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7月3日参考消息 第1版

    【路透社北京1日电】(记者:漆德卫)中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薄一波今天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扼要地叙述了今年的中国经济计划。
    这个计划不及以前的一些计划那末雄心勃勃,观察家们认为这个计划是在去年的过急的进展后的一种踏步不前和求得巩固的措施,其目的在于加强明年1月开始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基础。
    他对今年的说法同其他中国人的声明比起来是谦虚的,他说“整个说来我们的物价保持了平稳,我们的国家准备金可以在1957年部分地得到弥补。我们甚至能够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准。”他承认,由于1956年犯了些错误,国家准备金中有一些被消耗掉了,今年的计划的基础是要在以较慢的速度继续过去的进展的同时补足这些准备金。
    去年灾害的影响,虽然没有充分透露出来,可是可以从下列事实看出。在1956年小麦和棉花产量逐渐减少,尤其是后者。
    在薄先生的报告中,今年谷物和棉花收成的指标比在2月里举行的农业会议上所提出的概算要少六百万吨和十五万吨。去年歉收的影响也在今年轻工业生产指标中看出。
    棉纱的产量将降低11.7%,棉织品将降低14.7%。这似乎表示今年前一些时候提出的在“夏季几个月”中实行目前较严格的配给制度将长期继续。
    薄先生对为什么目前国家不能生产更多原料供轻工业之用这一问题提出了下列理由。
    这里观察家认为这是中国领袖就人口问题所提出的最坦率的意见。他说:“主要原因是耕地面积增加得很少而人口增加得快。”
    中国必须建造它自己的工厂,而且它可能制造和设计它自己的机器作为一个节约措施,并以此保证它们适合本地的情况。他说:“我们应该使用国产的设备,即使它可能不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好。”
    这里认为这样说表明的是对西方商人贸易只有很少的可能性,特别是因为这是他谈到中国减少了的对外贸易以后所说的。


    【美联社华盛顿1日电】(记者:海托华)国务卿杜勒斯刚刚重申的美国抵制赤色中国的政策似乎将遭到骚扰。
    国内外反对这种政策的各种压力都在加强,在今后两三年中,艾森豪威尔的政府可能会发现要在一切问题上坚持这个方针是办不到的。
    杜勒斯是6月28日在旧金山发表演说时重申这个政策的。这是三年来他就美国对共产党中国的政策所作的第一个重要宣布。据官方消息说,杜勒斯这项宣布事先曾得到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完全同意。
    杜勒斯在旧金山的演说是他在总统授权下发表的一项正式声明,这篇演说大概是美国政府对于在对待赤色中国问题上怎样做最符合美国利益的问题所作的慎重判断。
    但是这篇演说还有在一场政治辩论中的文件的味道。杜勒斯不但叙说了禁止同中国共产党人有任何外交、经济或文化接触的政策,而且列举了所有已经提出的主张转变的论据而一一加以驳斥。因此,他认识到他要对付批评他的人。
    他明确地说明了美国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他重新以严峻的措词申述了这样的决定:美国不应当承认北平政权,不应当跟它贸易,不准文化接触,不同意共产党中国在联合国中有任何地位。
    他说,美国的政策“随时可以调整”以适应不断改变的局势,但是他又说:“在有些情况下,应当有所转变的是别人而不是我们。”
    事实上,他似乎向共产党中国提出这样的可能性:如果它改变它的行径,美国将会重新考虑它的态度。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说,美国期待中国人民迟早会摆脱共产党的统治,而美国真正的意图是等待发生这样的事,然后再同中国大陆展开全面关系。
    为了使这项政策在所有各点上都能坚持下去,政府需要得到国内的支持和国外友好国家的合作。如果看来有同俄国就全面武器监督安排达成协议的任何真正机会,就还有必要为共产党中国在一项裁军计划中的地位问题找出一个解决办法。在目前正在伦敦进行谈判的第一步中,美国的政策是任何协议都不让共产党中国参加。但是共产党中国的数百万武装部队和它在亚洲大陆上所需的强大地位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任何全面的裁军计划没有它参加能不能有效。
    看来日益增长的压力是从国内和国外两方面来的。最近几个月,在国会中有某些参议员表示审慎的关切,担心如果像英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开始同共产党中国进行比过去规模更大的贸易而禁止美国贸易商进行一切接触的话,对美国商业利益会产生不良影响。
    艾森豪威尔总统本人在6月5日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说,他认为“贸易到头来是不能制止的”,他的话使关于贸易的论战火上加油。可是他谈的这么一般化,因而使华盛顿许多人认为,他本人最后可能愿意考虑在美国政策上作一些修改。


    【美联社纽约1日电】(国际新闻分析员威廉·瑞安)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刚刚就共产党中国问题发表了一篇重要的演说。所选择的时机表明,目前正在出现越来越大的压力,支持认为美国可以同毛泽东政权打交道的那种主张。
    有一些人还抱有一种幻想,认为毛泽东可以说是正在变成东方的铁托,有意在意识形态方面打破自己和莫斯科之间的同盟关系;这样一种幻想可能也助长了这种压力。毛泽东承认,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在建设莫斯科式的社会主义的社会里,统治者和群众之间可能有矛盾;这件事情也就被人们引用来支持这种幻想。
    苏联首脑赫鲁晓夫很不可能向他自己的人们承认,在目前的“社会主义”阶段里,苏联国内存在着矛盾。但是他也承认,这种矛盾可能存在于共产党统治下的世界的其他地方。
    这样看来,关于毛泽东和莫斯科双方会在理论方面发生分裂的那种希望,就是以误解和主观愿望为根据的了。假如果然有争吵的话,那是在经济方面的。红色中国要求更多的援助。
    因此国务卿杜勒斯就提出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在目前的时机下,究竟是否应该帮助中国的红色政权更加强大起来?显然毛泽东目前面临着中国国内日益动荡不安的局势,同样明显的是,他之所以要发动他的“整风运动”也就是要发现反对的意见。
    国务卿杜勒斯说,如果目前采取任何行动而加强红色政权,那就是愚蠢的事。同样,如果完全相信毛泽东政权所说的话,也是愚蠢的事,


    【本刊讯】英国“新政治家与民族”6月15日以“新共和党主义和保守派”为题发表社论说,艾森豪威尔很少亲自执政,在决定政策方针方面的影响在日益减少。
    社论说,艾森豪威尔每去看一次医生,股票市场就波动一次。人们看到他常常因病离职,怀疑他是不是真正在负责领导政府。这种怀疑已经大大地降低了艾森豪威尔的一度是高过一切的威信;而且最近几个月来,他不大愿意为他自己的政策力争,人们认为这种态度不是由于他政治上没有经验,而是由于他的身体不好。正当最需要他的影响使美国制订一个一贯的政策的时候,他的影响却在迅速地下降。他可能已意识到美国的政策需要重新修订,但是他似乎不能推行一种新方针。中东的混乱就是一个结果。为院外援华集团所左右远东政策的垮台是另一个结果。而第三个结果是史塔生打算在裁军方面进行一次有限制的交易而不变更美国裁军所依靠的政治条件,特别是华盛顿的德国政策。艾森豪威尔面对着一个只知道不要什么但缺乏有远见的领导的国会,他的处境是很不值得羡慕的。


    【法新社东京1日电】太平洋司令斯图普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美国的军事潜力将由于今天开始实行的改组美国在远东的军队而加强。他说,美国将从今以后更大力地依靠空军和海军力量,因为“在可能发生地面战斗的地方的局势是相应稳定了”。
    【合众社东京1日电】在谈到关于南朝鲜和整个太平洋地区的新武器问题时,斯图普说,事情“很明显,我们不会倒退去使用弓和箭。”
    这位严肃的海军上将说,他要十分清楚地表明,如果有必要的话,美国将使用原子核武器来扑灭任何“小规模的战争”。
    斯图普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不仅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使用原子核武器,就是在小规模的战争中也将使用原子核武器。”
    他说,他深信,在一次战争中,不会在日本进行地面战斗,但是他不愿意说明,他认为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基地倒底要维持多久。
    “那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日本人的愿望和他们发展自卫部队的情况。但是,作为世界上一个自由国家的一个军官,我可以说,他们的陆军、海军和空军越强,我感到越好。”


    2日本刊第一版右栏头条稿倒数第二行中“无产阶级复辟”应为“资产阶级复辟”。


返回顶部