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1月10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纽约时报”1959年12月31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拉丁美洲的一年”的社论。全文如下:
    拉丁美洲的1959年最主要的事件是戏剧性的古巴革命。在上一次的元旦巴蒂斯塔总统被推翻了,而当下一个元旦即将到来时,古巴和它的出名的年轻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仍然处于引人注目的地位。
    然而人们不能忘记,拉丁美洲是由二十个国家所组成,它们各自不同,分散在两个大陆和许多岛屿上,拥有一亿八千五百万人口。那里“人口骤增”、发生了真正的产业革命、出现了符合日益高涨的政治觉醒和进行社会改革要求的具有民主色彩的巨大进展。一个处于如此动乱之中并充满着这样的动力和刺激力的地区,在1959年是不可能呈现出一幅稳定的图景的,而且在1960年也不可能出现稳定的图景。
    他们和我们必定会想当然地在政治上、社会上和经济上处于永远振奋的状态。就这一意义来讲,古巴过去是,而且将来也是我们时代中最极端的反应的典型。卡斯特罗革命是古巴的一个现象,也是拉丁美洲的一个现象。就某一点来说,它是独特的,因为自从1911年墨西哥革命以来,在本半球还没有发生过可与此相比的事情,虽然1952年的玻利维亚革命也具有相似的因素。然而,不论在起因上和在宗旨上,人们可以在古巴革命中发现与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相共同的特点,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得到警告和了解1959年本半球的历史意义。
    对独裁政权的对抗、对社会改革的要求——尤其是土地改革——共产主义的威胁、必然产生反美主义的极端民族主义、为工业化和经济多样化而进行的努力、对财富的重新分配、生活水平的提高、受教育机会的增加、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这——这一切都是古巴因革命而产生的一幅可怕的情景的线索,但是在每一个拉丁美洲国家中多多少少可以清楚地找到这一切。
    对美国来说,这是困难的一年,而且不可能有所缓和。没有办法轻易地订出一套关于拉丁美洲政策的方案。很显然,我们必须重视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愿望,设法帮助他们实现或加强民主,并使他们提高生活水平。如果这些目的达到了,我们就不必过分担心反美主义或共产主义了。


说5月14日运动不是人民革命运动。重申必须把现在的武装运动变成农民的反帝民主革命,变成人民运动。号召一切力量团结起来,为推翻独裁政权而斗争。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5日电】巴拉圭共产党领袖克雷德特、巴尔特和卡奈特就共产党所阐述的推翻斯特罗斯纳政权的武装斗争的新阶段中的任务和前景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说,自从1955年5月1日进行游行示威以来,巴拉圭的革命浪潮越来越高涨。
    民族解放联合阵线的建立,加强了群众的统一行动。
    声明说,大地主和巴拉圭民族资产阶级的党派和团体赶紧开始采取武装行动,以便防止真正的人民起义,因为他们注意到,工人和农民正在斗争中联合起来,准备担负起解决政治危机的责任。起义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主要的事情是要联合和协调所有的反对力量以确保胜利。在这种情况下,5月14日运动在拒绝了为组织一个广泛的爱国阵线所作的一切努力以后,决定争取领导其他的反对力量。声明强调指出,共产党一开始就号召人民积极参加武装斗争。但“并没有号召人们支持5月14日运动,而是成立游击队和支持现有的游击队领袖们的独立的政治态度。”
    声明接着说,5月14日运动的消极面是,它不是一个革命运动,不是真正民主的,人民的运动,决不是一个左翼的运动。它的纲领规避民主化这个主要问题。像自由党二月党联盟一样,它打算恢复保守的1870年宪法;5月14日运动的纲领在谈及土改时,只是提到“开拓”“荒地”。这个计划的目的不是要消灭大庄园主制度,而是要巩固这个制度。
    声明重申共产党支持游击队和坚持要把现在的武装运动转变成农民的反帝民主革命,转变成一次人民运动。
    声明说,必须以一个民主化的临时政府代替反民族的军事政权。要达到这个目的,人民、特别是工人和农民应当下定最大的决心和拿出最大的力量来进行斗争,为祖国的解放献出自己的生命。一切反对派力量,包括右翼和左翼力量应当团结起来协调它们的行动,实际上组成一个全国范围的、不排他、不反共、不反对肤色的反独裁阵线。


    英报报道:西方生活方式流毒甚广;住房条件很坏;经济主要依靠市场调节;工农业劳动生产率很低;小农经济在农村占绝对优势;国内不满情绪普遍,到处可以听到怨言。
    【本刊讯】英国“金融时报”1959年11月30日登载了一篇题为“南斯拉夫的新面貌”的文章。摘要如下:
    在南斯拉夫:住房条件特别坏;人群在街上走来走去谈论着(因为住房条件不好,因为看来没有很多其他事可做);受到西方生活方式的吸引,无论是西方的消费品还是最近的“流行”歌曲;完全不充分的运输体系。如果逗留在南斯拉夫的时间越长,就能更多地了解到这个国家是真正与其东欧邻国隔绝的一个世界。
    在贝尔格莱德,成排的西式大型机关建筑物在建筑起来,同时还有“快餐馆”(它们都起了英文字号)和其他陈列着商品的西式商店。贝尔格莱德至少已有了一座美国式的自动售货商店,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也有这种商店。
    事实上,以致甚至一个对这个国家的事态相当了解的人如果不能在南斯拉夫经济制度中找出那里有什么共产主义也可以原谅。不管这个国家政治形势的性质如何,似乎没有疑问的是,经济组织特别是下层,更像基尔特社会主义,或者可以说是工团主义,而不像是共产主义。
    南斯拉夫负责一般经济事务的国务秘书格里戈罗夫说,最好的计划也不能确切地反映生活。它不能把各种心理考虑在内,因此市场似乎是经济中的主要调节者,它显示计划在那里与生活一致在那里与生活不一致。
    尽管今年生产有成就,但制度中是有明显缺点的。目前的主要问题集中在劳工方面。对访问南斯拉夫工厂的人来说明显的是雇用的人常常太多。
    目前南斯拉夫各地的一个普遍问题是生产率。为了克服托多罗维奇攻击的所谓许多工人的“农民心理”,将发动一个提高消费品生产的运动,以诱使人们多劳多得。
    在农业方面生产率问题也是突出的。在40年代后期,为实行正统的集体化作了灾难性的尝试后,私有农民——这个国家的一千万农民中除了二十万左右的农民外,全都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耕作——已经相当自由自在。但是最近小麦丰收的经验只是加强了南斯拉夫政府的看法,即只有“社会化的农业”才能从地里取得最大限度的收获量。
    南斯拉夫还有其他方面的迫切需要。运输体系需要作许多投资才能在稍微接近于一个工业化国家所需要的水平。房屋建筑也需要大大扩大。
    当然有不满情绪,不满意文牍主义,特别是政府的下层;认为企业利润上缴政府太多;认为应该更多地支持出口公司等等。这种抱怨是到处都可以听到的。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959年11月21日登载了该报特派记者鲍恩从贝尔格莱德发回的消息。摘要如下:
    今年冬季房租大大增加和电力配给的前景正使许多南斯拉夫人怀疑官方描绘的1959年国民经济发展的灿烂景象。
    城市房租平均要增加到现在房租的差不多二倍半。
    萨格勒布的一家报纸援引了一个机关工作者的话,他说:“这将成为我的巨大负担。我的收入连同小孩的补助金一起每月是18500第纳尔(不到50美元),要养活我们三口人。我的房租现在是1350第纳尔,到明年1月我将支出4000第纳尔了。我的女儿是个大学生,但是她很可能不得不找零活做。”
    漫长的冬季就要来到,南斯拉夫人将发现用电方面新的严格规定难于理解。
    南斯拉夫是全欧洲天然电源最富有潜在力的国家之一。在过去10年中,许多大肆喧嚷的电站已经建立起来。但是,几年来本地的一件笑料已成了讽刺:每建成一座新水电站,停电和断电的事故就更加经常!


    【本刊讯】雅典报纸最近报道,在不久的将来南斯拉夫可能提出旨在组织巴尔干国家合作的倡议。南斯拉夫计划召开巴尔干各国的议会代表会议。“黎明日报”报道,在提出这个计划以前,南斯拉夫将征求希腊的意见。“黎明日报”指出,提出这一倡议是为了提高南斯拉夫的威信,夺取社会主义国家在巴尔干的主动权。
    “自由报”驻纽约记者报道,目前美国对巴尔干的局势特别感兴趣。记者报道,一群“外交专家”所感兴趣的是“恢复巴尔干条约”。他们的目的不仅要使希、土、南建立紧密的联系,而且还要把塞浦路斯拉进联盟。在这种情况下故意不提巴尔干条约的军事协定,其目的是为了要同“缓和的气氛相符合”。


    【本刊讯】“纽约时报”1959年12月26日报道:南斯拉夫有和西欧国家进一步勾结的趋势,摘要如下:
    现在贝尔格莱德正在根据东西方之间的紧张局势有可能缓和的情况重新估计南斯拉夫的态度。结果之一可能是密切和西欧国家之间的关系。
    这种重新考虑还没有达到最后阶段,但是铁托总统和他的助手们最近的几个举动表明了在最近的将来指导南斯拉夫外交政策的某些基本观念。
    贝尔格莱德对东西方协议会结束苏联集团反对铁托政权的运动这一点不抱什么希望。既然与莫斯科和解看来没有可能,论点就是南斯拉夫必须更加集中力量和西欧取得更加密切的联系。
    另一个刺激因素是西欧在努力实现某种经济一体化。贝尔格莱德担心,如果不能立即作些防范性的安排,南斯拉夫可能从它的几个最好的市场上被排挤出来。
    这种转变在最近几个星期来已经愈来愈明显了。现在显然正在对三个国家作特别的努力:法国、意大利和土耳其。
    例如,对法国,贝尔格莱德的报纸仍然批评巴黎的阿尔及利亚政策,但是只是简短的,而且是包含在长篇累牍地讨论两国之间的团结因素的文章里。
    自从1953年解决了的里亚斯特问题以后,南斯拉夫和意大利的关系一直是好的,特别是在经济方面。最近几个星期,两个国家不断有官方和非官方的访问,目的都是促进合作。这种互相访问将在明年两国外长相互访问时达到最高峰。
    南斯拉夫和雅典维持着良好的关系,现在正在积极设法恢复巴尔干条约的非军事方面。
    从最近的两次演说中还可以看出其它苗头,一次是铁托总统的演说,在这篇演说中显然要求和天主教会改善关系。另一次是联邦执行委员会委员弗拉霍维奇的演说,他强调和西方社会民主党加强接触的必要。


    【本刊讯】香港亲美亲蒋报纸“真报”4日以“铁托将回心转意,德热拉斯将出狱”为题刊载一则报道如下:
    一名前南斯拉夫官员在维也纳说:南斯拉夫前副总统德热拉期现已获准写作并发表他所要发表的任何东西,并可能不久被释放。要求勿透露其姓名的该官员系最近逃至奥地利作为政治难民谋求庇护。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7日电】艾森豪威尔在2月底、3月初访问拉丁美洲四国时,将就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发表重要演说。
    预料,总统将在这些演说中解释美国的道义、政治和经济原则。
    有许多迹象表明,艾森豪威尔将重申他支持巴西总统库比契克的“泛美行动”计划。
    政府人士认为,总统可能在他的讲话中提到美国最近采取的帮助拉丁美洲的积极措施,例如在建立泛美开发银行方面的主动努力。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5日电】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重要成员共和党参议员维利今天说,艾森豪威尔这次访问同样地“是他争取改善美国和世界其它各国关系全部努力中的另一个建设性步骤”。
    他认为,美国和拉丁美洲的关系常常弄得不友好,艾森豪威尔充当“亲善使者”,能够大大地改善这种关系。参议员又说,在最近几年,由于政治、经济和其他方面的因素,拉丁美洲一些国家的局势“特别容易爆发”。
    他最后说,“我衷心地希望,在艾克这次访问期间,绝对不要再次发生尼克松访问拉丁美洲一些国家时所发生的不幸事件。”


    【合众国际社布宜诺斯艾利斯4日电】在阿根廷的一次民意测验中,俄国铁腕人物赫鲁晓夫今天被认为是“今年人物”。民意测验是由私人办的阿根廷民意测验协会进行的。该协会把俄国发射“月球”火箭事件认作是一年中的“头等重要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