉弗莱、参议员戈尔和克拉克一起要求修改或“重新估计”对华政策。
    总言之,肯尼迪主张探讨新的途径来“至少增进我们”同大陆中国的“来往”。


    【法新社台北9日电】权威人士说,蒋介石今天将亲自主持国民党的一次会议,讨论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
    由中央常务委员会举行的这次会议将研究由于选举结果而产生的局势。蒋介石将以党的总裁的身份主持这次讨论。外交部长沈昌焕将向会议提出报告。
    【美联社台北8日电】据说,中国国民党总统蒋介石星期一对高级官员们说,他预料,不论在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谁获胜,美国外交政策不会有基本的改变。
    蒋显然是为了平息人们的这种担忧:如果参议员肯尼迪当选,国民党中国的地位可能受影响,趋向于恶化。
    【合众国际社台北9日电】蒋介石的高级政治顾问和国民党的最高发言人陶希圣对合众国际社记者说,他不知道华盛顿在肯尼迪执政下是否会改变它的对华政策。
    陶说,“美国的对华政策并不是孤立的政策。它是同美国的全球政策有密切关系的。改变这两个政策中的任一个政策就必然会影响另一个政策。”


    【合众国际社台北9日电】国民党中国对于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的反应是忧郁、震惊和恐惧。
    不管对不对,国民党人认为,肯尼迪可能要求他们把沿海岛屿交给共产党,并采取两个中国的政策,永远结束蒋介石返回大陆的梦想。人数众多的中国群众拥挤在闹市地区中国之友俱乐部听取选举结果。当尼克松在最初领先时,他们欢呼起来。当肯尼迪得票领先的时候,他们就哀叹起来。
    反共青年团的一名团员说,现正在讨论由中国学生发起一个运动,放下他们的书本到金门为他们担心肯尼迪将要交出的东西而战斗。
    国民党人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致外交部发言人沈剑虹在三周以前发表声明谴责肯尼迪在沿海岛屿问题上的看法是“可笑的”。消息灵通人士说,几天以后,在美国出现了肯尼迪得胜的趋势的时候,蒋介石由于这个声明而亲自斥责了沈昌焕。
    【合众国际社台北8日电】中国人对美国选举表现了空前的关心。
    不管对不对,国民党认为,他们为了使自己在联合国和其他地方作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而作的努力在尼克松执政下比在肯尼迪执政下更安全些。
    国民党人悲愤地记着,中国大陆就是在民主党总统杜鲁门在白宫时落到共产党人手里的。


    【中央社台北6日电】国防部今日发布:大嶝匪军于5日下午七时半至九时五十五分,向金门发炮射击了十八发。


    【合众国际社台北9日电】美国太平洋地区部队总司令费耳特海军上将星期二会见了蒋介石总统。
    这位国民党中国领导人在他的郊区官邸设宴招待美国海军上将,并同他会谈了一小时。
    他们在会晤中谈的问题没有透露。他预定星期四同蒋再次会晤。


(续昨)
    在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到达24小时以后,毛泽东接见了阿巴斯。自从长征以来
    这位六十七岁的中国革命领袖一点也不显老。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总理感受最深的是新中国创建者的衣着、言谈和举止的朴质。毛泽东不仅是革命和制度的象征,而且始终是——尽管他在表面上已经引退——
    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上的导师和思想上的领袖。自从长征以来团结在他周围的那些人比以往更加尊重他、爱戴他。作为二十年前的先行者的这批前辈中间,没有发生过内部的分歧。权力和困难都没有破坏过这些先驱者的团结。
    毛泽东讲话了。他的谈吐是如此亲切、坦率、那么出自内心地慈祥,以致阿巴斯在历时三小时半的会谈之后说:“我从来没有象在这次会谈中那样感到自在,我从来不曾有过象这样良好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我从来没有这样迅速地感受到友谊的感染力。”
    毛泽东谈到长征。当他回顾这二十年的经历时,就可以看出同阿尔及利亚局势相似之处。但是,毛泽东对阿尔及利亚能了解些什么呢?无疑地,这是到北京的第三个阿尔及利亚代表团。无疑地,在周恩来的政府中有一个主管“非洲”事务的单位和一个主管“北非”事务的单位。但是毛泽东怎么能够这样深入简出地谈得如此确切呢?他又怎么会在只谈中国的时候那么中肯地谈到阿尔及利亚?
    “打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人民。首先必须争取人民。要争取人民,必须使人民信服:这一点比一切都重要。一旦做到这一点,一切都好办了。游击战是一支武装强大的有组织的正规军同一支装备较差人员较少的机动队伍之间的斗争。这些机动队伍只有依靠人民的全力支持才能打败占优势的敌人。丝毫不能放松争取这种支持”。
    “在我们抵抗侵略者的斗争中,我们俘获一些俘虏,我们绝对坚持的原则是教育他们,释放他们。如果他们再次被俘,我们还是这样做,我们再一次设法说服他们,释放他们。如果他们第三次被俘,我们也不改变方法。在八年抗日战争期间,我们没有杀死过一个俘虏。可是我们使敌人阵营中产生了怀疑,我们促使一些人开小差,我们把革命精神一直传播到我们的最凶恶的敌人阵营的内部去。
    “只有坚持不懈的说服工作才是有益的。认为在肉体上消灭俘虏和敌人有利于革命,这是错误的。
    “只有采取如上述的办法,才能瓦解敌人的战争机器;使敌人的士兵怀疑他的事业的依据、使那些走错了路的人怀疑所选择的道路,才能使自己拥有取得胜利的一切可能性。”
    “必须竭力避免把希望和平和友好的法国人民同把人民卷入这场战争的帝国主义者混淆起来。你们务必在一切场合作这样的区别。
    “所有这一切,只能由你们来作,别人是不能代替你们的。应当自力更生。这场战争是你们的战争。你们愈强大,支持你们的人就愈多。”
    毛明确指出:“必须有一个目的和一个方法。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当前的目的是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方法就是我刚才对您说过的,其结果应当是团结全体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分裂分子、迷失方向的人、甚至法国人支持你们的事业。但是必须坚持到底而获得真正的、巩固的独立,不能同帝国主义有任何妥协,在原则上决不能让步。
    “当然,你们抓住默伦会谈的机会,那是有益的,你们因而能揭露你们敌人的真正企图。现在必须提高警惕。战争时间愈长,你们的敌人在国际上和心理上的处境就愈困难。时间对你们有利,而对帝国主义不利。
    “总是有人会说,你们的兵员将削弱。但是,游击队是消灭不了的。在我们‘长征’期间,从我们出发时的三十万人,减少到后来的一万七千人,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获得胜利。因为主要是不断困扰敌人,使他们永远陷入不安全的状态并迫使他们最大限度地动员人力和财力”。
    “你们的事业是所有阿拉伯人和非洲人的事业。你们的革命应当成为鼓舞你们的各个兄弟人民的共同理想”。
    中国领袖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畅所欲言。使得他的对话人心悦诚服的,是体现了最强烈、最坚定的意志的那种炉火纯青的哲学,这种哲学使人深切感受到的不是任何单纯的战斗信念,而是一种非凡的威力。阿巴斯看到天安门广场上五十万青年、市民、工人、农民和公务员的和平游行时,深深感受到这种非凡的威力。阿尔及利亚领袖说:
    “这比最威武的武装部队的检阅还要威武。”(完)


    【美联社哈瓦那10日电】古巴政府表示同意任命申健为共产党中国驻古巴大使。
    外交部在星期三发表的声明没有说新使节将在何时在哈瓦那就职。这位大使是他的国家派驻在一个拉丁美洲国家的第一个使节。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9日电】古巴总理卡斯特罗昨晚号召古巴保持强大,这样,它便不可能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冲绳一样轻易地被人占领。
    来自红色中国的一个两人劳工代表团在卡斯特罗之前在运动场上发表了讲话并保证北平和哈瓦那之间的团结。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9日电】据传尼赫鲁今天排除了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同中国取得“任何零星解决”的可能性。
    尼赫鲁在这里的邦长会议上(不准记者参加)综述了国际局势。总理讲话75分钟以上,他还谈到了刚果局势、印巴关系、联合国和美国总统选举。
    据传尼赫鲁说,在中印边界印度方面的国防和交通建设工作正在加速进行中,在许多地方都大大超过了计划。会议人士说,尼赫鲁对边界的情况是乐观的,他说,中国人不可能进行进一步的侵略。他还简短地谈到了中印两国官员目前在仰光进行的会谈。
    有人问,是会取得任何零星的解决呢,还是按照印度所希望的那种方针取得全面解决,据传尼赫鲁坚决回答说,不可能取得零星的解决。
    【路透社新德里9日电】尼赫鲁今天不相信这样的消息:缅甸吴努总理在他访问期间将调解中印边界争端。
    据悉,他在邦长的秘密会议上说,这些消息是一种“试探”,吴努只是“作为一个朋友跟一个朋友在一起住几天”而来的。
    【新华社仰光9日电】据本地的报纸今天说,吴努总理在即将对印度进行访问时可能邀请尼赫鲁参加缅甸在明年1月的独立日庆典。
    报纸说,前已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将率领一个三百多人代表团在明年1月1日到达这里,参加1月4日举行的缅甸独立日庆典。如果吴努总理的确邀请印度总理尼赫鲁参加独立日庆祝活动,并且邀请被接受,印度总理可能利用这个机会同中国总理讨论边界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